.:.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暴行山贼团 1-11章  已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暴行山贼团 1-11章  已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liaojau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2622
威望:575 點
金錢:479 USD
貢獻:699 點
註冊:2015-02-04

  第7章、煌黑女王

  绿水河南岸的王国塞拉尼娅,曾经被人们称为奢华的国度,这个由女性统治的国度一直以美女,珠宝和艺术闻名,直到她被东方庞大的帝国征服之前,塞拉尼娅首都莱雅一直被喻为绿水河岸的明珠,其华贵和奢侈,让周围诸国黯然失色。
  塞拉尼娅是女权主义国家,她们的女王一直被喻为女王蜂,而守护女王蜂的最精锐部队就是被称为蜂骑士的精英部队。历代塞拉尼娅女王都对美有着独特的执着,于是蜂骑士的成员必须同时俱备美貌,实力和优雅的气质,三者缺一不可。
  蜂骑士的数量很少,被喻为精英中的精英,指挥官级蜂骑士更在国内拥有极高的声誉,是任何塞拉尼娅女性都向往的目标。
  然而,有一个女性却是例外,当代塞拉尼娅女王,拉茜卡的旁系,有着‘黑色闪光’之称的女性,希尔维娜。女王宫殿之中,一头金色长发的靓丽女骑士正快步走在过道上,蜂骑士拉克西斯,近几年来新一辈蜂骑士中最引人注目,以惊艳的美貌和过人才能脱颖而出,被喻为‘金色闪光’的才女名媛。
  拉克西斯快步走到一个房间的门口,然后推开房门,高声呼喊,“希尔维娜,你在吗?”
  然而映入拉克西斯眼帘的,则是一个慵懒的声音,希尔维娜懒洋洋地懒在沙发上,身穿着黑丝制成的纱袍,手中还持着一杯红酒。一看到好友推门进来,希尔维娜立刻就猜到了她想说什么。
  “怎么了,我们的女王大人又有什么任务了?”
  希尔维娜打了个哈欠,将酒一饮而尽。
  “边境地区发生大规模叛乱,叛乱者是那个伯维尔边境候,女王殿下命令请去镇压。”
  拉克西斯优雅地笑了笑,双手托在胸前,看着眼前的好友。
  “伯维尔?那个倡议男权主张的男人?那就去吧,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希尔维娜又倒了一杯酒,“还是说,以你的能力,连这种程度的小人物都胜不了吗?”
  拉克西斯笑了一笑:“我倒是想去,可你父亲却在女王殿下面前主动请缨,毕竟镇压成功的话,对你们家族来说也是大功一件吧。”
  一提到父亲,希尔维娜就沉下了脸,她默默放下酒杯,站起身来。看到这里,拉克西斯忍不住笑起来,甩了甩金发的长发,“怎么样,你准备带多少人去,如果需要蜂骑士部队的话,我可以帮你。”
  “不用蜂骑士出马。”
  希尔维娜自信地挥了挥手,“也不用正规军,对付伯维尔这种男人,一百人足够了。”
  “真是了不起的自信呢。”
  拉克西斯看着好友的身影,感叹地说。然而,被称为‘黑色闪光’的希尔维娜也拥有与这种自信相匹配的实力,没过多久,希尔维娜镇压边境的消息就传入了王都,仅仅是一只百人的队伍,一次黑暗中的奇袭就彻底击溃了敌人的自信,希尔维娜的行动让她的家族倍受荣耀。女王拉茜卡下令将象征蜂骑士的武器,蜂刺授予希尔维娜。
  对于蜂骑士中的新兴势力代表拉克西斯来说,好友希尔维娜的加入是她一直希望的。她满心希望希尔维娜能和她并肩作战,然而希尔维娜让她又一次失望了。
  “为什么,希尔维娜,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成为蜂骑士!告诉我,为什么?”
  拉克西斯看着好友,这是希尔维娜最让她难以理解的一点。
  希尔维娜看了拉克西斯一眼,并没有立刻回答,“拉克西斯,你觉得拉茜卡适合做我们的女王蜂吗?”
  “这是什么意思?”
  希尔维娜将头转向窗口,“大概,我对这个国家已经腻味了吧。拉茜卡擅于权术,每个人都在权利与欲望的斗争之中。”
  这时候,强风从天际卷起,将希尔维娜的灰发和拉克西斯的金发吹起,“看着吧,拉克西斯,边境候的叛乱只是一个开始,从今天开始,将会有更强大的暴风吹向塞拉尼娅。”
  拉克西斯看着好友很久,才扭过头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
  “真是不负责任。”……
  与此同时,塞拉尼亚内部斗争的风暴愈演愈练,不仅是贵族与平民,更大的黑手在于权力者的内部争斗,女王拉茜卡的姐姐向女王举起了反旗,早就有所察觉的女王立刻闪电出击,对她姐姐的派系进行了血腥的大清洗。
  “希尔维娜,女王有新的命令下来了。”
  女王的宫殿之中,拉克西斯找到她的好友,“今天晚上,城西会有叛乱发生,我会带着蜂骑士潜进去,到时候需要人接应。”
  “女王?我可不认为我们的拉茜卡殿下会喜欢我这个亲戚,其实是我父亲的命令吧。”
  希尔维娜冷笑,“那个男人,自身没有才能却总是窥视着不该属于他的地位,所以我才讨厌那种男人。”
  “但他终究是你父亲。”
  拉克西斯强调。
  “就好像你的母亲那样?”
  希尔维娜冷笑着反问,而金发的拉克西斯也看着她。从对方的眼神里,希尔维娜读出的是自信和狡猾,她明白,眼前的女人注定将与她走在不同的道路之上。
  “不,是我自愿成为蜂骑士的,与我母亲是不是蜂骑士没有任何关系。”
  金发的美女如此回答。
  最终,在拉克西斯和希尔维娜的协作下,女王拉茜卡给她叛乱的姐姐致命的一击。被激怒的拉茜卡甚至清洗了姐姐所有的家系和支持者,无论男女全部贬为奴隶,成为别人的泄欲工具,甚至连她年幼的女儿也不放过,在姐姐眼前将她女儿的卵巢挖出来,然后作成汤强逼她姐姐喝下去。
  女王的暴政,拉克西斯只是静静地看着,精明而又冷酷地执行着女王的命令。
  而希尔维娜,则是选择离开。最后,当东方的铁骑蹂躏着塞拉尼娅,红黑双瞳的邪王子以暴行统治着这个王国和她的女王的时候,希尔维娜也没有回头。父亲被处死,女王拉茜卡被贬为娼女王,拉克西斯则下落不明,而这时候,希尔维娜则在迷雾山脉,建立起了自已的小势力。
  意识回转,希尔维娜从记忆中苏醒,她坐在床上,环视着周围。空寂的岩屋,时不时透着凉风,在此时此刻,说不出的刹风景。
  “已经被包围了吗?”
  希尔维娜坐起身来,即便不去亲眼确认,她也知道已经无路可逃。想到这里,煌黑女王就不禁自嘲起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已辛苦建立起来的组织会这么容易就被毁灭。而她的周围,却连一个人可以信赖的人也没有了。千影,白羽仙,索尼娅,这是她们的错吗,煌黑女王摇了摇头,说到底是她自已的错误。
  自负和骄傲让她将目光放在一次次成功的胜利之上,却忽略了近在眼前的漏洞,而就这是漏洞,却是一天天积累而成的,一旦爆发,将使一切崩埸。
  “拉克西斯,果然离开了塞拉尼娅,我真的就不行了吗?”
  煌黑女王憎恶地站起来,她打开门,女战士卡普里拉正倚在门口,闭息凝神,一直既往的沉默。
  “只剩下你一个了。”
  希尔维娜苦笑地看着周围,“如果白羽仙她们都在的话,或许还会有办法。”
  “周围的守备已经布置完成了。”
  卡普里拉平静地说道,作为一个战士,她比任何人都要沉稳。但希尔维娜有时候分不清里面有多少成份是她性格中的淡默。
  毕竟,卡普里拉曾经是一位奴隶战士……
  拥有比谁都在丰满健康的美丽肉体,仅仅只是身材就可以让男人喷血,但卡普里拉骨子里却是一个真正的女战士。即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战士的灵魂竟然让她嘴角露出一丝期待的神色。
  “这就是你所真正期待的那时刻吧,你留在煌黑之牙,就是为了这种原因?”
  卡普里拉看了希尔维娜一眼,点头笑了一笑,“没错。”
  女战士因为武者之魂而兴奋,希尔维娜也赌上自已的骄傲,背水一战。……
  “终于,终于流到你了,煌黑女王希尔维娜!”
  哥顿带领着大部队,从下望着希尔维娜的山寨,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眼中都充满欲望。女王希尔维娜,煌黑之牙最美的女性,高贵和骄傲的集合,她的独断,她的高高在上,那种对别人的不屑,还有自信的从容,让所有人都想将这个自负的女人骑在身下,狠狠地蹂躏。
  哥顿幻想着将女王活捉的景象,不禁想起了不久前,受迫于希尔维娜的情形。
  “跪下,没用的男人。”
  当时,在煌黑之牙的大厅里,高贵的黑色女王就是这样居高临下践踏了他的自尊。女王将脚踩在他的头上,命今他乖乖地低着头,仍由她玩弄。而白羽仙,千影,索尼娅和卡普里拉这四个女人也在一旁嘲笑着他和他的部下。
  “看什么看,废物!”
  哥顿本能地将眼睛稍稍抬起,就被希尔维娜一下脚踩下去,脸颊紧贴在凹凸不平的地表,让他无比难堪。哥顿咬着牙,屈辱地承受着女王的凌辱,以及周围人的嘲笑。
  “男人,我要你作为我的奴隶,臣服于我,听命于我,记住我的名字。”
  女王骄傲地声音响起,“不允许有任何的反抗,不然的话只有死。”
  哥顿沉默着,出于男人的自尊,他没有立刻回答。这时候希尔维娜的冷笑声响起,带着电流的鞭子在空中撕扯着火花,一下子抽在哥顿身上。这种电击的痛感让他立刻弹了出去,倒在地上。
  “怎么样,还要来一鞭吗?”
  女王冷笑着玩弄着手上的鞭子。
  哥顿倒在地上,吃痛地看着女王。虽然冷酷,骄傲,虽然只是山贼的女王,但凭心而论,希尔维娜的美貌仍然吸引着她。女王是个性感,成熟的美女,而且如传闻所说的那样,她出身于贵族,虽然穿着黑色的毛皮披风,大胆暴露的黑色紧身内衣,但希尔维娜仍然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她的头发是灰色的,胸间挂有一个骷髅模样的吊坠,让她颇有山寨女主人的风范,同时下半身露出的雪白大腿和黑色网眼袜,却又平添了一份致命的诱惑力。
  “恩,快点低下头,臣服吧,这样就留下你的命。”
  魔女索尼娅在一边。
  “没用的性命,留下又有什么用?”
  千影一阵冷笑。
  “嘛,至少可以用来做炮灰,最近我们也会有大动作。”
  白羽仙轻挥羽扇,飘飘然地说道。
  奴隶,炮灰?哥顿几乎觉得自已快要气炸了,作为一个老兵在战场上奋斗了这么久,他从来没有被如此轻视过。至少作为王国的兵队长,哥顿和他的部队在各方面都是一支优秀的队伍,曾经无数次奋战在战场,立下战功。竟然,会被一群年青的女人所嘲笑。
  哥顿握紧拳头,他恨恨地抬起头。
  “怎么,还想复仇吗?”
  希尔维娜冷笑着看着他,这时候沉默的女战士走上前,冰冷的刀锋抵在哥顿眼前。复仇?这个词让哥顿心中一沉,眼前是一个极为性感美艳的女战士,轻装,大腿,小腹和锁骨都暴露在外面,显得健康又丰满,然而她无形中透露出来的,却是战士的杀气。
  如果扑上去的话,立刻就被会杀死。哥顿握紧拳,复仇这种词让他心中一动,是的,总有一天,他会抓住机会,让这些眼高于顶的女人,索尼娅,卡普里拉,千影,白羽仙,还有那个女王希尔维娜,总有一天他会把这些女人骑在身上,狠狠地蹂躏她们,他发誓,总有这一天。……
  现在目标已经完成了一半,索尼娅,千影和白羽仙已经落入他的手中,骄傲的女人成为那些曾经被她看不起的男人的性玩具,没有什么比这更快乐的事情了。
  哥顿看了一眼,全身赤裸,已经被他干得全身无力的白羽仙,然后让人把她和那个被干得彻底翻着白眼,全身涂满精液的千影一起带走,关起来。
  盗贼比克斯已经带人升起了火把,这个高瘦的男人已经成了为他的得力助手,还有那个力场法师安德鲁,虽然他被卡蒂娜袭击,但哥顿并没有怪罪他的意思。
  现在他的队伍里需要一个法师,而安德鲁的品行也证明了他适合这个队伍。
  “给我点人,让我把那两个婊子抓回来。”
  “不用了,煌黑女王才是最大的猎物。”
  哥顿摇了摇头,他并非不知道蓝鹰卡蒂娜和红狐艾蜜莉的名声。她们是非常有名的佣兵,虽然经常在忠诚度上出现差评,但实力却无可质疑。而且狡猾异常,最近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们和有名的人贩组织‘黑犬’佣兵队产生了纷争,开始猎杀其成员,佣兵团中颇有名气的‘黑犬’竟然一直无法抓到这两个女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已的成员被猎杀。可见于这两个女人作对是多么地棘手。
  而且说到底,没有她们的协力,哥顿自已也无法反攻。就当是交易吧,哥顿决定暂时放弃卡蒂娜两个人的事情,专注于活捉女王希尔维娜。
  “小子们,活捉女王希尔维娜的日子到了,大家有力的出力,我向你们保证,一定把那些高高在上的女人抓过来给大家一起享用。特别是煌黑女王希尔维娜,让我们用鸡巴操翻那个骄傲的女王,把她干翻吧!我,向你们保证!”
  人们高举火把,发出欲望的吼声,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变成了贪婪的野兽。
  当然,或许很多人本来也就是如此,烧杀劫掠的恶棍罢了。
  这种时候,所谓的隐蔽行为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煌黑女王所在的山头已经被哥顿和其它山贼团所彻底封闭,没有任何出路,希尔维娜唯一能做的只有困守山头。到处都是人们行军的峰头,那些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山贼们早就不顾一切,他们举着火柜前进,仿佛提醒女王,敌人的前进方向一样。从后面看过去,到处都是讨伐女王的人,黑压压的一片,无论从哪种角度来说,女王都是必须的,她们人数太少了。
  “那群笨蛋,根本不知道自已面对的是什么人吗?”
  看到猪一样的盟友,哥顿不禁开始抱怨,他们从窄小的山道中,举着火把行军,肆无忌惮。在这样的山道之中,如果受到弓箭或是魔法攻击的话,根本无处可逃。
  “比克斯,让我们的人全部待位,不要同那些傻瓜一样冲上去。”
  哥顿刚把话说完,果然山道上就发出惨叫,那些不同阵营的山贼竟然因为争抢活捉女王的机会发生了内哄,在坡道上互相推挤,不断有人落下山头。毕竟迷雾山脉的山贼素来各自作战,甚至互相敌视。协同作战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太陌生了。
  哥顿和他的部下就这么呆在后方,毕竟同其它山贼团伙不同,哥顿与他的部下经常是职业士兵,而新加入的比克斯等人也是煌黑的精英,纪律要好得多。果然,就如同所料想的那样,过了很久,山贼们才重新组织起来,开始重整队伍。
  这时候,煌黑女五希尔维娜惊艳的身影出现在上方,优雅,残酷,美丽,黑色衣袍下的女王在狂风之下现身,那份从容和自信犹如死亡的女神。她自信地笑着,凝视着脚下的诸山贼,然后闭上眼,高举那根皮鞭,开始咏唱着大魔法的咒文。
  “来了,天雷!”
  身为法师的安德鲁立刻就有了反应,同为魔法师的他很明白希尔维娜使用的是什么魔法。那是足以引发山石崩裂的大魔法,在希尔维娜的魔力之下,天空中卷起电光火石,雷电之力在空气中嘶吼,宛如巨蛇吞吐着舌头一样,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天雷之术由上而下,直击山石,引起了大范围的山崩。
  于此同时,早就埋伏在周围的煌黑士兵在山石隐蔽之所,用弓箭和投矛对山道上的来范者进行倾泻式的打击。顿时,山贼们死伤一片,整个山道哀鸿遍野。
  “煌黑女王,希尔维娜,果然不愧是煌黑之牙的领导者。”
  比克斯感叹道,虽然希尔维娜用智慧扳回了一局,但双方的人数仍然相差巨大。
  “不,不对!为什么,那个女战士没有现身?”
  这时候,哥顿才发现事情的不对劲,直属于希尔维娜的最精锐部队,女战士并没有出现在战场上。老兵的本能让哥顿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在敌军已经陷入混乱的时候,这样一支会出现在几种地方。而其中一种地方就是……
  哥顿猛然回过头,就发现女战士带着部下出现在后方,原来希尔维娜早就让她带着精锐偷偷潜行出来了。黑色的荒石之上,月色之下,女战士的利刃闪烁着致命的寒光……
------------------------
A
TOP Posted: 2018-05-09 09:46 | 回6樓
liaojau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2622
威望:575 點
金錢:479 USD
貢獻:699 點
註冊:2015-02-04

  第8章、公开凌辱

  迷雾山脉的夜晚,从来没有如此狂热过。从远方望去,可以看到繁星般的火把,人们的撕叫声充斥着整个山头,仿佛空气中也充满了血与性的欲望。曾经高高在上的煌黑之牙,在内部的分离之下渐渐崩溃,风水师白羽仙,女忍者千影和魔法师索尼娅被捕之后,曾经强大的煌黑之牙已经陷入了绝境。如今整个山脉的山贼们都集合在一起,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煌黑之牙的女首领,煌黑女王——希尔维娜。
  “我,我输了?在这里,被这些男人?”
  希尔维娜站在山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眼下的一切,有些不敢相信,但大势已去,唯一的希望在于远方女战士卡普里拉的突袭部队,如果能够侥幸战败对方首领的话,或许还有一丝胜机,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对方足够愚蠢的前提之下。希尔维娜前着远方,卡普里拉部队的所在处,发起了大范围的重力魔法,无论怎么说,面对十倍的敌人,无论是卡普里拉还是她自已,都太过勉强了。
  下方的战场上,卡普里拉率领的仅仅十多人的突队小队,已经被重重包围了。
  但山贼们发现,眼前的女人战斗力几乎超出常人,已经有无数的人冒然死的她的刀下。浴血的卡普里拉,仿佛就是鬼神一般,让人无法接近。
  “可恶,又有人被杀了,这个女人,是怪物吗?”
  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倒下,本来就是为利益所驱使的山贼着,个个心生怯意,他们只是围在周围,却很少有人敢上前挑战卡普里拉。
  而就在这时候,重力法师安德鲁施放的大范围重力魔法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这是一种无差别的立场魔法,法阵之中所有人都感觉到空气中的重力,行动变得迟缓费力,这对于强效突击性的卡普里拉小队来说,是致命的。以至于她无法在短时间内击杀哥顿,最终被重重包围,部下一个接一个死去。
  然而就是这种几乎绝望的处境之中,卡普里拉脸上却是露出了一种满足的微笑。这是一种游离于生死之间的满足感,这种临近死亡的迫切感,让她生机勃勃。
  美艳高佻的卡普里拉,曾经是一名奴隶斗士,在竞技场中的生死构成了她的童年,然而某一天,她的美貌被一名帝国的贵族看中,从此那个变态的贵族让卡普里拉从女斗士成为了贴身的性奴,任意的玩弄和侮辱,践踏她做为一名斗士的尊严………
  然而最终,就如女斗士所期待的那样,只有这种生死边缘的紧张感,才是她一直以为所寻求的。自从加入煌黑之牙以来,她就一直期待着这种战斗,战斗,哪怕是死亡,她也毫不畏惧。月光之下,浴血的女斗士,手握着利刃,仿佛鬼神一般伫立在数量宠大的敌人面前。
  女斗士抬起头,脸上全是满足的笑容。……
  “我,我就这样输了?”
  最后一丝雷电魔法也从她的指间滑过,这时候的希尔维娜,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魔法力量。面前涌上来的敌人,高傲的她拒绝相信眼前的事实,她苦心经营的煌黑之牙,仅仅在这么短时间之内,就分离崩溃。而且让她无法忍受的是,她是被这些平日里看不起的低贱男人们所击败的,希尔维娜高傲的自尊心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毕竟,曾经在她的祖国,希尔维娜几乎末尝败绩,哪怕对手是蜂骑士的拉克西丝,希尔维娜也有自信。然而,然而……
  希尔维娜愤怒地挥舞着手中的皮鞭,将冲上来的敌人抽倒在地上:“来吧,有本事就过来吧,我是煌黑之牙的女王,希尔维娜。你们这些男人,不想死的话就过来吧!”
  虽然在体术上比不了卡普里拉,但女王仍然具有一流水准的近战能力,在她愤怒的雷鞭之下,山贼们竟然无人能够上前接近她。
  “你们这些男人,只有这种程度吗?”
  希尔维娜又将一人抽倒在地上,然后她手腕一抖,鞭子带着电光,在空气圈起一朵电火花,向前方的敌人席卷而去。
  立刻,就有人应声倒下。山贼们开始退开,这时候原煌黑之牙成员比克斯慢慢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好久不见了,煌黑的女王,你还记得我吗?”
  比克斯流氓一样的脸上露出嘲讽的微笑。
  希尔维娜不屑地哼了一声,“无非只是无足轻重的男人罢了。”
  “嘿嘿,那很快女王就被跪在我们这种无足轻重的胯下,呻吟喽。大家都说要把你干翻过去呢,以后每天女王大人都会和我们肌肤相亲的喔。”
  比克斯没有品位地笑起来,周围的人也附合着。
  “你说什么,受死吧!”
  狂怒的希尔维娜卷起雷鞭,正准备迎击比克斯的时候,她的手腕突然被抓住。女王惊讶地回过头,才发现抓住她的人是她的侍女,虽然战斗力不如白羽仙等人,但也是她知心的伙伴。然而这伙伴的眼前,现在只有嫉妒。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
  希尔维娜惊讶地问。
  “哼哼,想不到吧。其实我们一直看不惯你了,整日趾高气昂的,明明只是山贼,却总是以贵族的方法行事。又看不起别人,除了白羽仙她们几个,你其它人都不在乎吧,说到底你也只是个精英主义的家伙!”
  “我?”
  希尔维娜被说得目愣口呆,事实上,她的确是精英主义,在煌黑之牙,实力强的人就可以上位,哪怕对方是男性,这一点她不否认。但希尔维娜自认对于所有人的女性部下是相当优待的,应该说只要是部下无论男女都是如此。
  对于男人的优越感,只是源于她的祖国而已,加上迷雾山脉其它山贼们的男性的确不堪,才让她的厌恶感如此明显。
  “难道你一直没有察觉吗?当时讨伐军围攻我们的时候,你用尽全力的雷魔法为什么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反伤害,当然是我在你的食物里放上魔法反制的药水。你一定知道这种药水吧,‘魔法师之毒’这种东西效果是最好的。”
  看着惊讶地说不出话的希尔维娜,女人笑了一笑,“其实我们早就想除掉你们了,但一直找不到机会,只有在大战的时候,你们专注于其它事情,这才有机会。”
  “那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背叛我!”
  “为了什么,当然就是……”
  女人的脸上露出春意,“为了我爱的……”
  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一把飞刀就直插入她的脑门,女人愕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挣扎了几下之后,就倒了下去,双眼却再也没有闭上。
  “太多话了,女人。”
  比克斯又拿出一些飞刀。
  “怎么样,同时被部下双重背叛的滋味怎么样?”
  这时候,哥顿带着部下出现在女王的面前,力场法师跟在后面,同时几个男人把绑得死死的女斗士卡普里拉带了上来,“死心吧,煌黑的女王希尔维娜,今天就是你彻底的失败!”
  希尔维娜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解除了她最后的武装,没有丝毫反抗。……
  半个月之后,哥顿等人已经彻底占领了煌黑之牙的山寨。而同时,哥顿宣布将煌黑之牙解散,成立新的山贼团——‘蛇牙团’,为了拉拢和安抚部下,哥顿兑现了当初的承诺,将希尔维娜为首的众女做为奖品,奖励众人。
  山腰上的公开广场上,此刻已经人声鼎沸,为了稳固在迷雾山脉的地位,哥顿同时要请了其它山贼团参加煌黑女王的公开凌辱。此刻大约一百多人的拥挤在广场之上,人们喝着烈酒,大口吃着肉,等待着女王的凌辱。
  “诸位,让你们久等了。长年以来,煌黑女王一直以迷雾山女王的名义君临于此,而对于希尔维娜几年来的所作所为,大家一定非常清楚。”
  哥顿站在台上,举起一只手,“而现在,我们终于有机会把这个高傲的女人踩在脚下了,我宣诺过你们,如果成功抓到希尔维娜,就将她剥光了扔给所有人,让每个人每天都能随便干这个婊子,让她永远为自已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下面立刻发出胜利的吼声,哥顿兴奋地放下手,然后转过身:“将这几个婊子带过来吧!”
  很快,就有几个男人将绑住双手的希尔维娜,白羽仙和千影带到了台上。千影和白羽仙由于之前已经被轮奸过,所以几乎是完全赤裸的,但事先已经被清水洗过,然后单独关了好几天。已经恢复了曾经的神彩,女忍者看起美艳性感,白羽仙则是靓丽迷人,雪白青春的肉感与台下的山贼经成了鲜明的反差。
  然后则就是煌黑的女王希尔维娜,她仍然穿着作为女王时的着装,黑色毛皮斗篷,金属制的骷髅像挂在胸前,身上则是黑色的紧衣性感皮衣,看起来仍然如从前那般高高在上,但现实上现在的希尔维娜只是别人的囚犯而已。
  “你们这些男人,真是无耻,放了我,做出这种事情,以后……以后。”
  哥顿走到希尔维娜面前,然后一把扯下她的斗撕,露出了贵族美女雪白的香肩。
  “以后怎么样?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啊。”
  “杀了你,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们。”
  希尔维娜咬着牙,恨恨地盯着眼前的男人们,那些曾经被她所轻视的男人,如今自已则成了他们的奴隶,这一转变让希尔维娜无法接受。
  “哼哼,就是要有这种劲,才有意思嘛,煌黑的女王!”
  希尔维娜本来就身材高佻,丰满性感,从台下看更是特别地有味道。这种混夹着贵族气息和野性的美女让台下的所有人都忍不住了,很快就有人开始打起了手枪。
  哥顿将双手反绑在背后的带着台的最前方,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一下子扯下了女王的胸衣,然后将她紧身的皮短裤撕下,立刻希尔维娜曼妙的肉体就这么展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了。
  “果然是煌黑的女王,塞拉尼娅的美女真是难得一见啊。”
  “喂喂,塞拉尼娅早就变成帝国的属国,首都也成了娼都了,连她们的女王也变成娼女王了。”
  人们开始大笑起来,“看来我们的煌黑女王,和她们的白沙女王是一样的下场了。”
  提到自已祖国如今的下场,希尔维娜脸上立刻露出一种矛盾的表情。
  “哥顿,把另两个东方美女也带上来,展示给我们看啊。”
  台下的人纷纷建议,于是哥顿将白羽仙和千影也带过来,三个赤裸的女人被并排,像展台一样展示出来。
  “哈哈,简直是无遮拦大会嘛。”
  人们又是一阵大笑,所有人围在下面纷纷对台上的女俘虏指指点点,三个女人的乳房,大腿和私处都成了男人们评论的焦点。
  “看起来,果然还是希尔维娜的胸最大,最挺啊。”
  “身材也最丰满,不过另两个也不错,看女忍者那腰,那长腿。”
  “白羽仙的身材也不错,那洞还是粉红色的呢,真想马上捅进去看看。”
  台下的评论让三个女人羞红了脸,白羽仙和千影羞愧地看着希尔维娜,失败的她们一言不发,无声地忍受着男人们的视奸。很快,哥顿就示意视奸结束,然后站在台前。
  “好了,马上大家都可以随便干这三个女人了,把你们以前的怨气和怒火发泄出来吧!”
  哥顿刚喊出来,就得到下面的集体回应。
  “无耻的男人。”
  东方美人白羽仙愤怒地看着台下。
  “总有一天,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千影也发出了自已的声音。面对台下那群无耻低贱的男人,台上三个女人在内心仍然有一丝高傲,而正是这丝高傲,才是这次玩乐的重点。
  “看起来,这三个奴隶还很傲慢吗?那就让大家看看,你们能傲慢到什么时候吧。”
  三个女人的表现正中哥顿的心意,就是这样才会有趣。
------------------------
A
TOP Posted: 2018-05-09 09:47 | 回7樓
liaojau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2622
威望:575 點
金錢:479 USD
貢獻:699 點
註冊:2015-02-04

  第9章、复仇的快感

  迷雾山脉的某处,此刻灯火通明。这片山脉之中,曾经盛极一时的山贼团,在内外夹击之下终于分离崩溃,至此煌黑之牙陨落。取而代之的,则是哥顿为首的新山贼团伙——‘蛇牙团’。为了幸祝‘蛇牙团’的诞生,拉拢周围的山盗,以及对女王希尔维娜的报复。这群粗暴无法的山贼们,开展了一场针对希尔维娜等人的淫辱狂宴。
  开场的介绍之后,仅仅是看着台上三个美女的裸体,看着那几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傲慢美人,被剥光了展出的样子,所有人就兴奋起来。然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罢了。哥顿挥了挥手,随军魔法师安德鲁淫笑着走了上来,他拿着三个药瓶,然后强迫希尔维娜三个喝下去,被绑住双手的女人根本无法反抗,只能被迫饮下这奇怪的药水。
  “这是什么?”
  煌黑女王发问,即使是这时候的希尔维娜,仍然有一种威慑力。
  “一种特效的利尿剂而已。”
  安德鲁淫笑,然后还没有等三个女人回过神来,他又将三个奇怪的物品,当着众人的面,慢慢挤进了希尔维娜尿道,最后用一个类似封印符的东西封起来。
  “这,这是什么?”
  白羽仙看到这里,突然间明白了什么。她惊恐地摇着头,看着安德鲁将尿道塞放入自已的尿道,然后封印起来。“你们,你们这群恶魔。”
  “你们知道我给她们注入的是什么吧?我向你们保证过,要将煌黑之牙的女人高贵的面具剥下,让她们将母狗一样趴在你们脚下求着你们去上她们。”
  哥顿看起来很得意,然后转过头看着女王等人,“我保证,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求着我们来操你们的。”
  “你休想,卑鄙的家伙!”
  希尔维娜恨恨地向哥顿唾了一口。
  “哈哈,这才像煌黑的女王,我已经开始想象你忍不住低下头求我来干你的样子了。”
  哥顿毫不在意,“你们不是很高傲吗,没关系,在一边等着看好了。”
  然后哥顿走到台前。
  “大家看吧,这些全是煌黑之牙数年来的战利品。”
  哥顿将缴获过来的各种高价物品展出在外面,然后当着希尔维娜的面,将其中一部分分赏给部下和周围的山贼团,以示友好。
  “切,这个女婊子收藏的东西真不少,比我们那里的东西好多了。”
  很快就有人感叹起来,作为贵族出身,希尔维娜的品味也是极好的,所以她的收藏品通常价值非凡,她是个鉴定者,知道什么才有真正的价值。
  也正因为如此,接收了煌黑之牙财产的蛇牙团,有了充足的资金。就这样,哥顿命人将早就准备好的大宴,摆出来,款待所有人。而希尔维娜三人,则赤裸地站在台前,无奈着看着山贼们挥霍她们辛苦打拼过来的财产。……
  宴席开办了很久,男人们围坐在一边,粗野地啃食流着油脂的野味,喝着烈酒,唱着下流的歌曲。人们开始争架,打斗,时不时有伤害事件产生,但这就是山贼,无法无纪的迷雾山山贼。其间,更有很多人带着恶意走到三个女人面前,玩弄她们赤裸的肉体。
  “怎么样,女王殿下,是不是很想放尿呢?”
  比克斯拿着酒瓶走到希尔维娜面前,伸出手在她尿道上的封印上按了一下,女王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但立刻就恢复不屈和鄙视的表情。这让比克斯很不高兴,他淫笑着将手中的酒瓶推到希尔维娜口边,然后将酒强迫她喝入。希尔维娜扭头挣扎,大量的酒液从她嘴边流出,女王发出呜呜的声音,吸引了周围的人。
  山贼们似乎觉得非常有趣,其它人也站起来,拿着酒瓶走到三个女人身边,强迫她们喝下烈酒。
  “哈哈,你们不是很要强吗,那就帮你们多灌点水,看看你们能倔强到什么时候。”
  男人们边说,边将酒塞入千影的嘴里,逼迫女忍者喝下去。女忍者眼神凌利地看着山贼们,最无奈双手被绑得死死地,无法挣脱。
  “你们,你们这些混蛋,放了我!”
  白羽仙可能是三个人之中意志力最弱的,美艳的东方美女表现地有些动摇,白羽仙红着脸,大量的酒液倒入胃中,产生出的反应让她一阵反胃,这时候下半身的尿道早就有了反应,让她窘迫不堪。
  “哈哈,白羽仙,那个自以为是的谋士,我们前面在拼命的时候,仅仅是站在后方指指点点,结局希尔维娜就把功能归结你在身上,早就让我们不爽了。”
  突然间,一个山贼将白羽仙翻倒在地上,然后逼她趴着,雪白的臀部高高挺起。
  女风水师还来不及做出挣扎,山贼就将酒杯塞进了她的后庭。
  “上面的嘴喝够了,下面的嘴也喝个痛快吧!”
  说完,周围的人一阵大笑。
  男人从后面扮开东方美女雪白的臀部,然后扳开臀肉将一整瓶酒液注入进去。期间还拍着她的臀肉戏玩起来。
  “嘿嘿,这倒是不错的主意,这个女忍者曾经也杀了俺们这里不少的人吧。嘛,虽然那些人死没死其实俺也不在意,不过估且算是为他们报仇了吧,哈哈哈哈。”
  可能是山贼自已都觉得这个理由有些无理,自已先笑起来了。比起恨意,更大的则是复仇的快感,曾经视为死神的女忍者被剥光了绑起来,随意践踏的时候,产生一种极大的快感。
  在所有人嘲笑声中,山贼们分别将酒注入两个东方美女的小穴中,进行酒液浣肠,而在希尔维娜这一边,人们有了更恶毒的主意。更正确地说,是临时起意,一个有点醉了的山贼不经意间将已经喝空了的酒杯塞入女王的后庭,想要倾入的时候才发现瓶子已经空了,感到不快的他正好有了尿液,就干脆推开周围的人,掏出自已的肉棒捅入女王的私处!
  希尔维娜立刻惊叫起来,然后惊恐地发现,他正的对自已放尿!酒醉后大量的尿液不断涌进自已的后门,被尿液浣肠的羞耻让高傲的女王难以忍受,然而,现在的希尔维娜又能做什么呢?
  终于,醉酒过后的男人满意地放完尿之后推开希尔维娜,正当女王以为获得短暂的时间时,一个硬物突然间塞住了她的后庭。希尔维娜连忙转过身,才发现那个男人竟然将她珍贵的黄金杖塞进她的身体,这种亵渎的行为让周围的氛围炸开了。
  “哈哈哈哈,看到了没有,那个希尔维娜被自已收藏的黄金杖给干了!”
  将女王收集的宝物反过来凌辱女王,这给了周围人很好的建议。
  白羽仙那边,她最喜欢的羽仙也被反插进了风水师的后门,山贼们从后面逗弄着白羽仙的羽毛扇,后门塞入的羽毛扇配上白羽仙狐猸的长相,看起来就好像一个美艳的仙狐一样,有一种别样的风味。
  千影这边就粗暴了很多,先是一个男人将自已刚啃完的羊腿骨塞入她的后穴之中,立刻就有人效仿,将第二根第三根塞进去,油腻腻的羊骨塞入其中,让女忍者看起来屈辱无比。然而对三个女人来说最要命的,则是那几乎等于浣肠的痛苦。
  同时又有一个人将女王收集的号角拿了过来,然后扳开女王的嘴巴,塞了进去。然后二话不说,也掏出自已的肉棒,对着女王嘴里塞着的号角开孔处撒尿,但他倾注得并不准,一半以上的尿意撒在了女王的脸上,让她看起来难堪无比。
  周围人也乐了,纷纷掏出自已的肉棒,开始对着女王嘴里的号角撒起尿液来。
  坚忍的希尔维娜仇恨地瞪着周围的人,尿液淋得她睁不开眼睛,美丽高贵的脸上布满了男人的尿液,然而号角里的尿液满了之后,就溢出再外,女王紧闭着嘴巴,死死地闭住。……
  过了大半天,山贼们吃饱喝足的同时,煌黑之牙女王的凌辱大会才进入高潮。
  三个女人期间被用水清洗过,所以又恢复了出场时的艳丽,但她们的下半身就没有这么好受了。反复的浣肠之后,为了视觉效果,又重新塞入了那些东西。女王希尔维娜后穴中塞入的是她的黄金杖,象征着她的权力堕落,白羽仙被塞入了羽仙之后,雪白苗妙的身材让她像个美丽的狐仙,妩媚又屈辱。至于千影,数根羊腿骨则将她的后穴挺得很大,一般人恐怕想象不到,一个女人的肛门能塞入这么多根粗大的羊腿骨。
  然而对于三个女人来说,最痛苦的仍然是尿道的尿意,在利尿剂的作用下,已经憋了大半天女人已经开始忍受不住这种生理上的痛苦。三个女人被迫赤裸在站在台上,可以明显地看到,她们的身体开始时不时的颤动,隐约有汗水从她们身上流出,其中白羽仙最为明显,而千影的忍耐力则是最高的。
  “怎么样,想不想放尿?”
  哥顿这么时候开始挑畔,“如果想的话,就求我们啊。”
  “谁会求你们这种人渣!”
  希尔维娜最先顶回去,而最坚忍的千影则是一言不发,相反白羽仙却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呵呵,看来白羽仙小姐似乎有话要说啊。”
  哥顿也看到了白羽仙的痛苦,他接近风水师,东方美女雪白的肉体已经因为痛苦而显得有些扭曲,“求我们,求我们干你,那样就能解放了喔。”
  “谁,谁会求你这种人。”
  白羽仙憋足了一口气,终于喊出来,但这种傲娇,只是让周围的男人一阵大笑而已,当然如此,太过简单就无聊了。就是要看这些高贵的美女慢慢从骄傲到崩溃的样子。
  “哈哈,这才有趣啊。”
  哥顿满意地大笑起来,“对了,现在告诉你们吧,其实你们求我,我也不会让你们尿出来的,如果想要尿出来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让在场的男人操够你们一百次。”
  哥顿此话一出,男人立刻哄笑起来,而三个女人则是脸色铁青。
  “不过呢,我们这里所有人大概从一百多人,所以说你们就算想,也不可能被干足一百次。明白我的意思吧,不到一百次就别想尿,先求我们的才可能给尿出来喔,怎么样,还能忍多久?”
  希尔维娜和千影恨恨地看着周围,脸上仍然有高傲的表情。这时候白羽仙已经有点软了,哥顿看在眼里,但他邪恶地笑了笑,然后走到千影身边。抽出她的后庭的羊腿骨,然后推倒在地上。
  “喂,看来我们的美人们还想挣扎呢,那再让她们考虑一下吧。不过我们这边的男人可受不了了,来,想干这个女忍者的人上来,你们周围有很多人死在她的手里吧,现在想报复的就尽管来吧!”
  哥顿此言一出,山贼们等待已久的轮奸大会这才开始,比克斯第一个站上去,已经成为哥顿副手的他当然有这个资格。
  比克斯曾经是千影的部下,对于当初的上官,比克斯当然早有非份之想。东方美女独特的美感让他垂涎欲滴,看着女忍者被绑着双手无法反抗的样子,比克斯就将她推倒在台上,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进入女忍者的身体。
  “可恶,为什么是我,放开我!”
  连千影自已都没想到,她会是被先被干的一个,本来作为忍者,她的忍耐力应该是最强的。但也正是如此,山贼们从开始就没有想把焦点放在她身上,只不过作为一个引导,让白羽仙和希尔维娜看着同伴被奸淫。
  比克斯将千影推倒在地上,让她脸朝下趴在地上,然后一只手抬起女忍者的一条大腿,向上高举,将她的蜜穴暴露出来,然后从后面进入女忍者的身体。被绑住双手的千影肯本无法反抗,只能无言地承受着比克斯的侵犯,修长的身体贴在石面上,随着男人身体的抽动而抽动,就算是一言不发,其媚态也足够让人性欲膨胀了。
  比克斯站在台上,在众人的眼前干着曾经的女上官,千影性感的身体在比克斯的操弄下开始扭动,女忍者的职业本能让千影并不惧怕轮奸,然而现在的千影并不是作为一个忍者,则是煌黑之牙的女干部,早就退出忍者生涯的她,此刻感到的却是屈辱和无奈。
  在比克斯爽快地大干了一番之后,立刻就有第二个人,第三个人上来,分别从前后进入女忍者的身体,将女忍者夹在中间猛干。千影的呻吟声和男人满意的吼声,回荡在迷雾山脉之中。
  一批又一批,从一次一人,到一次两人,然后是一次三个人轮翻奸淫着千影。
  东方美女修长的身体已经充满了精液,呻吟声中也开始隐隐有了媚态。女忍者被夹在中间,嘴前方的男人正在干着她的嘴巴,身下的男人则干着她的蜜穴,背后的男人则干着她的后庭,连续不间断地侵犯着女忍者,然而希尔维娜和白羽仙却只是呆呆地看着,没有人动她们。
  “啊啊,已经五十人斩了,果然是女忍者啊,怎么也干不坏。”
  比克斯恢复过来,在旁边看着布满精液的女上官。同时,希尔维娜和白羽仙也在看着,但不仅仅是同伴的轮奸,每当一个男人上过千影,再上她们的可能性就变小,虽然是同伴,但下半身那几乎让人崩溃的尿意却越来越明显。
  希尔维娜还在努力保持高傲的样子,但对千影早就有成见的白羽仙却忍不住了,她崩溃地倒在地上,看着哥顿,欲言又止。
  “怎么样,想被干了吧,千影那边已经五十人了哦,很快她就可以解放了。而你们呢,你脑子聪明,一定很明白,这里的山贼也只有一百多人吧。”
  哥顿提示她。
  终于,白羽仙咬了咬牙,“干我,求求你们,干我。”
  “什么,我听不见。”
  哥顿故意这么说。
  “干我,求求你们干我,我想被干,求求你们,我要被干!”
  白羽仙屈辱地说出这番话,几乎是带着哭腔的。
  “那么,就表现着诚意吧,趴下来,像个真的小母狐一样晃晃尾巴吧?”
  还空着的力场法师安德鲁笑着说。
  白羽仙愣了一下,但立刻就明白自已后庭还插着羽扇的样子像什么了。犹豫了一下之下,风水师屈服了,她顺从地趴在地上,四肢着地,然后笨拙着试图摇着自已的‘尾巴’,身材曼妙柔美的东方美人扮作白狐的羞耻样子,着实让人觉得可爱。
  “可,可以了吗?”
  白羽仙小声地问哥顿。
  哥顿没有回答,而是看了一眼安德鲁,示意他来主持。毕竟力场法师在这片大地上非常少见,拥有奇特魔法能力的安德鲁,是他将来大业的得力助手。
  “马马虎虎吧。”
  安德鲁耸耸肩,示意白羽仙爬过去。风水师明白了对方的想法,尿道强烈尿意让她快要疯了,现在白羽仙所想的,就是如何摆脱尿意。虽然被绑住手,但她仍然屈辱地爬到安德鲁面前,发现对方的肉棒正顶得鼓起来,白羽仙立刻明白了该怎么做。
  风水师笨手笨脚地解开安德鲁的裤子,然而男人肉棒的气味让她一阵眩晕。
  以前虽然被哥顿强暴过,但毕竟不同于千影,白羽仙的性经验十分有限,她笨拙的口交只持续了没多久就让安德鲁一阵不快。力场法师皱眉,然后对着风水师施法了一个空间魔法,在空间立场的作用下白羽仙被举到空中,然后安德鲁将她转移到台子的边缘处。
  处于失重条件下的白羽仙立刻慌了神,特别是同时双手还失去自由。这时候安德鲁的命令又下来了,“如果你不能让我爽的话,就把你扔下去让人轮奸。”
  一提到轮奸,似乎让白羽仙十分害怕,可怜的风水师在失去重力的情况下,开始笨拙又努力地开始口交。而处于高台边缘,事实上她整个人是赤裸地暴露在人们的近距离观察下的,这让风水师格外羞耻。
  而在另一边,哥顿则将目光放在了希尔维娜的身上,这时候利尿剂的利用已经完全生效了。这种完全生理上的痛苦,让希尔维娜即便强压精神也无法抵挡,女王丰满的肉体上已经出现汗渍,而她的双腿开始发软。
  “还嘴硬吗?”
  哥顿淫笑地看着女王,高傲的女王如今屈辱的模样太让人兴奋了。哥顿走上前贴近女王丰满的肉体,看着这具美肉因为痛苦而扭曲。然后,他只是轻轻地,将手指放在尿道的封印上轻轻一按,希尔维娜立刻呻吟着软了下来,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
  “怎么样,知道痛苦了吧,放弃吧,希尔维娜,只要你是女人就无法抵抗。”
  这一次,是哥顿居高临下,“我要你发誓做我们蛇之牙所有人的公用性奴,就可以让你解脱。这是你的报应,我向所有人陈诺过。”
  “你……你休想!”
  希尔维娜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吼出来。
  “嘛,这样的话,本来我还想让你早点解放呢。”
  哥顿假惺惺地叹了口气。
  在另一边,虽然白羽仙的动作笨拙无比,但在这么个大美女香软的口交之下,安德鲁还是射了。尽兴之后的法师对着风法师笑着说:“怎么样,侍奉男人感觉怎么样,以后你每天都要这么做呢。”
  “遭透了!”
  白羽仙本能地说。
  “哦,是吗,那可以。你就这么等下去吧,记住,被一百个人上过才可以解放喔。”
  说完,安德鲁也对着白羽仙的尿道就是一按,立刻些许的尿液就流了出来,看起来她已经憋了很久了。
  “啊,不,不要这样!”
  白羽仙立刻说道。
  “不要怎么样?你是想被干,还是不要被干?”
  安德鲁故意问。
  “求求你,干我,我想要被干,求求你,干我!”
  白羽仙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的。然后立刻,安德鲁就将力场魔法收回,白羽仙赤裸的身体掉在人群中央,然后就是男人兴奋的吼声和女人的惊叫声。
  希尔维娜这时候脸色已经十分难看,看起来她已经到了极限。然而哥顿却无意放过这个高傲的美女。
  “求你干我……”
  希尔维娜说得十分小声。
  “什么?我没有听见!”
  哥顿故意大声地说。
  “求你干我,求求你干我,我受不了了,求你。”
  希尔维娜流着泪咬牙说着如此屈辱的话,骄傲的女王已经被尿意弄得快要崩溃了。
  “哈哈,听到没有,煌黑的女王希尔维娜竟然要求我来干她,哈哈哈哈。”
  复仇的快感让哥顿十分得意,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还不够,“不过啊,希尔维娜,我向迷雾山脉所有人承诺过的,要让你成为所有人的奴隶,他们的肉便器,随意地干,想干就干,这里所有人都是你的主人,你答应吗?”
  “你,你这个恶魔!”
  希尔维娜用几乎崩溃的语气吼出去。
  “哦是吗?那没关系,让千影和白羽仙继续挨操就行了,这里只有一百多人,总会有人要憋着的。”
  哥顿戏虐般看着希尔维娜,所有人都将目光停留在她身上,既然是干着千影和白羽仙的男人,以及千影和白羽仙本人也是如此。
  在一片恶意之下,希尔维娜终于屈服了。她低下了高傲的头,跪在哥顿脚下,“主人……”
  “只有我一个主人?”
  哥顿提醒。
  希尔维娜绝望地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对方的眼里没有任何怜悯,就好像曾经的她一样。于是煌黑的女王只能红着脸,将头转身所有人,“主,主人们,我,希尔维娜从现在开始,发誓所为‘蛇牙团’所有人的性奴隶,主人们可以随时随地,任意地操我,我是大家的性奴隶,公……公用便器,这样,这样,可,可以了吧,求……求求你,求求你们,干我,干死我吧!”
  说到最近,希尔维娜已经语无伦次,近乎于嘶喊了。人群发出胜利的吼声,这才是对煌黑之牙真正胜利的一刻,接一来,只剩下彻底的征服了。希尔维娜这一声喊出来之后,千影和白羽仙都低下头,绝望地接受了失败的事实。
  但即便如此,尿意仍然还在持续,而哥顿的恶戏也没有结束。
  “不过啊,希尔维娜,即使你发誓成为我们的公用便器,这次的游戏仍然没有结束呢,规则就是规格,要一百人才可以解放喔。”
  “好的,赶快……请,请赶快,干我,干死我吧,求求你,我真的受不了了!”
  女王绝望地哭喊,然则哥顿仍然没有动作。
  “可我现在没有干你的兴趣呢,希尔维娜。”
  哥顿笑了笑,“既然是奴隶,你就没有求主人干你的资格,来做点什么让我高兴,这样或许我能想干你。”
  “是什么?”
  希尔维娜觉得自已快要被逼疯了,尿道的尿意已经完后失控,被魔法堵在那里,挑战着她的生理极限。
------------------------
A
TOP Posted: 2018-05-09 09:49 | 回8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11, 05-22 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