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人兽佣兵团-续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人兽佣兵团-续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专业制杖30年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
威望:1 點
金錢: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5-06

请教版主,标题违规嫌疑是名字有问题吗?需要怎么改,请指示。
另,给列位看官简要叙述自己的写作的动力源泉
一、是男人大多都有些凌虐控制欲望,尤其在各位狼友骑马“驾驾驾”的时候,性幻想中骑马弯弓射大屌的场景也基本概莫能免。本人自也如此。原作者写的构架触动了俺的G点,所以开始幻想,才开始写作的。
二、幻想基于现实,我们男人嘛,要想有一个男人为尊的世界,就必须有一套世界规则,才能尽量合理的让相对普通的你我利用规则达成驾驭女奴。《指环王》、《魔兽世界》等是一个很不错的框架,在这里面想怎么改规则都可以,所以呢,写得很爽,哈哈

第99章
  
  曾经在人族有一句谚语“兽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
  苏菲仍旧斜斜依靠在我的身侧,用她所有能够伸展的部位贪婪的触碰我的身体,软和的乳肉带着暖暖的体温在膝盖附近磨蹭,刚刚卸下套环的乳头硬硬的;一只手轻柔的的托着我的子孙袋,没有捏弄袋中的阳丸,只是很缓慢的托举着,用手心抚摸;红润的嘴唇和舌头给我的下体坐着清洁工作,很仔细认真的从蘑菇头一直到我的大腿内侧,不时发出“刺溜刺溜”的吸食声。她的眼神温柔如水,宁和恬淡,她看着我和我的肉棒都是一个表情,她明显是把我和肉棒当成两个人来疼爱了。
  苏菲没有急切的等我的回答,很自然地尽心尽力服侍酣战过后略显疲惫的主人,当她的头蹭到我的小腹时,可能感觉到我鼓胀的膀胱,抬起了头,温柔的看着我
  “主人,今天让苏奴给您当尿壶吧,你可以使用我的嘴的,以前苏奴就接受过培训的,不会洒到外面的。”
  我还没有说话,苏奴主动的把我的大鸡巴含进嘴里,经过刚才抽插后已经适应的喉管没有阻碍的进入了,蘑菇头将将突破狭窄的咽喉,接触到食道口的时候,苏奴拍拍我,示意她已经等待我的浇灌了。
  这还有什么说的,何况本来回到会馆就没有放过水,已经积攒了不少了。尿液从马眼喷薄而出,足足排泄了一分多钟,看到苏奴拼命屏住呼吸,从脖子处不断颤动着吞咽。脸色开始渐渐变白。
  释放成功后,苏菲仍旧托着,直至最后一滴都被她吸干榨尽,缓缓的从她口中放出,一边放出还一边不停地用舌头,嘴唇做着清洁,出来的是一条干干净净略带光泽的肉棒。
  “主人,您看,一滴都没有流出来啊。”
  苏菲张着嘴,带着点小骄傲的对我说。我回想起当初干菲奴的黄水四射的场景,心里苦笑,看来专业的和非专业的真的是不能比啊,吞下去一斤多的尿液,连个饱嗝都不带响的,这他妈是怎么样的培训,真TM的叫人心服口服。
  “主人,主人,您看着我发愣半天了,怎么了”苏菲又斜依着我大腿看着我。
  我轻柔的抚摸着她的红发,感受着她红发的柔顺
  “苏奴,以后我是叫你苏奴还是索奴呢?”
  “当然是苏奴了,索菲亚也同意的,以后我的新名字就叫苏索吧”
  “苏索…苏索也是顶好的名字了。你的主人同意了。”
  “谢谢主人”苏索得到我的认可也很高兴。
  “你既然认可我作为你的主人,我也认同你是我的女奴,你将是我内心所接受女奴,你的麻烦我接下了。”
  其实对于一个兽人来说,从来不会觉得挑战会是麻烦,之前我一直在考虑的不是强大存在来找茬这种芝麻大小的烂事。我思考的一是评判苏索吐露了多少隐秘,是否还有隐藏的秘密。二是在我人性的角度纠结,是不是把她纳入女奴的核心圈,目前我真正的核心新任女奴只有薇奴一个人,其次有选择的相信阿曼尼、利芙、甜儿、蜜儿和贝蒂。菲奴的信任度都低于她们。毕竟她们从出生接触的就是服侍主人的思想灌输,背叛可能不大,帕尼丝她们就不一样了,品尝过自由的滋味后,再来当女奴没有那么容易。这个也是我对苏索的疑惑,不管怎么说她曾经是起义军的领袖。她完全可以抛下一切,过自己逍遥自在的生活,完全没必要再当女奴了。只有达成她的理念,才有可能真正被征服。
  “那么,苏索,我希望你以索菲亚的身份跟我对等的聊一聊,说说你的想法的打算。”
  “是的,主人”苏索低下头,叹了口气。想了一会。
  “主人,请您容许我还是称呼您为主人,这两年来,我一直过得浑浑噩噩,苏菲和索菲亚之间一直在交流,探索命运之神对所有智慧种族的安排,可是一直没有答案。如果您不出现,我就是作为肉畜任人宰割吃掉也不会反抗,生命对我已经无所谓了。”
  苏菲抬头面对着我,语气平和但吐字清晰,声音不大但坚定执着
  “来到您的身边后,这一个月来的观察下来,让我开始另一种思考。您粗暴野蛮,但有的时候对身边人很温柔;您欲望十足,然而有的时候却不会被贪婪诱惑;您宽仁对待手下女奴,也对兽人们残害女奴视而不见,这些矛盾都集中在您的身上。以前的苏菲逆来顺受,终生的理想就是成为高级家具培训师,入选主人优良的坐骑而受到宠爱。”
  说到这里,她不禁有些脸红的看着我。
  “而索菲亚没有什么理想,这一点还不如苏菲,她仅仅是希望世界美好,希望用自己的善良要跟人带来幸福。或者说这都不是理想,只是索菲亚的本性而已。”
  “如果主人不询问苏索内心的想法,苏奴愿意继续当您的女奴,接受您的宠爱,同时继续思考,也许一直思考,或者想通了就告辞离开了。主人既然关心奴家,奴家如实的回答。奴家现在没有想清楚到底有什么打算。只是希望主人收留我,让我跟在您身边就好,我会继续思考的,同时请主人容许奴家帮您打理身边的庶务,同时奴家如果有什么思考所得可以询问主人,可以吗?”
  我依靠在椅背略作思考,并整理了一下语言
  “我先给你透漏个秘密,我曾经做过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梦中的记忆至今而很清晰。这个梦改变了我。梦中是一个恢弘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男人和女人相对平等的,人们的行为理性多过兽性。社会的组成也是有等级的,不过是男人和女人都有机会,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有矛盾,也有妥协。不过在那个世界里我个人觉得最重要的是生存下来,吃喝拉撒、谈恋爱、结婚生子、上养老下养小、直至生命终结,走完这个历程,一代一代轮回着。”
  我看着她,发现她在非常认真的倾听,并思考着。
  “在梦中我的经历了一个轮回,感悟了很多生存的道理,当然故事很多,一下子讲不完。梦醒后,我觉得脑子通透了许多,平时处理事情就试着用这些道理结合现实的规则在夹缝中求生存而已。”
  “回到你的请求上,我是非常同意你留在我身边,同时,我希望你能不仅仅帮助我管理生活上的事物,还希望你能帮我多管理些其他事物,比如在我管理事物的时候提供些建议。还有,我希望你能让兽人、女奴都学习点知识,至少能认识些字。”
  “对于主人对苏奴的新任,感到非常荣幸,主人。”苏索没什么抗拒,如我所愿的很快答应了下来,我则想着先看看她具体的能力,毕竟曾经当过起义军领袖,在组织管理方面应该是有经验的。只是她的性格太博爱了,在她没想通之前,我怕一不小心跟帕尼丝一样又捅出什么篓子就难以收拾了,就给她多安排了当西席先生兼师爷的职务。
  “还有,女奴们中有以前知道你身份的吗?”
  听到这个问题,苏索眼神中透漏出了悲哀,
  “之前在起义军中认识的人都阵亡了或是被俘虏了,估计她们俘虏了也会被杀死的。帕尼丝是我离开起义队伍后加入的,应该是不认识的。”
  我沉默了,也不知怎么才能有效的安抚她,同时不至于把她引向另一个极端。只好岔开话题。
  “我对你的期望很高,希望你想能助我一臂之力,你想通了之后我会把贴身卫队交给你来管理的。对了,你对佣兵团团长唐纳森有什么看法吗?你觉得他们的力量是否值得期待呢?”
  我故意在其他话题后引出唐纳森的问题来试探,看着她眼睛等待她的回答。
  苏索低下头,思考了一下,然后抬头回答我。
  “非常感谢主人的信任,其实在酋长国家具培训教义中,能够身为信任的座椅,就已经有了保卫主人而牺牲自己的使命,属于主人贴身卫队成员之一了。确如主人所说,等苏奴的心结开解后,苏奴将奉献自己的全部给主人。唐纳森先生,我和他接触不多,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忧郁的人,目前看不出是否值得依赖。至于佣兵团的发展,确实要考虑有一只外围的力量在把控中,主人的这点布局,苏奴非常赞同”
  从她的动作、表情,话语我看不出一点异状。直觉上苏索与唐纳森应该没有交集。苏索除了个人的心理障碍没有突破,应该是值得信任的。
  “那你先下去帮我整理下计划,就下一次女奴拍卖会和如何开展教两件事吧。”
  苏索走后,我先坐着休息,今天先后与苏邬娜和苏索进行了斗智斗勇,这两位美女,美则美矣,一个是阴谋诡计多端同时与我纠葛很深的母畜,一个是曾经统领万军理念执着而需要收编的女奴,交谈起来太耗费脑细胞了,大屌这幅身体的原主人应该是只使用脑子当多巴胺制造器,现在被我这么超负荷使用,不知道会不会承受不住爆裂开来。
  到走廊上去吹了吹凉风,下到庭院,碰到菲奴正使用训练场上的器械做着单手俯卧撑。菲奴穿着刚刚采购的新式Tback紧身衣,弹性布料的紧身衣从胸部分成两条跨过硕大的乳房,从尖尖的乳头,一直收分到两腿之间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再从屁股缝中开始变成一根布条与上身的紧身衣连接。菲奴每天都会自觉的把阴毛刮的干爽清洁,所以这衣服看起来恰到好处的把她健美的身材衬托出来。看着她专注的做着动作,觉得蓦然亲切起来,轻轻走到她背后,恶作剧的拍拍她紧实的臀部,
  “菲奴,在干嘛呢?”
  “主人,菲奴在做日常饭后身体锻炼”菲奴看着我稍微有些拘谨。
  “哦,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种好习惯呢”
  “还不是…没有锻炼”菲奴低头嗫喏着,感觉自己好像说错话的垂手站立,赶紧又接着补充到
  “刚才苏菲跟我说,她以后也要锻炼身体,还说要约我一起进行格斗训练。不知道她突然想干嘛,她们几个以前也就阿曼尼经常锻炼下,没看见过苏菲用过武器的。”
  看她这样子好像在打小报告似的,我不禁觉得好笑,
  “你看见薇丝了吗?她回来了吗?”
  “没有,主人”
  “你看见薇丝回来就一起来找我吧”
  挥手让她继续联系,我就往后院关押女奴的地方慢慢踱步走过,一边和院子里的兽人们亲切的打着招呼,一边和他们一起捏捏路过女奴的屁股揩揩油找找乐子。
  走过帕尼丝被关押的房间,我想了想没有走进去,听着里面一直没停过的呻吟声惨叫声不绝于耳。我一路走过,连步幅都没有受影响。看来自己已经做到面对惨痛而心如止水了
TOP Posted: 2018-05-07 17:33 | 回12樓
入骨叁分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601
威望:161 點
金錢:26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08-06

感谢分享
TOP Posted: 2018-05-08 23:51 | 回13樓
专业制杖30年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7
威望:1 點
金錢:7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5-06

这两天在处理些事情,时间有限。更新会有些慢。
第100章
  其实,人类对待奴隶并不见得比兽人更温柔,不过是把骨子里的残忍、淫虐用文明的形式加以包装而已,对待女奴,这个世界与原来的世界截然不同,对于来到这个世界的我来说,这一点既是我看不上,又是我乐在其中的。与苏索交谈过后,暂时还一直处在探讨世界观的过程中,当我看到关押女奴的房间的风景时,开始做了如上的总结。
  房间里传来要吆五喝六的粗嗓门,门口的佣兵估计都在里面赌博了,有3个女奴被利芙拉去食堂工作了,这里剩下的7个女奴正在作为佣兵的赌博的工具被玩弄着。众所周知,佣兵生涯是朝不保夕的,谁知道哪天就挂在哪里了,也许被俘虏的当奴隶。所以他们在工作时是非常具有冒险精神的一群人,同时放松起来也是黄赌俱全,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坏胚。
  四个女奴被一群佣兵当成灯座照亮着房间,每个赤裸的女奴的菊门都插着一只点燃的蜡烛头朝里,屁股朝外老老实实的趴伏在场地中央,滚烫的蜡油滴落下来,烛火就会随着女奴收缩屁眼轻微的摇曳一下。剩下的一丝不挂的三个女奴则着以4个女奴为中心做蛙跳动作,再外面则围着一圈佣兵不停地大呼小叫。可以看见女奴的下体里面卡着什么东西,伸出一个短短的链子,链子下坠着一个小孩拳头大小的铅球,怕有两三斤重。女奴双手抱头的边跳动,铅球也就在下体晃动,摇摇欲坠的样子。
  “墨菲斯,你们在玩什么游戏啊”我走进门看到这个场景后也觉得挺有趣的,就抓过一个脸熟的佣兵问了起来。
  “老板来了啊,呵呵,刚刚大伙拿着几个女奴泄了泄火,都射过了,挺开心的。弄完又没啥事可做,现在睡觉又有点早,干脆大家赌两把试试手气呗。”瘦竹竿的猥琐脸呵呵的傻乐着。眼睛还看着场上女奴上下抖动的大奶子。场上还有一个个子中等,满身横肉的佣兵拿着一根细细的尺许长竹片衡量女奴跳起来的高度,一旦发现女奴跳慢了或者跳起的高度不够,马上就用竹片在女奴身上抽出一道红印子,打的女奴嗷嗷直叫,接着就拼命跳,还得分出力气用在下身,箍紧阴道口,防止铅球掉下来。这一套动作累得女奴气喘吁吁,香汗连连。
  “哦,我来猜猜,是不是那个女奴的铅球掉下来,就算输了?”我也一脸淫笑的对着佣兵墨菲斯。
  “哈哈,老板就是在行,一猜就中,要不要来一注啊,不过得下一把再押注咯,10个铜板起步,上不封顶啊。”
  “哈哈,你们乐吧,注意别把女奴玩坏了,过两天还要卖的,得有个好卖相。”
  “嗨,老板,看您说的,这点规矩我们心里都知道的哩,从来不会让她们破相的。其实这个赌博的主意还是女奴们自己提出来的呢,据说她们以前都做过这种训练,也真不知道酋长国的人脑子是怎么长的,这种花花玩意都能想出来啊。”
  我顿时被噎住了,一时无语。
  “对了,你们队长唐纳森呢?怎么不在啊”
  “不知道啊,傍晚就出去了,和薇丝前后脚离开的。”
  “嗯”我不置可否“你们继续玩吧,我就不打扰你们的兴致了”
  我笑呵呵的离开了房间。
  
  溜达了一圈,巡视了一圈领地,甚至出门和门外的几个矮人兄弟称兄道弟的讲了几个荤段子。拍拍他们的肩膀,(拜托,这个动作很吃力的。我得半蹲着下来,身体侧向矮人才能做到让矮人兄弟被拍得自然,虽然我很不自然)但人家来保卫咱们安全,咱委屈点不是正应当的嘛。
  回到三楼房间思考了一下明天的角斗赛,拿出随身比吃饭还靠谱的“黑金切割者”,稍微检查了下完美的斧刃,感觉相当趁手,明天最好不用见血就拿到冠军就圆满了。心里胡思乱想着。
  不一会,薇奴和菲奴就进来了。
  菲奴进门的时候就准备弯腰趴下来,却看见薇奴大大方方地直接向我走过来。正犹豫着,菲奴的眼神看到我眼中凌冽的寒光,立马自觉的跪下来,匍匐爬到我面前。
  “主人,尿壶看到薇丝回来了,就马上过来了。”
  薇丝到我身前也跪下了,我微笑的看了她两眼,转头打量菲欧娜。
  “尿壶的衣服也换过了啊,过来,我要尿尿了。”
  “是的主人。”菲欧娜搞不清为什么我的态度时冷时热,不敢违背,像平常一样走到我面前撅起屁股,眼眶中略微有点带着羞愤的湿润。
  我提起肉棒直接插进菲欧娜的屁眼开始排泄,因为已经放过一次水了,这次量不是很多,菲欧娜肚子只是略微涨了点,接过她递过来的塞子,啵的一声塞住她的屁眼,看到屁眼周围还是有我刚才抽出肉棒带出的少许黄黄的尿液。摇了摇头,是不是让苏索调教下?不过调教过后就品尝不到强暴这个原生态高挑健美女奴的乐趣了,马上我就打消了这个主意。
  “菲奴,你转过来把我的宝贝舔干净”
  “薇奴,今天晚上出去情况怎么样?你说说吧”
  于是菲欧娜屈辱的转过身,跪在身前,用嘴唇和舌头舔舐着粘在肉棒上的尿液和从她自己粪门里带出的污物。
  “主人,今天傍晚出门后我感到有人跟踪我,他的跟踪技巧很高,因为怕耽误事,带着他走到人族区域才甩脱,后来和德福碰面了,他让我转告您,虽然外贸总商会对于您输或者赢都会帮您争取到好处,但他本人还是希望您能获胜,他说,他非常希望与您做真正的朋友。”
  “呵呵,朋友,我当然希望能和他做真正的朋友的。朋友还是多多益善的。薇奴,坐下来,你把所有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给我听,从你傍晚出门说起,不要遗漏任何细节。”
  于是,薇奴便起身,她先帮我倒了杯茶水,然后坐在椅子上开始讲述今晚的事情。我喝着茶,享受着菲欧娜匍匐在身下的吸舔,放松大脑,半眯着眼睛,倾听着薇奴的经历,猜测着今夜关注我的有哪些朋友和敌人,衡量着他们能从我这获得什么,而我又可以收获什么。
  薇丝讲完了今晚的经历后,便被我招呼着坐到我腿上了。
  “为了奖赏你今晚上的辛苦,我也会很乐意的让你满足的”
  薇丝高兴的爬到我身上,八爪鱼似的盘住我,双手箍住我的脖子,张开了她湿润的蜜洞,开始上下套弄,嘴里发出满足的哼哼声。我舔弄她的耳垂,脖子,和她舌尖交缠,激烈的湿吻,有一种水乳交融的感觉弥漫在我们之间,接着我低头吸住她的乳头,挑逗她欲望,薇丝禁不住得更大声了,蜜洞中淫水奔涌,顺着她和我的大腿往下流淌,
  这时候,菲奴跪在那发愣,因为平常的辅助动作也就是在我插别的女奴时上来给我清洁菊花,增加性趣,现在我坐着,她好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个傻妞。于是我抓住她的头发,让她舔我大腿留下的淫水,还控制她去舔薇丝的菊花洞。菲欧娜木木的接受了我的调教,老实的坐着助兴的工作。薇丝却在双重夹击下很快飞上了天,一阵温热的阴精浇灌在我的龟头上,我也感觉情动了,便控制着自己射出精液,充填她的子宫。
  “主人,菲奴也想让主人给肉壶注满您的精液”
  菲欧娜红着脸,看了半天春宫,同时还参与进来,禁不住也有些情动了。
  于是我放下瘫软的薇丝在一边休息,提起肉棒啪啪啪的干菲奴了。一只手按住她的腰部,一只手掌呼扇在她紧实的圆臀上,噼里啪啦的,红了一大片。
  菲欧娜一通嗯嗯啊啊的乱叫后,我也给她解了毒。
  “菲奴,你进行格斗训练我是很支持的,但是你要安排好时间,主人每晚上都会使用你这个尿壶的”
  “对了,你的屁眼可要塞好了,我留给你的精华你今天晚上要好好吸收,明天早上再给你灌点营养,今晚我让薇奴陪我睡了,你先退下吧。”
  菲奴有些失望的匍匐出去了,
今天晚上要早点睡,为明天养精蓄锐,就不再招呼其他女奴搞盘肠大战了,抱着薇奴就上床休息了。
夜色也已经很深了,有很多人睡不着,可那又与我何干呢
TOP Posted: 2018-05-09 10:17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1(s) x2 s.5, 05-24 0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