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人兽佣兵团-续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人兽佣兵团-续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专业制杖30年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6
威望:1 點
金錢: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5-06

第97章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让我们把剧情拉到伯恩城内西北角的华丽建筑群落吧,这里是安纳托利卡驻伯恩城的外贸商会会馆,会馆高耸的钟楼是伯恩城西北建筑地标,以钟楼为中心的小广场是一个周边80米见方不规则梯形,四周是三到四层高的装饰华丽的建筑,面向广场一面每层用柱廊联通,每层的石柱都被精细的修饰,从石柱底部到顶部略微收分,柱础和柱头都有着各种精美的浮雕,柱头之间的石砌拱券上则雕刻着人物故事的浮雕,如果仔细去看,则会发现很多西大陆很多风俗人情和历史典故。而这个章节的故事主角由大屌的精灵朋友德福.洛克菲先生正在慢慢的走在廊道中,并刻意放慢脚步欣赏这些早已看过无数遍的浮雕故事。
  利益和规则,这个世界由利益划分人所处的地位,利益的冲突形成规则,人在利益的驱使和规则的约束下思考并行动。德福坚信这点,同时也有着勃勃的野心,卡特商会是隶属于外贸商会下的一个小小的奴隶代理商,德福名为理事长,对商会有着具体的控制权,刨去给外贸总商会上缴的渠道代理费用大头后,每年辛辛苦苦得到的收益还要额外给外贸商会几位理事和理事长约瑟夫.费恩干股分红,真正能自己支配,用来扩大发展的却寥寥无几,而德福.洛克菲看到了两个大陆之间庞大的贸易潜力,却无力去拓展,内心对外贸总商会无比失望。
  石砌拱券的一副画面让德福停住了脚步,开始慢慢欣赏起来,那是安纳托利卡大陆的久远神话传说,描绘的那片大陆曾经辉煌一时的哈里帝国缔造者沙丽曼.阿卜杜拉,他手持黄金弯刀,骑在伸展双翼的女奴背上,另一只手牵着两根锁链,一条栓着一条喷火的龙,一条拴着一只手持巨大铡刀的大恶魔脖子上。脚下匍匐着一群被斩首的女奴,为首的女奴同样有着一对翅膀。德福很清楚这个神话故事,讲述的是之前蛮荒而混乱的安纳托利卡被征服的过程。那个被骑马的女奴是受到沙丽曼感召而皈依的,具有强大的血脉能力和对主人无比的忠诚。被赐予称号“圣马”玛利亚。而喷火龙和大恶魔代表被沙丽曼征服并臣服的两个桀骜不驯的将领,分别是马赫迪和帖木儿。其中帖木儿的家族延续了近千年,是现在联合酋长国中十几个强大部落中最古老的家族之一,至今他们家族的族徽上仍旧保留着恶魔的图案,以此宣示家族的荣光。
  德福细细品味着精美的图画,回想着哈里帝国建立之前的情景,旧有的秩序被无情的打碎,涌现了无数的英雄和野心家,他们在旧秩序的尸体上吸食养分茁壮成长,最后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度。同样,德福也渴望机会,如果外贸总商会出现不可避免的崩溃,他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分一杯羹,但是要成就这个机会,需要借助外力,需要权衡分配各方利益,并让自己尽可能获得最大的那块蛋糕,同样,出于商人的追求稳妥的天性,他也不愿意冒出头的风险,也许联合其他势力把兽人联盟新任大酋长推出来站台是个合适的方案。
  位于小广场偏西北角的钟楼“当…当…当…”敲响了,夜色已经渐深,今夜的月亮是个满月,清淡的光辉撒在广场上,德福觉得有些惨白。瞄向钟楼背面四层会馆主楼顶层灯火通明的大会议室,心想,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不知过了今晚,约瑟夫理事长是不是就将成为历史,多少人将欢庆这个饕餮盛宴,在他身上啃食丰盛的晚餐,会把他榨得连骨渣都不剩。
  约瑟夫理事长心情极度败坏,为了发泄怒气,他已经把他虐杀了四个心爱女奴,剩下的三个女奴正在战战兢兢的继续着家具的工作,两个女奴匍匐在他屁股下,用身体充当椅垫,用头充当脚垫,另一个女奴被用复杂的银质镣铐与两个座椅固定在一起充当靠背,眼睛里的恐惧也不能影响女奴双手给约瑟夫主人按摩的轻柔和稳定。
  “约瑟夫,你投入大把金币的刺客去磨豆腐了吗?怎么大屌那个卑贱的兽人还活的好好的?”
  “你所谓的一起尽在掌握中是怎么回事,约瑟夫”
  “前几天与卡恩芬恩王国、精灵、还有丑陋的矮人们谈判的口水全部都白费了,你到底还有什么计划?”
  “我建议改变原有的方案,探讨一下是否有和兽人合作的可能,我们不能失去这一片街区的贸易。”
  “嗯,我觉得董拉希理事的建议值得探讨,兽人的脑子简单,只要给他们女人,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意。”
  “长老会的指示要我们维持贸易,各个部落都需要金币和各种物资来满足我们部落的生存。请大家不要忘了这一点。”
  会议室中围着椭圆白色金边装饰会议桌坐着十八九位理事,各位理事们舒适的坐在各式人肉家具上拍着桌子骂娘,尽端的约瑟夫理事长在这一片指责声中面色铁青,他恨透了那个愚蠢自大的儿子,同时也想把霓虹馆的蓝蝶拉出来操一万遍,不,应该把蓝蝶手下所有的刺客都送给恶魔蹂躏至死。情绪失控的他不仅狠狠跺了两脚,把女奴的下巴、鼻子狠狠地压在地毯上喘不过气来。
  董拉希理事两只脚踩在女奴的乳房上站了起来,轻扶了扶双手,示意大家暂停争执,然后看向约瑟夫
  “理事长大人,为了解决当前的麻烦,刚才大家都提出来一个妥协方案,诚然,与兽人合作存在不确定性因素太多,我手下有一个很棒的小伙子,是我们女奴贸易的一个下属代理商,他曾经与这个兽人大屌接触过几次,是不是叫他上来询问一下,看看有没有协商的可能?”
  “董拉希理事考虑确实周到,理事长不妨见一见。”
  约瑟夫不想答应,他知道,如果同意了,并给了董拉希理事机会,后续事情的主导权必然会丧失,接下来自己的地位肯定不保,将灰溜溜的回到部落去养马。他看了一圈,平素与他一个战壕的几个理事都装作没看见他的眼光,要不低着头调戏家具,要不盯着天花板上吊灯发呆。他已经明白,大势已去…
  “先等等,请各位理事先安静一下,听我说两句。”
  约瑟夫很明白当前自己是摆上餐盘的肥羊。虽然挨刀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他还是希望尽可能体面些,让在座的理事们刀下稍微宽容些,给自己留下些骨架,既能给部落留下些资源,也能给自己留下东山再起的机会。
  “我最近在处理其他事情上耗费了太多精力,对角斗大赛的关注确实不够,造成了商会当前的被动,此次会后我会亲自回去一趟,向长老会汇报本次事件始末。”
  说到这里,约瑟夫暂停了一下,看着董拉希接着说
  “当然,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我邀请另一位大家认可的理事一同去汇报,请你们投票推选一位理事吧。”
  董拉希理事蓦的坐直了身体,心里想着,约瑟夫这头老狐狸,把我带回去,人都不在了,后续的事情怎么好插手,不过汇报也很重要,这次约瑟夫肯定要退位,一同汇报的人有很大几率获任下一届理事长。人要是不在,万一长老会哪根筋不对了,把理事长和配额随意地扒拉扒拉给了别人,那不也是吃亏大了。这个选择怎么做才好呢?
  围着会议桌的理事们面面相觑,眼神在空中激烈交织,这些老狐狸们已经在用眼光交谈了。几个董拉希的铁杆不停地用眼光探询,可董拉希还没有没来得及做出选择,就开始投票了,于是大家帮董拉希做了选择回去做汇报了。
  德福向理事会回复着各种疑问,从与兽人接触的始末到大屌的大屌的尺寸,同时看向约瑟夫理事长,看见他一脸的灰头丧气,一言不发,心里已经有谱了。等到理事会授权他与兽人新任大酋长谈判的决定正式确立后,董拉希理事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一会留下来,德福心里已经知道如果大屌在角斗大赛夺冠后,理事会将重新洗牌。目前看起来没人能挡住大屌那二次狂化后的战斗能力,尤其是在不能使用魔法、诅咒等等技能的条件下,这样看来,德福将迎来事业的新的大发展,该怎么感谢大屌这位朋友呢?德福的内心欣喜的思考着。
  
  第98章
  夜色已彻底黑了,天空中的星星在今夜明媚的月光下显得那么的黯淡,月光洒落在糜乐园各处,混杂着五颜六色的灯光,让人陶陶然的迷醉其间不知归处。淫声浪语,靡词俚调弥漫在各个角落。
  在发生大屌恨为奇耻大辱事件的房间的地下密室里,一张圆木简单拼成的桌子两边坐着两个大屌非常熟悉又陌生的暗精灵。她们已经坐了快半个时辰了。
  “苏邬娜,你想好了吗?”
  “没有啊,怎么可能想得清楚啊,你又能想清楚什么呢?”
  “那么我先回去向圣祖祷告了,你也别忘了祷告”
  “是的,你走吧,我会祷告的”
  
  伯恩城珍宝矿业商会的会长科切尔仍然埋头于书案上,处理着桌子上永远也处理不完的文书,
  “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
  一个身材偏瘦的矮人走了进来,进来后揭开套在头上的兜帽,露出了一张比一般矮人清秀些的脸。
  “会长大人,兽人酋长从“刀剑交加”酒吧回来后就一直呆在会馆没有离开,但是他的女奴薇丝在傍晚时分离开了,我们追到伯恩城西北角的“流浪者之歌”酒吧后失去了目标。”
  科切尔趁着汇报的间隙,端起桌上的茶杯,茗了一口。听到这个矮人汇报后,停下来思考了几秒钟。温和的说:
  “嗯,我知道了,辛苦你了,曼尼.暗刺。”
  “我会继续盯着的,大人,先告退了。”
  曼尼.暗刺用手锤击了一下胸部,向科切尔微微鞠躬示意,转身带上了房间,留下科切尔一个人在房间思考。
  “看来,这个兽人并不是无脑之人,呵呵,可能后续会更加有趣。不过,我只需要看着就好,不是吗。”科切尔自言自语道,并开始继续伏案工作。
  
  会馆里传来的大嗓门的吵闹声,兽人们正在一层食堂中进餐,骂骂咧咧和间或女奴的尖叫声不绝于耳,想来应该是端菜的女奴又被兽人们调戏了。
  二楼廊道没什么人,也就是利芙的办公室里亮着灯,我单独分配给幽的冥想室散发着幽幽的光,时明时灭。可能她正在练习操纵气系魔法元素吧。而妮并没有出现在会馆中。
  此刻,被各方势力提起的大屌,也就是我,我对他们的担忧、顾虑一无所知。我的肉棒正得意地插在苏菲的肉壶中,享受这夜晚降临后感知度增加的好处,不过这好处目前集中在下体肉棒的表皮,表皮又不停与阴道壁的褶皱摩擦,并感受到阴道壁的又一轮轻微收缩,捏着怀中红发美人的肉弹,拿皮绳弹着皮筋,小弟弟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还是好事。我颇感无奈,突然想起前世一个流传甚广的笑话,男主角看到美女穿着三点投怀送抱,兴奋莫名的向美女提要求,美女羞涩的答应后,饿虎扑食的把美女扑倒在地,拽下她的三角小内内,抽出橡皮筋,弹你家玻璃窗…
  不知道为啥,脑子里全是糨糊,刚想收全身精气于下体,锻不倒之金枪,收八方美女做女奴时,苏菲抛出了那句暗含杀机的“麻烦”,我脑子没转到正点上,偏偏想到抽她的橡皮筋。
  “主人?主人?你是不是不想惹麻烦?”苏菲回过头看着我,疑惑的看着神游地球的我。面带不虞,甚至还有点看不起的意思。
  “嗯?”我转头和她对视,叔可忍婶也不能忍,被我肉棒插着的女奴居然看不起我,这成什么话,还要不要收八方女奴了,以后还怎么统治后宫世界,这个贱货,看我怎么收拾你。一巴掌狠狠地耍在她的屁股上,当然也就用了一成力道,立马扇出个红巴掌来
  “啊…”苏菲立马回应了一声高亢的跳楼叫。
  “来,你给我屁股动起来,让你主子爽起来,爽好了告诉你,”
  “还有啊,给我在上面转起来,360度大回旋,听到没”
  我顺手把软椅调节成半躺的姿势,说来当初房东主人这张椅子设计的真不错,不比前世的老板椅差到哪里去,要让薇奴去搞清楚哪有卖的,再买几张,放回山寨当压寨椅,压寨椅上下压压寨夫人,这个对子怎么对比较顺溜呢?
  “苏菲,你是不是要聊聊索菲亚的事情啊?”
  我非常随意地边拍打着苏菲的屁股,这话就这么随意地问了出来。
  感觉到苏菲稍微停顿了一下,白生生的屁股接着继续上下翻飞,淫水肆意飞溅,而且幅度更大了,激昂的女高音再次响起。
  “啊…是啊…主人…啊…怎么看…”
  我不仅哈哈大笑起来,配合苏菲的提升下落,我猛地挺立冲刺,狠狠顶开她的子宫口,甚至撞向子宫壁。
  “嗷…好爽…再大力点…嗷…嗷…索菲亚…喔…顶得住…”
  “嗯…是吗,那你展现一下…索菲亚…的技巧。”
  凶猛的冲刺让我也感到了一丝控制不住的快感,随着我的话语,苏菲,哦不,现在应该说是索菲亚了,她在做着高难度体操运动,单手转圈的交替支撑,每一次撑起时就会将身体我的肉棒上旋转着拔起,然后换手的时候又恰好旋转着原地落下,阴道内的肉壁也仿佛能用上力气一般吸附着我的阴茎,旋转过程中给与阴茎充分的摩擦。
  “哦…好爽…苏奴…你让你的主人太舒服了”
  在一阵急促的铃铛声中,我情不自禁开始称赞她了。可以看见她身体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同样,她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啊…主人…啊…主人…我开始有感觉了…主人…啊…我要你干我的喉咙…射进我嘴里”
  苏菲在不停地动作后,开始呼喊我。
  自从上次操过艾吉娜喉咙后,我还没发现其他女奴能让我享受深喉的痛快。这个要求太让我兴奋了,肉棒不禁由变硬了几分,眼睛开始充血,兽欲在我的脑海中奔腾,还等什么,行动啊!
  把苏菲放到地上,她两条大腿叉开钉在地上,立马做了一个弯腰的动作,主动寻到我30公分长的大屌,嘴巴立马吞了上去,眼睛向上看着我的表情,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是让我痛快干她的喉咙,开始我还有点担心她的喉咙能否承受我粗狂的阳具,缓慢的进入,探到喉咙口,没有立刻进去,便在嘴唇前段进出着。
  她的双手抓住我的双手,引导我的一只手握向她的纤腰,另一只托着她的喉咙底部,就是她最敏感的部位,我抚摸着她的喉咙,感受到肉棒在嘴里肆意奔驰的快感,莫名的开始叫喊
  “嗷…”
  不停地抽插着,在我面前是一副稳定的炮架,两腿支撑着她的体重,为了平衡她的身体,腿向后倾斜,屁股向后挺翘的老高,我腾出一只手,伴着节奏拍打圆圆的臀部,一下、一下。
  苏菲的喉咙已经开始适应了我的尺寸了,她吞的越来越深了,我看着她的脸部开始渗出大量的细密毛汗,眼睛开始上翻,嘴里流出了大量的口水,滴滴哒哒落在地板上。
  终于我的阳具开始完全进入她的喉咙,甚至前段进入了她的食道里,滑腻腻的感觉,每次抽插的时候都可以感受到喉咙口被我扩张时的挤压,然后再进入食道口时又有一轮新的挤压。每突破一道关口时都会感受到肉体上和精神上突破的快感,何况每抽插一次有2次快感,倏忽而缩小,倏忽而突破,这种感受太让人迷醉了,再看到苏菲被我蹂躏到快要失去知觉了,那种征服的意味让人如同吸毒一般陷入迷幻境界。
  啊,我要射了,我的脑子充斥着喷射的欲望,子弹以极强的速度喷射而出,一只手捏着她的腰部,一只手捏着她的喉咙,不自觉的带着力气,透过那薄薄被我大鸡巴撑到极限的喉管和皮肤,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大鸡巴内正脉动的输送精液到她的食道,甚至直接到她的胃里。迷幻的过程中,我依稀觉得自己说了什么话。
  射精持续了三十秒左右,这轮的深喉发泄好爽,好痛快。缓缓拔出肉棒。苏菲瘫软在地板上,不停地咳嗽,嘴角不停地流出不明粘液,有她的口水,有之前进入阴道的淫水,当然最多的是我刚刚奉献的精液。
  我坐回到沙发椅上。调整呼吸,同时把兽性慢慢控制下来。看着她也从咳嗽不止,翻着死鱼眼睛到慢慢恢复过来后。苏菲慢慢的爬到我身前,把身体靠在我的腿上,丰满的肉球贴着大腿缓缓摩擦。她慢慢的把眼睛转向我,墨蓝色的眼睛恢复了神采,目光清澈,并不像之前那么的柔顺了。我也饶有兴致的回望着她,看看她怎么给我解释。
  “主人,其实苏菲和索菲亚是两个人,我的体内有两个灵魂存在”
  果然如此,虽然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但是终于我能理解为什么连科娃的透视下她拥有异灵魂,不过为什么会是两个灵魂并存,我并不清楚。
  “一般来说,一具身体是不能共存两个灵魂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能够同时存在,并不冲突,无人的时候,我们俩经常会在脑海中交谈”
  “哦,这倒是没想到的,你继续说”我凝视她,表明我愿意继续倾听。
  “索菲亚是三年前进入我的身体的,两年前索菲亚放弃了控制身体,把身体交还给了苏菲。苏菲的记忆是完整的,苏菲是很普通的女奴,这一点相信主人也能看得出来。”
  “索菲亚的记忆不太完整,索菲亚拥有很独立的人格个性和很强的能力,好像是与生俱来的技能,三年前索菲亚进入身体后,与苏菲沟通过,想改变命运,同时改变这个世界。但是啊,安纳托利卡真的是一片诅咒之地,所有女人包括我自己的命运是无法改变的。”
  “哎…”说到这里,苏菲停下了话语,眼神中充满了迷茫,望向窗外,好像在回忆,在思考…
  我等待了一会,打断了她的沉思
  “那么是什么样的诅咒呢?会让你这样强大的女人也放弃了与命运的抗争。”
  苏菲回过头,恢复了正常,微笑的看着我,继续解释
  “我在带领起义军转战各地的时候,看过了很多地方,女人的命运应该是那片大陆本身固有的缺陷,无法改变。至于原因,我想当主人亲自踏上那片大陆,走过,看过就会知道的,我相信主人会迟早有一天会渡海的”
  “好吧,那我先不问这个了,你说说索菲亚不完整的记忆都有些什么吧”
  “索菲亚三年前的记忆不清晰,仿佛被人强行抹去了,模糊中应该是非常高贵的种族,还有就是索菲亚的技能都很清晰,比如战斗技能、洞察力、魔法元素感知力等,还有个性吧,我索菲亚是非常骄傲的。还有,索菲亚非常善良。不然也难以和苏菲和平共处。”
  苏菲停顿了一下
  “主人,因为两个灵魂长久在一起,我们已经有融合的迹象了,不过我没双方都觉得可以接受,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我所说的给主人带来麻烦的是另外的事情。索菲亚被封存的记忆近来稍微有些松动,透露出来的信息,或者感觉是很不妙的,之前索菲亚应该是被很强大的存在控制住了,身体仍在那里,但是灵魂逃了出来。那个强大的存在仍旧在寻找她的灵魂,那个强大的存在几乎是不可抗拒的。冥冥中,索菲亚预感到那个强大的存在迟早会找来的。”
  听完这番话,这次轮到我开始思考了。
TOP Posted: 2018-05-06 21:44 | 回3樓
tjyyt0404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859
威望:86 點
金錢:71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2-16

1024
TOP Posted: 2018-05-07 07:54 | 回4樓
神秘VS未知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76
威望:48 點
金錢:725408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5-02-04

1024
TOP Posted: 2018-05-07 08:06 | 回5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3, 05-20 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