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亵火渎炎  1-12章 已完结
回帖 發布主題 投票
本頁主題: 亵火渎炎  1-12章 已完结 加為IE收藏 | 收藏主題
liaojau


級別:騎士 ( 10 )
發帖:2902
威望:569 點
金錢:340 USD
貢獻:749 點
註冊:2015-02-04

  (12)完

  古老的帝国法尔特,三个年轻人正聚集在雄鹿公国的公王殿之中。在这个古老的帝国之中,权力往往由那些年长者所把持,帝国最悠久的贵族把持着国家的命脉,最年长的将军把持着军事,神殿的大祭司们往往是年长而垂老的,商人之中最有财富者也总是那些老人,这个国家已经太过老旧了,年长者在帝国的历史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老人们龚断了国家各个领域。他们依靠他们的经验和财富,维系着不可动摇的统治地位,无人敢挑战他们的权威,也无人敢站出来质疑这些人。直到帝国浴火而生的红宝石,弥塞拉用一把大火将那个金砖之城焚毁之后,老人们才暴怒地发现,竟然有人敢挑战他们。
  弥塞拉只是站出来的第一个,还有其它人,那些帝国的年轻野心家也蠢蠢欲动,贪视着那些由老者们所支配的权力宝座。雄鹿公国公王殿中的三人,他们分别是新任,也是雄鹿公国史上最年轻的大公——莱昂诺。黑衣的公子——北部黑山羊的山羊公三子,普斯克,以及帝国皇帝的第七个儿子,年轻的若昂正聚集在这里。
  “没有想到,你的姐姐竟然会蠢到自已一个人进来。”第七皇子威拉,他是个年轻而显得有些削瘦的男子,他坐在椅子上悠然自得地说,“然后自投罗网。”
  “哼,原本我们都准备离开了这里了,竟然有这等好戏。”黑衣公子则相反,狂野而粗暴,他的声音中总是带有一种压抑的怒气,“那么,什么时候解决你的姐姐?这样一来的话,你的公王地位就没有人可以阻挡了吧。”
  “不,还需要一点时间,我可没有这么傻。”莱昂诺显得并没有放松的样子,“我姐姐是一个人来的,她还有忠于她的部下。”
  “那些人能起到什么作用?一共加起来也就这么几百人,充其量是弥塞拉的私兵,根本起不到什么效果,难道你还怕他们?”皇子威拉冷笑起来。
  “不,我只是为了万无一失,除了我姐姐,威胁我继任权的还有我父亲的弟弟,如果他们联合起来的话。”莱昂诺双手紧握,毕竟以他的年龄来说,他还太年少了。
  “哼,我可没有时间等你。”皇子威拉站起来,“我还留在这里,就是为了看你解决弥塞拉,可不要让我白白浪费时间。”
  “哦,北部战线有情况了?我听说你哥哥已经不再停步不前,而是开始进军了。”黑衣公子看了一眼七皇子,“这对你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啊。”
  “那个男人,一旦下定决心的话,是没有什么能阻止得了他的。”威拉所说的哥哥,正是帝国第一皇子,帝国王储卡尔。也被人称作‘恐怖的卡尔’,这个宛如钢铁铸成的男人用铁腕治理着这个国家,人们敬畏他,也害怕他,但没有会质疑他在帝国的影响力。只不过,如今的卡尔遇到的一点小麻烦,他最爱的弟弟,同父异母的帝国二皇子,拥有红黑双色邪瞳的男人对帝国举起了反旗。他用暴政统治着被攻占的国家塞拉尼娅,将这个曾经由女性占有支配权的美丽国家,贬为了一个女性不得不出卖肉体来维生的娼妓之国。塞拉尼娅从属国塞拉妮娅改为娼妓之国塞拉妮娅,首都莱雅改为娼都莱雅,如此违背人伦的行为最终触犯了帝国的底线。而作为他的兄长,第一皇子卡尔不得不率军北上,清除这个已经不能为帝国所容的弟弟。
  卡尔之所以被称为恐怖的卡尔,就是因为他那仿佛如钢铁般的所作所为,不带有一丝的人情,以严厉和冷酷的律法治理着这个庞大的国家。但如果说这个男人尚有作为人的温情的话,就是对于他的弟弟,二皇子凯鲁所展现出的容忍。但这一容忍触及到了帝国底线的时候,卡尔也不得不向他的弟弟挥剑。经过一段时间,没有进展的对峙之后,卡尔终于准备对属国塞拉妮娅发起决定性的猛攻,而结果是可以预见的。
  帝国皇子皇女之间,争权夺利,互相厮杀的情况已经是众所周知。而如果想在帝国皇室之间站稳脚跟的话,权力和功勋是必不可少的。拥有野心的第七皇子如果想战胜他的哥哥,就必须要拥有极大的功勋,他唯一的机会,就在即将到来的全面战争。针对帝国的宿敌,西方诸国同盟的全面战争,在野心家们极力鼓推下,战争已经势在必行,没有人能阻止的了。而卡尔第一皇子原本应该是作为主将,但因为凯鲁二皇子事件的牵连,整个人被牵制在北部战线。才给了其它皇子皇女立下战功的好机会,第七皇子威尔必然要把握住这些机会,获得军队的相应指挥权,这样才能拥有在对西方同盟战争中,立下战功的机会。
  但是,如果想要成为全帝国的皇帝的话,仅仅依靠自身的功勋是不够的。历代帝国皇帝,没有哪位可以在没有黑衣或红衣大公的支持之下成为皇帝的,也就是说要想成为皇国的帝皇,必须要获得北部的黑山羊公,或南部的雄鹿公至少其中一位的支持才可以。这也是威拉一直在帮助莱昂诺的原因。
  “我明白了,我会尽快解决国内的障碍的。”莱昂诺点了点头,“等着看吧,你们两位,我会向所有人证明,我就是新任的雄鹿大公~!”
  ……
  “哼,竟然在这样的秘道之中,仍然有人把守,果然莱诺昂那个小子已经料到我们会来了吗?”在雄鹿公王馆的秘道之中,一群人偷偷地潜了进来。她们是弥塞拉最后的希望,炽炎骑士团的成员。蛮族的女战士卡拉带着一群人偷偷从秘道之中潜入,但就如料想到的那样,这里竟然有莱诺昂的私兵。
  “不过,仅仅只是这些人不是我的对手。”高大健美,使用重锤的蛮族女战士战斗在第一线,她猛地一挥,将一名守护着雄鹿秘道的敌人打飞了出去。然后猛然冲向前,用手腕抓住刺向她的长矛,用力一挥将对方扯倒,最后乘势将旁边的敌人,用左腕直接打翻在地上。
  “这,这是怪物吗?”士兵们看着瞬间被打倒的三个人,对方是一个高大美丽的野蛮人时,转身就逃向出口。卡拉提着重锤从后面追击,打倒了几个人,但并没有办法阻止所有人逃出去。
  “要追吗?”身后的炽炎骑士团成员想要追敢上去,不过却被卡拉拦了下来。
  “没必要去追了。”女战士伸手拦住她们,“原本就在意料之中。”
  很快,炽炎骑士团入侵的消息就立刻传到了莱诺昂等人的耳朵里。不过公王殿的三个人却并不着急,因为他们早就料到弥塞拉的残党会入侵公馆。莱昂诺挥了挥手,示意他的同伴只需要坐着就会有好戏上演。不必多费工夫,他早就布置好了一切,等待炽炎骑士团的入侵。
  “一网打尽的时刻来了。”第七皇子威拉笑了笑,然后看着窗外,“不过,好像她们也包围了公馆了啊。”
  “看人数的话,有几百人吧,恐怕是对员了她们几乎全部的人力了。”黑衣公子也看着窗外。从公馆里可以明显地看着,公王馆已经被一群美丽的女战士们包围了,她们将公王馆围得水泄不通,而指挥的人正是炽炎骑士团副团长——明徹者塞瑞丝。
  “哼,明明是戴罪之身,却如此大规模地现身,竟然还包围我的公馆,看来她们为了夺回弥塞拉已经不惜一切代价了。”莱昂诺并不着急,“不过,她们可能忘了,我现在是整个雄鹿公国的公王,全城的守卫队都听我的命令行事。她们就算倾巢而出包围了这里,等到都城守卫赶回来,仍然只能束手就擒了。”
  “确实如此,那我们就等着看好戏了。”第七皇子坐在沙发上,事不关已起来。他当然不用担心,哪怕莱昂诺失败了,也不会影响大局。事实上他是帝国第七皇子,弥塞拉的部下根本没有这个理由,也没有这个权利来对他做什么。
  莱昂诺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前往囚禁弥塞拉的地下室。
  ……
  “我是弥塞拉,雄鹿大公的女儿!”
  这是弥塞拉最喜欢说的话,特别是在公开的场合,她总是不忘记如此宣示自已的身份。从小时候开始,女孩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围绕着家族而生,她是家族的代言人,家族的利剑与盾牌。她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整个雄鹿家族,为此弥塞拉从来没抱怨。
  因为她打从心底,将整个公国视为她的家,这里是她的归宿,是生命中的寄托。或许是没有母亲的缘故,女孩一直在父亲严厉的教导之下长大。从小没有母爱的弥塞拉,她最渴望的就是父亲的关爱。然而雄鹿大公是一个严肃寡言的男人,女孩很少见到他的父亲,彼此间的交流更是稀少。小时候,弥塞拉最喜欢坐在窗前,从高台上等待着父亲的归来。然后满心期待父亲能来到她面前,摸摸她的头,赞扬她一下。但她从来没有如愿过,如非在必要的情况下,雄鹿大公几乎不去见她的女儿,同时大公对弥塞拉的教育却极其严酷,用几乎是不可能的要求去训练女儿,只有当女儿完成了这些几乎不可能的任务之后,才有可能得到父亲的赞扬。
  “父亲,弥塞拉做到了。”当满身伤痕的小女孩拖着疲惫的身体来了父王的房间前,总是如此期待。
  “你能表场我一下吗?”弥塞拉却从来不敢将这句话说出口。她只希望父亲能注意到这一点,不过每当她推开门的时候,总是会见到父亲在指导莱昂诺,似乎父亲相比她,更注重他的儿子。
  或许,是因为莱昂诺是男孩子吧。
  雄鹿大公的历史上,总共出现过几任女大公,不过整体而言,人们更倾向于男性作为大公。所以当父亲给予莱昂诺额外的关心时,弥塞拉除了有些羡慕之外,并没有任何负面感情。她并不在乎将来大公之位会是由谁来继承,即便是莱昂诺,她也愿意尽全力去辅佐她的弟弟。
  因为,整个雄鹿公国,都是她的家,而家族的成员,都是她的家人。家人永远是家人,无论有什么分歧,都毕竟是一家人。所以即使是波尔特这样的男人,弥塞拉也愿意去容忍,也正是如此,才是弥塞拉执意要回到公馆,正面觐见莱昂诺的原因。
  这是她作为雄鹿家族成员的职责,同时也是作为姐姐,对弟弟的情义。这一点,无论是塞西莉雅还是塞瑞丝,她们都不理解。
  弥塞拉的房间在城里最高的位置,从小她就喜欢坐在窗前,俯视着城中的一切。或许在其它人眼里,这座全帝国历史最悠久的城市已经变得年迈腐朽。但弥塞拉仍然关心城里的一切,芸芸众生,都是她的家人,她的子民。她知道全城大概有多少居民,认识市集里大多数的小贩,也认识城里最有名的手工艺者,她知道城里商人有多少,神职者有多少。她是都城卫队的指挥官,保护着城里的一切。
  女孩真心地将这座城市,视为自已的家,将这里的居民视为家人。
  然而,她却没有想到,自从一开始,她就被她的家人所抛弃了。那些曾经她所爱过,关心过,并为之付出的人,却在暗底之下,在她所不知道的情况下,以玩弄她的身体为乐。
  莱昂诺的话如此仍然冲击着她的心灵,他的声音仍然回荡在耳边。
  巴斯马叔叔,贾斯汀,他们是她身边的朋友,所信任的贵族朋友。
  “是的,你的巴斯尼叔叔,你最喜欢缠着他,因为他总是喜欢送东西给你,可惜你不知道,其实私底下他对你的乳房可是有变态的爱恋。哦,可不止巴斯尼呢,还有小贾斯汀,那个小时候和你一起玩的贵族小子,他也是你乳房的爱好者哦。不过呢,他喜欢咬你的乳头,然后紧紧咬住,慢慢拉长,越来越长,看着你因为疼痛而哭叫的样子,你想象不出吧?”
  染料商会的库夫会长和珠宝商人拉克,以及拉鲁夫祭司都是她一直有所接触的人。作为都城卫队的指挥官,弥塞拉总是尽力去保护他们。
  “染料商会的库夫会长和珠宝商人拉克都喜欢你的屁股,不过呢,神殿的拉鲁夫祭司并喜欢你的屁眼,按他的话来说,这是全帝国最火热的肉穴。”
  而最让她痛心的,则是那些被她所拯救过,施恩过的贫民。
  “那些被你拯救过的人啊,一边在大街上哭着感谢你,一边跑到我们这里,把他们身上所有的钱都献给我们,好让他们有机会上你。本来呢,这些人的钱怎么也不够上姐姐你一次的。不过呢,看着他们将你视为恩人的情况下,我就让他们加入了。我还记得他们一边感谢我,一边兴奋地干着你的表情呢。”
  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那些感恩的脸,在她所不知道的黑暗底下,却是如此的丑陋。不过,莱昂诺说的是真的,弥塞拉绝望地了解到,因为总是有一些她所救助过的人,突然之间暴毙。为此弥塞拉专门组织过调查,但最终都没有结果,现在她明白是为什么了。
  弥塞拉在黑暗的牢房里,绝望地想着。她所作的一切,所付出的一切,都是为什么?她将整个城市视为她的家人,而那些人却在暗地里背叛她,甚至侵犯她。
  那么,她一直以为所作的一切,都有什么价值?
  然而,这里毕竟是我的家,只要家还在,就一切还可以重来。
  执着的女孩如此对自已说。
  外面的骚动甚至传到了这个地下牢房里,弥塞拉知道是塞西莉亚等人冲了进来。一切就如同她安排的一样,而莱昂诺他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
  “为什么,这里也会有人?”被秘道里的蛮族女战士卡拉所吸引,大多数的士兵都堵在秘道边上,但他们却没有料到有一小部分人却偷偷从他们防守薄弱的地方进来,从后面突袭。
  “莱诺昂在哪里?”剑舞者塞西莉雅在最队伍的前方,这位剑术大师单手持剑,快步向前,直面敌人。伴随着两声惨叫,剑光一闪,就有两名守卫倒在地上。
  “塞,塞西莉雅。”这些守卫本来就是雄鹿公馆的卫兵,他们当然知道塞西莉雅的实力,看着同伴倒下,剩下的三名卫兵害怕地一步步后退。
  “莱诺昂在哪里?”女剑士重复,同时快步向前,逼迫对方。
  “不,不知道,兄弟们,杀了她们,雄鹿大公会给我们重赏的!”卫兵们突然间鼓起勇气,毕竟在这样狭长的过道之中,手持长矛和大盾的卫兵拥有武器上的优势。而对方,塞西莉雅仅仅是布衣和一柄单手剑。
  “哼,真是不知深浅的家伙。”塞西莉雅冷哼一声,虽然在武器有劣势,但在足够的技巧之下就足以扳回劣势。只见女剑士像一阵风一样冲到对方的攻击范围之中,卫兵们试图用长矛刺向她。但只见塞西莉雅犹如跳舞一般,用腰肢一扭避开了对方的攻击,然后从两柄长矛之间滑过去,接着一只手搭在对方的长盾上方,然后借力上跳,同时脚在盾牌上借一下力之后,整个人飞到卫兵的身后。最后剑光一闪,塞西莉雅用剑打伤的他们的小腿,立刻三人同时跃跪倒在地上,失去了战斗力。
  “果然是塞西莉雅小姐,太历害了。”部下罗云娜等人看着她们的副团长。
  “不要愣在这里,照计划行事,你们需要在这座公馆之间设置混乱。”塞西莉雅命令她的部下,罗云娜等人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同时,塞西莉雅继续向前,在公馆里寻找莱昂诺和弥塞拉的下落。
  当她跑到三楼的时候,果然,莱昂诺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很久不见了,塞西莉雅,你仍然这么强大啊。”莱昂诺看着眼前的女人,显得十分从容。“普通的士兵果然不是你的对手。”
  “弥塞拉小姐在哪里?”女剑士提剑问对方。
  “你还在找我的姐姐吗,试问就算你们找到了她又有什么用?我是这个公国的大公,都城守卫很快就会包围你们,这时候你们又能逃到哪里去?别忘了你们可是戴罪之身。”
  但塞西莉雅没有回答,只是继续相前:“我只要知道,弥塞拉小姐在哪里?”
  “你想要见她吗?”莱诺昂打了个响指,“那我就让你来见见她吧。”
  说完,只见弥塞拉从旁边的房间里走出来,她身上穿着的是剑斗用的服装,双眼无神,显然是被血之卵所控制。弥塞拉慢慢走到莱昂诺身前,然后将剑指向塞西莉雅。
  “那么,塞西莉雅,你能与我的姐姐持剑相向吗?”
  塞西莉雅只是有些吃惊,然后就微微一笑,做出了一个迎战的架势:“莱昂诺,你应该知道的吧,弥塞拉小姐是我们团长的同时,也是我的徒弟。而我,早就想要看一看,小姐现在成长到了什么地步了。”
  说完,她拔剑冲向弥塞拉,剑光一闪,塞西莉雅一个横切过去,但弥塞拉只是轻巧地用剑挡下了女剑士的攻击。不过塞西莉雅的攻势并没有结束,只见她借着剑势一个优美的转身,就宛如跳舞一般,柔韧的身体转到弥塞拉另一边,从上而下划出一剑。但金铁相击,弥塞拉仍然在关键的时候挡下了这一击。塞西莉雅很清楚,这个动作看似简单,但一般人根本无法反应过来,做出抵挡。
  剑术就是如此,虽然世界上的剑术流派多如繁星,但最实用最历害的,往往是最简单的剑术。作为剑舞者,塞西莉雅最擅长的就是像舞蹈一般做出一般剑士无法做出的动作,在意想不到的方向进行攻击。这是非常高端的技巧,但无论塞西莉雅怎么努力,弥塞拉总能在关键时候挡下她的攻击。
  “果然,我就知道,你会变得越来越强大的。”塞西莉雅得意地看着眼前的女孩,虽然被控制着,但女剑士知道她的动作源于她的本身,源于她自已的实力。
  虽然弥塞拉剑术并不完全是源于她,但塞西莉雅仍然将弥塞拉视为自已的爱徒,看着她一点点成长,心中的喜悦悠然而生。
  面对我的全力攻击,小姐她仍然能不落下风,弥塞拉小姐真的成长了。塞西莉雅在剑舞的同时,欣喜地看着她的徒弟。不仅仅是在剑术方向,其它方向也是,莱昂诺自以为是在为自已争取时间,但他并不知道,其实他是在为弥塞拉争取时间。
  死斗,缠斗,两名女子在狭长的过道之间舞剑人,倩影飞来飞去,让人眼光撩乱。最终,决定性一击时刻就要到来了,当弥塞拉的剑和塞西莉娅的剑眼看着就要互相刺进对方的致命处的时候,她们停了下来。
  “总算赶到了,可花了我不少时间。”突然之间从莱昂诺脚下出现道术符纹,立刻让男人失去了行动能力,这短短的一瞬间弥塞拉用意志力强行压力血之卵的支配,将身体一侧,撞倒在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身体,动不了。”莱昂诺回过头,只见一个来自东方的女道士正笑盈盈地站在后面。他记得这个女人,一个名叫雪涟的美丽女道士,弥塞拉门下的访客。因为弥塞拉以礼相待,这名女道士目前正留在城中。
  “你已经被我的封神咒控制住了,已经逃不了了。”雪涟刚说完,女剑士手中的剑光一抖,就划开了莱昂诺手上的血之卵。立刻,自我的神情回到了弥塞拉的眼神之中。
  “小姐,你回来了?”女剑士对着她的团长行礼。
  “谢谢你,塞西莉雅,还有雪涟,多亏了你们,我才能脱身。”弥塞拉好像早就预料到这一点似的。
  “你,你以为你们已经胜利了吗,你们很快就会被我的守卫包围的话,那时候你们就逃不了了。”莱昂诺愤怒地吼起来。
  “所以说,你比起弥塞拉小姐差远了。”一旁的雪涟轻巧地挥了挥手,“看看下面吧,真正被包围的人是你!”
  莱昂诺转过头,看着窗下,只见越来越多的人包围着公王馆。其人数已经超过了原先的几百人,更多的都是城市的守卫,他们也加入了包围公王馆的队伍之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莱昂诺吃惊地问,忽然发现人群中有一个他熟悉的人,立刻少年破口大骂,“原来是你,艾兰德!!!!!”
  “你的计划我们已经全部都知道了,莱昂诺,包围你杀害我们的父亲,雄鹿大公这一事实。你和黑衣大公之子——普斯克,以及帝国第七皇子——威拉,三个人正在计划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了。”弥塞拉走上前,“束手就擒吧。”
  “原来你单身一个人前来,不仅仅是为了见我,也同时是为了拖延时间?你还想责问威拉皇子和普斯克?”莱昂诺这才明白弥塞拉真正的动机,但已经晚了。
  艾兰德和弥塞拉,莱昂诺不同,他虽然没有继承权,但却是御前会议的成员之一,在雄鹿公国,或是皇帝那里都拥有影响力。同时,从所周知艾兰德也是雄鹿大公的代言人,在很多人眼里艾兰德往往就代表了雄鹿大公本人的意志。
  而如果艾兰德和弥塞拉联手的话,就代表了他的失败。
  ……
  终于,回到这里了。弥塞拉打开她的房间,那是她最喜欢的房间。其实很少有人知道,表面上威风凛凛的女将军,她的私人闺房却是像个女孩一样,充满了温馨和暧意的布置。这一切都是弥塞拉亲手布置的,因为这里寄托着她真正渴望的东西。
  弥塞拉站在窗外,再一次俯视着这座城市,在落日的余辉之下,这座古老的城市仍然和以前一样。显得这么的年迈,同时因为地形变化,整个城市的西城区是建立在因为地形变化而突起的土地之上的,这样就显得整个城市都在倾斜一般。
  在夕阳之下,显得如此垂暮。
  不过,没有关系,只要家还在,一切就有希望。
  关于以后的道路,她还没有想好。弥塞拉发现自已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冲击一般的事实,也不知道公国的将来会如何。自已已经无法再担当雄鹿公国的继承人了,这会让整个家族蒙羞,但莱昂诺也不行。那么,公国的未来将交给谁呢,或许她该找南方的叔叔,不是波尔特,而是父亲的亲弟弟维拉斯公爵,由他来继承大公的位置。
  关于炽炎骑士团,最首要的先是洗清她们的罪名。然后,弥塞拉考虑过,如今的她或许已经不再适合担当她们的女团长了。这时候她想到维拉斯叔叔的妻子,亚莉珊女士,如果这位传奇女骑士来担当团长的话,就让她非常放心了
  还有很多人,失去联系的青鸾,一直在暗中帮助她们的皇国皇子阿雷斯,还有赵氏商会的赵玉阳,这些人她都记得,应该感谢他们。没有这些人的帮助,她不可能夺回雄鹿公国,这里她的家,她绝不能坐视莱昂诺将它毁掉,因为她也是雄较家族的一份子。
  然后,她一定要找出事情的真相,血之卵的真相,哪怕即将面对无数她所不能承受的痛楚,但她必须这么做。还有莱昂诺,馆里的第七皇子威拉和黑衣公子普斯克,她也必须去问个清楚。
  弥塞拉看着落下的夕阳,无论经历过什么样的伤痛,哪怕再也回不到过去了,但是……女孩扶在窗前,有家的感觉真好。
  弥塞拉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种温情,但突然之间,火焰的高温让她睁开眼睛。
  只见大火烧了上来,甚至烧到了她的房间。
  “不,这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命令人放过火啊!”弥塞拉睁大眼睛,看着自已灵魂深处的寄托,她的闺房被一点点吞没。她不知道火从哪里来的,但本能让她预感到了危机。
  弥塞拉推开房门,走出去,发现大火以惊人的速度升上来,整个公馆都被大火所包围。到处都是人们惨叫的声音,这显然不寻常。
  究竟发生了什么?弥塞拉除了关心炽炎骑士团的成员之外,她还必须要找到三个人。莱昂诺,黑衣公子普斯克,以及帝国第七皇子威拉,莱昂诺先不说,如果后两位在雄鹿公馆的时候发生什么不测的话,对于整个公国来说,将是一场严重的政治危机。
  火比预料的还要大,到处都是火,以及来不及逃走的人的尸体,瓦块落下,墙体也从上面剥离了下来,仿佛整个公馆就要倒塌了。弥塞拉这时候已经顾不得什么了,她快步冲到牢房,果然她的弟弟莱昂诺还被锁在那里。
  作为姐姐,弥塞拉第一时间想要做的,就是冲上去,想要去打开牢房的门。
  但她看到,她的弟弟正用一只极端的仇恨看着她,莱昂诺冷冷冲着姐姐说,“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吗,你为了大公的地位,竟然不惜烧掉整个公馆?”
  “不,我……”弥塞拉正想辩解,突然之间身体不受控制,她惊恐地看着自已的右手握住佩剑,然后刺进弟弟的胸膛。
  “姐姐,你好狠!”莱昂诺就这样像恶鬼一样瞪大眼神,直到死也在盯着她。
  “我,我没有,不是我……”弥塞拉抽出刺进弟弟身体里的剑,然后看着他倒下去,被火焰吞没。整个牢房都在崩塌,弥塞拉不得不回到楼上,继续寻找其它人。
  她是不焚者,整个公馆里只有她一个人能自由行动,不怕被火焰烧伤。弥塞拉在一楼找寻末果之后,在二楼的房间里,发现了被困在火里的帝国七皇子。
  “救,救我,我不能死在这里!!!”帝国皇子看到弥塞拉出现,就立刻向她伸出手,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已经顾不得敌我了。
  “我,我这就来救你……”弥塞拉伸出手,突然之间不好的预感再次袭来。
  她只觉得全身一颤,血之卵的力量再一次支配了她。她身体不受控制地拔出剑,对着帝国的皇子。
  “你要干什么,你知道杀了我是什么后果吗?”看到拔出剑的弥塞拉,威拉皇子歇斯底里地叫起来。
  “不,不是我,到底,到底是谁,求求你,不,不要这样,不不!!!!”
  弥塞拉几乎是用尽全力在抵抗着血之卵的力量,但仍然不受控制,身体一点点被拉向帝国皇子。绝望地弥塞拉回过头,才发现,有个男人站在她的身后,而那个男人,正是她信赖的堂兄,艾兰德。
  那个她最信赖的兄长,艾兰德在操控着这一切?这突然而来的变态让弥塞拉的意思崩散,身体失去了抵抗的力量,将刺进了第七皇子的致命处。
  “弥塞拉,我诅咒你,你这个婊子,必将永世受到诅咒!!”带着不甘的恨意,第七皇子威拉倒在了火焰之中。
  崩溃的女孩回过头,看着她的堂兄,她做梦也没有想到,最后背叛她的,竟然又是她的家人。
  “为……什么……”弥塞拉只觉得突然之间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如果面对敌人,无论如何她都会有不屈的勇气,但面对家人的背叛,女孩却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然后,她只看到,塞西莉雅出现在火焰之中,从背后用剑刺杀了艾兰德。
  ……
  一个月后,弥塞拉在帝国法庭受到了公开的审判,几乎铁一般的事实映证着她所有的罪名。她是叛乱者,因为她杀害了帝国第七皇子威拉,也是弑亲者,她亲手谋杀了自已的父亲和弟弟,还有御前会议的重臣艾兰德,只为了自已成为大公。同时,她是不伦和通奸之人,在嫁给灰熊公莱昂的时期,她与无数人通奸,公开淫乱,并因为淫乱的行为被发现最终谋害了她的丈夫。最后,关于黄金之城库拉弥的毁灭,也证明了是她一只造成的。
  而对于这一系列的指控,弥塞拉完全没有任何审辨的机会。于是她的称号变成了,叛乱者,弑亲者,不伦与通奸之女,焚城的灾星,将受到全帝国永世的唾骂。
  至于她的炽炎骑士团也被强制解散,她们因为被到弥塞拉的牵连有部分人被关押,其余的人之中,副团长塞瑞丝带着一部分人潜伏了起来,另一部分的人由塞西莉雅带队,前往寻求解求弥塞拉真相的旅途之中。
  同时,帝国法尔特掀起了针对西方诸国同盟的全面战争。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战争,经过一年前大小会战,帝国和同盟国互有胜败,正在休养之际的西方诸国同盟没有料到帝国会在同一年再一次不顾本国国情,强行发动战争动员。在喋喋不休的责职归属之中,诸国同盟失去了最后的防守机会,诸国国土地被帝国铁骑撕开了一个大口子,许许多多的国家沦陷,其中就包括了阿塞蕾娅。在战火之中,西方同盟最美的蓝宝石公主,也和弥塞拉一样,陷入了生命之中最黑暗的时刻。

  【全书完】
------------------------
A
TOP Posted: 2018-05-03 13:04 | 回12樓
吞火艺人


級別:俠客 ( 9 )
發帖:1002
威望:101 點
金錢:70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8-01-26

1024
TOP Posted: 2018-05-03 13:30 | 回13樓
清风罪人


級別:新手上路 ( 8 )
發帖:456
威望:46 點
金錢:456 USD
貢獻:0 點
註冊:2017-10-29

1024
TOP Posted: 2018-05-03 13:39 | 回14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電腦版 手機版 客戶端
用時 0.02(s) x2 s.2, 05-24 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