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医院那些事(1-14)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医院那些事(1-14)
轻抚你菊花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020
威望: 113 點
金錢: 13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09


医院那些事(1-14)



        第一章

  苏兰看了看表,时针已指向十二点,这时的放射科里一片寂静,急诊的病人都已得到了处理,她可以下班了,但是另一件工作正等着她。

  她脱下了白大衣,上身只有一只绣花乳罩,紧紧地扣在她小巧的乳房上。苏兰的下身并没有穿内裤,一条白色镂空的连裤袜,穿在她细长而秀美的腿上,脚上一双护士鞋,这是徐主任对她的要求。

  她径直来到了放射科深处的主任室,里面传来了两个男人的说笑声。

  苏兰用手提了提腿上的丝袜,她敲了敲门就走了进去。

  正在说笑的两个男人,一个是放射科的徐主任,还有一个是内科的留洋博士秦鹏。

  “小小前面都安排好了吗?”

  “放心吧主任,都安排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和秦博士都等你半天了。”

  “您急什么呀,我的大主任。我这就让你俩玩个痛快。”

  说着苏兰就反背着双手等着两个男人捆绑她。

  “小小就是可人,秦博士你就快动手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秦鹏拿起放在一旁的一捆棉绳,他先是紧紧反绑住苏兰的双手,再把棉绳在苏兰的乳房上下各绑了两道,然后从她的两乳之间交叉捆住,把苏兰的两只小乳房捆得凸了出来。

  在秦鹏捆绑苏兰的同时,徐主任用手撸着狰狞的阴茎,在苏兰的丝袜腿上磨蹭着,他一边玩弄着苏兰被捆绑起来的乳房,一边和她接吻。

  不一会秦鹏就把苏兰捆绑好了,徐主任急不可耐地抱起苏兰的屁股,从她的身后奸淫起来。

  秦博士倒是不急着奸淫苏兰,他在一旁点起了一支烟,一边吸着烟一边欣赏着徐主任奸淫苏兰。

  苏兰一边被徐主任玩弄着,一边大声的呻吟起来,一来是刺激徐主任快点射精,二来是勾引秦博士一起来奸她。

  果然苏兰的叫声起了作用,徐主任这个老傢伙快速抽动起来,秦鹏也扔掉手里的烟,他解开了裤门掏出了渐渐勃起的阴茎,把它顺势塞进了苏兰的嘴里,秦鹏的阴茎把苏兰的小嘴塞得满满的,苏兰的小淫舌在秦鹏的龟头和冠状沟处游走着。

  这时徐主任紧紧抱着苏兰的屁股,使劲地顶动了十几下,秦鹏知道徐主任要射精了,他急忙从苏兰的嘴里抽出了阴茎。

  徐主任一见,也赶忙从苏兰的体内拔出阴茎,两人互换了位置,秦鹏从苏兰的身后继续奸淫她,徐主任则把玩得通红的阴茎塞进苏兰的嘴里射精了。

  徐主任紧紧抱住苏兰的头,阴茎紧紧卡在她的嘴里,他希望他的精液一滴都不剩,全部射在苏兰的嘴里。

  他的野蛮动作呛得苏兰直咳嗽,徐主任这才从她嘴里拔出阴茎。

  秦鹏也停下了对苏兰的奸淫,过了好一会苏兰才恢复了平静。

  “我好了,秦博士你请继续吧。”

  苏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挑逗着秦鹏。

  “我说什么来着,小小就是可人。”

  徐主任在一旁也点了一支烟,悠闲地恢复着体力。

  秦鹏再次把坚硬的阴茎插入苏兰的体内顶动起来,他一边玩弄着苏兰的身体,一边和她接吻,随着秦鹏的快速抽动,传来了“呱唧,呱唧。”的交配声,苏兰也再次呻吟起来。

  由於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不能搂抱男人,她只好最大限度地张开双腿,迎合男人对她的奸污,使得男人更深入地奸入她的体内。

  在一旁休息的徐主任又来了兴致,他扔掉手中的香烟,把已经疲软的阴茎撸开包皮,用龟头在苏兰的丝袜脚上磨蹭着,他还一只手抓住苏兰被捆绑着的乳房揉搓起来。

  正在这时徐主任的手机传来了一条短信,他拿起一看对着秦鹏一使眼色,秦鹏马上就明白了。他快速地抽动起阴茎,大力的奸淫着苏兰,苏兰也被他奸得大声呻吟起来,徐主任马上拿来了苏兰的丝袜,把它塞在了苏兰的嘴里。

  秦鹏快速地抽动着阴茎,不一会他就深深地顶动了十几下阴茎,随后拔出了阴茎在苏兰的体外射精了。

  徐主任从苏兰的嘴里拿出了堵嘴的丝袜,“小小,我和秦博士想再玩个花样。”

  “徐主任你客气啥,我就是为了满足你们二位来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好小小,就是大气。”

  徐主任用手扥了扥捆绑苏兰的绑绳。

  “真不愧是留洋博士绑的,奸了两次绑绳一点都没松。”

  徐主任从他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条苏兰穿过的黑色长筒丝袜,他把黑色袜蒙在苏兰的眼上缠了两圈并在苏兰的脑后打了结,又用两条绳子把苏兰吊了起来。

  这时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苏兰虽然蒙着眼但她感觉得到,三个男人低声耳语着什么,不一会,徐主任就把一只淫具插进了苏兰的体内,同时一双大手紧紧握住苏兰被捆绑着的乳房揉搓起来。

  苏兰马上就意识到这是新来的那个人,她扭动起被绑的身体,刚要发问嘴里就又被塞进了丝袜。

  接着那个男人从苏兰体内抽出淫具就对她奸淫起来,徐主任和秦鹏一人抱着她的一条丝袜腿,把苏兰架了起来。

  新来的那个男人对准苏兰的小穴,不紧不慢地奸淫着。

  苏兰也是十分配合的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好让男人玩她玩得更加痛快,她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叫声,来刺激和挑逗男人。

  但是这个男人始终不紧不慢地奸淫着她的身体,他轻柔地玩弄着苏兰被捆绑着的乳房,他时而拨弄她的乳头,时而把她的乳头含在嘴里。

  弄得苏兰特别痒,她本想推开这个男人,无奈她的双手被紧紧地反绑在身后,她的口中还塞着她自己的丝袜,她只得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着男人对她的奸污。

  她的耳边响起了谭香对她说过的话,“你越是让男人玩痛快了,你的事情就越好办。”

  坚持,一定要坚持。这是苏兰对自己提出的要求。

  有二十多分钟后,那个玩弄她的男人,终於在她的丝袜上射精了。

  很快那个男人就退了出去,秦鹏给她解开了蒙眼的丝袜,徐主任也给她拿出了堵嘴的丝袜。

  “怎么样小小,玩得刺激吧。”

  “徐主任刚才是谁玩我呀。”

  “还能有谁,还不是你心爱的秦博士。”

  徐主任一边说着一边给苏兰松了绑。

  苏兰一边活动着绑麻了的双手,一边四下张望着。

  “小小,你就别瞎猜了,快把你的丝袜脱给我,好好回家休息吧。我再和秦博士研究一下用药的事。”

  苏兰一听也不再好说什么了,她就脱下了沾有男人精液的白丝袜,把它递给了徐主任就去洗澡了。

  当她洗完澡后,秦鹏坐在车里正等着她。

  “玩了一宿你也累了,我送你回去吧。”

  苏兰也没有客气上了车。

  二十分钟后秦鹏把苏兰送到家就走了。

  家里空无一人,苏兰也是真的累了,她在此之前还没有被吊绑着奸污过,她的两条胳膊痛得厉害,苏兰趴在床上一会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她被一种香味刺激的醒了过来。

  只见一个丰满的少妇,正把烧好的饭菜端到桌上。

  “你醒了小表妹,醒了就起吧,看看我做了好多好吃的,咱俩庆祝一下。”

  苏兰一咕噜身子爬了起来,“香香姐,有什么好事你就说吧。我可是被折磨了一夜。”

  少妇摘下了围裙擦了擦手,打开了一瓶红酒每人倒了一杯。

  “表妹我们乾一杯,我拿下了最新的心脏起搏器。”

  “香香姐,你可真了不起,是不是特别难吧。”

  “也不算是太难,除了我的业绩,我还答应顾总每月让他玩我两次。说说吧你进展的怎么样?”

  “还不是被捆绑着玩了一宿。对了香香姐,徐主任和秦鹏他两个奸完我之后,又来了一个人,那个人吊绑着奸了我一次,他们蒙着我的眼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觉得徐主任和秦鹏都对他十分恭敬。”

  “好妹妹我猜一定是个大人物,要不干吗蒙你的眼呢。妹妹我们快要交好运了,我有感觉。”

  两个女人各自喝了一大口酒。

  “香香姐,我就想快点还上家里的阎王债,再挣点钱把我妈妈接出来,至於那个糟老头,我才不管他呢。”

  “妹妹,我和你想的一样,你爹才输了几十万,可是我家的那个老东西,光输就有一百多万,还有五六十万高利贷,加起来,就是三四百万,真是不让人活了。”

  两个人又各自喝了一大杯,两个女人不知不觉都有些酒意了。

  “说真的,香香姐,有些时候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那些男人捆着奸我绑着玩我,把我玩得死去活来。可是一想起我妈妈,为了给家里还债,给那些放高利贷的做老妈子,我就咬牙坚持。”

  “好妹妹忍着吧,谁让我们的爹不争气呢。再说你才被捆绑着奸过几次。”

  “算上这次,我被他们捆绑着奸了十几次了。”

  “切,我做医药代表五年了,为了卖产品,我和二十多个男人发生过性关系,其中我被男人捆奸过不下三百次。有一次,我被四个男人捆绑着奸污了十几次,每个男人都奸污我两次以上。还有一次我被捆奸的时间最长,人民医院的刘成东从头一天的傍晚,一直捆绑奸污我到转天中午。”

  “啊,那还不得玩死呀。”苏兰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不是你想的那样,头天晚上他捆绑奸污了我两次,他就去给病人做手术去了,临走之前他又把我五花大绑起来,他说做完手术回来再玩一次,而且他还在我阴部塞了一只电动大淫具,为了怕被人听见,他用我自己的丝袜塞住我的嘴。

  没想到那天夜里又来了一台大手术,院里点名叫他上台,就这样,我被捆绑着让大淫具玩了一宿。第二天他下了手术台后就又奸了我一次才放我走。“

  “香香姐,你可真行呀。”

  苏兰的语气里充满了敬佩。

  第二章

  “还不是为了这该死的生活。”说着谭香又喝了一大杯酒,她又拿起了酒瓶,苏兰急忙抓住了酒瓶,“香香姐你别喝了,你都醉了。”

  “不,你让我喝,我没醉。从前没有你的时候,只要是被男人玩弄之后,我都要麻醉自己,用酒精把耻辱感麻木了。现在有了你我更加自责,作为一个村的表嫂,我不但自己让男人玩弄,还让你也做了这行。我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不,香香姐你别说了,不是你说的那样子,要不是你帮助我,我家早就被毁了。”说着苏兰伏在谭香的怀里抽泣起来,谭香也抱着苏兰眼含热泪。“好妹妹别哭了,来我们喝酒。”苏兰也跟着喝了一大口,“香香姐,我觉的有点痒。”

  “小东西,是不是又想了。”“好姐姐,你先弄我,我再弄你。”苏兰拿出了一堆红绳,她脱去了睡衣露出了纤细的身躯,“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就是睡觉也要穿着丝袜,你就是不听,看我不惩罚你。”

  谭香也拿出了一堆她俩的丝袜,苏兰识趣地穿上了一条中间镂空的连裤袜,谭香反扭苏兰的双手捆绑起来,苏兰絴装挣扎来回扭动着身体,但是谭香正好利用她的挣扎,将她紧紧地反绑起来,还用剩余的绳子捆住了苏兰小巧的乳房。“香香姐,你捆我捆得又快又好。”

  “能不好吗,我都被男人捆绑过几百次了,学也学会了。对了,你今天被玩了多长时间。”“一上来徐主任玩了我十来分钟,秦博士玩了也就是十分钟,不过他也没在我身上射精,就让那个陌生人玩我了,陌生人吊绑着奸了我有二十来分钟,最后他在我的丝袜腿上射精了。”

  “好妹妹你这就快出师了,一定要坚持一个小时以上,只有这样才能应付男人对你的强奸。”谭香把苏兰捆绑好之后,就从抽屉里拿出了几个淫具。

  她把一只细长的淫具拿在手里,用淫具的龟头磨蹭着苏兰的阴蒂,苏兰一边扭动着被绑的身体,一边嘴里轻声地呻吟起来。谭香玩了一会之后,见苏兰的身体渐渐地有了反应,她就把一只双头龟的淫具一头插进自己的体内,她把另一头插进了苏兰的阴部,然后抱着反绑双手的苏兰玩弄起来。

  苏兰被谭香玩得大声呻吟起来,这时的谭香毫不客气地用丝袜塞住了她的嘴。双头龟的淫具深深地插入了她俩的阴部,在谭香不断地顶动下,双手反绑口塞丝袜的苏兰,很快就高潮迭起淫水横流,她一边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母兽的淫叫声。

  谭香一点也不理会,她继续玩弄着苏兰的身体,她一边催动着淫具,一边抓揉着苏兰的小乳房。

  大约玩了二十分钟,谭香停止了抽动,她拿出苏兰堵嘴的丝袜,把苏兰玩了有四五次高潮,才从苏兰体内抽出淫具,随着淫具抽出,苏兰大叫一声体内的淫液喷薄而出,她喷潮了。

  苏兰瘫软地倒在床上,谭香轻轻地将她翻转过来给她松绑,过了好一会苏兰才缓过劲来,“香香姐,你玩我玩得真好,你玩我玩得太舒服了。你要是男人多好,我一定要嫁给你,让你玩一辈子。”

  “再好还不是被男人玩,你要学会让玩你的男人离不开你,这才是王道。”谭香说着也脱光了衣服,全身上下一丝不挂,一双秀美的腿上只有一双肉色高筒袜。

  “来吧,姐准备好了。”谭香双手反剪在身后等着苏兰捆绑她,苏兰拿起刚才捆绑她的绳子,“姐,我要绑了。你要中式的还是日式的?”

  “我无所谓,就五花大绑吧。男人一般都捆这个,只有嗜好捆绑性交情趣的人,才变着花样捆胸勒阴的。”

  “好了姐,就知道你的号(乳房)大,怎么捆它都丰满。不像我。”苏兰说着开始动手捆绑谭香,“好妹妹,姐当初从乡下来,就凭着它才在这城市里站住了脚跟,它也没少受罪。”“男人不是最爱玩它了吗?”“你呀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男人都喜欢抓揉亲吻它。可还有一些人喜欢对它施暴,捻拧乳头或是直接撞胸。”

  “撞胸?”“就是用阴茎直接操弄乳房,男人勃起的阴茎会把你的乳房顶的生疼。”在姐俩的对话中,苏兰已把谭香紧紧地五花大绑起来。谭香双手反绑在身后,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骄傲地挺立着,“姐,别说是男人了,就我也是爱它爱不释手。不像我这样的飞机场。”

  苏兰说着抓揉起谭香的乳房来,“妹妹,我不是教过你吗?男人捆绑玩你的时候,你让他们捆绑你的胸部,你要把胸挺起来,好让男人玩弄。再有就是男人在你身上射完精之后,你要用男人的精液抹胸,男人的精液是最有营养的,也是最好的丰胸精油。”

  “姐,你懂得真多呀。”苏兰羡慕地说道。“还记得吗?你刚刚嫁到我们村,一身白色婚纱和白色丝袜,男人看见都流口水,女人都嫉妒你,真让人羡慕呀。”

  “记得,你还不是围着我要我的丝袜。别光说话了,姐还被捆着呢,快给姐弄弄。”苏兰吐了吐舌头,拿起一个最大的淫具,上面布满了黑疙瘩,她在谭香的面前晃了晃,“老规矩,给我……呜。呜。”苏兰不等谭香说完就用丝袜塞住了她的嘴,随后她就把大淫具插进了谭香的体内玩弄起来。

  刚开始谭香还是轻声地呻吟,随着苏兰越来越快速地抽插着淫具,谭香的性致也高涨起来,她不停地扭动着反绑的双手,胸前的一对大号也随着她的扭动,不停地摇晃着。

  苏兰快速地抽插着淫具,她看着谭香的淫荡表情,不由得自己也性起了。她一边抽动着淫具,一边找出一个双头龟的淫具,苏兰把淫具的一头插进自己的体内,她把谭香体内的淫具抽出来,把双头龟的另一头插进了谭香的体内,随后她抱着反绑起来的谭香奸淫起来,淫具深深插进谭香体内的同时,也深深刺进了苏兰的体内。

  谭香双手反绑口塞丝袜,她只得扭动着被绑的身体,迎合着苏兰对她的奸淫,塞着丝袜的嘴里,不停地发出淫叫声。

  苏兰也不理会谭香,她不停地变着花样奸淫着谭香,时而把谭香抱起来骑跨在她的身上坐奸她,时而又让谭香跪趴在床上,她从谭香的身后奸污她,苏兰一边抓住捆绑谭香双手的绳子,一边大力的催逼着淫具,狠狠地奸污着谭香,在玩弄谭香的同时,她自己也有四五次高潮了。

  当她再一次高潮来临,她从谭香的体内抽出淫具,她和谭香同时喷潮了,两个女人的淫液弄湿了她俩的丝袜,显得两个女人更加淫荡了。过了好一会,苏兰才给谭香拿出了她堵嘴的丝袜。

  “姐你咋样了?”“放心姐好得很,不过小丫头你越来越会玩了,很快就出师了。”

  “还不是姐教得好。对了姐最喜欢哪一种玩法。”“只要是男人玩得尽兴,我也就愉悦。要说我最喜欢的,那还是让男人紧紧地捆绑起来奸污。因为你被捆绑着,男人一见被捆绑着的女人,那不仅仅是冲动了,而且是兴奋到了极点。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奸污你。在男人的大力奸淫之下,你只好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他们,而男人认为你越是扭动被绑的身体,就越是淫荡,他们会更加大力地奸淫你玩弄你,他们的征服感就越强烈,男人越是捆绑奸污女人,就越是展现他们作为男人的雄风。”

  “姐,你说的真好,真是有经验。”“什么经验,还不是被捆绑着奸污的次数多了。等你被男人捆绑奸污两三百次后,你的经验就丰富了。”

  “姐你说我的微乳,什么时候才能长成你那样的大号,有些时候我一脱衣服,就感觉到男人,不是真正喜欢我的身体,而是为了用我提供的产品,才捆绑玩弄我的,这让我有一些自卑感。”

  “好妹妹你别急,我仔细看了你的小号,它挺拔有力不下垂,你就照我说的做,男人捆绑奸污你时,你就让他捆绑玩弄你的乳房,再有就是一定要用男人的精液来丰乳,你平时一定要穿着丝袜,即便是穿长裤也要穿丝袜,因为你的丝袜腿很美,还有你的小脚丫长得也特别的好看,你穿上丝袜它会更有魅力,它会成为你征服男人的利器。”

  “就是的,最近这两个男人在奸我之前都要玩一会我的丝袜脚,直到他们的阴茎完全勃起了再奸我。姐,那男人要是也喜欢五花大绑地捆我,他不捆我的胸咋办?”

  “那姐也有办法,我每天都捆绑你的小号,你就天天绑着小号上班,说不定男人一见你天天绑着小号,就会更加地爱你了。”“好耶。好耶,姐你就天天捆绑我,你现在就绑我。”

  “不绑。”“绑。”“你看姐还被你绑着呢。你叫姐咋绑你哩。”“哦,姐我还想和你再弄几下。”“死丫头你疯了,还想玩?”

  “姐。”苏兰说着就吻在谭香的嘴上,并抓住她的一对大号揉搓起来,同时一只手抚摸谭香的蜜壶。谭香反绑着双手只得和苏兰吻在一起,不一会她的蜜壶之中就流出了蜜液。苏兰一见就再次戴上了淫具,她用谭香的淫液涂抹着淫具的龟头,然后轻轻地插入她的体内顶动起来。此时的谭香也媚眼微闭,细细地品味着女人的爱抚。

  她轻声呻吟着,微微扭动着被绑的身体,迎合着姐妹的奸淫。苏兰一边奸淫着她的身体,一边玩弄着谭香的大号,她把谭香的一只乳房含在嘴里,对另一只又抓又揉,谭香的乳房又香又白,还特别丰满,真是让人爱不释手。苏兰玩着玩着不知不觉嫉妒起来,她加快了扭动腰肢,快速地催动着淫具。

  谭香也加紧了扭动被绑的身体,嘴里发出淫叫声。不一会两女人都经历了几次高潮后,终于喷潮了。

  第三章

  这时苏兰的手机响了,苏兰拿起一看原来是徐主任打来的,“又是这个糟老头子,真烦人。”苏兰嘟囔着把手机扔在了一边。

  “你这孩子,又不懂事了,快接电话,你要是不接就不知道,人家用不用你的产品。”

  “要接你接。”说着苏兰把电话打开放在了谭香的耳边。

  “喂,是小苏吗?我告诉你,你提供的产品常院长已答应用了,他要你明天把各种证明送到他那去。”“谢谢,谢谢您徐主任。我不是小苏,我是小苏的表姐,我会把您说的转告给小苏的。”

  “噢。是这样,请问小苏去哪里了?”“徐主任是这样,小苏她哪都没去,她在洗澡。要不一会让她跟您联系。哦,徐主任您等等小苏她出来了。表妹快来,是徐主任打来的。”谭香大声地说道,苏兰也装模作样地说道,“徐主任我刚在洗澡,让您久等了。”

  “没关系、没关系、小苏昨晚玩累了吧,好好休息。你拿来的产品,我报给常院长了,常院长也批下来了,他让你明天到他那去一下,带好你的产品证明。好,就这样,我不多说了,我们后天上夜班再见。”“好的,谢谢徐主任,后天上夜班我不会忘的。再见。”

  “噢,姐,我太高兴了。”苏兰放下电话,就抱着谭香狂吻起来。“死丫头,你还不给我松绑。”苏兰吐了吐舌头,她给谭香松了绑。“姐,没想到你教我的一招就灵。从前徐主任他玩过我好几次,就是不给办正事,这几回让他捆绑着玩我,没想到事情就办成了。”

  “听姐的没错吧,我要是不把那几本日本画报给你,你现在还不一定拿下呢。”“就是的,就是的,当我不经意拿出画报来,徐主任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等我给病人照完像,再回到办公室,徐主任正一边用我的丝袜手淫,一边贪婪的翻看着杂志,他一见我回来,就急不可耐地用绷带把我捆上奸了起来,那次徐主任就像是发狂一样,他把我翻过来调过去奸起来没完,最后在我身上射了三次精才罢手。“”我不是说过吗,男人一见被捆绑着女人,那都不是冲动而是狂躁了。后来呢。“

  “后来徐主任他一开始捆绑我捆得不好,他就把秦鹏博士叫来让他捆绑我,然后他俩一起玩弄我。秦博士不愧是留学日本的,他每次捆我的花样都不同,他就会玩我的微乳,他每次都把我的小号捆得紧紧的都挺立着,然后揉搓亲吻爱抚,每次不论是他捆绑我还是玩我的小号,我都兴奋不已,蜜液一直不停地流。”

  “妹妹,听你这么一说,就知道这个秦博士是个性虐高手,早晚我要会一会他。好了,我们说正事吧。明天你去见常院长时,把我新拿下的心脏起搏器也戴上,最好你一次性就过了,不行你就约他和我见面。”

  “好,姐我听你的。”第二天下午苏兰如约来到常院长的办公室,屋内一只大办公桌后,坐着一位五十几岁的中年男人,他正听着助理汇报工作,他一见苏兰进来就冲她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听助手的汇报,过了一会助理汇报完走出了房间。常院长一边示意苏兰上前来,一边批复着文件。

  苏兰一边把带来的材料放在办公桌上,一边偷眼打量着常院长。只见他满面红光精神矍铄,端坐在办公桌后批复着文件,一副庄严的模样。他把苏兰拿来的材料翻开看了看,就对着苏兰说道“苏护士你拿来的东西我看过了,徐主任和秦博士也说了想试用一下。我同意了,你回去吧。”

  “谢谢常院长的关照,不过我今天还带来了一件新产品,是吉瑞医疗新出品的心脏起搏器,这是我表姐代理的新产品,我表姐让我带给您看一下,她希望在我们医院能率先试用一下。”

  “好吧,你先放在这里吧,我让人看一看。小苏以后工作要加倍努力呀,我可是看好你哟。”

  “谢谢常院长,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苏兰说完就退出了院长室。在回家的路上,她给谭香打电话,“香香姐,常院长让我把你的产品留在他那里了。”“好的,我在买东西晚上等我回去再说。”“你在哪呀香香姐,我去找你好吗?”“你回家做饭,我很快就回去了。”苏兰就在街上买了点熟食回到了家里,不一会谭香也回来了。

  “小妹快说说事情的经过。”苏兰就把下午见常院长的经过叙说了一遍,谭香低着头思考着常院长的话,“小妹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常院长的话里有话。你想他对你说,让你以后在工作上要更加努力,并且他很看好你,这分明是对你很了解。”

  “香香姐,我也觉得他说的,是不是那一层意思。”“我也不是很确定,这样吧你不是明天上晚班吗,你们是不是在办公室里搞。”“是在徐主任的办公室,在放射科的最里面。”“你有钥匙吗?给我。”

  “姐,你要干嘛?”苏兰说着把钥匙递给了谭香。“我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们大约几点开始。”“十点三刻左右。”“明天顾总约了我,你这样不管用什么法子,把他们拖到十一点半,我想办法从顾总那里脱身。好妹妹,你一定记住我的话,成败在此一举。”“你放心姐,为了我们的事业和家庭,我听你的。”

  转天中午谭香就出去了,只剩下苏兰一个人,看了一会电视觉得无聊,就整理起自己的衣物来,她看到自己的丝袜没有新的了,就暗骂徐主任这个老东西,他不但玩弄自己,每次玩弄完之后他都把丝袜要走,在苏兰不上班的时候他手淫用。苏兰拿起挎包走出了家门。

  她来到了海月百货商场,这里是专业的内衣丝袜商场。苏兰在丝袜柜台仔细挑选着丝袜,她一边挑选着丝袜的颜色,一边在想秦鹏博士喜欢她穿什么样的丝袜。苏兰挑了几打肉色和白色的连裤丝袜和长筒袜,她忽然想起徐主任说让她下次带几双短丝袜来,苏兰又去买了几包短丝袜。

  她刚要离开就看见谭香和一个男人走了进来。苏兰也没有吱声,她悄悄地跟在他们的身后,谭香和那个男人先是买了几条情趣内裤,再转到丝袜柜台,那个男人掏钱买了大量的丝袜,大部分都是长丝袜也有短丝袜。苏兰看着他俩有说有笑地走了。

  苏兰心里想这可能就是顾总吧。苏兰想一直跟在他俩的后面,可又一想自己还要去上班,她就停下了脚步。

  回到家里她拿出新买的丝袜,白色和肉色丝袜各拿了一包,短丝袜也拿了两把,也是肉色和白色的,苏兰喜欢这两个颜色,医院的工作穿白色丝袜是必须的,穿肉色丝袜也是她喜欢的,黑色丝袜不是她不喜欢,而是她觉得黑色代表着狂野和风骚,谭香也不希望她穿黑丝袜,她说过白色和肉色丝袜最适合自己,它们代表着青春和靓丽,苏兰打心眼里佩服这位表嫂,对她的话更是言听计从。

  谭香是一个他们邻县的女子,和他们村的水哥结婚了,谭香和水哥是在城里打工认识的。

  在农村差不多半村人都是亲戚,她叫水哥是五表哥,谭香也就是她的表嫂了,谭香和水哥结婚的时候,苏兰才上中学,那时候的苏兰青春刚刚萌动,她看见谭香穿着婚纱嫁到他们村,把全村人羡慕坏了。

  她还向谭香要过她穿的白丝袜呢,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位表嫂不但把白丝袜送给了她,还又送给她几双肉色丝袜,把苏兰给美坏了,从那起她就对这位表嫂有了好感。

  谭香和水哥结婚后就双双又到城里打工,每次都是过年的时候才回来,在家住不了几天就又回到城里。

  可是两三年下来谭香也没有怀孕,这时的谣言就传开了,有的说谭香以前就是个骚货,有人看见过她和别的男人一起逛街,她嫁给阿水就是找一个下家。

  还有的说谭香根本就不会怀孕,她才嫁给水哥的,总之说什么的都有。又过了半年多,阿水在一次工地事故中被砸身亡,谭香成了寡妇,谭香在帮着水哥的家人领取了二十几万抚恤金后,被阿水的家人扫地出门,谭香被称之为妖精、骚货,如果没有她阿水也不会早逝。

  谭香也就断了这门亲戚,她又回到城里上班,原先她在药厂打工,药厂的生意也不景气,厂里发不出工资,就让大家拿药到社会上去推销,刚开始谭香也和大家一样,跟本就卖不出去,只有一个绰号“美人蕉”的女子,她如鱼得水销路十分广阔,天天穿金戴银大吃二喝,回厂里发货和拿提成,都是车接车送,把个谭香看得云里雾里一样,后来有一个老大姐对她说,“美人蕉”是靠着出卖色相换回的利润,老大姐说你要是放下身段一准比她强。

  老大姐的话深深地触动了谭香,这个年头笑贫不笑娼,你要是没钱就是再清高也一准让人瞧不起,反正我已是大家心中的坏女人了,为何不赌一把,兴许还能翻身脱贫。就这样谭香一步一步走向了她自己的人生。

  苏兰一看天色不早了,就随便吃了点东西,带着新买的丝袜上班了。她还和往常一样,先是在科室里当班,十点左右徐主任以巡查为名,到科室里看了一看就走了。

  苏兰明白徐主任这是在催她,但是苏兰还要给谭香争取点时间,所以她不紧不慢地收拾着,苏兰锁好了科室的门,就回到了更衣室换好了丝袜,她又拿了几双丝袜,就推开了徐主任办公室的门。

  第四章

  里面徐主任正在拿着她的丝袜手淫,一见苏兰就高兴地说到,“小小来了,可把我等急了。”

  “徐主任今天怎么就您一个人,秦博士呐?”苏兰一边说着一边脱去了白大衣,露出了腿上穿着的白丝袜。

  徐主任目不转睛的看着苏兰的丝袜,一边说:“秦博士院里有些事情要处理,他一会就来。小小,我们先开始吧。”

  “好吧徐主任,不过您要把我绑的紧一些呀,别像前几次一样,玩着玩着绑绳就松了。”苏兰调侃着徐主任。

  “不会的,不会的,刚开始我不是没有什么经验吗,再有我不是怕把你捆疼了吗。”

  “徐主任您看一看人家秦博士是怎么捆绑我的,捆得又紧还不伤我的身子,您真得向人家好好学学。”

  “好的小小,你就擎好吧。”说着徐主任拿起了绳子,苏兰反背着双手任凭徐主任捆绑起来。

  “徐主任您之所以叫我小小,不就是因为我的胸小吗?您像秦博士那样,把我的乳房捆起来它不就鼓了吗。”

  “好的,小小也知道自己的号小,希望男人捆绑它。”

  徐主任认真仔细地捆绑着苏兰,过了一会也居然像模像样把苏兰捆绑好了,苏兰来回扭动了一下被捆绑的身子,还不错双臂被反绑得紧紧的,一对小乳房也被紧紧地捆了起来。

  “徐主任,您这次捆我捆得不错。”

  徐主任在一旁撸着阴茎,“我以前就是有些紧张,以后就越来越好了。”

  说着他先是抱起了苏兰的丝袜脚摩擦起来,苏兰也是十分配合地用白丝袜脚,夹紧了徐主任的阴茎一上一下地撸动起来,徐主任的双手也是抓揉着,苏兰的一对被他亲自捆绑起来的小号,苏兰配合地呻吟起来,徐主任更加地兴奋了,他在苏兰丝袜脚间摩擦的阴茎渐渐的硬了起来,徐主任起身用坚硬的阴茎对准苏兰的阴部插了进去,然后扛起苏兰的两条丝袜腿操弄起来。

  “小小,我来了。”徐主任抽动着阴茎,手里抓揉着苏兰的两只小号。

  “徐主任,您可要好好地表现呦。”苏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迎合着徐主任对她的奸淫。

  苏兰也希望徐主任多玩一会,一来是为了谭香争取点时间,二也为徐主任多享受一下她的肉体,玩了十来分钟后,徐主任依旧反复玩弄着她的身体,不像以往这时已经射精了,苏兰也纳闷今天徐主任的表现好棒呀。

  这时门外有人咳嗽了一声,秦博士走了进来。

  苏兰一见秦博士来了,就扭动起被绑的身体,越发淫荡的呻吟起来。不成想秦博士只是在一旁观看,并没有参战的意思,反倒是徐主任的抽插越来越激烈了,又玩了有五六分钟,徐主任低叫了一声,随后他抓住了苏兰的丝袜脚,对着她的丝袜脚射精了。

  这时的秦鹏也脱下了白大衣,露出了已经勃起的阴茎,他把苏兰从床上抱起来坐在沙发里,他脱下沾有徐主任精液的白丝袜,他把丝袜递给了在一旁休息的徐主任,又给苏兰换上了一双肉色丝袜,秦鹏把勃起的阴茎撸开包皮,他把硕大的龟头放在苏兰的小嘴边,苏兰立刻伸出小淫舌,舔弄着秦鹏的龟头和马眼。

  秦鹏抓住苏兰被捆绑起来的小号揉搓着,“徐主任捆得不错吗?”

  坐在一旁休息的徐主任说道,“哪里,还不是跟你老弟学的。”

  秦鹏的阴茎在苏兰的吸吮下越来越硬了,秦鹏吧阴茎转向苏兰的阴部摩擦起来,秦鹏坚硬的龟头直顶苏兰的阴蒂,弄得苏兰淫水直流,“秦博士你弄得人家很痒,求你给我来个痛快的吧。”

  “秦博士,你看小小她都受不了了,你就给她来个痛快吧。”徐主任也在一旁说道。

  “好吧,苏小姐我这就来了。”说着秦鹏一挺身,就把坚硬无比的阴茎插入了苏兰的体内抽动起来。

  苏兰也是十分配合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徐主任休息了一会之后又来了兴致,他一边看着秦鹏捆奸苏兰,一边用苏兰的丝袜手淫着。

  自从苏兰分配到他的寇里,徐主任就喜欢上了这个乡下来的女孩子,苏兰吃苦耐劳从不计较干活多少,苏兰娇小的身躯温柔的姿态,正是徐主任喜欢的类型,徐主任平时就很照顾苏兰,把她安排在最轻松的岗位,苏兰也是十分感激这位大主任,每次回老家之后带来的家乡特产,总是要拿一部分孝敬徐主任。

  苏兰是乡下来的家庭不是很宽裕,为了省钱她每次上班时都穿着短丝袜,到了医院后再换上白色裤袜,徐主任知道了就出钱帮她买了几包白色连裤袜,苏兰十分感动她来到了主任室,想找徐主任还钱,徐主任就对她说,丝袜是用院里的钱买的,今后你再穿坏了丝袜就拿回来换。

  苏兰知道院里不给护士买丝袜,但又不好拒绝徐主任的好意就答应了。

  她过了一段时间就找徐主任换丝袜,在一年多以后的一天,她去找徐主任换丝袜,当她推开门进去一看,徐主任正坐在沙发里,一边用她的丝袜手淫,一边轻声叫着苏兰的名字。

  当时苏兰吓了一跳,徐主任并没有发现她,苏兰站在那里很是纠结,那时正是苏兰和谭香的父亲在老家赌输了一大笔钱,放高利贷的人天天上门讨债,苏兰的母亲和上学的弟弟,被当做人质扣押在放高利贷的人的手里,苏兰微薄的工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苏兰的脑子一片混乱,当她看到徐主任拿她的丝袜手淫时,她并没有转身离去,而是下意识地上前,一把握住徐主任套着她丝袜的阴茎撸动起来。徐主任当时一惊,当他看到苏兰在看到他用她的丝袜手淫,并有大呼小叫而是帮他手淫时,他就彻底放心了。

  从那起徐主任每月都给苏兰两千元,这使得苏兰可以把每月的工资,原封不动地寄回家里,虽说是杯水车薪,但是每月都还上一点,这会让她的家人好过一些,而苏兰每周都要用自己的丝袜给徐主任撸管,刚开始苏兰害怕徐主任会有进一步的要求,但是徐主任并没有过分的要求,徐主任对苏兰说过他有恋物癖,他喜欢女人的丝袜,尤其是女人穿过的丝袜,他不会强迫她做她不想做的事,这样苏兰稍微放下心来。

  不过徐主任有几次对她说,非常喜欢她的丝袜脚,尤其是她穿着肉色短袜非常迷人,苏兰也没有答应,她只是做她该做的事。

  一直到后来谭香让她在医院里推销产品,她才给徐主任做了一次丝袜脚交,徐主任倒是兴奋不已,他在苏兰的丝袜脚上射了两次精,他先是射湿了苏兰的肉色短袜,第二次他又让苏兰换上了白色裤袜,徐主任仔细地把玩着苏兰的丝袜脚,一边亲吻一边磨蹭自己的阴茎,最后徐主任又在苏兰的白色裤袜上射精了。再以后苏兰给徐主任做丝袜脚交,就成了家常便饭。

  徐主任一边回想着他和苏兰的经过,一边用苏兰的丝袜撸动着刚射过精的阴茎,在一旁秦博士和苏兰玩得正欢,秦鹏让反绑双手的苏兰,骑跨在他的身上坐奸她,苏兰反绑着双手没有支撑,还要一上一下地做着活塞运动,秦鹏在她的身下,双手托着苏兰的屁股,同时他的身子向上一挺一挺地奸着苏兰。

  徐主任由衷地佩服秦博士,当年他和带头大哥,来到东京国立医大学习,看到了由一位中国留学生发表的学术论文,在整个校园乃至医学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那时带头大哥刚刚提为副院长,他就慧眼识金极力推荐,秦鹏也是很受感动,他放弃了其他医院的邀请,毅然来到了本院,两三年后带头大哥的改革给院里带来了新的风气,使得医院在省里由中游变为一流医院,他也因此被省里扶正,成为医院的一把手。

  “噢,哦”随着秦博士的加快顶动,苏兰的呻吟就变成了淫叫,这时徐主任的阴茎在苏兰的丝袜摩擦下又勃起了,他拿着苏兰的丝袜揉成一团,把它塞进苏兰的小嘴里。

  在徐主任的帮扶下,反绑着双手的苏兰从秦鹏的身上下来,随即她又被按在沙发里,翘起屁股让秦鹏从她的身后奸淫起来。

  苏兰依旧反绑着双手,她的胸部靠在沙发扶手上,苏兰的头伸向沙发外面,徐主任一见就拿出了苏兰堵嘴的丝袜,把他刚刚勃起的阴茎,伸进苏兰的嘴里让她做口交。

  正在玩弄着苏兰的秦鹏,一见徐主任也参战了他的兴致更高了,他一边抓住反绑苏兰双手的绑绳,一边深深地催动着阴茎,狠狠地撞击着苏兰的小屁股。

  双手反绑的苏兰身前嘴里含着徐主任的阴茎,身后被秦鹏肆意地奸淫着,她只得扭动着被绑的身躯,迎合着两个男人的玩弄。随着苏兰的扭动,更加激发了男人的兽性,秦鹏更加快速地抽动着阴茎狂奸着苏兰,他也是高潮迭起情不自禁,秦鹏玩着玩着精关一松,他来不及抽出阴茎就在苏兰的体内射精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开了,从外面走进一个女人来正是谭香。把两个男人吓坏了,徐主任赶忙从苏兰的嘴里抽出了阴茎,吓得秦鹏也把正在射精的阴茎,从苏兰的体内抽出,可是他的精液还在不断的射出,弄得苏兰的身上和丝袜上都是。

  两个男人不知所措楞在那里,还是谭香打破了沉静,她上前一边给苏兰松绑,一边说道:“原来徐主任和秦博士也好这口,在日本学到了真东西呀。”

  这时苏兰也缓了过来,“徐主任、秦博士,这是我表姐,我从前对你们提起过,她来是怕我不能满足二位,特此来帮我的,您二位不用担心,另外说明一点,我表姐的功夫可棒了。”

  “怎么样二位,要不要试一试。”

  谭香说着就脱下了上衣,徐主任和秦鹏目不转睛地看着谭香张大了嘴吧。

  第五章

  原来谭香脱下衣服,上身只有一个黑色的紧身胸罩,一对呼之欲出的白色大乳,随着谭香的动作而抖动着,在谭香白皙的皮肤上,佈满了绳子捆绑过的痕迹,就连她高耸的胸脯,绳捆索绑的痕迹也清晰可见。

  徐主任和秦鹏对看了一眼,薑还是老的辣,徐主任说道:“谭小姐来此不光是替表妹尽责的吧。”

  “不愧是老主任,经验就是不一般,小女子我今天来,一是想和二位大主任搞好关系,二是我也有求於二位。最近我又拿下了吉瑞的一个新产品,想在院里做推广,我听小妹说了全院里也只有您二位,能和大院长说得上话,所以我就冒昧前来寻求帮助。再有一点就是小妹我,也对捆绑性交感兴趣,总是听表妹说二位大主任如何了得,我今夜想试一试凑个热闹。二位主任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谭香的话倒把徐主任和秦鹏给将住了,两个男人在一旁低语了几句,徐主任出去打电话了,就由秦鹏来捆绑谭香,他一边捆绑谭香一边说,“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得罪了谭小姐。”

  谭香也是一边反剪着双手,任凭秦鹏捆绑她,一边说:“早就听表妹说秦博士的日式缚胸术十分了得,今天小女子就想尝试一下,还望秦博士不吝赐教。”

  “好说,谭小姐的一对美乳,正合适日式捆乳法,保你谭小姐满意。”

  说着秦鹏在谭香的手腕上,十字交叉地捆上了绑绳,他使用的是双股绳,他把谭香的双手绑的很牢,但又不是很紧便於谭香活动,秦鹏站在谭香的身后,捆绑她的“,谭香反绑着的双手正好摸到秦鹏的裤门,谭香用反绑着的手拉开了秦鹏的裤链,掏出了他的阴茎撸动起来,这一来弄得秦鹏心猿意马,他捆绑谭香要比他平时捆绑苏兰费事多了。

  在一旁打过电话的徐主任和苏兰,都目不转睛看着他俩的表演,徐主任的身体再次亢奋了,他抓住苏兰的双手反拧到身后,用红色的棉绳再次捆绑苏兰,他也学着秦博士的样子捆绑苏兰的小号,而苏兰一边低声呻吟,一边也学着谭香的样子,用反绑的小手给徐主任撸管。

  秦鹏和徐主任费了好大得劲才把这两个女人捆好,但是他俩都兴奋不已,因为还没有女人在被捆绑时,还主动用反绑的手给男人撸管的。两个男人不约而同地,骑跨在两个被捆绑起来的女人的身上奸淫起来。

  秦鹏在日本留学五年被他捆奸过的女人无数,还没有哪一个像谭香一样,一上来就牢牢地抓住了他的心。

  双手反绑的谭香下身穿着一条灰色镂空的连裤袜,这正是为了性交方便而准备的,她一边张开双腿,好让秦鹏更加深入的抽插,一边抖动着一对被捆绑的乳房,引诱着秦博士使劲地奸她玩她。

  在一旁徐主任也十分尽兴地奸淫着苏兰,他紧紧抱着苏兰的身体,亲吻着由他亲自捆绑起来的一对小号。

  徐主任十分迷恋地玩弄着苏兰,苏兰的一切都和他,年轻时的恋人是那样的相似,娇小的身躯、小巧的乳号、甜美的小嘴、迷人的小脚、就连小穴也是细小的,顾名思义徐主任给苏兰,取了一个爱称‘苏小小’。

  苏兰一边承受着徐主任的捆绑奸污,一边偷眼观看着秦鹏和谭香的激烈性爱,苏兰主要是看香香姐,怎样利用被捆绑的身体来征服男人。

  谭香在秦博士的身下,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她故意扭动着一对被捆绑起来的大号胸脯,引诱着秦鹏使劲地奸她,谭香没有像苏兰那样呻吟,她还不想过於刺激秦鹏在自己身上射精,她还想让秦鹏多玩她一会,虽说她在来之前已经被顾总捆奸了两次,对於久经沙场的谭香来说,被男人捆绑奸污两三次,只是一道开胃菜而已。

  谭香有时也觉得大家说的对,她就是个淫荡的女人,在被男人玩弄的日子里,她学会如何充分利用自己的身体,在男人玩她的同时,她也充分享受男人玩弄她时给她带来的快乐,尤其是被男人捆奸以来,她身体里受虐的欲火越烧越旺,有时谭香竟希望她自己被紧紧地捆绑着,几个男人同时奸污她,而且每个男人都要奸污她两到三次,只有这样她才感到满足。

  秦鹏在奸淫谭香的同时,他也在仔细打量这位不速之客。在他捆绑奸污过的女人中,谭香是最有魅惑力的女人,她拥有曼妙的身材,风骚的外表和淫荡的内在,她充分利用肢体语言,牢牢地把男人吸引在她的身边,她能利用内衣和丝袜,为自己的性感加分。

  虽说是秦鹏第一次捆绑奸淫谭香,可是谭香的表现就像是她在接纳多年的恋人一样,让秦鹏感受到很贴切。秦鹏使劲地奸着谭香,谭香也是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着秦鹏对她的奸淫。

  在一旁徐主任正在绑奸苏兰,徐主任玩得很惬意,徐主任一边奸着苏兰的身体,一边玩弄她的小号,还时不时地和她接吻,苏兰也是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就像是在徐主任怀里撒娇一样,把徐主任弄得是五迷三道,徐主任的兴致高涨,他紧紧抱着被捆绑起来的苏兰,快速地抽动着阴茎奸淫起来。

  大约玩了十来分钟,徐主任就忍不住要射精了,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把玩得通红的阴茎从苏兰的体内抽出来,对着她的丝袜射精了。

  秦鹏一边奸淫着谭香,一边看着徐主任在苏兰的丝袜上射精,他也变得亢奋起来,他快速地抽插着阴茎,谭香也十分配合地扭动被绑的身体,好让秦鹏玩得更痛快,秦鹏又玩了有十来分钟,他也终於射精了,秦鹏从谭香的体内抽出了,玩得通红的阴茎,就要对着谭香的一对大号胸脯射精,谭香马上说:“秦博士你还是射给我表妹吧,她比我更需要。”

  秦鹏强忍着射精的欲望,他转过身来对着苏兰被捆绑着的小号射精了。秦鹏浓稠的精液,射满了苏兰的两只小号胸脯,只见谭香反绑着双手走过来,她低下头伸出舌头,她把苏兰小号胸脯上的精液,均匀地涂抹在她的乳房上。

  秦鹏又从谭香的身后抱住她,双手紧紧地抓住谭香的一对大号胸脯揉搓起来,谭香也用反绑的手撸着秦鹏的阴茎,在她穿着丝袜的屁股上摩擦着,她把秦鹏没有射完的精液,全都射在她的丝袜上。

  秦鹏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他给谭香松开了绑绳。

  “怎么样秦博士,还过瘾吧?”

  “简直就是太爽了,谭小姐的功夫果然了得,佩服,佩服。”

  在另一边徐主任也为苏兰松了绑。

  “谭小姐的事,我和秦博士会办的,今天就到此吧,我和秦博士一会还有个会诊,就请两位小姐先回吧。”

  谭香和苏兰对看了一眼,两人就脱下了刚才性交的丝袜,把它递给了秦鹏和徐主任,“二位主任,我和表妹就等候佳音了。”说完谭香就带着苏兰走出了医院。

  一路上无语,等回到了家里,苏兰忍不住问道,“香香姐,徐主任还没玩你,怎么就结束了?”

  “是啊,我也有些纳闷,可能另有原因吧。”

  医院里秦鹏问徐主任,“二哥,你怎么没尝一尝鲜,就让她们回去了。”

  “老三,我就知道老大不同意再有新人加入。”

  “二哥那你还让我玩她。”

  “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不玩干嘛。怎么样,爽吧。”

  “太爽了,简直就是妙不可言。下次二哥一定不要放过她。”

  “那回头你和老大说说,老大要是觉得满意就好办了。”

  很快一周的时间过去了,这天又到了苏兰上夜班的日子,谭香和苏兰都有点紧张,一周的时间一点消息都没有,谭香也有点不自信了。

  到了旁晚电话终於来了,电话的另一头是秦鹏,“秦博士你好,有什么好消息要带给我们俩。”苏兰把电话打开了免提。

  “不好意思了苏兰小姐,我和徐主任都向常院长,推荐了谭小姐的产品,可是还没有结果,真叫人起急呀。徐主任的意思,事情还没有办好,就不要让谭小姐来了。真是抱歉。”

  秦鹏的语气中明显带着遗憾,谭香听到这里就对着话筒说道,:“秦博士你不要自责,这么大的事情,哪有一下子就办好的。俗话说好事多磨吗,你和徐主任打个招呼,晚上我和小小必到,请你和徐主任做好准备呦。”

  “谭小姐真是深明大义,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好的,我和徐主任就恭候大驾了。”

  放下电话谭香和苏兰就开始准备,谭香穿上了一双黑色带蕾丝花边的长筒丝袜,在她白皙的皮肤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妖艳了。

  谭香又带了几双阴部镂空的连裤丝袜,这是为了男人在她的丝袜上射精后替换的,另外她还带了两条十几米的棉绳,这是用来捆绑她和苏兰的。

  苏兰同样也带了几双丝袜,她还把这几天穿的短丝袜也带着,好让徐主任手淫用。姐俩收拾妥当就出发了。

  到了医院后,苏兰就去值班室上班了,谭香一个人来到了徐主任的办公室,只见徐主任和秦鹏都在,秦鹏一见谭香就高兴的说:“欢迎谭小姐大驾光临,今天可要好好表现呀。”

  谭香她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说道,“当然为徐主任和秦博士服务,小女子哪敢怠慢。”

  徐主任看了秦鹏一眼就说道,“谭小姐让我们享受着曼妙的玉体,我们哪还有什么要求,秦博士我们开始吧。”

  “秦博士我带来了两条长绳,请用它们捆绑我和小小,这样能更好地展示你的绳艺。”

  谭香取出棉绳递给了秦鹏,她双手反剪在背后,等着秦鹏捆绑她。

  “秦博士,谭小姐的用意你要明白,你不但要展示绳艺,还要最大的展示谭小姐的曼妙身姿。”

  “好的,我不会让谭小姐失望的。谭小姐我要开始了。”

  说着秦鹏拿起了棉绳,他先是紧紧反绑谭香的双手,再捆绑她的一对大号胸脯,这次对谭香的捆绑要比上一次紧,谭香故技重施还利用反绑着的手,抓住秦鹏的阴茎给他撸管,秦鹏又是一阵兴奋,他捆绑谭香的动作慢了下来。

  这时徐主任在阴茎上套了苏兰的丝袜走过来,他把套丝袜的阴茎塞进了,谭香反绑着的手里让她撸动,秦鹏这才转到谭香的面前,专心地捆绑谭香的乳房,在捆好谭香的乳房之后,秦鹏又利用长长的棉绳捆绑谭香的阴部,绑绳深深地勒进了她的阴唇中,秦鹏还在她的阴蒂处打了两个绳结,再把绳子捆绑在她反绑着的双手上。

  谭香一边用反绑着手给徐主任撸管,一边接受着秦鹏对她的捆绑,她知道捆绑勒阴是日本缚术里的高级捆法,一般都是接受过绳师培训的才会捆绑。

  秦鹏把谭香捆绑好之后,就让徐主任先玩她,徐主任也就当仁不让,一边把勒着谭香阴部的绳子拨到一边,一边从阴茎拿下了苏兰的丝袜,他戴上避孕套就对着谭香奸了起来,在徐主任奸淫谭香的时候,秦鹏也拿起了苏兰的丝袜手淫起来,谭香在徐主任的身下,矫揉造作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嘴里轻声地呻吟着,让徐主任痛快淋漓的奸着她的身体。

  徐主任玩得十分的惬意,自从老婆失去了子宫后,对性生活十分的冷淡,苏兰的到来使得徐主任兴致又起,在玩惯了苏兰稚嫩的身体后,回过头来再玩谭香这熟透的身躯,使得徐主任玩得十分地痛快,他肆意地奸淫着谭香的身体,玩弄着她被捆绑起来的一对大号胸脯,一会亲吻舔舐、一会抓揉拧撚,玩得美不胜收。

  秦鹏一边看着徐主任奸淫谭香,一边把勃起的阴茎伸到谭香的嘴边,谭香一口叼住秦鹏的龟头,她把他的大帽“龟头”整个含在嘴里吸允起来,秦鹏则抱起了谭香的一只丝袜脚啃咬着。


[ 此貼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07-07 18:32重新編輯 ]
TOP Posted:2018-07-01 22:58 | 回樓主
轻抚你菊花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020
威望: 113 點
金錢: 13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09


第六章

  这时苏兰也处置了最后一个病人,回到了徐主任的办公室。

  她一见徐主任和秦鹏一同玩弄谭香,就亟不可待地脱光了衣服,腿上只留着白色连裤袜,她拿起了绳子要求秦鹏捆绑自己,秦鹏一边享受着谭香的口交,一边把苏兰紧紧地捆绑起来,苏兰也学着谭香的样子,用反绑的手从谭香的嘴里抽出了秦鹏的阴茎,一边给他撸动,一边把他的大龟头,在自己的连裤袜上磨蹭着。

  秦鹏一边紧紧地捆绑苏兰的小号,一边享受着龟头在苏兰裤袜上磨蹭的快感。

  好不容易秦鹏才把苏兰捆绑好,秦博士狂暴地在苏兰的裤袜裆部撕了个洞,他顺势抱着被捆起来的苏兰奸淫起来。

  苏兰也愉快地呻吟着,她扭动着被绑的身体,故意挺起被紧紧捆绑的小乳号,引诱着秦博士来玩弄她。

  秦鹏快速地抽插着阴茎,他深深地插入苏兰的体内,再快速地拔出,然后再深深地插入,把苏兰玩得欲死欲仙,她在秦鹏的身下一边淫叫着,一边扭动被绑的身体,最大限度的张开双腿,迎合着秦博士对她的捆绑奸污。

  在一旁玩弄谭香的徐主任,一看这激烈的性交场面,他被深深地震撼了,再加上谭香的淫语挑逗,徐主任禁不住要射精了,他快速地在谭香的体内抽动着阴茎,谭香也觉察到了徐主任快射精了,她就对他说“徐主任,你要是忍不住,就在我妹妹的乳房上射精吧,她的小号更需要您的精液来滋润。”

  徐主任听了谭香的话更忍不住了,他又快速地抽插了十几下,就从谭香的体内抽出了阴茎,他来到了被捆绑着奸污的苏兰面前,紧握住玩得通红的阴茎,对着苏兰的小乳号射精了。

  这时反绑着双手的谭香也凑过来,她伸出了小淫舌,在苏兰的小号上,均匀地涂抹着徐主任的精液。

  秦鹏正在狂奸着苏兰,他已经把苏兰奸了有四五个高潮了,但是他的兴致正浓还没有射精的意思。

  他一见反绑着双手的谭香,就更加地兴奋了。

  他从苏兰的体内抽出了阴茎,从谭香的身后抱住她的屁股,坚硬的阴茎瞬间插入了谭香的阴部奸淫起来,谭香也顺势扭动着屁股,好让秦博士插得更深入。

  秦鹏一边抓住谭香反绑的双手,一边有节奏地撞击着她的身体,坚硬的阴茎深深地刺入谭香的体内,发出‘呱唧、呱唧’的拍打声。

  在一旁苏兰仍然反绑着双手,和徐主任一起注视着这激烈的场面。

  徐主任把射过精的阴茎,塞进苏兰的嘴里让她吸允,他的双手紧紧抓住苏兰被捆绑着的小号揉搓起来,沾满精液的小乳号,揉搓起来更加滑快。

  苏兰含着徐主任的阴茎,她的小淫舌不断地舔弄他的马眼和冠状沟,徐主任的一双大手正揉搓玩弄着,她被捆绑起来的一对娇小的乳号。

  苏兰一边被徐主任玩弄着,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秦鹏和谭香的捆绑性交,她仔细地观察着谭香的每一个动作,希望学到一些自己还不掌握的要领。

  秦鹏和谭香玩着玩着,他突然把谭香压在身下,谭香不亏久经沙场,她虽然反绑着双手,依旧翘起丰满圆滚的屁股,让秦鹏趴在她的屁股上奸淫她,面对着谭香这个风骚淫荡的美人,秦鹏在她的身上玩得十分地痛快,他使劲地奸淫着反绑起来的谭香,不知不觉他也达到了高潮,他快速地抽动着阴茎,在他身下的谭香,知道秦鹏快要射精了,她扭动着反绑的双手说道“秦博士,你把宝贝射给我妹妹吧。”

  秦鹏听从了谭香的话,他又在谭香的体内快速抽插了十几下,就抽出了玩得通红的阴茎,在他给苏兰亲自捆绑的小号上射精了。

  浓浓的精液喷洒在苏兰的两只小号上,秦鹏用阴茎在苏兰的小号上涂抹着精液,谭香拖着反绑的双手凑过来,秦鹏立刻把阴茎塞进她的嘴里让她吸允。这时的两个女人,都是双手反绑,嘴里塞着男人的阴茎,大口大口地吸允着。

  这时徐主任看了看表,他和秦博士对看了一眼,俩人同时从两个被捆绑的女人嘴里抽出了阴茎,“谭小姐,你不介意我们再玩一次吧。”

  徐主任一边给谭香松绑一边说道,“当然不介意,小女子我就是来满足二位的。

  徐主任您不是还要奸我吗?那还给我松绑?“”谭小姐刚才玩的这么激烈,绑绳有些松了。

  不如再让秦博士捆绑一番,还能欣赏到秦博士的绳艺呀。“

  “好啊,那就有劳秦博士啦。”

  “好说,好说。”秦鹏又拿起了绳子,这次他把谭香紧紧地五花大绑起来,这时的谭香双手反绑着,她那一对丰满的酥胸,自然而然地挺立着,秦鹏把谭香捆好之后,又再次捆绑她的一对美乳,柔软的棉绳把谭香的一对大号捆绑得翘起来,就连谭香自己一边接受秦博士的捆绑,一边嘴里发出了赞叹声。

  徐主任在一旁给苏兰松绑,他用射过精的阴茎在苏兰的裤袜上来回地磨蹭着,松绑之后他给苏兰用丝袜擦抹着她身上的精液,又照着秦博士的样子,重新捆绑苏兰。

  他也把苏兰紧紧地五花大绑起来,再仔细地捆绑苏兰的小号,徐主任刚把苏兰捆好就迫不及待地玩起她的小乳号来,徐主任从苏兰的身后,抓住她胸前的小乳号,一边揉搓把玩,一边用阴茎在苏兰穿着连裤袜的屁股上反复磨蹭着。

  这时徐主任的手机传来了短信声,徐主任和秦鹏不约而同停住了手,“二位小姐,我们开始玩新花样了。”“快开始吧,我们姐俩都等不及了。”

  秦鹏把谭香腿上穿的黑色长筒丝袜脱了下来,他又在谭香带来的丝袜里,拿了一条灰色镂空的连裤袜给她穿上,徐主任同时在苏兰的丝袜包里,拿来两双她的肉色短丝袜,秦鹏把谭香的黑丝袜蒙在了两个女人的眼上,并把丝袜紧紧系在她们的脑后。

  徐主任则拿着苏兰的短丝袜,在两个女人的嘴里各塞了一双,这时的谭香和苏兰,双手反绑口塞丝袜,既蒙着眼又捆着号,等待着男人的玩弄奸污。慢慢地门被轻轻的推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瘦高的中年人,徐主任和秦鹏一见就恭敬地退到了两边。这个中年人也不客气,双手同时伸向两个被捆绑的女人。

  谭香立刻感觉到又有一个人加入了,他手上的温度和刚才的两个男人不同,同时谭香也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力度。苏兰也觉察到了,这个抚摸着她的男人,就是在那晚奸过她的那个男人。苏兰很想把这一信息传递给谭香,可是无奈她俩分别被捆绑在两边,嘴里还塞着她自己的丝袜。

  这个男人不紧不慢地抠摸着两个女人的阴部,而两个被捆绑着双手口塞丝袜的女人,则被他弄得性欲大起,她俩各自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淫叫声。看着两个女的淫荡表情,这个男人也性起了。

  他停下了手开始脱衣服,徐主任和秦鹏各自帮扶着两个被捆绑的女人,挨在一起趴伏在床边。陌生男人给自己戴上了安全套,他先是抱起苏兰的小屁股,从她的身后奸了进去。

  反绑着双手口塞丝袜的苏兰被他奸得一震,苏兰她明显感觉到这个男人,比那天奸她时更加强壮了,她想起了谭香告诉她的话,一定要让男人玩得尽兴,才能牢牢地抓住男人,苏兰想到这里索性就豁出去了,她扭动着被绑的身体,积极地迎合着男人对她的奸淫。

  在一旁捆绑着的谭香,虽说被丝袜蒙着眼睛看不到对方,她也感觉到了这个男人不一般,这个男人每奸苏兰一下都带着有力的节奏,谭香就喜欢强有力的男人捆绑奸污自己,那种被男人捆绑起来强行奸污的感觉,是她生理上的要求。

  现在她只需要等待,等待这个强悍的男人来奸污她。但是谭香还想给苏兰提个醒,想告诉她来的可能是个大人物。无奈她的双手反绑口塞丝袜,谭香只好扭动起被绑的身体,塞着丝袜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淫荡姿态起了作用,那个男人加快了奸淫苏兰的速度,‘呱唧、呱唧’的撞击声不绝于耳,苏兰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悲鸣。

  又过了几分钟,谭香感觉到苏兰瘫倒在她的身边,紧接着那个男人又抱起了她的屁股,一只火热的阴茎瞬间插进了她的体内,快速地抽插着顶动着,那个男人一边奸着谭香,一边把她翻转了个身,从她的正面开始奸她,他抱起谭香的一只丝袜腿,一边舔着她的丝袜腿,一边狠狠地杵她的下身,谭香被这个男人玩得浑身酥软了,这正是她想要的。

  几分钟之后那个男人,又把她翻过身来趴在床上,由于谭香的屁股翘起,那个男人正好压在她的屁股上操奸她,这时谭香真正感觉到这个男人强有力,她用反绑着的双手,从身后抚摸着正在奸玩她的男人的胸膛,男人的身体很结实,胸肌和腹肌一块一块层次分明,浓密的胸毛卷曲着有些扎人。

  谭香用反绑的手摸索着男人的胸膛,她想摸索男人的乳头,不成想男人玩着玩着,突然一把抓起反绑她双手的绳子,把谭香的身体拉了起来形成了直角,男人在她的身后一边拉住绳子,一边狠狠地撞击着她的身体,谭香被奸得欲死欲仙,她拼命扭动着被绑的身体,迎合着男人对她的奸污。

  十分钟后那个男人终于在她的身上射精了,他把精液全都射在谭香的丝袜腿上。过了几分钟之后,谭香和苏兰都给松开了绑绳,堵嘴的丝袜和蒙眼的丝袜也被拿掉了,谭香和苏兰环顾着四周,除了徐主任和秦鹏并没有其他人,“谭小姐玩得可爽呀?”

  “玩得太爽了,不知是哪位主任的杰作。不过也有一点小小的遗憾。”“谭小姐不妨直说。”谭香脱下了沾有精液的丝袜,“我的意思是,要是再来一次,就更完美了。”

  徐主任顺手接过她的丝袜,“谭小姐不愧是女中豪杰,佩服、佩服。今天时间不早了,我和秦博士还要去会诊,我们下周再见吧。”谭香这才察觉秦鹏的裤裆鼓鼓的,很显然他还没玩美。“好吧,二位主任我们下周见。”

  “天很晚了,我先送你俩回去吧。”秦鹏说着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对、对、让秦博士送送。”谭香和苏兰跟着秦鹏上了车,“秦博士,不会耽搁你和徐主任的工作吧。”

  谭香问正在开车的秦鹏,“不会,再说这么晚了,让两弱女子自己回去不安全。”“谢谢秦博士,秦博士不愧是留过洋的,懂得怜香惜玉。秦博士刚才是你、还是徐主任,猛冲猛打把我和小小玩得都受不了了。”

  秦鹏一边开着车,一边避而不答,“你猜。”“我和小小都蒙着眼呢,我们怎么知道是谁?”车子开得很快,不一会就到了谭香和苏兰的住处。“到了,二位小姐请下车吧。”“秦博士,你还没有说呢?”苏兰抢先问道,“以后你们会知道的,再见。”说完秦鹏开着车走了。
TOP Posted:2018-07-01 23:41 | 回1樓
轻抚你菊花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1020
威望: 113 點
金錢: 13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09

第七章

  谭香和苏兰回到了家中。

  “香香姐,我觉得徐主任和秦博士有点怪。”

  “为什么呢?”

  “以前你没有加入的时候,他们总是一个奸我,另一个玩我的丝袜脚,可是这次还有你这个大美人,他们不可能一个人奸淫我俩,而另一人光在一旁看着。而且我觉着这个人就是上次奸我的那个人。”

  “不光是你,我也察觉到了,最后玩我们的人,绝不是徐主任和秦鹏,我用手摸了他的胸腹,他胸膛上的肌肉一块块的很结实。我估计这个人大有来头,下次他再奸我俩时,一定要好好侍候,这对我们的业务会很有帮助。”

  “好的,姐我听你的。不过这个人挺难缠的,他奸得我有点受不了。”

  “小妹你放心,有姐在就不会让你吃亏。再有你平时自己也弄一弄,会适应的。”姐俩打定主意就休息了。

  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也过得很快。

  谭香继续在各院里跑业务,苏兰白天正常去上班,下班回来就买菜做饭,等着谭香回来一起吃饭。

  有时谭香不回来,苏兰就一个人吃过饭去逛商场,她到内衣和丝袜柜台,去看一看有没有新到的款式,她在丝袜柜台看见了,带蕾丝花边的黑色和肉色天鹅绒短丝袜,苏兰看着它们很性感,估计徐主任和秦鹏都会喜欢,她就各买了一盒。

  回到家里苏兰各自穿上一只丝袜比较着,这时谭香回来了,满嘴都是酒气看来喝了不少,她一见苏兰新买的丝袜,就脱下高跟鞋,也一样一只穿上丝袜。

  “香香姐,你出去没穿丝袜?”苏兰不解地问道,谭香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卷东西,苏兰打开一看,原来是沾有精液的连裤袜。

  “这?”“嗨,别提了。我和三院的齐科长在酒吧喝酒,一个毛头小伙,在我的身后蹭来蹭去就射精了,弄得我整条丝袜都湿了,我只好把它脱下来了。”

  “香香姐,你到哪都勾男人的魂。”

  “姐的魅力有限了,不像你正值青春年少,妹妹你要好好调整自己把握住机会,到那时会有多少男人拜倒在你的裙下。”

  “姐姐,你教我几手吧。”

  “好吧,今天没啥事,咱俩就玩玩吧。”苏兰拿出了绳子和淫具,谭香和苏兰都脱光了身子,只剩下脚上的一样一只短丝袜,谭香用绳子先是反绑苏兰的双手,在紧紧捆绑她的两只小号,“妹妹,你的小号变大了些。”

  “有吗?我都没感觉。”

  “你呀,恨不得一口吃个胖子。说真的,是比以前大点了,只要你总让男人捆绑玩它,它很快就会大起来的。”

  谭香不愧是老手,她三下五除二就把苏兰捆绑好了,而且捆得又紧又好看,就连苏兰也赞叹到,“姐,你把我捆的真好看。”

  “一会还有更好看的呢。”谭香拿起了俩人平时总玩的双头龟,她把一头插进了苏兰的体内,然后把另一头也插入自己的体内。

  这时谭香又拿起了一条绳子,“小妹你看清楚了。”说着她开始自缚,谭香先捆绑自己的一对乳房,她在乳房上下各捆了两道,然后再穿过乳沟V字捆绑到身后,最后她反剪自己的双手,利用身后的绳子捆绑自己的双手,捆绑时一定要留活扣,免得自己解不开绑绳。

  苏兰双手反绑着,体内插着淫具,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谭香的动作,把这套自缚的程序尽收眼底。谭香捆绑好自己之后,就开始扭动着被绑的身体,顶动着体内的淫具互奸苏兰,苏兰也学着谭香的样子,扭动起被绑的身体互奸着谭香。

  两个被捆绑着的女人相互淫弄着,她们两个人乳房对乳房互相磨蹭着,两张小嘴吻在一起,两条小淫舌相互搅动着,一条三尺多长的大淫具,全部都插入她俩的体内。

  当然谭香的体内插入的多一些,两个女人双手反绑着,每个人的一条右腿都压在对方的左腿上,形成了交叉之势,她俩都同时扭动着被绑的身体互奸着对方,这样的场面十分地淫靡。

  大约玩了有二十来分钟,两个女人停止了互相顶动,她们每个人都有了四五次高潮,两个人的淫水都互相流进对方的体内,真正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两个女人休息了一会,谭香就自行解绑,她再给苏兰松绑。

  她们一同在浴室里冲洗着各自的身体,“姐,我想洗完澡后,你还是把我绑起来吧,尤其要捆绑我的小号。”

  “好吧。”谭香和苏兰洗完之后,谭香就找出她和苏兰的好几双长筒丝袜,“姐,你找丝袜干嘛?”苏兰不解地问道。

  “用丝袜捆你的小号呀,要是用绳子绑,会留下很深的绳痕的,而且很长时间才会消失。用丝袜绑就会好的多了,丝袜的弹性非常好,它会紧紧绑着你的小乳号,还不会伤害它。”谭香一边说着,一边把长筒丝袜结成了长长的袜绳。

  谭香开始捆绑苏兰的小号,“你是只捆绑小号呢,还是连手一起反绑起来。”

  谭香问道,“香香姐,我希望你捆绑我的微乳后,再把我五花大绑起来,下面再给我塞上淫具,嘴里给我堵上丝袜,让我也体验一下无助的感觉。”

  “小妹,你要玩全套的,那你可受不了。”

  “上次你不是说过,你被捆绑着用淫具玩了一宿吗。我也想试一试,再说有你在我身边,要是我实在受不了,你不就会解救我吗。”

  “好你个小蹄子,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谭香就按苏兰说的先捆绑她的小号,再把她紧紧地五花大绑起来,最后的袜绳从苏兰的阴部穿过。

  谭香把电动淫具插入苏兰的体内,用袜绳紧紧勒住淫具,让它滑不出苏兰的阴道。剩下的袜绳再捆绑到苏兰反绑的手上。

  谭香把苏兰捆绑得紧紧的,“姐,你把我绑得太紧了,你、、、、唔、唔。”谭香不由分说,用丝袜塞住了苏兰的小嘴。

  “小妹,好好享受吧。”说着谭香打开了淫具开关,瞬间在苏兰的体内传来了‘嗡嗡’声。

  再看苏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淫叫声。谭香看着苏兰的淫姿浪态,不由得她也性起了。

  她拿过一个粗大的淫具,黑橡胶棒体上布满了疙瘩,谭香又拿起一只她俩刚穿的花边短袜,套在了大黑家伙上,谭香一手拨开阴唇,一手用套着丝袜的淫具,磨蹭自己的阴蒂。

  不一会谭香就高潮迭起,从她的身体里流出了许多白色的淫液,谭香一时玩得兴起,她把套着丝袜的淫具,直接插进自己的蜜壶,天鹅绒短袜的袜面与谭香阴道内壁摩擦着,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刺激得谭香流出了大量的淫液。

  她怕自己的淫叫会被邻居听到,谭香就把另一只短丝袜塞在嘴里,她一边抓揉着自己丰满的乳号,一边抽动着套着丝袜的淫具。

  两个淫荡的女人,一个被丝袜紧紧地捆绑着,体内插着电动淫具,她来回不停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塞着丝袜的小嘴里发出了淫荡的叫声。另一个一边自己摸奶,一边在自己的体内抽插着套袜的淫具。

  足有十五分钟过去了,谭香才停止抽插套袜淫具,从她体内流出的淫液,把整个天鹅绒短袜都弄湿了。再看反绑着双手的苏兰,口塞着丝袜身体一颤一颤地痉挛着。

  谭香知道苏兰快要被玩昏过去了,这样的经历她有过许多次了。谭香先给她抽出了电动淫具,再拿出她堵嘴的袜子,最后给她松开了绑手的丝袜,但苏兰的小号依旧捆绑着。松了绑的苏兰,依然双手反剪在身后一动不动。谭香知道这是苏兰刚刚挣扎的过力了,她休息一会就会好的。

  谭香抚摸着苏兰被捆绑的乳号,想刺激她快一点缓过来。果然不一会苏兰缓过劲来,“姐,真是太刺激了,要不是亲身经历,很难想象你被捆奸一宿是什么感觉。”

  “这回知道厉害了吧。”

  “姐,我要是被捆奸一宿,恐怕早就被它玩死了。姐,你是怎么做到的呢?”我又没有特异功能。我不是早就和你说了,你要是被男人捆绑奸污几百次,这你就能应付了。“

  “姐,不知怎地,自从被徐主任和秦博士捆奸以来,我觉得我的性欲越来越强烈,而且特别希望男人捆绑奸污我。”

  “这说明你的内心深处,有被虐的欲望,你一旦被男人捆绑性虐了,它就会迸发出激情,让你一发不可收拾。”

  “姐,那你教教我,如何管控这被虐的欲念。”

  “小妹,我也是如此,简直无药可救。你不一样,你还年轻,你早晚会遇到喜欢你的人,到那时你就可以解脱了。”

  “姐,你也不老,还这么好看。有时我也想过,将来我俩是不是会永远在一起?”

  “傻瓜,你是不会没人要的。倒是姐可能会落单了。”

  “怎么会那,姐你这么漂亮懂得又多。男人都很痴迷你。”

  “男人都喜欢我的风骚,他们都喜欢玩我。可是没有一个男人,希望自己的老婆卖弄风骚,让别的男人玩弄,尤其还被别的男人多次捆绑着奸污过。”

  “那我不也是一样。”

  “小妹,你就不同了。你只是在本院玩过,他们是不会说的。如果被别人知道了,他们会失去前程的。我就不一样了,别说各大药商了,全市六家大医院、七家二甲医院,我都有过经历。”

  “姐,别人不了解,可我最清楚,你是个有情有意的奇女子。”苏兰说着抱着谭香哭了起来,谭香的眼圈也红了,“好妹妹,姐没白疼你。以后你就照姐说的做,姐不会让你吃亏的。”

  “好的姐,我就照你说的做。姐你也会吉人自有天相的。”很快就到下周约定的时间。苏兰依旧先去值班,谭香一个人到了徐主任的办公室,进门之后就见徐主任和秦博士正在聊天。

  “二位大主任交流经验呢。”谭香不无调侃地说道。

  “我和秦博士正说着,谭小姐为了我们付出这么多,我们也得满足一下谭小姐才对呀。”

  “是呀,是呀。”秦鹏在一旁附和着。

  “难得二位替我操心,小女子先谢谢了。不过上回玩得就很好,尤其是最后那次,让我都丢了三四次,现在想起来都叫人回味。对了,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是你们那位的杰作呀。”谭香一边脱着衣服,一边挑逗着徐主任和秦博士。
TOP Posted:2018-07-01 23:43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