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逍遥小散仙](一至三部)[作者:迷男]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逍遥小散仙](一至三部)[作者:迷男]
昕妤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2386
威望: 305 點
金錢: 50601 USD
貢獻: 48110 點
註冊: 2013-02-12


[逍遥小散仙](一至三部)[作者:迷男]



内容简介:  
迷男大大的又一部力作,一曲香艳的仙侠之歌。  
散者,即无拘无束,逍遥自在。散仙者,诸仙之末,或逍遥于深山海岛,或淡隐于街井闹市,低者不过丹卜之流,高者却堪比大罗太乙,鸿蒙至今,流传着无数光怪陆离的奇人异事。  
散仙,似仙非仙、是人超人的特殊身分,而崔小玄正是玄教内的除魔小散仙,身负先天太玄的崔小玄正是不属九幽十类,不入六道轮回,不在三界五行的太古散仙玄狐转世。  
和其他散仙的小小不同之处,便是他醉心于异宝新术的发明,不过,超越常规的发明总需要付点代价,而最常碰到的代价就是……无敌将军大暴走啦!!!  
日月新帝大兴土木建造迷楼,悄悄吸取十九灵脉精华,玄教查出这迷楼可能源自於叛教逆徒之手,为了维持天下苍生万物,玄教教主特指派如意仙娘崔采婷入京,而这回,下山除魔的名单上也多了从未见识过花花世界的崔小玄……  
且看一个贪玩小散仙遨游天地,游戏于诸多妖娆之中香艳的故事。  


罗袜高挑,肩膀上露两玩新月;  
金钗斜坠,枕头边堆一朵乌云。  
誓海盟山,博弄得千般旖旎;  
羞云怯雨,揉槎的万种妖娆。  
恰恰莺声,不离耳畔;  
津津甜唾,笑吐舌尖。  
杨柳腰脉脉春浓,樱桃口微微气喘。  
星眼朦胧,细细汗流香玉颗;  
酥胸荡漾,涓涓露滴牡丹心。
               
                                                   ——飞萝


[ 此貼被昕妤在2018-07-04 12:42重新編輯 ]
------------------------
!
TOP Posted:2018-07-01 13:21 | 回樓主
昕妤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2386
威望: 305 點
金錢: 50601 USD
貢獻: 48110 點
註冊: 2013-02-12


楔子

  散者,即无拘无束,逍遥自在。

  散仙者,诸仙之末,或逍遥于深山海岛,或淡隐于街井闹市,低者不过丹卜
之流,高者却堪比大罗太乙,鸿蒙至今,流传着无数光怪陆离的奇人异事。

  蔚蓝的天空亮了数下,明媚的阳光竟然相形失色,一抹紫影流星般从空中划
落,重重地砸在千翠山半山腰的岩石上,爆出轰天巨响。

  一个紫衫少年从碎岩中摇摇晃晃地爬起,沾染尘土的散乱长发披面垂下,半
遮了一张无比狼狈的绝美容颜。

  「百煞、二十四灵和七绝将都完了!四大尊只怕也快挡不住了!」少年并没
开口,无形的意念向远方遥遥递出。

  「嗯,我就到了。」一个声音在他心中响起,清晰而阴冷。

  「那家伙到底是谁?」紫衫少年满眼惊惧。

  「他就是玄玄子,一个太古散仙。」心中的声音阴恻恻道。

  「什么!散仙?」

  「对,但此子与别的散仙有所不同,不属九幽十类,不入六道轮回,不在三
界五行。」

  「区区一个散仙怎有如此修为?」少年青着脸。

  「因为他是自鸿蒙以来的第二只玄狐。」

  「玄狐!」紫衫少年身躯剧震,他千年来幽闭一处,见识颇寡,但亦听闻有
关玄狐的传说。

  「第一只玄狐大闹三界时,就曾惊动诸天神佛,四大尊七绝将奈何不了他亦
无甚奇怪。」

  紫衫少年吸了口气,盯着天际:「他追来了,四大尊多半也完啦……」

  空中飘飘落下一个白衫男子,风神秀异俊逸绝尘。

  少年脸色一狞,心中冥念:「看来我不得不使出……」

  「不行!玄狐阻你降世,天庭迟早诛之,但倘若你暴露了真身,诸天神佛必
定先叫你灰飞烟灭!」心中的声音冷如冰霜。

  少年冷汗涔涔:「哪我怎么办?」

  「你只须拖延片刻,我就到了。」

  白衫男子笑吟吟的盯着他,无形的压力如山迫至。

  紫衫少年怒道:「玄玄子!你竟敢违逆天意,阻我锦绣前程,不知死么!」

  脸上忽然爆出一道血口。

  玄玄子笑容一收,冷冷道:「上天不仁,竟然让你这恶物去为祸人间,倘若
给你得逞,不知有多少百姓将陷水火!多少生灵将成涂炭!」

  紫衫少年拼力抵挡不断袭至的压力,咬牙切齿道:「我苦守太华千载,方得
真君向天庭推荐,享他几年人君之福,你我无怨无仇,何苦坏我好事?」

  玄玄子冷笑道:「你暗地里干的那些勾当,能瞒天哄地,可惜却骗不过我,
乖乖跟我回去见真君便罢,如若不然……」

  紫衫少年截住暴吼:「你为玄狐,本就天地忌弃,神佛欲诛,还敢来多管闲
事!本尊降世的时辰即到,你再阻拦,就不怕天诛地灭万劫不复么!」他闷哼一
声,身子晃动,皮肤爆开道道血口。

  玄玄子淡淡道:「便是神形俱灭,我亦管定了此事!」

  紫衫少年蓦感抵挡不住,怕是即将兵解,陡然豁了出去,目中凶光毕现,十
指或勾或捏,两手各结了一个极其怪异的法印,原本风和日丽的千翠山突然阴暗
了下来,如血的赤光冲天而起,景象无比诡异骇人。

  「果然修炼了这亏天损地的恶法!」玄玄子伫立如松,衫带随着狂风不住飘
舞,面上一副天地崩于前亦不为所动的傲然之色。

  少年大喝道:「泼狐!你虽神通广大,但我亦有惊天修为,当真怕你不成,
受死吧!」两臂一展,正要发动,突然身子一沉,仿佛给大山重重压住,功法半
途而废。

  一个墨袍裹住的模糊身影立在他身旁,诡异地时隐时现。

  紫衫少年面色一喜,整个人即时松懈下来,呻吟着萎坐于地。

  玄玄子凝目望着模糊身影,沉声道:「邪皇?」

  模糊身影微一点首,「我就是渊乙。」

  玄玄子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策划,难怪能瞒过天庭诸神诸圣……」

  「本尊设计得如此周密,可惜还是给你知了,不愧为先天玄真。」邪皇叹道。

  「过誉,凑巧而已。」玄玄子道。

  邪皇道:「久闻阁下之名,早就渴盼一会。知你多半不肯,但我还是忍不住
问一句……」

  玄玄子静静地望着他。

  「吾等皆非弱者,却只能偏据一方,不如……你我联手,平分天地如何?」

  邪皇轻描淡写道,仿佛在说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

  「承蒙垂青,多谢了。」玄玄子哈哈一笑,摇头道:「但这种不知天高地厚
且又毫无乐趣的事,恕在下既不敢做,亦不想做。」

  邪皇眯起了眼,「据我所知,周天之中唯余你一个玄狐了。」

  玄玄子应道:「没错。」

  「既然如此,玄狐一脉,就此断绝。」邪皇说完,抬手扬起,一片灰影如巨
幕般遮住了天空。

  玄玄子神色微凝,垂目望着地面,眸中透出一抹邪魅的光芒,淡然道:「不
要太过自信,天地之中还有许多阁下不知道的奥妙。」

  「我知玄狐有神魔之外的玄通,亦知本尊没有取胜的把握,正因如此,我必
须立个禁咒……」邪皇目冷如电,缓缓念道:「吾以本尊之名立咒,天地之中,
今至永远,再不允有玄狐一脉。」

  空气似乎陡然沉重,周围的景象全都开始变形,两人眼中的彼此亦诡异地模
糊扭曲起来。

              第一回火魅之发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十七年后。

  千翠山南,迷踪岭。

  月色如霜,树木葱翠,轻烟薄雾梦幻般地出没于枝叶之间,偶尔的虫鸣让山
岭显得更加幽静寂寥。

  「啊!」突从灌木丛里传出一声轻呼,一个身着绿衫、娇俏秀丽的女孩子猛
然站了起来。

  「怎么了?」另一个男声响起。

  女孩子捋起罗袖,垂头去看雪腻的玉臂,着恼道:「有蚊子咬我!这里好多
蚊子啊。」

  「快坐下呀,你想让山鬼发现我们吗?」有人把她拉了下去,却是个剑眉星
目的少年,穿着无袖紧身衫,臂上绕着数圈醒目的乌赤细链。

  女孩子道:「这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交易取消,我要回去了。」提起身旁
的一把波形怪刃,又要立起。

  「什么?三师姐,你……你怎能说话不算数!」少年急道。

  女孩柳眉一轩,俏目睁得溜圆,「猪头小玄!我玉波仙子程水若是这样的人
吗?今晚已经等好久了,说不定这里根本没有山鬼,更别提什么火魅了!」

  世上当然没有「猪头」这个姓,小玄忙道:「有,有,一定有的,乙鹤道长
决不会骗我,他说他曾在这里亲眼看见过。」

  「但是现在很晚了,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程水若摸摸自己的脸,心
疼无比地接道:「女孩子熬夜可是最最吃亏的,明儿我一定难看死啦!」

  小玄可怜巴巴地央道:「三师姐,为了明天的伟大发明,我已经整整准备了
五个月,眼下就只差火魅之发这一样东西了,师姐您仁侠高义神通广大,在四位
师姐里边,又唯有您能克制火魅,所以今晚请您一定要帮帮忙啊!」

  女孩却白了白眼,「别拍马屁了,大师姐、二师姐她们什么妖首鬼王没会过,
难道还对付不了小小的火魅么,只不过她们眼下不在山上,而本小姐又比较好哄
罢了!可我从来不熬夜的,你瞧瞧现在都几更了。」

  小玄死拉着她的袖子不肯松手,咬咬牙道:「我加价,再帮你多采三天青瑛!」

  水若眼珠溜转,歪头想了好一会,才在少年的面前展开五根春葱玉指,慢悠
悠道:「加五天。」

  小玄气急败坏,「三师姐,你……你这是漫天要价!」

  「六天。」女孩淡淡道。

  小玄差点没跳起来,「什……什么!」

  「不答应拉倒。」水若作势欲起。

  小玄目中现出两团熊熊燃烧的烈焰,胸如怒涛般大起大伏,但最终还是蔫了
下来,无比悲愤道:「好吧。」

  水若得意放下手中的波形刃,不觉哼了几句曲儿。

  声音虽然甜美悦耳,但少年却听得浑身轻颤,拼命按捺心中的杀人欲望。

  「真奇怪,好像蚊子不咬你的?」水若盯着他忽道。

  「……」小玄默不作声,脸上现出一副十分同情的模样,肚里边却大乐:
「这就是人品的问题了,老天有眼老天有眼!诸位蚊兄,千万不用客气,继续给
我狠狠地叮这小恶婆啊!」

  「一定是因为你的皮太厚啦,嘻嘻,要不就是肉太臭哩。」水若笑吟吟地说,
眼里带着一丝嚣张的挑衅。

  小玄点头哈腰地陪笑,「是,是,多半如此。」悄将咬碎的牙齿和血吞下:
「如果不是因为这小恶婆的水灵术能克制火魅,今晚我一定用赤炼索将她捆了,
然后……然后来个先奸后杀!」突然想起不久前在镇上买到的那册春宫,里边有
一幅画儿,所绘的女子就是给绑住的,蓦尔面烫心跳。

  女孩忽道:「喂!把腿伸出来。」

  「做什么?」小玄满腹狐疑地展开腿。

  「放平啊!」水若照他膝盖捶了一拳,毫不客气地躺了下去,将头枕在他的
大腿上,舒服地闭起了眼,「我眯会儿,发现目标就叫我,错过自负。对了,顺
便帮我赶赶蚊子。」

  小玄气鼓鼓地赶蚊子,生怕有人再次坐地起价。

  过不一会,女孩竟似睡着了,呼吸均匀,如兰似蕙。

  原来这对师姐弟俱是玄教如意仙娘崔采婷的门下。程水若在五名弟子中排行
第三,家世非凡,乃当今皇朝奉天侯程兆琦之女;而小玄排行最末,却为孤儿,
据崔采婷言:「是从路边的垃圾堆里捡来的。」因为不知原来何姓,所以只好让
他跟着姓崔。

  山岭上的夜雾越来越浓,不知从哪传来淡淡的花香,小玄盯着女孩那缓柔起
伏的酥胸,不由一阵口干舌燥,再瞧瞧她的脸蛋,突然发觉这个平日里老是欺负
自己的恶师姐其实极诱人。

  水若翻了个身,头顶的秀髻扫到了少年的裤裆。

  小玄身子一震,某处顿起了某种难堪的反应,只觉鼻息都烫了,几忍不住就
向女孩的酥胸探出爪子。

  水若忽然蹙了下眉儿,迷迷糊糊道:「什么……什么东西老硌着我的脖子呢?
拿走呀……」

  小玄大窘,连忙拼命去想她往时凶巴巴的模样,可是底下的帐篷依旧顽固地、
高高地撑着。

  水若猛然坐了起来,捂着雪颈发嗔道:「到底是什么啊?呜……我要回我的
床上睡。」

  小玄一阵心慌,突见不远处有什么东西移近,忙将食指竖在唇前,示意噤声。

  水若惺忪地揉了下眼,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便见一只四肢极长、面目狰狞的
类人怪物走了过去,低声道:「是山魉。」

  小玄兴奋地悄声道:「魑魅魍魉常聚一处,既然来了个魉,只怕魅也要出现
了。」

  「非要等山魅吗?」水若只盼能快快交差,小声道:「山魉的头发行不行?

  我去把它捉了。「

  小玄忙摆手,「不行不行,千万别打草惊蛇啊。我明天所造之灵乃属火、土
二行,就是普通的山魅毛发都不行,非得用火魅之发,要不也无须麻烦您了。」

  水若泄气般萎靡下去,低低地哀鸣道:「再过一会,我的血就给蚊子喝光了。」

  「耐心耐心,成功在即啦!」小玄意味深长地哄道:「三师姐,我会永远记
住您对我好的。」

  水若却哼道:「你少点儿气我,本小姐就谢天谢地了。」

  「啊,那是什么?」小玄突然盯着前方。

  水若望去,只见有个骑着一头吊睛白额虎的精怪从林子里出来,除了头顶的
美丽花环,只在腰下扎着一条带着叶子的树枝,周身裸露着白得出奇的肌肤,在
月色之下,从内里透出诡异的淡淡靛蓝,立时道:「长这模样,又能御虎,九成
九是山鬼王哩。」

  两人屏息静气,待那怪稍近,见其容颜竟颇妖媚,且有丰乳双挂胸前,水若
又道:「是山魅,而且是只母的哩。」

  小玄却猛然激动起来,盯着那怪颤声道:「三师姐,你快瞧它头发的颜色…

  是只火魅哩!三师姐是只火魅啊!「

  「呸!谁是火魅?你的猪脑进水了么!」水若怒道,朝那怪的头顶望去,但
见其发赤如烈焰,果然是传说中火魅的特征。

  「跟乙鹤道长说得极似,这家伙一定就是火魅了!三师姐,快帮我捉住它!」

  小玄方要抢出,忽见林子里又陆续钻出几只山鬼,跟随在那怪之后。
------------------------
!
TOP Posted:2018-07-01 13:32 | 回1樓
昕妤


級別: 精靈王 ( 12 )
發帖: 2386
威望: 305 點
金錢: 50601 USD
貢獻: 48110 點
註冊: 2013-02-12

水若连忙拽住他,小声道:「等一下,看看林子里还有多少山鬼。」

  小玄大急,「我的姑奶奶,山鬼可是最擅隐藏的,若是给它溜回林子里去,
我们今晚可就泡汤啦!」身子一挣,人已从灌木丛里跃出,威风凛凛地大喝道:
「不许动!无上玄教如意娘娘门下神通广大道法无边降妖除魔大士崔小玄在此!」

  那火魅怔住,愣愣地望着他。后边几只山鬼却疾抢到了大虎之前,张牙舞爪
狰狞嘶吼。

  几只山鬼根本不足为惧,小玄面色一缓,摆了个玉树临风的潇洒姿势,温和
笑道:「别害怕,我只是想跟各位讨一点点东西,不会伤害你们的。」

  话音方落,蓦闻各种嘶叫厉吼如潮而起,倏从林中蹿出上百只大大小小的山
鬼来,魑魅魍魉一概俱全,其中不少还抱石持棒,将他团团围住,作势欲扑。

  小玄顿时傻了眼,脸上阵青阵白:「我的天,这家伙定是个大鬼王,竟有这
么多手下,呜……真倒霉呀!」他小心翼翼地举起双臂,朝周围做了个请大家别
激动的手势,干笑一声道:「误会了误会了,在下可没有半点恶意啊,今晚之所
以到此,其实是为了……为了……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灌木丛里的程水若也吓了一跳,心中连骂:「笨猪头!蠢猪头!不听本小姐
的话,这下可有你好瞧的了!」

  那火魅忽然咯咯一笑,声音竟是十分娇脆甜美,朝周围说了句什么,众山鬼
立时安静了许多。

  小玄又惊又喜,忙朝它笑道:「你听得懂我说话吗?」

  那火魅只是笑嘻嘻的,不置可否。

  崔小玄擦擦汗,恭声接道:「您一定是它们的大王吧?真是兵多将广猛将如
云呀,了不起!了不起!怎么称呼您呢?」

  火魅似乎饶有兴味地看着他。

  小玄干咳一声,只好继续找话说:「我们其实是邻居哩,我就住在隔壁的逍
遥峰,大王您去过吗?」

  火魅仍不答话。

  小玄的心慢慢往下沉去:「这家伙只会傻笑,多半听不懂我说的话哩……」

  凝目望去,见那火魅长眉入发,凤目如刀,耸鼻阔唇,双颧透出纯净的水蓝
色,相貌虽与人类明显不同,但却有一种异样的妖媚,心中一动,忽然啧啧道:
「大王,您长可真漂亮啊。」

  虎背上的火魅露出迷惑的表情。

  小玄见她似不明白,忙用两掌虚托着自己的脸,又朝对方竖起大拇指,比手
画脚道:「我是说,您好看,长得很好看,用我们人类的话说,真可谓羞花闭月
沉鱼落雁啊!」

  水若听得耳根发烫,心里暗骂:「真无耻啊,为了活命,竟连这种马屁都搬
了出来……我就不信,人家山鬼姑娘能听得懂!」

  小玄笑眯眯的,竟慢慢向那火魅走去,周围众山鬼立时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纷纷往前逼近。

  火魅又说了一句什么,众山鬼这才停下脚步。

  小玄走到妖精跟前,眼睛痴痴地望着它的头顶,夸张地叹道:「大王的秀发
真是太美了,请恕在下唐突,能让我摸一下吗?」

  火魅眼中的惑色更浓,却仍一直笑着。

  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在眼前,小玄的口水差点都流了出来,终于鼓足了勇气,
抬手慢慢向她的头顶移去……

  程水若五指收拢,握紧了手中的波形怪刃,心里噗通疾跳:「这猪头当真不
要命了,小心人家一爪把你的心脏挖出来!」

  但那火魅只是用眼睛瞧着小玄的手,并无任何拒绝之举。

  小玄终于触到了由花环拢住的赤发,他顺着势儿轻轻抚摸,虽然动作十分温
柔,但眼中却不知不觉地露出了一种不太相衬的炽热。

  原来那火魅从没碰见过人,更未遇过如此情形,心里虽然有点惶惑,却又觉
得新奇有趣,一时茫然无措。

  小玄心念电转,柔声道:「好光滑啊,就是丝绸也不过如此,真美真美…」

  火魅凝视着他,脸上竟然露出了陶醉的神情,脑袋慢慢地歪了下来,似乎想
要靠到少年的肩上。

  水若目瞪口呆,几乎不能相信所见情形:「怎么回事?天呐……人鬼恋?

  啊,我知了,这山鬼定然是个花痴,要不怎会叫那猪头迷住!「

  小玄含情脉脉道:「大王啊,在下有个小小请求,您这美丽的秀发能不能让
我……让我带一束儿回去?就当作今宵邂逅的纪念,让我在没有你的日子里,能
忆及这曾经的惊艳……」

  「太可怕了……这猪头太恶心了……」水若听得浑身发麻,差点用手捂住耳
朵。

  「您不说话,我就当是答应了。」小玄从腰里拔出小刀,尽力朝妖精抛出一
个最迷人的微笑,慢慢移向它的赤发。

  直至刀锋贴上了头发,那火魅方才如梦初醒,蓦地怒容满面,朝小玄厉叱了
一声,甩起头来。

  肥肉就在嘴边,小玄焉肯悬崖勒马,捉住妖精的一束赤发用力割下,谁知那
发竟然极韧,割之不断,他呆了一呆,急运起离火诀,气贯小刀,再次割去,却
仍未损毫发。

  火魅甩发不脱,蓦地飞起一爪,横扫他的脖颈。

  小玄急往侧后仰去,但两人贴得极近,他又抓着头发不肯放手,脸上一辣,
已给扫中,腹部倏又剧痛,却是吃了一记重重的膝盖,终于坚持不住,撒手跌飞
出去。

  四周山鬼厉吼着掩上。

  水若跺了跺脚,只得从灌木丛里跃出,眨眼已到小玄上方,凌空挥刃,骤见
一圈淡淡的碧光亮起,几只最先扑到的山鬼立时惨号,身上爆出大蓬蓝血,仰天
倒下。

  小玄得此一缓,臂上赤链已能甩开,如电般鞭中两个扑至的山鬼,顾不得喘
息,又朝火魅跃去。

  火魅嘴里咿呀叫喊,纵虎跳开,十来只山鬼挡身其后。

  小玄提步追去,手臂挥舞,又用赤链抽飞几个阻拦的山鬼,中者不但皮开肉
绽,更如给火炙着,伤处竟然冒起了股股轻烟,可闻皮肉烧焦气味。

  原来他臂上之链名为赤炼索,乃由数种罕异铁精所制,最善导热,配合玄教
圣功如意五行中的离火诀,威力堪胜烧红的火链。

  火魅瞧见,心中怒不可遏,倏从虎背上蹿起,十指凝爪,反朝小玄扑来,竟
是疾如烈风。

  小玄正担心它逃进林子里去,心中暗喜,转身就向水若奔去,叫道:「三师
姐,我割不断它的头发,你来!」

  「才不!」水若翩跹似舞,手中的波形碧刃每一挥出,便有山鬼惨号倒下。

  小玄急道:「又怎么啦?」身子一滞,已给火魅追上,眼角乜见它爪上竟带
着似有似无的白焰,心中吃了一惊,忙奋力朝旁掠开,谁知其爪如影随形,始终
紧追不舍,加上四周皆有山鬼围攻,闪避得越来越吃力。

  「你不听我的话,我又为什么要听你的!」水若怒中出刀,一弧碧光再次亮
起,数步之处一只两人多高的魁梧山魍倏尔轰然倒地,面上犹带着无法相信的表
情。

  原来此姝手上的波形刃名曰「碧波」,乃是与赤炼索同级的兵器,但她功力
却远在小玄之上,配合如意五行中的水灵术,威力更是惊人。

  小玄才知她在为自己的贸然出击生气,忙软声道:「好师姐,算我错啦!什
么都等回去再说。」

  水若冷笑道:「算你错了?」右肩一抬,翠袖滑落,露出半截白晃晃的雪臂,
旁边又有一只瘦长山魅捂腹倒下。

  小玄心中连呼要命,只得端正认罪态度,「是我错了!」

  水若哼了一声,还要说什么,差点就给一块突然飞来的大石砸中。

  小玄大惊道:「小心啊!」自己也险给一个持棒的山魍扫着。

  水若见他唬得面如白纸,不知怎的,肚里的气立时消去了大半,反手劈倒一
个偷偷袭至的山魑,叫道:「你把那家伙引过来。」

  「来了!这家伙爪上带有白焰,怕是乙鹤老头说过的幽炎,千万不要沾着呀。」

  小玄已奔到她的跟前,尾随的火魅似乎恨透了他,依旧紧追不舍,爪上的白
焰更炽更艳。

  水若道:「放心吧,比这再厉害十倍的妖怪我都会过!今儿就让你见识一回
本小姐的真正实力。」她收刃护体,凝目火魅,俏脸笼上了一股凛人的煞气。

  小玄蓦将真气提升,故把赤炼索朝四下大抽大甩,昏暗的山岭上顿现出条条
如虹赤影,声势惊人,惹得周围山鬼个个生嗔,一发朝他扑去。

  水若趁机纵起,踏了个天池嬉波步,眨眼就到了火魅的身侧,无声无息如梦
似幻。

  火魅大吃一惊,方欲回爪,已见一弧碧亮掠至头顶,所幸魅类天生十分敏捷,
且它已经修炼成精,电光石火间向后仰去,身子便似突然折断一般,眼看就要避
过。

  小玄从旁瞥见,不禁暗叫可惜,谁知水若将碧波刃一抖,骤有一道与刃同形
的碧芒凌虚脱出,顿见满天赤发如丝飘散。

  水若纵身一扑,已抓了绺赤发在手,余势不止,悬空滴溜溜一转,又有数圈
碧芒纵横旋出,将她同小玄周围劈出一片空隙,叫道:「走!」

  小玄大喜,见师姐望空跃起,忙也提步追随,两人先后掠上一棵大树,然后
凌空飞纵,以此连过相隔不远的另几棵树,直至出了山鬼群的范围,方才落回地
面,疾朝山下奔去。

  火魅从地上爬起,呆呆地摸了摸头发,突然放声大哭,旋朝两人逃走的方向
一指,咬牙切齿地厉叱了数句,众山鬼方才如梦初醒,纷纷怒吼狂嘶着往山下追
去。

  小玄紧随水若之后,欢天喜地道:「我果然没请错菩萨,三师姐您真厉害,
连碰都不用碰,就把那妖精的头发割下来了,而我先前用刀子挨着割,却还割不
断哩,佩服!佩服!」

  水若忽然停下,扶着树弯腰道:「算那家伙倒霉!它的属性为火,却正好遇
着了我的水灵术,如非行相之克,它那鬼头发还真不好割哩……」

  小玄望着她诧道:「怎么了?」

  水若娇喘吁吁道:「适才山鬼太多了,逼得我连续使用水华斩,真气快耗光
了。」

  小玄面青道:「真气耗光了?那给它们追上可就惨了,我背你逃吧。」上前
就要背师姐。

  水若道:「笨蛋,你慌什么!虽然真气所剩无几,但我们几乎没使灵力,眼
下又有施术的空暇,可以用土遁走。」

  小玄拍头道:「对啊,我怎么傻了!」

  「因为你是个猪头。」水若笑嘻嘻道:「快开始吧,施展土遁耗时颇多,而
你又那么蹩脚,待那些家伙赶到可就来不及了。」

  当下两人默念真言,运功施法。

  数十山鬼追到山腰,见两个抢了大王秀发的恶人正在前面,呆立着半天未动,
不由大喜,急忙杀奔上前,孰知一阵风沙骤起,两人倏尔消逝无踪。

  众山鬼莫名其妙,愣在当场,突有一只山魍指着山下吱吱大叫,它们转头齐
望,只见两股轻尘滚滚而去,片刻便融入了茫茫的黑夜之中……

             第二回、无敌大将军

  清晨的逍遥峰彷佛就是一幅水墨画儿,灵秀飘逸,美得如梦似幻。

  近峰处,但见一匹宽达二、三十丈的瀑布从碧玉般的山壁上挂落,周身崩珠
散玉,如雪若雾,凉爽沁骨的清风不知从何吹拂过来,令人五脏如洗。

  瀑布飞泻倾入山壁前的一个大潭,潭子的周围竟是一簇簇呈结晶状且几乎透
明的水蓝色石头。

  更奇的是,在瀑布右边的碧石壁上生着一棵巨大怪树,青枝馥郁,绿叶阴森,
长逾百尺,如腰带般弯弯盘过瀑身,方圆达数亩的树冠凌空悬在飞瀑之前,蔚为
奇观。

  而在此时,离潭近百步的草地上摆放了数十块大小不一、颜色不同的石头,
彼此之间错落有致,似按宫卦之位布置,隐隐构成了一个法术阵型。

  一个身着黄衫、头绾双髻的女孩子半跪在阵中的大石前,正用木勺从身旁的
坛子里舀出粉未,小心翼翼地依着某种图案洒在石面上。

  「小玄,这些粉儿是什么呀?」她抬起头来,但见瓜子脸上生着一双水灵灵
的大眼睛,瑶鼻下边的红红嘴儿如菱弯起,模样十分甜美。

  崔小玄满头大汗地抱着块血色石头过来,故作神秘道:「是我最新研发出来
的调料,待会儿,它就会变成令无敌大将军充满生机活力的血液。」

  女孩蹙眉道:「到底是用啥做的?气味真呛人哩。」

  小玄如数家珍:「三十六个磁晶精、三十六块雷纹石、三十六贴醍醐香、五
丈鬼枯藤、四两火莲籽、六十六只蛊螺壳、九钱琰精、三桶青瑛精……总之很多
很多,我这些年积攒的稀罕原料几乎全在里边了。」

  女孩抱起坛子,走到另一块大石前继续洒布粉末,咋舌道:「这次把老本全
部投下去啦,万一又失败了怎么办?」

  小玄立啐道:「呸呸呸!乌鸦嘴巴,快赔我几句好话来!」他抛下石头,眼
睛朝周围的石块左瞄右测,参照它们的摆放位置,将血石仔细挪正。
------------------------
!
TOP Posted:2018-07-01 13:33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