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品精师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品精师
折绳师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7
威望: 3 點
金錢: 25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7-09-24


品精师



品精师

第一节
A市公立医院老干部门诊,今天的工作向往常一样轻松。

门诊在市委门口,是一座老式的三层苏联楼,后面就是市委家属楼。周围松柏环绕,虽然在闹市中心,但附近都是政府大院,岗亭林立,交通管制禁止鸣笛,门口来往车辆安静有序,在诊所里,看不到外面的车流,只听到屋后小花园的鸟鸣,却是一个闹中取静的雅静去处。

门诊大夫笑眯眯的给一位老先生开完检查单,请他先去特检科查一下。老先生要起身,一旁的保姆过来搀扶,却被老先生抬手挡住。一旁的小护士赶紧过来,亲热的叫了声“刘爷爷,我来扶您。”说着就搀住了老先生的胳膊,老先生笑眯眯的应了一声,缓缓起身,脚下有些不稳,整个人靠在了小护士的身上,小护士把刘老先生的胳膊紧紧抱在胸前,等刘老先生站稳了,这才稍稍放松。刘老先生感受着臂弯处传来的软绵弹性的触感,满足的长出了口气,蹒跚着向外走去。身后的保姆撇撇嘴,赶紧拿着外套和手提袋跟了上去。

特检科在一楼,出了门诊左转几步,再左转,就到了一个小厅。路虽然不远,刘老先生磨磨蹭蹭哼哼唧唧,到是走了有个五六分钟。手臂在小护士胸前依靠着,把护士服都磨皱了,手里攥着小护士的小手,都攥出汗了。小护士脾气极好,依旧尽力搀着刘老先生。刘老先生不时扭过头来,在小护士耳垂边问着小姑娘擦得什么粉,怎么这么香。刘老先生本来就有点气急,香气弄得他更有些头晕,喘得更厉害了,胡须和气息骚过小姑娘的耳垂,弄得小护士痒痒的。小护士依旧没有躲着,红着脸跟刘爷爷说着自己的香水用完了,这是接的师姐的香水用的,自己要到下周发了工资才能去买香水,也买不了这么好的,只能去百货公司买点桂花水。师姐的香水是外国的调香师专门调制的,金贵的很。老刘先生嘟噜着“擦个桂花水也得找洋人,你这师姐不如你朴素。我屋里头还有几瓶花露水,你回头去看看,拿来用就是。”
小护士脆生生的应了声“谢谢爷爷!我后天上夜班,上班之前去您家行吗?”

刘老先生乐的胡子乱颤,直说好好好。

身后跟着的保姆脸色又冷了几分,却不敢说什么。

三个人到了小厅,这是候诊厅,里面有茶水果盘,沙发书架,几张梅兰竹菊的屏风立在中间,分割成了几个角落。小护士伸头看了看,问:“王爷爷和孙爷爷他们也在里面,要跟他们一起聊天吗?”

刘老先生摇摇头说“我精神不好,不聊了。”

小护士扶着刘老先生到了寒梅敖春的屏风后面,跟保姆一起扶着老先生坐下。早有特检科的护士迎过来,是一位高挑丰满的护士。她双手从保姆手里接过了病历和检查单,略微看了看,走到刘老先生面前,俯身问道:“刘书记,前面还有几位老同志,得等20分钟。您先在这儿休息下。您需要指定检验师吗?”

刘老先生盯着俯在自己眼前的一片雪白的胸脯看了眼,问:“今天小宋不上班吧?”

高挑护士说:“宋姐今天不上班,需要帮您叫她回来吗?”

刘老先生赶紧说,:“不,不,她不上班就行。我呀,就怕她,她可不好惹,只要不是她,换谁查都行。”说罢自己呵呵呵的先笑了。

这里面不知有什么典故,在场的几位倒好像都知道这事。高挑护士说:“刘书记您这话要是被宋姐听见了呀,下次她更得亲自招待您了。”

刘老先生笑的更开心了,满脸褶子和花白的胡子乱颤。众人也都陪着哄笑起来。高挑护士叮嘱小护士陪好刘老先生,又殷勤的给保姆安排好座位和茶炊,这才又跟刘书记俯身告别,转身离开。

刘老先生看着高挑护士制服下紧致的伸腰,有些恍惚。小护士提了提自己的护士裙,露出两条白色丝袜包裹的大腿,侧身坐在了宽大的沙发扶手上。顺手握住刘爷爷的手,拉到了自己的腿上,这才把老刘先生的魂唤回来。

老刘先生跟小护士拉着家常。

保姆的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其他几个屏风后面,另外几位鹤发童颜的老人也在慈祥的与身边的护士聊着天。护士们有的跪坐在老人脚边,有的翘臀匍匐于老人们身侧,任由老人们的手在她们制服内探索。


第二节

A市老干部门诊只服务家属区和大院里的几百位首长。比起其他医院,这里清闲了许多。但特检科的辅助生殖技术质检验科门口,却总是排着队。

特检科1号诊察室里,一位肥胖健硕的老人穿着宽松的检查服坐在诊疗床上,闭着眼睛,绷紧嘴唇,气息急促。他似乎很痛苦,又似乎很满足,他的嘴唇越绷越紧,牙关紧咬,似乎在压制着两种情绪。他双腿分开,腿中间跪坐着一位穿白衣的女子,此时正把头埋在他的大腿根处,尽情吞咽着那根肥硕的肉棒。

女子的白衣已被推至腰间,内里穿着一套黑色蕾丝内衣,胸部也被褪下,半裸着上身,蜜瓜般的乳房随着她的吞吐摇晃着。左侧的乳房被胖老人抓着,丰腴的肌肤从指缝里漏出来,老人的力气很大,女子眉头紧蹙,似乎是因为痛苦呻吟了两声,但嘴巴的动作却没有停下。她右手翘着兰花指,食指中指和拇指捏着老人鼓胀的阴茎,配合着嘴巴的动作上下套弄。无名指和小指时不时骚动一下老人的小腹。左手则在老人阴囊下轻轻揉搓着。

不一会儿,老人突然低喝一声,双手抱住女子的头,用力按在了自己的身上,阴茎深深的插入了女子的喉咙深部。女子呜咽几声,伴随着老人的抖动,把阴茎吐了出来。老人松开手,女子从身边捡起一个准备好的紫色试管放到嘴边,吐出来一些白浊之物,封好试管。又捡起一个绿色试管,放到老人鼓胀的龟头前,仔细的接着尿道口流出来的一丝粘液。又把这个试管封好。

然后,女子闭上眼睛,喉部蠕动,慢慢的吧嘴里剩余的液体咽了下去,仔细品味着。嘴里的液体不多,但她分了三次咽下。然后又抬手,用无名指把嘴角挂着的一丝残精擦进嘴里,在舌尖处慢慢品着。咂摸几次后,这才睁开眼睛。

肥硕老人睁着豹眼正等着她。

女子灿然一笑,拿起拿起身边的湿巾帮老人擦拭着已经瘫软的阴茎。

老人问:“怎么样?”
女子只是抿着嘴,换了张纸巾继续擦拭着,却不说话。

老人一把打掉纸巾:“快说呀!”

女子抬眼,望着居高临下的老人,眉眼含笑着说:“原来你还是在乎呀。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

老人哼了一声。

女子低头拿起身边的文件夹,取下笔填写文件,边写边说:“没事,应该是有效了,没品尝到任何不成熟细胞的味道。放心吧”

老人突然就松了下来,就像他的阴茎一样。他没说话,只是抬手把女子的外衣拉上,替她整理了下。女子愣了愣,站起身来,活动了下跪麻的腿,又弯腰捡起地上的几个试管和纸巾等杂物,拿到操作台上。

老人已经整理好了衣服。也站了起来。

白衣女子匆匆几笔写完报告,递到了老人面前。熟练的说道:“阴茎勃起功能正常,勃起尺寸正常,持续时间正常,射精力度正常,左右侧精索蠕动正常。
射出液体为精液及前列腺液混合物,总射出量3ml,其中精液量大于2ml。精液外观白色清亮,味淡,腥,甜度低,炎症细胞味道未检出,低分化细胞味道未检出,尿液味道检出,但不超标。
结论:病人此次检查未查出低分化上皮细胞成分。
建议病人两周后复查。
品精员:蔡琳琳。”

老人夺过报告自己看着,其实他也看不懂这些,只是觉得这些文字让他心安。

蔡琳琳,就是那位白衣女子,整理者自己的内衣,又拉平白衣上的褶皱,低头说道:“治疗还是有效的,而且你也很听话,烟酒都没吃,糖分吃的也不多。年龄大了就该注意身体。你要是早点来我这儿检查,也不会拖到今天这么麻烦。”

老人想要分辨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自己摇了摇头,说:“这个,你真的能尝出来?”

蔡琳琳说:“对。我知道您还是不相信。现在生物检验技术确实很先进了,但是处于只能找到特征点的阶段。对于一些分化度较低的癌……细胞,仪器检验的敏感性不强,只能由我们这些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来寻找。”

“这算什么专业。”老人说,但语气明显低了不少。

“我知道你还是接受不了,但你自己也体会到了,我们确实能给你查出病来。”蔡琳琳说。
“而且,刚刚你那样子,也不像是不喜欢啊。”蔡琳琳突然笑了出来。
“你!”老人瞪了一眼。
“我什么我?我还从来不知道,你会这么粗暴。刚才操我操的挺起劲的啊,以前也是这么对我妈的吧?”蔡琳琳揉着左侧的乳房说。
“住口!”老人这次真急了,站了起来。
“行行行我不说了。你回去记得继续吃药。”蔡琳琳把老人推到了门口。
“两周后记得复查。你要是又不来,我就回家去帮你查,爸爸。”说着,她关上门,把老人关在了外面。
TOP Posted:2018-06-19 08:32 | 回樓主
误人弄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90
威望: 50 點
金錢: 490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5-15


1024
TOP Posted:2018-06-19 09:50 | 回1樓
牛河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8
威望: 1 點
金錢: 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5-07

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18-06-19 10:0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