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警探姐妹花之陷阱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警探姐妹花之陷阱
1234yyyy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39
威望: 0 點
金錢: 84 USD
貢獻: 43 點
註冊: 2012-01-25


警探姐妹花之陷阱



警探姐妹花之陷阱(上)

  电视上正播出着女警官丁玫接受记者采访的新闻,电视前坐着两个聚精会神盯着神采飞扬、美丽庄重的女警官看的男子。

  “真是一个美人!现在像这样又漂亮、又有头脑有本事的女人可不多!”

  “怎么?您对这个女人有兴趣?要不要我把她弄来,让您玩个痛快?!”

  “……”

  “这个女人的确是身材又好,脸蛋又漂亮。虽然有些扎手,但我绝对可以对付!要不要我现在就动手?!”

  “好酒要慢慢喝,这么好的女人也要慢慢玩才有意思!”

  “您的意思是……”

  “不要一下就把这个小娘们弄残了,我可不想玩一个烂货。”

  “我明白了,您就等着瞧吧!”

  ===================================

  下午的南卓警察局,丁玫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来。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坐下后,忙碌的一天的丁玫看到办公室里没人,赶紧拽过旁边的一把椅子,将穿着警靴的双脚惬意地抬到了椅子上,用拳头轻轻捶打着自己劳累了一天的双腿。

  丁玫看到自己的搭档杜非还没回来,于是悄悄将膝盖上的警服裙子撩上来,用手按摩着自己黑色连裤袜下面疲惫的大腿,嘴里还小声地嘀咕着。

  正在这时,门突然打开了,丁玫的搭档杜非大步走了进来。正按摩着自己的双腿的丁玫吓了一跳,慌忙放下搭在椅子上的双脚,不好意思地整理着被自己撩起来的裙子。

  杜非这时才注意到丁玫紧张的样子,他好奇地上下看了脸上微微发红的丁玫几眼,说:“怎么这么紧张?干什么哪,丁大美女?”

  丁玫脸上一阵发热,她猜想杜非一定是故意装做没看见自己刚才的样子,于是有些生气地说:“你怎么进来也不敲门?”

  杜非故做惊讶地回头看看办公室的门,说:“没错呀?这是我的办公室,我为什么进来还要敲门?”

  “讨厌!”丁玫扭过脸不看杜非。

  杜非看着好像有些生气了的丁玫,笑笑说:“好啦!丁大美女,别生气,我什么也没看见!该下班了,还不走?”

  丁玫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口水,说:“你先走吧!”

  杜非做了鬼脸,收拾了一下自己桌子上的东西,走了出去。

  丁玫看到杜非走出去,看看自己脚上的警靴,小声嘟囔了几句,弯腰到自己桌子下面找出了一双黑色的半高跟鞋拿了出来。她脱下一只脚上的皮靴,丁玫纤美的双脚走了一天路,感觉酸涨不已,她轻轻按摩了几下,正要穿上那黑色高跟鞋,突然杜非又推门回来了!

  “抱歉,忘了和你说再见了!”杜非冲被吓得差点跳起来的丁玫挤挤眼睛,又走了出去。

  “杜非!你这个讨厌鬼!!”丁玫被气得一手拎着高跟鞋,单脚跳到门口冲着杜非的背影大叫起来,引得外面的同事纷纷回头来看。

  丁玫见大家都盯着自己一条腿站着的样子看着,她气咻咻地狠狠关上门,跳回自己的椅子上坐下。丁玫很快地换上皮鞋,收拾了一下自己的桌子走了出去。

  她走出警察局,坐进自己的汽车开走了。

  ===================================

  丁玫开着汽车穿过大街,朝自己的住处开去。正当她开到一家超级市场前停下来,打算下车买点东西时,突然从她身边飞跑过两个男人!同时在丁玫背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喊:

  “救命呀!!有人抢劫!!!”

  丁玫赶紧回头向后看,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正满脸惊恐地指着前方飞奔的两个男子,大喊着:“他们抢了我的皮包!!”

  “该死!这些流氓!”丁玫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对那惊慌失措的女人说道:“太太,别紧张!我去把那两个家伙抓回来!”

  说着,美丽的女警官转身上了车,发动汽车朝着那两个男子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丁玫的汽车转过路口时,那两个家伙已经飞快地跑向了街道的尽头,她赶紧一边使劲按着喇叭,一边开车追了过去。

  那两个家伙看见一辆汽车飞快地朝他们追来,一掉头钻进了一个小巷。丁玫的汽车来不及转弯,但她对这里的街道十分熟悉,干脆继续朝前,拐过下一个路口抄到那两个劫匪的前面。

  丁玫一拐过来,果然看见那两个手里还提着一个女式皮包的家伙从小巷里跑出来!那两个家伙看见丁玫的汽车,惊慌地朝着街道对面的一个还没完工的工地里跑去。

  丁玫把汽车停下,飞快地冲出汽车追进了工地。这个工地里此时恰好没有工人在工作,所以丁玫很清楚地看见两个家伙跑进了一栋还没完工的大楼,她警惕地拔出手枪,追了进去。

  女警官举着手枪追进大楼,空旷的大楼里到处是散乱地堆放着的水泥、钢筋和混凝土板,从大楼没完工的楼梯上传来两个家伙慌张凌乱的脚步声。丁玫仔细地听听,大楼里没有异样的动静,于是举着手枪也追上了楼梯。丁玫一边在楼梯跑着,一边心里暗暗庆幸自己下班时换了一双半高跟鞋,若是和平时一样换上自己喜欢的细跟高跟鞋,现在在这磕磕绊绊的楼梯上跑非崴了脚不可。

  丁玫飞快地跑上了四、五层楼梯,她能听出,那两个劫匪的脚步声就在自己上方两层左右,而且连两个家伙的越来越沉重的喘息声都能听清,她心里暗想:“哼,小蟊贼,还想和我比跑步?”

  终于,丁玫爬上第七层时,头顶的脚步声没有了,她知道那两个劫匪一定已经跑不动了。她也放慢了脚步,警惕地一步步走上了大楼的八层。

  丁玫刚上到楼上,忽然一个黑影迎面飞来!她赶紧弯腰,顺势向前一跃,一个装了水泥的麻袋从女警官头上飞了过去!紧接着,一个家伙猛地朝丁玫扑了过来!丁玫突然躺在地上一翻身,抬起修长的双腿同时向后踢去!随着一声惨叫,那扑过来的家伙被女警官踢得一路滚了回去!

  丁玫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起,举枪对着两个劫匪喝到:“不许动!我是警察!!”

  此时一个劫匪正趴在地上“哎呦、哎呦”地叫着,另一个本来打算扑上来的劫匪面对丁玫手里黑洞洞的枪口,也吓得站住了脚步。

  丁玫此时才看清两个劫匪的长相:呆站在对面的是一个二十四、五岁,身材瘦弱,长着一双老鼠般小眼睛的男子,他手里还提着一个红色的女式挎包;而趴在地上的是一个不到四十岁,身材还算结实,但嘴有些歪的男子,正捂着肚子惨叫:“哎呦,哎呦!我的肠子被踢断了!!”

  “把他扶起来!走到墙角,双手举到头顶!”丁玫用手里的枪指着那长着老鼠眼的男子说。

  看到追来的原来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警,两个家伙的眼睛里不禁闪过一丝凶光,但当他们看见丁玫手里那黑洞洞的枪口时,又不得不乖乖地老实下来。那老鼠眼扶起歪嘴的同伙,慢慢地朝墙角走去。

  丁玫举着手枪,警惕地跟在后面。她正走着,忽然感到眼前一黑,脑袋里一阵晕眩,差点摔倒!丁玫赶紧站住,身体摇晃了几下,使劲甩甩头清醒过来。她看到前面走着的两个劫匪并没注意到自己刚才的情形,心里才稍微平静了一点,但仍然禁不住纳闷:“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头晕呢?难道是今天忙了一天太疲劳了?不过幸好那两个家伙没注意!”

  前面两个家伙越走越慢下来,好像还互相看了两眼。丁玫知道这两个家伙想找机会逃跑,她抬腿就踢在了那歪嘴的屁股上:“老实点!别动什么鬼主意!”

  那两个家伙赶紧低头继续朝墙角走,,走到墙边乖乖地把双手举过头顶放在墙上。丁玫看着这两个相貌委琐、专抢女人和老人的小流氓,不禁又来气了。她用枪点着那老鼠眼的后脑勺,一边骂着:“人渣!”一边下意识地到腰上去取手铐。

  丁玫伸手到自己腰上一摸,才想起来自己下班时已经将手铐留在办公室了。

  女警官正犹豫着该怎么把这两个家伙捆起来押走,忽然又一阵晕眩袭来!丁玫只觉得这一次眼前的事物都旋转起来,她不禁一手按在那老鼠眼肩膀上,身体摇晃起来!!

  此时背对丁玫的那两个劫匪也发现女警官的异样,两个家伙突然转身!那身材壮实的歪嘴猛地向头晕目眩的丁玫当胸一拳打来,丁玫想躲闪,却觉得现在好像两腿都已经软绵绵地,只能一声惊叫,竟然被那劫匪一拳重重地打倒在地上!

  那老鼠眼迅速弯腰将丁玫手里的手枪夺过来,接着拉起同伙就往楼下跑!丁玫倒在地上,只觉得眼前金星乱冒,脑袋里“嗡嗡”做响,她想爬起来,却感到四肢软绵绵的,怎么也使不上劲,挣扎了几下又趴在了地上。

  此时那两个劫匪已经跑到了楼梯口,却没听见身后女警官追来的声音。那歪嘴回头一看:女警官正趴在地上,用双臂支起上身想起来,却又立刻倒了下去,样子似乎十分虚弱!

  “快走!你还看什么?!赶紧逃跑吧!!”那老鼠眼一手握着丁玫的手枪,一手拽拽回头盯着趴在地上的女警官看的同伙。

  “等等!”那歪嘴此时已经完全站住了,他的眼睛里射出贪婪的目光,死死盯着趴在地上的女警官。

  那老鼠眼也回过头来,此刻丁玫正趴在地上,曲线玲珑的身体微微蠕动着,裙子下露出穿着黑色丝袜的双腿修长匀称,加上美丽的女警官此刻显得十分软弱无力的样子,更加令人欲火上升。

  那老鼠眼也忍不住咽了口吐沫。说:“你要干什么?”

  “傻瓜!肥肉就在嘴边还能放过她吗?”那歪嘴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丁玫警服裙子下丰满浑圆的臀部说。他也有些奇怪,自己那一拳虽然很使劲,但似乎也不该把这个女警一下就打晕了?但丁玫此刻的样子明显十分虚弱,再加上手枪现在在自己手里,胆子也不免大了起来。

  “她、她可是女警察呀!”

  “操!女警察怎么了?女警也是女人呀!是女人就都可以干一炮!而且,这娘们身材这么惹火,不干她一炮岂不浪费?”

  说着,那歪嘴拉着同伙,小心地朝着趴在地上的丁玫走了回来。

  丁玫现在只觉得浑身酸软,手脚好像都不听使唤了。可那两个劫匪的对话她却听得一清二楚!听着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丁玫不禁惊慌起来。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忽然变成这样?再想到可能要遭到两个劫匪的侮辱,丁玫几乎急得要发疯了!

  两个家伙走到丁玫身边,看到女警官几次挣扎着想爬起来都没成功,更加放心了。那歪嘴让同伙用手枪指着丁玫,自己蹲在了她的面前。

  他看到丁玫已经吓得脸色苍白,美丽的大眼睛里含满了泪水,惊恐地望着自己,不禁淫笑着说:“怎么了?警花?你刚才的威风劲上哪儿了?”

  说着,他伸手在丁玫丰满的屁股上下流地摸了起来。丁玫羞愤交加,几乎昏了过去。她真想一拳把这个劫匪的鼻子打歪,可使出了全身的劲也只是把手臂刚刚抬起一点,就立刻被那歪嘴一把抓住了。

  “放开我!你、你们要干什么?!快松手!!”丁玫倒是不再头晕眼花,可是浑身软绵绵的,一丁点力气也使不上,只能厉声大喝。

  “小娘们,你还凶什么凶?”那歪嘴说着,将女警官两只手都扭到背后,用一只手就将丁玫的两个手腕牢牢抓住了,接着开始用另一只手来解丁玫裙子上的腰带。

  丁玫已经快急疯了,她拼命地想将双手挣脱出来,可她此刻竭力的反抗也不过是被反扭到背后的双臂微微哆嗦了两下,一点用处也没有。那歪嘴将丁玫警服裙子上的腰带抽了出来,接着用腰带将女警官的双手紧紧地捆绑在了背后。

  然后他得意地站起来,向没完工的大楼四面看了看,叫过那老鼠眼来。两个劫匪丢下被反绑住双手的女警,从大楼里搬了很多装满了水泥的编织袋,在地上搭起了一个一米左右高的台子。

  丁玫趴在地上,已经害怕得浑身发抖。可她现在的状态别说逃跑,就是想翻个身都做不到,手脚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一样没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两个劫匪搭好了台子朝自己走来。

  那歪嘴从地上抱起浑身软绵绵的女警,将她仰面朝上放到了水泥袋搭成的台子上,将丁玫被腰带捆绑的双手压在身体下面。他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已经羞愤得满脸通红的女警官,开始一个一个地解开丁玫警服上的扣子。

  “你干什么!!混蛋!杂种!!快放了我!!”丁玫急得快要哭了,丰满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愤怒地破口大骂。

  “呸!贱人!你现在喊破喉咙也没人能救你!你还是省点力气,让我们好好操你一顿吧!!”那劫匪无耻地笑着,他已经知道这个美丽的女警现在是彻底落入自己手心里了,并不急于将她的衣服扒光,而是要一点一点地脱掉她的衣服,让她慢慢尝尝被奸污的滋味。

  丁玫现在已经快绝望了,她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只能眼看着那歪嘴一个个地解开自己警服和衬衣上的扣子。他每解开一个扣子,丁玫的心就颤抖一下,她娇艳的嘴唇不住哆嗦着,发出痛苦羞耻的呻吟。

  那劫匪解开丁玫衬衣的最后一个扣子,接着突然抓住她的上衣用力向两边一扒,将女警官被解开的上衣扒到了肩膀两边,暴露出雪白丰满的上身!

  “啊……不、不要……”丁玫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使劲摇晃了一下裸露出来的圆润的双肩,羞辱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嘿嘿……”歪嘴淫笑着,突然把女警官粉色的吊带胸罩推了上去!女警官丰满滚圆的两个乳房立刻暴露出来。

  “啧啧,没想到女警的奶子这么美、这么嫩!!真想立刻咬两口!”歪嘴淫秽地笑着,竟然伸手抓住丁玫裸露出来的挺拔娇嫩的双乳,使劲地捏了起来!他一边用双手揉搓着丁玫雪白丰满的胸脯,一边还用手指使劲地捏着两个粉红色的娇嫩的小乳头!

  “啊!啊……住手……”被劫匪放肆地蹂躏着的胸膛一阵阵轻微的疼痛和电击一样的感觉传来,丁玫忍不住小声抽泣起来,她感到极大的羞耻和悲哀,虚弱地摇晃着已经被剥得赤裸裸的上身,徒劳地挣扎起来。

  女警官羞愤欲绝的表情和露裸着的美妙性感的胸膛使劫匪感到欲火上升,他感到自己的下身明显地膨胀起来。歪嘴使劲地揉了几下丁玫丰满肉感的乳房,忽然抓住女警官警服裙子的下摆,撩起来推到了丁玫纤细的腰上!

  “啊!不、不、不要!!”丁玫感到自己的裙子被撩起,两只粗糙的大手隔着自己穿在下身的黑色连裤袜和里面的内裤,在自己的下身上放肆地抚摸起来。

  一种压倒性的绝望和羞耻感涌了上来,她声嘶力竭地尖叫起来!

  “哈哈哈!贱人,你叫吧!你越叫老子越爽!!”歪嘴说着,把手伸进女警官的裙子里面,使劲撕裂了丁玫的黑色连裤袜。接着他抓住丁玫穿着的雪白的内裤,用力往下一拽!随着“嘶啦”一声,女警官的内裤被撕破,被拽到了一边的大腿上!

  “啊……”丁玫感到下身一凉,知道自己的内裤已经被扒掉,一阵羞耻和惊恐,使劲扭动起裸露出来的迷人的下身反抗起来。

  “操!这娘们的贱穴还是嫩红的哪!!一定是不经常被男人操。”那歪嘴贪婪地盯着女警官裸露出来的下身,用手按在丁玫黑亮的阴毛上使劲搓了起来!他一边摸着,一边竟然将一只手指粗鲁地插进了丁玫娇嫩的肉穴里!

  “嘿嘿,一点都没湿!好,这样强奸起来才过瘾!!”他无耻地说着,将两只手指插进女警官紧密娇嫩的小穴里放肆地转动起来。

  粗糙的手指磨擦着小穴里细嫩干燥的肉壁,丁玫感到一阵疼痛从下身传来。

  被野蛮地侮辱的感觉使丁玫感到一阵晕眩,她再也顾不得矜持和骄傲,开始抽泣着哀求起来:“不要,不!求求你,放过我吧!呜呜呜……”

  被侮辱的女警官伤心羞耻地哭泣起来,她裸露着的美妙性感的身体轻微地颤抖着,拼命想夹紧双腿。可丁玫修长结实的双腿现在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她微弱的反抗立刻就被劫匪打败了。歪嘴从女警裸露的肉穴里抽出手指,轻松地抓住丁玫丰满结实的大腿向两边分开,然后抓着她的双腿将她的屁股拉到了水泥袋搭成的台子边缘。

  “臭娘们!哭什么哭?!等着一会把你操得‘哇哇’直叫吧!”他一边辱骂着几乎被扒得一丝不挂的女警官,一边忙乱地解开自己的裤子,掏出早已经涨大变硬的大肉棒来。

  歪嘴从自己嘴里吐了几口吐沫,抹在了自己粗大的鸡巴上,然后把硬邦邦的大肉棒顶在了女警官赤裸裸的肉穴上。

  丁玫绝望地哭泣着,忽然感到一根火热粗大的硬东西顶在了自己刚刚被劫匪的手指蹂躏得疼痛着的小穴上!她挣扎着酸软疲惫的身体想逃避,可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绝望地尖叫起来:“不!不!!不要啊!!!!!”

  “臭婊子!等着接枪吧!!”歪嘴双手使劲按住女警官还穿着黑色连裤袜的丰满结实的大腿,用力挺腰插进!

  “啊!!!!!”丁玫感到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从下体传来!一根火热坚硬的大肉棒无情地戳进了她紧密娇嫩的肉穴!被残忍地强奸了的痛苦和羞辱一起涌了上来,美丽的女警官赤裸的身体猛地僵硬起来,发出凄惨的哀号!

  “臭婊子!还真他妈的紧!!呼,妈的,真过瘾!!”歪嘴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力地在女警官温暖紧密的肉穴里抽插奸淫着,双手抓住两个丰满肉感的胸脯,使劲揉搓起来。

  “不、不……不要……”被强暴的女警官软弱地扭动着雪白的肉体,嘴里漏出阵阵凄楚的呻吟和悲啼。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从被奸淫的肉穴传来,丁玫感到浑身冷汗直流。丰满的大腿和圆润的双肩无力地颤抖着,丁玫羞愤地闭上了眼睛,眼泪不停地流淌下来。

  那歪嘴在女警官的身体里痛快而残忍地抽插奸淫着,丁玫的小穴里的那种紧密温暖的滋味,和强暴一个美丽无助的女警官的快感使他觉得无比地痛快。他喘着粗气奋力地抽插着,双手大力地揉捏着女警胸前两个美丽丰满的乳房,同时还享受地看着被奸污的女警官脸上那种痛苦羞耻的表情。

  丁玫则感到极大地痛苦,本来就莫名地虚弱的身体里最后一点力气似乎也被野蛮的强奸夺走了,使得她现在只能无比绝望地忍受着被罪犯残忍地施暴的巨大羞耻和痛苦,不断呜咽呻吟着的女警官意识里已经渐渐变成了一片空白。

  过了不知多久,丁玫忽然感到那插进自己身体里的肉棒猛地烫了起来,随着一阵猛烈而快速的抽插,一股火热粘稠的液体涌进了自己的身体。她一阵长长的呻吟,看到那歪嘴脸上带着满足的淫笑从自己身上爬了起来。

  歪嘴满意地看着已经被自己干得奄奄一息的女警官,丁玫闭着眼睛微弱地喘息抽泣着,美丽的脸上泪痕斑驳,雪白丰满的双乳上布满了自己的手印,两个娇嫩纤细的乳头已经被捏得红肿起来,而赤裸着的下体一片狼籍,白浊的精液夹着一点血丝正从刚刚遭到奸污的肉穴里缓缓流淌出来。

  他满足地将自己的鸡巴里残余的精液抹在女警官的大腿上,然后招呼一直站在一边看着自己强奸这个女警的同伙:“喂,你不过来也干一干这个贱人?他妈的,这个女警的小穴操起来还真过瘾!”

  那老鼠眼刚才一直眼巴巴地看着歪嘴奸污失去抵抗了女警官,丁玫美丽性感的肉体使他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听见歪嘴的招呼,他立刻一边解开裤子,一边扑了上来!

  “不、不要!求求你们,不要……”丁玫已经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只觉得浑身酸痛不已,连动一下都很困难,下身更是火辣辣地疼痛,只能用微弱的声音凄惨地哀求。

  可还没等丁玫的哀求说完,她就感到又一个沉重的身体压了上来,接着又是一根粗大坚硬的肉棒插进了自己刚遭到奸污的肉穴里!

  那老鼠眼趴在女警官美丽的肉体上,嘴里发出阵阵浑浊的喘息,用力地抽插起来。

  丁玫此时已经完全被巨大的痛苦和羞耻打垮了,她连呼叫哭泣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觉得身体在逐渐变得麻木,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悲惨的女警官慢慢在劫匪残忍的奸淫下失去了知觉,丁玫昏迷前脑海里最后一个念头是:“难道我竟然要这样被这两个罪犯活活奸死?天哪!难道这是一场噩梦吗……”

  等到老鼠眼满足地在女警官的肉穴里射出来之后,他才注意到被自己奸污的女警已经昏死过去!他紧张地摸摸丁玫的鼻孔,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赶紧拉起自己的同伙:“快!趁着她还没醒过来,我们快跑吧!”

  那歪嘴却站着没动,他的眼睛还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被奸淫得昏死过去的女警官:丁玫的头软弱地耷拉在一边,紧闭着眼睛微弱地呼吸着;上衣被扒到了肩膀下,裸露着的雪白丰满的胸膛上布满被蹂躏的痕迹;警服裙子被弄得皱巴巴地推在纤细的腰上,修长的双腿软绵绵地大张着,迷人的下体完全暴露出来,肉穴被干得红肿外翻,缓缓滴淌出白浊的黏液,黏糊糊的精液糊满了女警官下体凌乱不堪的阴毛,也沾满了大腿上黑色的连裤袜。刚被轮奸过的女警官现在的样子显得说不出的凄惨和性感!

  “还不走?!”

  “啧啧,这女警的身体可真棒!这么丢在这里太可惜了!”

  “你、你还要……”

  “把她弄回去!让咱们弟兄们慢慢玩玩她!”说着,那歪嘴抱起昏死过去的丁玫,扛到肩膀上就往楼下走。

  “喂!你疯了!她可是个警察!你、你弄回去玩完了可怎么办?!”

  “哼哼,管她呢?先玩够了再说!!”歪嘴扛着衣衫凌乱、半裸着身体昏迷不醒的丁玫走下了楼梯,将丁玫抱进她的汽车飞驰而去!

  与此同时,在工地对面的一栋大楼里,两个男人看到被轮奸得昏迷过去的女警官又被两个劫匪弄进汽车带走,相视一笑。

  “怎么样?和我的计划一模一样!”

  “不错!看来那两个家伙还识货,果然没放过这个美女!”

  “哈哈哈!接下来就该轮到您的了!好好享受一下这个警局第一美女的滋味吧!”

  “只可惜已经被那两个家伙尝了鲜!”

  “没关系!反正这个娘们也不是处女,先后有什么关系?而且……”

  “好啦,我们也该走了!”

  ===================================

  在郊外的一座简易的木板房外停着丁玫的汽车,此刻在木板房里面的一个房间里,女警官丁玫正在遭受着一伙歹徒的摧残。

  房间的门和窗户都紧紧地关着,房间里的空气十分污浊,充满了烟草的恶臭的空气中还弥漫着浓重的男人的汗臭,和一股难闻的精液的气味。

  丁玫此时正虚弱地躺在房间中央的一张大床上,女警官的双手被用布条紧紧地捆绑在床头的栏杆上,双腿也被大大地朝两边拉开,粗粗的麻绳捆在女警官纤细的脚踝上,将女警官的双脚也捆在大床另一头的栏杆上。

  女警官的衣服已经被剥光了,只剩下被撕扯得破破烂烂的黑色连裤袜还留在丰腴修长的双腿上,雪白性感的肉体一丝不挂地赤裸着。女警官的屁股下面被垫上了一个油腻腻的枕头,使她迷人的阴户被更清楚地暴露出来。一个光着身体的大汉正趴在被“大”字形捆绑在床上的女警官身上,双手使劲地揉捏着两个白嫩丰满的乳房,在女警官的身体里奋力地抽插奸淫着。

  丁玫此刻眼睛被一条系在脑后的黑色布带紧紧蒙着,头无力地朝一边歪着,在那男人的奸污下有气无力地呻吟着。丁玫此刻的意识中充满的痛苦和悲哀,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遭到如此可怕的摧残:先是莫名其妙地晕倒,接着又落到了两个劫匪的手里,被他们轮奸后又被绑架到这里遭到这些歹徒无休止的奸污和凌辱。

  丁玫尽量想使自己冷静下来思考一下,但她实在做不到。自从丁玫苏醒过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被蒙上眼睛、扒光衣服捆在了床上,接着就开始遭到一遍又一遍的强奸。丁玫起初还拼命地叫骂挣扎,但她的手脚都已经被捆得死死的,挣扎根本没有用,叫骂也只是使那些家伙更加兴奋、更加起劲地奸污自己。现在丁玫已经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了,被蹂躏了不知多少遍的身体已经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感到自己的小穴里好像已经被奸淫得失去了知觉,不断从下体流淌出来的精液把自己屁股下面垫着的枕头都湿透了,两个被那些歹徒不停玩弄揉搓着的乳房也逐渐麻木起来。

  又一个家伙满足地在女警官的身体里射出来后,爬了起来。丁玫感到又有一个男人沉重的身体压了上来,她赤裸的身体轻轻地蠕动着,用微弱的声音哀求:“不、不要……我、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们……”

  “算了吧,臭娘们!老子今天非把你这个贱穴插烂不可!!”说着,又一根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戳进了女警官被奸污得红肿不堪的肉穴里面!

  “啊……”丁玫有气无力地呻吟着,虽然眼睛被蒙上了,但从声音上丁玫能听出,这个家伙已经强奸过自己至少两次了。丁玫从这些家伙的声音里听出,这里至少有五、六个人,这些家伙每人都已经强暴过可怜的女警官至少两遍了。

  在这个家伙野蛮的奸淫下,丁玫的心里充满的羞辱和绝望,她嘴里断断续续地发出微弱凄惨的呻吟,慢慢地又昏死过去。

  此时在房间外,两个男人正和将女警官绑架到这里的那个歪嘴一边说着话,一边隔着门上的小窗看着屋里被捆绑在床上的女警官遭到残酷轮奸的场面。

  过了一会,门被打开了,一个家伙出来说:“老大,那娘们又被干得昏死过去了!”

  “好了,就这样吧!”一个男人对歪嘴说。

  另一个男人把手里的皮箱递给歪嘴,说:“这里的钱足够你们远远地离开这里了!把这个女警留下,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吧!记住,走得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

  “是,是!您放心,我们兄弟一定不会在回这里了!”那歪嘴眉开眼笑地接过皮箱。此刻他的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没想到自己狠狠地在玩了那女警之后,竟然还有人给自己钱让自己去避难!真是天上掉馅饼!

  “行了,你们赶紧走吧!”

  目送着一伙歹徒出了房子,两个男人又转身看了一眼房间里被赤裸裸地捆在床上、被轮奸得昏死过去的女警官,不禁都露出了恶狼般贪婪邪恶的微笑。

  警探姐妹花之陷阱(下)

  丁玫逐渐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她觉得头好像要炸裂了似的痛,耳朵里也“嗡嗡”直响。她使劲摇摇头使自己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可眼前仍是漆黑一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眼睛还被黑布蒙着。

  丁玫下意识地想摘掉眼上的黑布,可双手刚刚一动,就听到一阵清脆的“叮当”声,双手怎么也动不了!丁玫使劲拽了拽双手,才感到自己的手腕上戴着一副冰凉沉重的铁铐,双臂被向身体两侧张开着,用铁链锁了起来。女警官一阵惊慌,身体一阵挣扎,这才感到自己的双腿也已经失去了自由!丁玫感到自己似乎是跪在地上,上身前倾使头几乎耷拉在了地面上,屁股则高高地撅着,双腿左右分开着,脚踝上也被锁上了沉重的铁镣,一动就叮当作响。随着一阵微风吹过,丁玫浑身一哆嗦,这才发现自己现在竟然是全身赤裸着的!

  女警官心里不仅又是惊恐又是羞耻,她正想叫喊挣扎,忽然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丁玫回忆起来:自己昨天下班(感觉上是这样)后遇上了抢劫,追两个劫匪到一个工地时,忽然感到莫名其妙的头晕,接着就失手反被两个劫匪抓住,遭到了强奸;然后又在昏迷中被他们绑架到这里,遭到一伙歹徒的轮奸,接着就昏死过去,醒来后就被这样用铁链锁了起来!

  想到这里,丁玫不禁感到十分愤怒和羞耻!自己堂堂一个警官,竟然遭到一群无耻下流的劫匪的轮奸和侮辱!而且一想起自己竟然被歹徒轮奸到昏死过去,现在下身还一阵阵地酸痛,腰好像要折了一样软绵绵的,又被赤身裸体地用铁镣锁着,如此难堪而羞耻地跪伏在地上,丁玫忍不住羞愤得浑身发抖起来。

  “美女警官,醒过来了?你的小穴差点就被人插烂了,真是可怜!不过,女警官现在这副光溜溜的、趴在地上的样子可真美呀!”一个男人十分低沉沙哑的奇怪声音从丁玫背后传来。他此刻正坐在丁玫的背后不远的椅子上,欣赏着这个美丽的女警官被一丝不挂地用铁镣锁起来的狼狈羞辱、却充满诱惑的样子。

  他从丁玫的背后看去,女警官赤裸着雪白成熟的身体像狗一样趴伏在地上,手脚被乌黑沉重的铁链锁着向四面拉开,玲珑的曲线一览无余,尤其是女警官浑圆性感的屁股高高地撅着,像两个雪白的大肉丘一样在他眼前闪耀。一想到这个如今一丝不挂地被铁镣锁着、可以任自己玩弄作践的女人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美丽刚强、精明强干的女警官,他就觉得喉咙发干,一股欲火在体内熊熊燃烧起来。

  丁玫忽然听见背后的男人的声音,不禁心头一寒。这个声音是那么地低沉而古怪,似乎不像是人的声音一样充满了邪恶和残忍。她挣扎着想回头看去,才想起自己的眼睛已经被蒙上了。

  “你、你是什么人?为、为什么这样对我?!”丁玫厉声喝问,她知道房间还是自己曾遭到那些歹徒轮奸的那个房间,因为空气中还充满着那种烟草和汗味混合著的恶臭,但这个男人的声音显然是自己没听见过的。

  “哈哈哈,你不要管我是谁,丁大警官!警局的头号美女谁不想上?今天你落在我手里,还用问我想干什么吗?”

  说着,那男人从椅子上走了下来,走到丁玫背后蹲下,用双手抓住丁玫雪白丰满的双臀,贪婪地在两个浑圆结实的肉丘上抚摸起来。

  “不要!不要……”丁玫一阵挣扎尖叫。她现在感到更大的羞耻和愤怒,因为昨天遭到那些家伙轮奸时,丁玫脑袋里一阵是昏沉沉的,浑身软弱无力;而现在她的意识十分清醒,手脚也逐渐恢复了气力,可还是被这个家伙如此下流地侮辱,而且被他直接点明了自己的身份,使丁玫感到羞愤难当!她使劲扭动着赤裸的身体,手脚上的铁链也随着叮当乱响。

  “不要白费力气了!嘿嘿,女警官的屁股,可真白、真肥呀!摸起来真是舒服!”那家伙无耻地说着,竟然抱住丁玫丰满的屁股,用嘴在上面舔了起来!

  “啊……混蛋!你、你……”丁玫感到那家伙热烘烘的大嘴在自己撅着的屁股上乱舔乱咬,一阵阵又麻又痒的滋味使她羞得浑身发抖,几乎要哭了出来,使劲摇摆着身体骂了起来。

  “没想到女警官光着屁股还这么刚烈!有意思!”那男人说着,双手顺着丁玫两腿间细嫩迷人的肉缝摸了下去。他用手盖在女警官赤裸着的肉穴上,抚摸挤压着两片柔嫩红肿的肉唇,接着竟然将手指插进了丁玫的小穴里面!

  “啧啧,真是惨呀!被那些家伙操得都已经快烂掉了!咦?这里面怎么还黏糊糊的?”他粗鲁地手指插进丁玫遭到野蛮轮奸后已经红肿得不成样子的肉穴里抠弄着,沾出些里面残留的男人的精液,故做惊讶地说着。

  “混蛋!你、你不是人!!快放开我!!!”被那男人用手指抠挖的干燥红肿的小穴一阵阵疼痛,丁玫又羞又气,浑身发抖,只能尖叫着大骂不止。

  那男人看着羞耻得浑身哆嗦的女警官,嘿嘿淫笑着将手指上沾着的黏液抹在了丁玫丰满白嫩的大腿上。他接着将手指又插进丁玫的阴道里,再将沾出的那些黏糊糊的东西仔细地抹匀在她裸露着的雪白的大腿上,然后又把手指插进去,再继续将沾出的精液涂抹在丁玫的双腿上。

  丁玫被这个家伙粗糙的手指抠挖得浑身颤抖,感觉下体一阵阵酸涨疼痛,而被他抚摸着的敏感细腻的大腿却感到一阵阵难以形容的麻痒,使她难过得几乎忍不住要哭了起来。她强忍着羞辱的眼泪,不停地剧烈扭动着身体反抗着,尖声叫骂。

  “嘿嘿,丁大警官还真够烈性的!都已经被那么多男人玩过了,还假装什么劲?!”说着,那男人使劲掐了丁玫细嫩的大腿根一下,使女警官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接着他开始用手顺着丁玫赤裸着的匀称雪白的双腿一点点抚摸下去,一直摸到了丁玫纤巧白皙的双脚,抓住她的一只脚仔细地抚摸玩弄起来。

  那男人的手抓住丁玫被铁镣铐着的脚,轻轻地捏着女警官纤巧的玉足,一根一根地摸着丁玫纤美白皙的脚趾,使丁玫感到浑身直哆嗦,一种说不出的麻痒滋味从被玩弄的脚上传来!丁玫想挣扎,可被铁镣锁着的双腿怎么也挣不出那男人有力的手掌,而被男人下流地玩弄的痛苦滋味,使刚烈的女警官已经快支持不住了,她咬紧嘴唇不使自己发出羞耻的呻吟,感觉脸上一阵阵发烧。

  那男人通过手里抓着的颤抖着的圆润的小腿就能感到这个女警官此刻内心的羞愧和挣扎,他淫笑着开始用手在丁玫白皙的脚心轻轻抚摸起来。一阵更强烈的酸痒传来,丁玫感觉好像浑身爬满了小虫似的难受,她忍不住一边轻轻呻吟着一边大骂起来:“混蛋!!你、你这个变态!!杂种!!!哦……”

  看到女警官已经羞愤得难以自持,雪白性感的身体不住颤抖着,破口大骂,那家伙忍不住哈哈大笑。他接着更加来劲地搔起女警官的脚心来!

  “混蛋!禽兽!!你、你快放了我!啊……变态……呜呜……”丁玫感到脚心奇痒难忍,想挣扎却因为手脚被锁着无法用力,巨大的羞耻和痛苦使倔强的女警官终于忍不住小声哭了出来。

  那家伙见丁玫已经被折磨得哭了起来,终于放开了女警官的脚。他满脸淫笑着趴在丁玫撅着不住颤抖着的屁股上,从背后抱住她赤裸的丰满肉体,开始从纤细的腰部向上一寸一寸地抚摸起来。

  他的手顺着丁玫平坦匀称的小腹摸上来,抓住她白嫩的胸膛细细把玩起来。

  他一边轻柔地揉搓着女警官丰满细腻的双乳,一边用手指夹住两个娇嫩的小乳头轻搓起来!

  “啊……不、不要……”丁玫已经止住了悲啼,但现在被人抱住身体大肆地玩弄敏感娇嫩的乳房和乳头的滋味更加使她无法忍受。现在这个家伙的玩弄不像那些歹徒那么粗鲁残忍,但却使女警官感到越发羞辱难当。一阵阵电流一样的酥痒从被玩弄的胸部传来,使丁玫浑身不住地哆嗦,她感到被人如此彻底地玩弄比被那些歹徒残酷地轮奸还要难受和羞愧,尤其是自己遭到蹂躏的身体竟然还产生了阵阵难以言表的耻辱的快感!

  丁玫竭力想克制自己身体的变化,可还是感到脸上在发热,乳头似乎也渐渐硬了起来,赤裸着的性感的肉体也不由自主地轻轻扭动起来。她拼命想要反抗,却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在对手无耻地玩弄侮辱下慢慢失去了力量,只能随着那家伙双手的蹂躏羞耻地蠕动着,嘴里不自觉地呻吟起来。

  丁玫开始慢慢地绝望了:自己现在这种样子,注定是没办法避免再一次被对手奸污了。丁玫觉得自己在这种状态下遭到罪犯的强奸不是自己的错,她这么想着,抵抗的意志也渐渐弱了下来。

  “怎么?贞烈的女警官也会被罪犯玩弄出性感来吗?”那男人明显感到这个被锁链锁着的裸体美女身体在颤抖,两粒嫩红的乳头也膨胀起来,而肥美的臀部更是不由自主地上下蠕动起来。

  “混蛋……我、我不会放过你……哎呦……”罪犯的辱骂使几乎已经要彻底投降了的女警官感到了巨大的羞辱,她拼命克制着自己不做出丢脸的举动,手脚上的铁链叮当作响,提醒着女警官此刻羞辱难堪的处境,使她又产生出抗拒的意识。但令丁玫羞耻的是,自己的身体里好像有一股热流涌动,下体的小肉穴里竟然湿热起来!

  那男人嘿嘿奸笑两声,停下了对女警官丰满的双乳的蹂躏,用手抓住丁玫散乱的黑发,抬起了她的脸。女警官美丽的脸上充满了羞愤的表情,漂亮的脸蛋涨得通红,蒙在眼睛上的黑布已经被眼泪湿透了,娇艳的小嘴里不时漏出微弱的呻吟。

  他狞笑着将手慢慢伸向女警官的两腿之间。

  “不、不!……”丁玫绝望地喘着粗气尖叫起来,她竭力想夹紧双腿,可锁在双脚上的铁链打败了她的努力。

  “嘿嘿,臭娘们!竟然已经湿了?!”那家伙用手指从女警官的小穴里沾出些闪亮的汁液,顺手抹在了颤抖着的雪白肥美的屁股上。

  丁玫已经羞耻得快要哭了出来,她长长地出了口起,绝望地低下了头,赤裸的身体不再挣扎了,默默地等待着残酷的奸淫开始。

  忽然,丁玫感到那男人的手指插向了自己的双臀之间!粗糙的大手抓住自己两个肥厚的肉丘,向两边野蛮地扒开,接着一根手指插进了自己紧缩着的菊花洞里!有力的手指撑开紧闭着的小肉洞,一阵难以形容的疼痛和酸涨从屁股后面向女警官袭来!

  “不!啊……不、不要啊!!”被那男人的手指插进屁眼里抠弄的女警官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丁玫被吓得魂飞魄散,拼命扭动着雪白丰润的双臀挣扎逃避起来。

  “不要?不让我干你这里,那你说我该干你哪里呢?”那男人无耻地说着,他感到这个美丽的女警官丰满厚实的屁股已经紧张得痉挛起来,紧凑的肉洞不停抽搐着死死夹住自己的手指,使他越发感到施暴的快感,干脆又插进一根手指,用两根手指一起在丁玫的屁眼里使劲地抠挖转动起来!

  丁玫又是恐惧又是羞愧,再加上阵阵酸涨不已的疼痛,使她忍不住又哭泣起来。她一边哭着一边徒劳地扭动着雪白性感的身体,要遭到可怕的鸡奸的恐惧终于使刚强的女警官顾不得羞耻,抽泣着哀求起来。

  “啊……不、不要!我、你、呜呜呜……求求你,不要动我那里……你、你插我那里好了,呜呜呜……”

  “哪里?”

  丁玫挣扎了半天,恐惧终于打败了内心最后一点骄傲和反抗,她呜咽着拼命摇晃着头,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你插我的、我的小穴……呜呜……”

  “哈哈哈!骄傲的女警官也开始求一个罪犯去操自己的贱穴了?!呸!臭婊子!!你那贱穴都已经被那么多人操过了,我才不稀罕呢!你那烂穴哪有女警官的屁眼那么紧!操起来一定舒服得很!!”

  他恶狠狠地骂着被羞辱得痛哭失声的女警官,继续用手指玩弄着女警官紧密浑圆的小肉洞。

  “不、不要……呜呜呜……”丁玫绝望羞耻地哭泣着,她感到自己屁股后面的肉洞里一阵阵酸涨和疼痛,身体也好像被蹂躏得渐渐失去了力气,瘫软下来。

  现在她只能绝望地哭泣喘息着,被人残酷地玩弄着的雪白肉体凄惨地颤抖着。

  忽然,丁玫感到那两根使自己痛苦难堪的手指抽了出去,接着一根粗大坚硬的东西顶在了自己还酸痛着的肛门上!她立刻倒吸一口冷气,意识到了接下来的命运是什么!惊慌绝望的女警官立刻嘶声尖叫起来:

  “不、不、不!!不要!!!你、你……”

  “哈哈哈!臭婊子,你看你现在这副样子!活像一只不要脸的母狗!”男人放肆拍打着丁玫剧烈摇摆着的肥白屁股,对着一丝不挂地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哭叫着的女警官大笑起来。

  丁玫羞耻得只恨不能立刻死掉,她感到那根可怕的大肉棒已离开了自己的肛门,接着那男人似乎走到了自己面前。丁玫正迟疑着,忽然感到自己的头发又被人揪住了,接着一根火热坚硬的大肉棒碰到了她颤抖着的嘴唇上!

  “丁大警官!你如果不想让你下贱的屁股多吃苦,就好好吸一吸我的家伙!

  把它弄得湿一点!否则一会你的屁眼可就要更遭殃了!!哈哈哈!!!“

  丁玫听见那家伙的说话,差点就要羞愤得昏了过去!自己竟然要遭到如此羞辱!!自己被这个残忍的家伙扒光了衣服用铁链锁在这里羞辱玩弄,他还要野蛮地从屁眼里来奸淫自己!更可耻的是,自己还要被迫先用嘴来把他丑陋的肉棒舔湿,来方便他插进自己的屁眼强暴自己!?!

  “不!!你、你这个变态!杂种!!我、我决不!!呜……”丁玫羞得满脸涨红,气愤得不住发抖,破口大骂。但她刚刚骂了几句,就感到一根粗大的肉棒硬带着一股令她恶心的味道塞进自己的嘴里!

  那男人粗鲁地用自己的肉棒在女警官的嘴里捅了几下,捅得丁玫几乎要呕吐起来,然后又抽了出来。

  “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着,他将手伸到趴伏在自己面前的女警官的屁股后面,将两根手指狠狠地插进了丁玫的肛门里!

  他恶狠狠地将手指插进丁玫的屁眼里抠挖着,强烈的疼痛使丁玫浑身抽搐,大声地惨叫起来:

  “不!住手!啊……混蛋……你……你快停下来吧……”丁玫哭叫着使劲摇头,紧张惊恐得几乎气都喘不上来了。

  “贱货!停是停不下来了,我得先把你这下贱的屁眼弄松一些,好让我更方便地操你啊?!我马上就要把我的家伙插进去了,所以我劝你还是听话一点,乖乖地吸一吸我的肉棒,这样你下贱的屁股也能少吃点苦!你想清楚了?!”

  丁玫已经被这个残忍变态的家伙折磨得有气无力了,她现在连清醒地思考一下都做不到了,只知道悲惨地哭泣哀求,赤裸着的美妙肉体凄惨地哆嗦着。

  那男人见女警官好像已经失去了反抗的念头,于是又慢慢地将自己的大肉棒伸向了丁玫不住呻吟悲啼着的嘴边。

  这次丁玫没有再抗拒,在这个家伙残酷的蹂躏折磨下,她已经彻底失去了反抗的念头,悲哀地张开性感娇艳的小嘴,将那根粗大火热的肉棒吞了进去,流着羞辱的眼泪慢慢啜吸起来。

  丁玫含着那男人粗大的肉棒吮吸着,一种难闻的骚臭气味冲进来,使女警官一阵反胃。但她现在只能强压着内心的反感和痛恨,屈辱地哭泣着,上上下下地吮吸起来。她能感到自己的眼泪和口水带着自己的羞耻流到那膨胀的阳具上,将那根即将可耻地奸淫自己的东西弄得逐渐湿滑起来。

  那男人跪坐在女警官面前,闭着眼睛享受这美丽的女警官羞辱的侍奉,同时用手抱住丁玫肥嫩的屁股,继续用手指玩弄和抽插着丁玫逐渐变得松弛下来的浑圆的屁眼。他现在手指的动作变得十分温柔和细致,仔细地扩张着弹性十足的肉壁,满意地开发着这个美丽刚烈的女警官肛门的性感。

  丁玫一边屈辱地啜吸着他的大肉棒,一边闭着眼睛伤心地呜咽着,她现在感到巨大的绝望和羞耻,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地落入了被人肆意玩弄奸污的悲惨命运里面!一阵阵酸痛和麻痒的感觉,从丁玫被那男人手指抠挖着的肛门传来,慢慢扩散到她的全身,再加上自己嘴巴吮吸肉棒发出的那种令人难堪的湿漉漉的“啾啾”声,使她的意识也渐渐变成了一片空白。

  忽然,丁玫感到自己嘴里面的肉棒可怕地膨胀发热起来!她开始意识到了什么,但还没等她将那肉棒吐出嘴里,就感到一股浓重腥热的液体在自己嘴里爆裂开来,粘稠的精液迅速地涌进了丁玫的喉咙,填满了她的小嘴!

  丁玫嘴里发出一阵模糊剧烈的呜咽,她刚想挣扎着吐出嘴里的肉棒,就被那男人死死地按住了头!

  “丁大警官!把我的东西都吃进去!快!!”

  丁玫挣扎着,被憋得脸色发紫,喘不上气来。她只能勉强呼吸着,将那些恶心的粘稠液体一起吞咽了进去!

  那男人看见丁玫喉咙的吞咽,这才满意地将自己的鸡巴抽了出来。丁玫这才感到一阵轻松,她大口地呼吸着,感到自己的嘴里充满了精液的味道,一想到自己刚才还把那些恶心的黏液吞进肚子里,立刻忍不住又干呕起来。

  那男人看着女警官满脸痛苦,粘稠的精液合著口水从嘴角流下来,一直流到雪白的下巴和脖子上的凄惨样子,不禁又格外兴奋起来。他看看自己依旧坚挺无比的大肉棒:在女警官屈辱的吮吸下已经沾满了闪亮的唾液,再加上那些残留在龟头上的精液,这个可怕的凶器已经足够湿滑了。

  他慢慢站起来,走到了丁玫背后跪下,双手抱住雪白肥嫩的双臀仔细抚摸起来。此刻的丁玫已经被这无休止的蹂躏和侮辱折磨得快要发疯了,她感到两只大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摸着,接着一根依然火热坚硬的东西顶在了自己已经被那家伙手指玩弄得酸涨不已的肛门上!

  丁玫深深吸了口气,绝望地低下了头。她知道最可怕而羞耻的凌辱就要开始了,但此刻的女警官已经被彻底打败了,她既没有力气也没有勇气去反抗了,只能是无助地等待着这可怕的凌辱开始。

  随着一阵剧烈的撕裂感从屁股后面的肉洞传来,丁玫还是忍不住嘶声惨叫起来!她感到一种巨大的充实和涨痛立刻充满了自己屁股后面的肉洞,火辣辣的疼痛迅速蔓延全身,使她赤裸的肉体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丁玫感到那粗大的家伙填满了自己的屁眼,疼痛和羞愤使女警官手脚都抽搐起来,嘴里不断发出阵阵低沉而凄惨的呻吟。

  那个男人双手死死抓住女警官赤裸的肥美双臀,充分享受了一会女警官屁眼的紧密温暖,接着开始猛烈而快速地抽插起来!粗大坚硬的肉棒在女警官雪白肥厚的双臀间快速进出着,带着娇嫩的肛肉里出外进,一丝鲜血也逐渐从被奸淫撕裂的肛门里流了出来。

  丁玫此刻只感到脑袋里“轰轰”作响,强烈的疼痛从下身逐渐蔓延开,使她感到双腿和腰部以下几乎失去了知觉!一种被彻底奸污了的羞耻感占据了丁玫的全部意识,她感到自己已经不再是精干刚强的女警官,而像是一个可以任人作践的婊子一样,只能在罪犯可耻的奸淫下悲惨地哭泣哀号。

  丁玫在那男人猛烈有力的抽插下无助地哭泣尖叫着,被铁链牢牢锁着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哆嗦着,浑圆雪白的屁股失去控制地左右摇摆,两个丰满肥嫩的大乳房也挂在胸前剧烈地摇晃,整个样子显得无比凄美、妖冶和性感!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丁玫已经开始感到意识都模糊起来时,一股火热的黏液剧烈地在女警官的直肠里爆发出来,接着那根折磨了她很久的大肉棒终于从丁玫已经被撕裂失去了知觉的屁眼里抽了出来。丁玫能感到一股热乎乎的液体顺着自己的大腿流淌下来,她沉重地喘息呻吟着,知道自己又被那些残酷的罪犯无情而彻底地凌辱了。

  丁玫忽然感到那个家伙开始打开自己手上的铁镣,很快她的双手被松开了。

  接着就被那家伙轻易地扭动了背后,丁玫感到那家伙开始用绳索捆绑自己。她不知道他还要怎样折磨羞辱自己,想挣扎反抗,可是刚遭到残酷奸淫的女警官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她感到那家伙先用绳索将自己的双手捆在一起,接着用绳索绕过自己上身,在自己丰满的乳房上下牢牢捆了两道,同时将自己被扭到背后的双臂贴在后背上死死捆住。丁玫微弱地扭动着丰满赤裸的上身反抗着,粗糙的绳索挤压捆绑着敏感娇嫩的双乳使她感到十分的难受和羞耻,但还是被那家伙捆得死死地,双臂一点都活动不了!

  接着那家伙又将丁玫双脚上的铁镣打开,将她的双腿解放出来。丁玫此刻上身被粗糙的绳索五花大绑,脸朝下趴在地上,嘴里断断续续地呻吟着,感到被禁锢了太久的双腿已经发麻,浑身酸软。

  那家伙接着将瘫软在地上的女警官赤裸的身体抱了起来,走向了一张椅子。

  他将依然被蒙着眼睛,捆绑着上身的丁玫放到椅子上坐好,然后用绳子将丁玫的上身又牢牢地捆绑在了椅子靠背上,接着抬起丁玫一条修长雪白的腿搭到了椅子的扶手上。

  丁玫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只能任这个家伙将自己的腿抬起来搭上扶手,接着感到那家伙用绳子将自己丰腴白嫩的大腿紧紧地捆在了扶手上,浑圆匀称的小腿软绵绵地耷拉在了椅子外侧。然后那家伙又用同样的办法将丁缳另一条腿也捆在了扶手上。这样赤身裸体的女警官就被以一种无比羞耻淫荡的姿势捆绑在了椅子上:上身被紧紧贴着靠背捆着,丰满白嫩的双乳被绳子勒得格外突出;雪白丰满的双腿被大大地分开搭在椅子扶手上,粗糙的绳索已经深深地勒进了大腿细嫩的皮肉里;遭到残酷奸淫凌辱的下体在椅子边缘完全彻底地暴露出来!

  悲惨的女警官此刻头无力地耷拉在胸前小声啜泣着,她也能感觉到自己现在是一种多么丢脸的姿势,可是实在没有力气去反抗,头脑里也昏沉沉的,只能凄苦地等待接下来还不知道多么残忍的折磨。

  那家伙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女警官完全赤裸着暴露出来的下体,两个小肉穴都清楚地暴露在雪白丰腴的双腿之间,尤其是刚遭到奸淫的屁眼,成了一个还合不拢的小洞,缓缓流淌出白浊粘稠的精液和淡淡的血丝。

  丁玫听见那家伙似乎在房间里摆弄着什么,过了一会,他走到自己背后,忽然解开了自己眼睛上的黑布!

  “丁大警官!我们要走了,你自己好好欣赏一下美丽精干的女警官精彩的表演吧!!哈哈哈!!!”

  说着,那家伙按了一下手里的遥控器,打开丁玫对面的电视,接着快步走出了房间!

  丁玫的眼睛刚刚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那人已经出了门。她正惊疑着,忽然看到捆绑着自己的椅子对面的电视里出现了图像!丁玫仔细一看,忍不住大声尖叫起来!!

  原来那电视上播放着的正是丁玫刚才遭到那变态的家伙无耻地玩弄、和被他从屁眼奸污的录像!那个家伙竟然在强暴折磨女警官的同时,还将全过程用摄像机拍摄了下来,又放给如今被以这种悲惨羞耻的样子捆绑在椅子上的丁玫看!!

  那摄像机拍摄的角度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画面上全是丁玫赤裸着的雪白肉体,根本没有出现那家伙的相貌。录像带上全是女警官被赤身裸体地用铁链锁起来,遭到玩弄奸污的淫秽场面,还不断出现丁玫面部、阴户和肛门的特写!丁玫凄惨地哭泣呻吟,脸上充满了羞耻痛苦的表情都被清楚地记录下来!甚至就连那粗大的肉棒插进紧缩着的屁眼里抽插的镜头都被残酷地捕捉下来:窄小的肉洞被残忍地撑开,嫩红的肛肉在奸淫中被带得不断翻进翻出,还有丁玫嘴角沾满了粘稠白浊的精液等等残酷羞辱的场面一一出现在丁玫面前!!

  被捆绑在椅子上的丁玫看到自己面前电视里播放着的录像,羞愤屈辱得不禁浑身哆嗦,闭上眼睛失声痛哭起来!可即使丁玫不睁开眼睛,那录像中的男人无耻下流的辱骂,和遭到蹂躏摧残的女警官凄惨无助的哭叫、呻吟和哀号还是不断飞进丁玫的耳朵,使她感到自己受到了最残忍、无耻和卑鄙的凌辱!

  丁玫羞辱痛苦地哭泣着,她心里暗暗发誓:只要自己能从这里逃出去,即使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那些用尽最卑鄙的手段蹂躏了自己的家伙抓回来!!我一定要报仇!!受尽屈辱蹂躏的女警官在心里大喊着。

  正在这时,一股淡淡的煤气味飘进了丁玫的鼻子!丁玫立刻惊恐起来:这些残忍的家伙原来逃走时打开了煤气阀门!他们在轮奸蹂躏了自己之后,还要杀死自己灭口!!而且是要自己看着自己遭到奸污摧残的录像,在无尽的屈辱痛苦中慢慢死去!!!

  丁玫对这些家伙的凶残和狠毒感到又是恐惧又是愤怒!她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向四周看着,寻找着逃生的办法。忽然,她看到了墙角立着的一个棱角粗糙的铁柜!丁玫立刻产生了一个念头!她坐在捆绑着自己的椅子上开始拼命摇晃身体,过了没一会,她就连人带椅子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丁玫顾不得摔得头晕眼花,浑身疼痛,她用出了全身最后一点力气,用自己赤裸着的小腿和脚支住地面,将自己和椅子一起朝那铁柜蹭了过去!

  丁玫赤裸着的小腿在粗糙的地面上磨得疼痛难忍,白皙的玉足和小腿已经被磨破出血了,但她咬着牙坚持着,终于带着捆绑着自己的椅子一起蹭到了铁柜跟前。丁玫感到屋子里的煤气味越来越重,她抓紧时间开始在那铁柜粗糙的棱角上蹭着将自己双腿捆在椅子扶手上的绳索。

  丁玫费力地蹭着,过了大约两分钟,右腿上的绳索终于被蹭断了!女警官赶紧用重获自由的右腿跪在地上支撑身体和椅子,加快频率磨着捆绑左腿的绳索。

  又过一会,左腿上的绳索也被磨开了,丁玫没有放松,又开始在铁柜上磨擦将自己上身捆在椅子靠背上的绳子。

  赤身裸体的女警官就这么拼命地在铁柜上蹭着,跪在地上的双腿,细嫩的皮肉都已经磨破了,但终于将自己的身体从椅子上解脱了下来!丁玫接着将后背靠在铁柜上,坐在地上开始磨自己双臂上的绑绳,等到她将自己的双臂也挣脱出来时,房间里已经几乎充满了煤气的味道,丁玫已经开始感到头昏沉沉的,手脚也几乎快动不了了!

  丁玫赶紧挣扎着站起来就往外跑,跑到门口才意识到自己现在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这种赤身露体的样子怎么能直接跑到街上呢?她回头看了看,从房间里的那张大床上找到了自己已经被揉搓得皱巴巴、沾满了污秽的警服和裙子,匆忙套上。然后她又忽然想到了电视上还在播放着的那盘令她羞耻痛苦的录像带,她又赶紧将带子取出,转身跑了出去。

  受尽屈辱折磨的女警官拖着疲惫虚弱的身体,摇晃着跑出充满了煤气味的木板房。丁玫看到自己的汽车竟然还停在门口,赶紧挣扎着爬进汽车开走了。坐在自己的汽车里,丁玫才感到松了一口气。她想起自己这整整一天里受到的可怕、残暴的轮奸和摧残,不禁感到羞愤交加,她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些无耻地蹂躏了自己的歹徒一个个亲手抓回来!!

  ===================================

  “果然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被我那么样地玩弄过之后,还能这么快地逃出来?!”

  “哼哼……”

  看着丁玫的汽车渐渐远去,停在离木板房不远处的一辆汽车里,两个男人带着一种邪恶的微笑说着。

  “如果这个美女逃不出来,岂不是真的要被熏死在里面?那多可惜!”

  “不会的!我太了解她了,她真的不是个简单的女人!下次我们可能就不会这么顺利把她弄到手了。”

  “没关系!越是不容易到手的女人玩起来才有意思!对了,那几个替死鬼怎么样了?”

  “你放心吧!他们已经永远地消失了,再也不会在这里出现了!”

  “哦,你办事总是这么让我放心。哼哼,那几个家伙也不算冤了,能玩到丁玫这么棒的女人也算是他们的福气了!哈哈哈……”
TOP Posted:2018-05-13 17:40 | 回樓主
俗男人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863
威望: 87 點
金錢: 275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4-12-05


1024
TOP Posted:2018-05-13 17:47 | 回1樓
tjyyt0404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859
威望: 86 點
金錢: 71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2-16


1024
TOP Posted:2018-05-13 17:4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