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办公室里勾引男同事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办公室里勾引男同事
小糊糊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1154
威望: 233 點
金錢: 2619 USD
貢獻: 338 點
註冊: 2016-09-25


办公室里勾引男同事




  郭蕾,和她老公张P在里一直被号称壁人。他们是圈里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可其实个中苦楚,只有郭蕾本人才能够体会。

  老公张P是个极其好面子的男人!除却工作之外,花时间最多的便是各种应酬。所以,留给郭蕾的时间其实并不多。

  应该有一年多了吧,这段时间简直邪了门了!单位里各种学习、出差接踵而至。天知道,她的身躯有多需要男人!可那又如何,一整天折腾下来,张P早已如一团烂泥,哪还有精力进行夫妻生活?

  或许是上天的垂怜,这天有个小伙子竟然进入了她的眼帘:「郭师傅,我是过来借资料的。」那个小伙子怯生生的说道。

  可是郭蕾哪里注意到他说的话了,她的注意力全在那个小伙子的身上。郭蕾首先看的是那个小伙子的眼睛。他的眼睛,透露出一股羞怯,但却是炯炯有神的。

  就是这双眼睛,让郭蕾身体里的欲火又熊熊的燃烧了起来。但其实郭蕾还是理智的,她知道贸贸然行事,反而不美。但她能做得也仅是如此了,脑子里的那些画面却再怎么也清除不掉!郭蕾沉浸在肉男裸女的胡思乱想中不可自拔。

  「郭师傅,郭师傅!」直到小伙子的再次呼唤,才将郭蕾从幻想中唤醒:

  「嗯,怎么了?」

  小伙子再次递上了手中的资料目录:「郭师傅,这些资料你有吗?」郭蕾接过资料,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我年龄相差并不大,叫郭师傅反而把我叫老了,以后就叫我郭姐吧。」她一边说这话,一边仔细的翻阅着资料目录,片刻之后才接着说道,「你这些资料我这里都有,你先回去,我把这些资料影印一份之后,再通知你过来拿。」

  实际上,在刚才的一番交流中,她也注意到了,这个小伙子也是一只贪吃的狼。那一双贼眼总是有意无意的看向自己裸露在外的胸口。这可是一个好现象。

  但为了保险起见,郭蕾决定做进一步的试验。她看了看自己,庆幸自己今天穿的是一身短裙套装。

  忽然间,一个邪恶的计划在大脑中生成。她脱掉了自己的内裤,压在了一堆资料中间,然后迅速找齐了大部分的资料。之后,郭蕾才打通了小伙子办公室的电话:「喂,您好,请问小z在吗?他在是吧?请通知他下来,拿资料准备得差不多了。」

  郭蕾将资料放在了一张下部镂空的桌子那里,然后指着对面的档案柜说道:

  「小z,你去那里把装订条拿过来。我在这里将那些已经影印好的资料整理一下。」然后趁着小z转身的功夫,将短裙往上提了提,这才坐下。坐下之后,郭蕾的腿故意张开了一定距离。

  为了让事情发生的更自然一些,郭蕾在装订资料的过程中,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小z聊着天,然后故意装作一个不小心将一个装订条打落在地上。装订条落地的位置到也很巧妙,正好落在小z的脚边。小z也很自然的弯腰去捡。

  可是小z却无意中发现对面那美好的风景,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装订条滑落的更远了。

  只是这下郭蕾有些尴尬了。她是想着这件事情发生的,可真的发生了,却感觉那么的不自在,但最大的问题是,她现在也不能有任何的反应,否则这场戏就假了。不过,郭蕾也非常的机智,她随意的弄了一下资料,然后说道:「那什么,我现在去上个厕所,你先整理一下,我马上就回来的,好吗?」说着也不等小z有任何的反应就起身,然后装作无意将藏有内裤的那叠资料弄得有些凌乱了,然后离开了办公室。

  郭蕾离开办公室之前,有意无意的一个回头,却看见直起身的小z擦了一下嘴!在这之后,这一转身的功夫,郭蕾拿出了手机,打开了一个app。实际上这是郭蕾的第二步行动,她在隐蔽位置,藏了一个摄像头。她一边仔细的观看着摄像头传来的画面,一边厕所走去。

  小z掀起了那散落在地上的几张纸,把它放到了桌子上,可那里还是显得凌乱,于是想整理一番。只是他在整理资料的时候,却无意中发现了夹在资料中的内裤。这个时候的他有些恍惚。他想放回去,又想干点别的,左右为难。后来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再度拿起了那条内裤。而此刻竟然做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举动!不,不能说是意外,应该这画面也在郭蕾的意料之中吧——那小子竟然将内裤放在鼻子跟前闻了起来。

  而之后,那小子并没有就此停止,闻了有一会儿之后,将内裤就放在裤裆之处摩擦了起来……或许正因为这里是办公室,否则那小子应该会把那话儿给掏出来吧!

  就是这样的画面也已经刺激得郭蕾更加的难受。她的手不自觉的要裙子往上卷着然后揉搓起自己的阴户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那小子停止了动作却将内裤放入自己的口袋中,然后急匆匆的出了门。

  郭蕾愣了那么一两秒不过,迅速猜到了原因——在大庭广众之下露械一旦被发现,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啊。

  不过此刻郭蕾憋胀的难受,她真心的想看看那小伙子那根武器的大小,可是却无法明说。不过这可难不倒她,眼珠子那么咕扭一转计上心来。

  郭蕾强忍着那股冲天的欲望,整理下衣装,离开厕所,回到了办公室。她刚坐下没多大会儿,小z便回来了。郭蕾看着他脸上出现的那莫名的潮红,便知道她的猜测是准确的。但也不说破,继续整理着资料。

  只是那小子此刻一系列的行为极其的不自然——刚开始还好,只是左手放在裤兜里,但行色却显得急匆匆,然后是一不小心撞到了那张桌子,导致那张桌上的纸张部分散落在地。

  郭蕾知道,他这是要趁机将内裤放回原位呀!却只是故意埋怨了一句:「怎么那么不小心?快整理好!」

  两人又坐了一阵后,小z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而郭蕾又坐了几分钟之后,这才出门看了看,确实没人这次把门锁上。之后,她在那堆资料中找到了自己的内裤,仔细的看了看,果然发现了不属于自己体液的痕迹!而此刻,还略微有点湿润。

  终于,她的心房崩溃了。她再也控制不住那股冲天的欲望,索性就任由它肆虐。她将内裤放在鼻子跟前仔细的闻着拼命的嗅着。那小子臭味似乎有种魔力,让她的身体越来越热。她索性脱光了自己,全然不顾正在工作着的摄像头。她一个手拿着内裤拼命的舔着,而另一只手放自己的小穴处,拼命的抠弄着。可以说长时间的自慰还从来没这么爽过。以至于弄到最后自己竟然尿了。

  郭蕾瘫坐在椅子上,总感觉还是有些不舒服。她闭着眼睛回想,分明这次的感觉比以往更强烈了,怎么还会不舒服呢?当她的目光再次落在手中紧紧攥着的那条内裤上时,不由得笑了:「自我安慰怎么样都是不爽的,我还是太需要男人了。」

  郭蕾取过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于是,一个新的想法在她的脑子中出现——邀请那小子过来帮忙,然后拖时间将饭点播过去,之后邀请他回家吃饭,在饭中加入少量安眠药。再之后……想象在那之后的画,郭蕾骚穴里又有一股热流涌出。

  「喂,请问是小z吗?你现在有空吗?」郭蕾打了个电话过去。可惜那边的答复让她很是失望。

  「对不起,郭姐。家中突然有急事,所以我先回家了。您有什么事儿吗?」这句话让郭蕾翻了翻白眼——什么事都赶巧了。不过好在老公出差还有段时日,也不急着这一时。

  「哦,也没别的什么事,只想你明天下午过来帮个忙。」但这事也不能拖太久,毕竟自己的身体受不了。

  「好的郭姐,明天要没别的事的话,我一定过来。」那小子就这么答应了下来。

  「那郭姐先谢谢你了,就这样,拜拜!」说着就挂断了电话。在公司工作小二十年了,要个人打个招呼就行了。明天岂会让你有事?郭蕾得意的笑着。

  第二天下午,那小子如约来到了办公室。而在此之前,郭蕾早已交沾满淫水的内裤,藏到了那叠资料下面。而那小子刚来没多少时间,郭蕾的手机就响了。

  郭蕾心道:「这个电话打的真是时候。」她向那小子晃了晃手机,说:「你先忙着,姐出去接个电话。」

  接个电话不大功夫,郭蕾回来的时候,瞅了一眼那些资料,知道她藏的内裤已经消失在那个人的裤子口袋里了。她神秘的一笑,也不点破,只是问道:「怎么样了?」

  那小子看了看资料,想了想说:「已经初步弄清楚了头绪,可以开始工作了。」突然间那小子捂起了肚子哎哟哎哟的叫了起来。他不好意思看向郭蕾:「不好意思,郭姐,肚子不争气,我先去个厕所。」这点鬼把戏哪能瞒得过她?但还是点了点头,说:「嗯,去吧。」现正如郭蕾预料般的顺利。

  郭蕾突然间抬头看了看电脑上的时间,惊叫道:「哎呀!」这一声惊叫,将那小子吓了一跳,忙问:「郭姐,怎么了?」郭蕾只拍自己的脑袋:「是郭姐对不起你,你看,这饭点都过了。」郭蕾又来回踱步走了一阵说:「算了,姐对不起你,请你到姐家吃吧。姐亲自下厨。」

  那小子倒是一脸难色:「这……」

  郭蕾一把抢过话头:「这什么这?姐不想欠你人情,就这么定了。」那小子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那么,麻烦郭姐了。」郭蕾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可是心里却在暗笑:「不麻烦不麻烦,你这身体可嫩的很!」

  有道是久病成良医。在老公不在家的夜晚,安眠药倒成了她的标配。吃的多了也就对安眠药的药性有了不少了解。

  这不,正说着话呢,那小子就不好意思的来了一句:「不好意思郭姐,估计是白天有些累了,我趴一会儿。」

  郭蕾看上去一脸关切:「那你就趴一会儿吧。」实际上内心全都开了花:

  「药效不错,来的真是时候,看老娘怎么折磨你。」但是为了安全起见,郭蕾又吃了几口菜,喝了几口酒。待确认那小子睡熟之后,这才将那小子所坐的凳子往后拖移了些。最后取来绳子,分别固定住了那小子的四肢和腰部。

  等再次确认好这小子被固定好之后,绳子绑着牢固之后,郭蕾这才褪去自己的衣衫,露出了她的这虽有些岁月,但依然迷人的身躯。

  说句实话,郭蕾虽然对此的种种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且目前状态下那个年轻的男人根本看不到自己,等郭蕾依旧心情荡漾,满脸羞红。那熊熊的欲火再次焚烧了郭蕾的理智。她此刻满心想的只有那男性雄伟象征。她的脸紧贴在那小子的裤裆那里,感觉着那小子雄壮的温度。

  郭蕾已经迫不及待了,她的下体已经春潮泛滥了。她已经顾不得会不会吵醒那小子了,疯了一般的解着那小子的裤腰带。可当她褪去那小子裤子的时候,她却傻了眼——那小子竟然穿着她那天蓝色的内裤。

  郭蕾看到这一幕,口里骂着:「变态!」可她的脸却再一次贴了过去。也不知道这个臭小子是有多长时间没洗澡了,反正那股异味是异常的浓烈。不过在此刻,这股异味儿却成了最强烈的春药,让郭蕾愈发的疯狂了——隔着内裤就舔上了。

  这一舔可不要紧,那小子竟隐隐有要醒来的迹象。想想也正常,安眠药并没有给得太多。可是,对那小子越来越明显的反应,郭蕾却是置之不理。她继续将她的脸与嘴唇,在那条天蓝色的内裤上摩擦。这条混合了她与那臭小子两种气味儿的内裤,在此刻,是一种致命的春药,让郭蕾欲罢不能!

  那臭小子终于彻底的醒了,但却被这春宫电影般的场景给吓坏了。他拼命的挣扎着,却发现自己被绑在了凳子上,进而吓得大叫:「住……住手啊!放开我!」这一声嚎叫惊醒了沉醉在欲望当中的郭蕾。但也仅仅是几秒钟而已,很快郭蕾便回过神来。她笑着看着眼前的男人:「哟,醒了?你还不错嘛,竟然穿上了姐姐的内裤。你个死变态。」

  这一耽搁,把臭小子也冷静了下来。他看着眼前赤裸的女人,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他也笑道:「原来是个发春的女人呢!在公司里那么清纯,那么的玉女。现在看来,原来骨子里也是一个骚货。」

  可是郭蕾却不再理他,而是直接脱掉了那个小子身上穿着的内裤,把玩起那小子雄壮的象征!一边把玩,一边笑嘻嘻的说道:「看不出来吗?个子不大,这物事倒不小,嗯,比我老公的可大多了。」

  臭小子不顾自己被绑着反唇相讥:「看不出来嘛,平时那么清纯圣女的一个姐姐,却原来也是一个淫荡的娃儿。」

  「淫荡」这个词很是不好听,但在此刻,郭蕾却觉着这个词是那么的好听。

  她一把攥紧了臭小子的物事,一面杏眼圆瞪:「老娘今天这个样子,还不是你们臭男人害的!想家里那个王八蛋,一年半载也不干老娘一回。老娘土地也要翻种啊!」

  臭小子也不跟他客气,接着骂:「你个淫货贱货乱操逼的货,这么用力的抓老子的鸡巴干什么?痛死老子了!」

  郭蕾被骂得火气直冒,一口咬住了那雄壮的象征。说句实话,她本来想狠狠的咬一口,给那臭小子一点教训!可是入嘴后的那味道却让她舍不得下嘴!说实话,我实在不是什么好闻好吃的味道,相反是有点臭味,但此刻却让郭蕾这么着迷。

  同样的,欲火也一点点的在那臭小子身上蔓延,臭小子下意识的一挺一挺腰身,嘴里还在骂着:「臭婊子小贱货,老子要操烂你的死逼嘴。」臭小子的腰身一挺一挺,无数次的将鸡巴插入郭蕾喉咙的深处,无数次的刺激的郭蕾翻着白眼儿想要呕吐。如此几次三番之后,臭小子毕竟未曾经历过人事,就这么射了出来。

  不过在郭蕾那里却又是一番感觉——她也曾为老公口交过,深喉也玩过那么一两次。但是想来在记忆中的那两次,那种令人兴奋欲死的感觉这远远无法和这次相比。应该是处男的精液的温度吧,滚烫的精液顺着她的喉咙,直达她的胃部。

  在这种温度的刺激下,她甚至管不住自己的尿门,畅快的尿了起来。可这尿和寻常又有不同,却是伴随着浑身的颤抖。仿佛有一只莫名让人舒爽的电流刺激的浑身,郭蕾感觉此刻自己如在极乐世界!郭蕾是没注意到,自己此刻也在痛快的呻吟着。

  过了好一阵,两人才从刚才的愉悦中舒缓过来。但这又有不同。臭小子是真的尽了兴了,而郭蕾却总觉得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对头。她稍一活动才想起来,自己的土地还干渴着呢。

  郭蕾咽下了口腔里剩余的精液,用手胡乱的擦嘴巴边上的残留,之后她用右手的食指挑了一下臭小子的那已经疲软的物事:「姐姐我还没过瘾,你还行不行啊?」

  臭小子呵呵一笑:「别用行不行来问男人,男人很吃亏的。只是现在我刚解决一发,总得让我喘口气吧。不过……」说到这里,臭小子忽然不说了,只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郭蕾那对山峰。

  郭蕾正疑惑,那臭小子怎么不说了呢?忽然看见他的眼神所盯的地方,气得她又使劲的攥了一下那臭小子的物事,骂道:「还骂老娘淫娃贱货,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但还是主动的,把自己迷人的双峰送到了他的嘴边。

  臭小子大叫了一声说道:「你也不怕抓坏了他,待会儿无法耕你的那块破地。」说完,像复仇一般的就拼命的噬咬起那对迷人的双峰起来。但是很快的,臭小子就停止了噬咬,用头顶开了郭蕾,骂道:「臭婊子,给老子解开呀,老子这样很不爽!」

  郭蕾捂嘴轻笑:「对不起,忘了,还把你绑在凳子上。」不过郭蕾没料到的是,她刚一松开那臭小子,那臭小子便将她扑倒在地。那臭小子的臭嘴不停的在她身上啃噬着,一双手也不老实的在她上身上胡乱的抓着。

  忽然那臭小子一把分开她的双腿,将脸凑到了她的阴道跟前。那臭小子疯狂的啃噬着这个芳草地。而他的双手则不老实的使劲抓着那一对美丽的山峰。

  郭蕾现在的感觉很奇特,明明身体传递给他的是剧痛无比的感觉,可她分明从中感觉到了无比的愉悦。而那臭小子抓自己抓得越狠自己的愉悦感就越强!

  臭小子终于忍不住了,使劲的让郭蕾翻了一个身,然后说道:「臭婊子骚贱货,把屁股撅起来,老子要干你了。」

  已经欲火焚身到极点的郭蕾自然是无不配合,下一刻却尖叫了起来:「那里是屁眼,不能插!」

  臭小子却不管她,自顾自的插了进去,说道:「书上都说干女人屁眼是最爽的,老子这第二泡就要感觉感觉。」

  郭蕾努力的挣脱,但却被臭小子孔武有力的手臂和腰身控制着却怎么也摆脱不了。只能拼命的惨呼:「痛啊……拔出来……好痛!」可是那臭小子又怎会如她的意?因为这个地方比在那个贱人的嘴里还要舒爽,一边疯狂的抽插着,一边大叫道:「臭婊子,小贱人,老子要干你的屁眼儿!你教吧,叫吧,叫的声音再大点!你的声音越大,老子越过瘾!」郭蕾知道摆脱不了,也只能咬紧牙关任那小子摆布。

  不过那臭小子还是没坚持多久,再一次的射了。郭蕾只感觉自己的肠道突然涌进来一股热流。这种感觉不好形容,明明是非常的难受,却又有种莫名的兴奋,很是怪异。

  欲望得到释放的臭小子,拔出了他的鸡巴。可被臭小子放过的郭蕾突然觉得一阵空虚。刚才还不喜欢臭小子继续进攻自己的屁眼,现在却又极度渴望臭小子能够继续。

  但是很明显,现在让臭小子继续进攻是不可能了。那臭小子也明显没注意到她的失神,一把扳过她的头,说道:「把你的屎给我吃掉!」郭蕾此刻还处于懵懂状态呢,根本就不知道那臭小子在说什么,只是感觉那臭小子又将他的肉虫塞到了自己的嘴里。不过郭蕾此刻却是有些奇怪,怎么这会儿那臭小子的肉虫有股屎的味道?只是她却没有深想,仅凭本能的吸吮着。

  臭小子估摸着自己的大鸡巴被她吸吮的干净了,就抽了出来,说了一句:

  「赏你的。」然后对着郭蕾的脸就开始滋尿。

  尿液,本来是恶心的物事,可此刻却如同春药,再一次的激发了郭蕾心底那股原始的欲望。她再一次的向臭小子发起了攻击。臭小子也被他点燃的欲望,可惜下身不给力,休息的时间还没到。

  臭小子再次掀翻了郭蕾,刚想亲吻女神的芳草地,却被女神阻止了:「你等一下。」然后站起身,对着臭小子的脸瞄了瞄准,也开始滋起尿来。

  臭小子也非常享受这一场尿雨,任凭女神肆意的发射。等待女神尿完,臭小子再也忍不住心中那股邪火,第三次将女神掀翻,抱着女神的脚丫子啃了起来。

  而他的另一只手抓住女神的另一只脚,放到了自己的鸡巴那里,让女神用脚帮自己的鸡巴做按摩。

  果然这招很奏效。没多大会儿,臭小子那男性雄壮的象征就再一次的矗立了起来。这一次臭小子没有保持他的伪装,他野蛮的将自己的鸡巴对着女神的骚逼插了进去,并且疯狂的抽插着。

  而郭蕾竟然在如此猛烈的攻击中,享受到了舒爽。她拼命的浪叫着,用声音肆意的发泄着来自心底的舒爽。

  这一次,郭蕾感觉到了真正的高潮。而那个臭小子也非常彻底的了解了女人的滋味。两人在无与伦比的快感中,享受到了人生。

  终于,战争结束了。臭小子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无奈的笑道:「已经九点了,我也该回去了。」

  郭蕾虽然有些不舍得,但毕竟以后还有太多的机会,也只能同臭小子告别。

  臭小子骑着他的小电驴,看着高高挂起的月亮,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憧憬着未来更美好的生活,他笑了。

  (故事完)
TOP Posted:2018-05-09 22:15 | 回樓主
吞火艺人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999
威望: 100 點
金錢: 67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1-26


1024
TOP Posted:2018-05-09 22:21 | 回1樓
神秘VS未知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476
威望: 48 點
金錢: 72540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5-02-04


1024
TOP Posted:2018-05-09 22:48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