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暴行山贼团 1-11章  已完结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暴行山贼团 1-11章  已完结
liaojau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2576
威望: 453 點
金錢: 433 USD
貢獻: 699 點
註冊: 2015-02-04


暴行山贼团 1-11章  已完结



作者:trsmk2
肉戏第三章开始。

  第1章、煌黑之牙

  奥鲁希斯,被称为“巨蛇的背脊”连绵不绝的群山所围绕的广大土地,在古代语里是“封闭的国度”的意思。经过几千年来的传承,在外面的人看来,这是一片美丽和平的国度,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战争的阴云已经笼罩住这片大地,位于中央的庞大帝国与西方诸国同盟的战争旷日持久,北方皇国新败,魔主之国阿鲁法尼亚引来的新的魔军,正欲挥师南下,精灵们苦恼于日渐枯萎的森林,矮人们被受困于地底。荒蛮之地上,野蛮人摩擦着手中的利斧,兽人们的咆吼响彻云霄,历史的轨迹还在继续。
  “绿水河”是这片土地上一条非常有名的河流,它位于帝国与诸国同盟之间,魔性森林以北,横穿低洼之地。在它的南北面分别建有无数的国家,在很久很久以前,绿水河南北两岸的国家曾是西方诸国同盟的一员,他们以重兵把守帝国北部,成为对抗帝国北部的重堡。然而随着帝国的活动南面化,越来越多的战争被引向了魔性森林以南的沙荒之地,“绿水河”两岸国度渐渐脱离了神圣誓约,变得骄傲和独立,他们不愿意继续被卷入东西方两大势力的纷争之中。千年前,在一场圣战之中,“绿水河”两地的城邦集体拒绝西方同盟的请求。以中立之姿冷眼旁观东西方两大势力的战争,自此,“绿水河”脱离了诸国同盟,以城邦制的形式各自保持独立。
  然而时光飞逝,东西方势力的碰撞时尔激烈,时而平稳,无形之中促间进了科技文化的交流。帝国与北方皇国交好形成稳固的联盟,同时与东方异国交流,引入东方文化和人才,西方同盟则通过与精灵,矮人,半身人等种族的交流之中,得到了新的知识与文化。而“绿水河”两岸的城邦却陷入了固步自封的处境,随着北部大片土地被魔族入侵,魔主之国阿鲁法尼亚建立以来,绿水河城邦更是陷入了三面夹击的紧张局势。“绿水河”两岸本是低洼之地,或许是由于千年前对于神圣誓约的背叛,诸神将水灾带给了绿水河的城邦。常年河水位上涨带来的洪灾,魔性森林的魔族入侵,给国力持续走弱的绿水河城邦带来了致命的打击。正在此时,帝国的大军再一次出现在了绿水河城邦面前,但这时候的绿水河城邦已经没有了千年前的国力,守护南岸关口的重镇“拉古”投入帝国之后,女王与女王蜂的国家“塞拉尼亚”陷落,成为属国,帝国铁骑长驱直入,以奔腾之势蹂躏着河水南岸的诸城邦。
  然而,战争的天平随时都在变化,帝国内部红衣大公与黑衣大公的内斗,西方诸国同盟的反攻,让穷民黩武的帝国渐渐失去优势。“绿水河”以南的帝国控制区内,河水位的上涨,魔性森林的魔族,以及原领主的叛乱,竟然让强大的帝国也无法控制,除了“拉古”,“塞拉尼亚”等邻近帝国的区域外,以西的大片土地虽然明义上是帝国领土,但实际上已经失去控制,成为了真正的无主之地。
  一支商队正在这片混乱的土地上前进,尽管“绿水河”以南的土地已经成为盗贼出没的无主之地,但由于魔性森林的存在,这里仍然是交通要道,如果有人想要向北方前进的话,那必然要通过这片无主之地,而他们所要面对的,则是无处不在的山贼,盗贼团伙。
  哥顿曾经是绿水河南部某个城邦的兵队长,自从城邦沦陷之后,没有了军响补给的歌顿带领着他的部下野放成为了雇佣兵。在这片无主之地上,像他们这样的王国败残兵团伙有很多,有一部分被新领主吸收,但多半则以劫掠为生,曾经的正规军渐渐沦为了民众所恐慌的强盗团伙。
  哥顿带领的兵队要好一些,由于正规军出身,哥顿带领他的军队成为了雇佣兵,保护商队在这片土地上经商。而这次,他们所护送的是来自于魔性森林以南,塞拉曼的商队。
  哥顿一行有二百人左右,这是一支相当大的队伍,他们与塞拉曼的“金色马蹄”商会有长期合约,所以只有少数商队负责人同行,目的是前往更北方的魔主之国阿鲁法尼亚行商。
  “迷雾山脉”是“绿水河”南岸的一片山脉,由于常年被迷雾所笼罩,故有此名。而在这蜿蜒崎岖的山脉之中,存在着大大小小无数的山贼团伙,这也是“金色马蹄”商会不得不要请正规军成为保护的原因。
  哥顿一马当先,密切地关注着山上的形势,迷雾的存在让山上的视线很差,山道崎岖,军队散开也不方便。事实上,哥顿已经准备好面对袭击了,但问题是,是哪支山贼团?
  无论如何,自已毕竟是带领二百人以上的大型队兵,而且在纪律和受训程度上,哥顿都有自信,正规军不会败于只凭蛮勇的强盗团伙的。
  哥顿抬起头看了看天上,今天云的动向让他有些不安,就好像一丝阴霾般,笼罩在他心头。……
  在远方山顶上,乱石之中,一个东方异国风的美女正倚在石柱上,看着山下军队的前进。她左手拿着羽扇,右手则手持罗盘。而在她身边的,则是一个忍者模样的同龄女性,正托着双手,同样看着山下。
  “啊啦,看起来这一次可以大赚一笔了,这次的猎物似乎很有钱的样子啊。
  “手持羽扇和罗盘的女子笑着说。
  “看来情报没有错,果然是金色马蹄的商队。”女忍者看了一眼,露出冷峻的笑容。“喂,风水师白羽仙,看你的了。”“是是~~~我明白了。”白羽仙手持羽扇,露出女狐狸般的笑容,“今天的天脉不错,正适合使用风水术的时候。
  “名叫白羽仙的女子并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动作,仍然半倚在石柱上,一副懒洋洋的样子。抚媚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等到山下的兵队行进到一个关口的时候,白羽仙站起来,看着山下,东方美女手持羽扇,在空中优雅地做出一个横挥的动作。
  然后,山脉开始震动,乱石从山顶上滚落而下,直冲哥顿所在的商队。这时候,骑在马上的哥顿惊讶地看着山上的滚石夹杂着轰隆的声音倾泻而下。
  “散开,快散开!”哥顿命令部下,当几乎是同时,地面也开始震动,脚下的山石断裂而起,就好像有巨兽要从地底钻出一样,石地狂乱地掀起,地震之中,哥顿和他的士兵们几乎站立不稳,一些不幸的士兵就这么被山上掉下巨石所砸中而死。
  看着山下隐入混乱的军队,山顶上的风水师一脸得意,美人羽扇,来自东方异国的风水师——白羽仙,正看着自已的杰作,以地脉的力量震动着山下的军队。
  “果然,这一次准备得非常好呢,这里的地脉也很有用。”白羽仙有些兴奋地看着自已造成的山崩。谈笑之间,敌人已经进入混乱。
  “哼,小把戏而已。”站在一旁,双手抱在胸前的女忍者似乎不以为然。相比起传统的女忍者,这位的身材要更高,修长美艳的身体配上暗紫色的紧身忍家,将其凹凸有致的身材突显出来,而下半身则是网眼袜和雪白赤裸的美腿,如此撩人的着装让人血脉贲张。
  “喂,那就请千影小姐上场吧,让我看看你的忍术。”白羽仙用扇子遮住一边脸,魅笑着。
  “那就睁大眼睛好好看吧。”千影自信地冷哼一声,整个人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哥顿站在震动不止的山道上,看着周围一个又一个部下被落石所吞噬。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一道靓丽的黑影就从他头上掠过。那是一个扎着马尾的美丽女忍者,穿着紧身的忍衣从天而降,正当哥顿惊为天人的时候,身后的部下发出痛苦的叫喊声。然后是女忍者千影的高笑声。
  兵队长哥顿连忙回过头,只见女忍者仿佛无形的黑影一样,接二连三的袭击部下。而且显然是相当有预谋的,千影攻击的对象都是小队长级别的指挥官,显然是想要瘫痪兵队的指挥系统。
  千影杀戮的笑声回响在夜空之中,她的武器是锁镰,一种变幻自在的武器,在千影的挥舞之中,以不同的方向攻击着哥顿的部下。惨叫声此起彼伏,那黑色的锁镰在女忍者手里,就好像活动的大蛇一般,狰狞地将一个个部下吞噬。
  哥顿咬了咬牙,提剑冲向千影,然而就在即将要砍到对方的瞬间,女忍者的身影一下子变得模糊,然后分裂成四个人影。
  “分身术!”千影那死神般的笑声还在继续,然后哥顿抬起头,女忍者的化身合而为一,她一跃而起。兵队长睁大眼睛,看着女忍者在空中的身形,因为在她身后,是无数的利箭。
  久经战场的哥顿立刻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一个翻滚就躲到商队马车后面,仅仅是一个瞬间,箭雨袭来,部下的惨叫声再次响起。
  “全部躲到车后面去,或找隐蔽处!”哥顿大喊,但还没有喘上一口气,立刻庞大的爆炸声就从身边传来。兵队长转过头,不敢相信竟然有人将连车带人一起炸飞了出去。
  “魔法师?”哥顿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他从车后面抬起头,在山腰的部位。站着一个戴高帽子,高开叉露出雪白大腿的性感魔女,而在她的头指上,又有一发火球正在形成。
  徒手施法?哥顿倒抽一口凉气,不以施法媒介而直接施法,这种强大的魔法消耗证明了那个魔女极端的攻击手法。这让他想起了一个事实,最坏的结果,他们遇上的是这片山脉最臭名昭著的山贼集团,“煌黑之牙”。该集团成员数量很少,但战斗力极为强大,而且诡计多端,手段凶恶,尽管成立不过几年,但“煌黑之牙”的恶名,已经响彻整个绿水湖南岸。而且该集团的中心成员,全是极为上品的年轻美女,出于这一点,曾经有无数勇士前往讨伐,却无人生还。
  哥顿立刻就明白了自已的处境,“所有人,放弃商队马车,强攻关口。”兵队长抬起头,看着坡道上重兵把守的关口,那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对方有弓箭手和魔法师,站在山道下只有死路一条。
  哥顿咬了咬牙,第一个冲上去,他踏着碎石向上猛冲,在不断摇晃的视线当中,一个女战士的身影出现在他视线之中。那是一个蓝色短发,高大健美的美女,结实的肉体却又不失女性的柔美。她穿着胸围和短裤,腰间系有亚麻制的披风,雪白的肉体让哥顿有些眼光。
  然后就是一击重击,兵队长发现自已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凶狠的一击,凭着本能堪堪避过的哥顿在地上滚了一圈才站起来。而眼前的女战士已经在等着他了,她的武器是一把弯形的大刀,刀身很长,以劈砍为主。
  卡普里拉,“煌黑之牙”最强的战士,哥顿记起了对方的名字,他用带着铁腕的护手击打女战士,却被轻巧地躲过。兵队长想要横出一剑,却差点被刺穿,冰冷的剑锋划过皮肤,切出一道血印。
  这是最坏的结果,攻占不了关口,就意味着无法躲藏山腰的箭雨和魔法轰炸。
  哥顿苦涩地回过头,才发现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在后面。
  人群正在推挤和集中,士兵部冒着箭雨急迫地想要冲上关口。但无奈山道狭窄,人群只能推挤在一起。这时候,山顶上,一柄利剑划破天空,从上而下直刺在山道间人群间隙中的土地上,所有人都抬起头,夜色之下,一个人影正站在山头,以女王之姿君临。
  煌黑女王手挥长鞭站在山头,说不出的威严和压力,她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披风,迎风飞舞,两肩是黑色的毛织品,而胸口则挂着一个骷髅首饰。那是一种高贵与黑暗的结合,灰色的长发在夜空下飘荡。而站在她身后的,则是东方异国的风水师白羽仙,以及女忍者千影。只见煌黑女王双腿并拢,闭起眼睛,优雅地举起手中的长鞭。
  天空立刻响起了雷鸣。
  “轰雷魔法?”哥顿看了看那柄插在地上的利剑,立刻明白了将要发生的一切。但这已经太晚了,作为引导的魔法剑,以此为定点,天空的怒雷直劈而下。
  宛如煌黑的猛兽,将一切撕裂。……
  哥顿倒在地上,被雷击灼伤的部位还在作痛,就被几个山贼带到了女王面前。
  煌黑女王伸出一只脚踩在士兵队长的脸上。
  “终于结束了。”女忍者千影拍拍手,自信的笑容中,充满不屑的模样。
  “啊~~~真是无聊啊,快点把财宝带走吧。”魔女则是一脸无聊的样子。
  女战士则是收回武器,甚至都不看倒下一地的伤兵。
  “没想到,还有不少人在雷击之下活下来了呢。”白羽仙挥动着手中的羽扇。
  “金色马蹄商会吗?”煌黑女王走上前,用力地踩了踩地上的哥顿,“这样一来,我们也变得更加有名了。”女王松开脚,转过身,黑色的披风在夜色中飞舞。
  “来人,把他们先带回牢房里去。”女王命令。
  “喔,不当场杀了他们吗?”千影挑了挑眉。
  “他们,还有一些用处。”煌黑的女王率先离开了现场。


[ 此貼被liaojau在2018-05-09 09:53重新編輯 ]
------------------------
A
TOP Posted:2018-05-09 09:38 | 回樓主
liaojau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2576
威望: 453 點
金錢: 433 USD
貢獻: 699 點
註冊: 2015-02-04


  第2章、崩溃的开始

  杀戮,鲜血,到处是嘶喊声,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下,而敌人的数量仍不见减少。哥顿擦了擦头上的鲜血,将含在嘴里的血污吐到地上。他绝望地看着周围,还拥有战斗力的同伴越来越少,敌人仍然如潮水般逼近。
  “那个该死的女婊子,竟然把我们像垃圾一般用完就扔。”
  哥顿一剑将眼前的敌人砍倒,他将剑插在地上,不断喘吸。很明显,煌黑的女王将他们这些俘虏配置在这里,就是为了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看成用完就扔的弃子而已。……
  今天可能是迷雾山脉最血腥的一天,远方的塞拉曼‘黄金马蹄’商会被‘煌黑之牙’再一次垄击之后,忍受不了无休止的劫掠的商会,终于开始动用其庞大的财富组建了一只讨伐军,试图将迷雾山脉的山盗一举击溃。
  煌黑女王早就料想到了这一刻,在讨伐军来到之前,她就游说迷雾山脉的其它山贼团伙进行联合,组织起了一只颇为强大的力量。不过,黄金马蹄的讨伐队虽然在人数上可能并不占优,但是在重赏之下吸引过来的强横佣兵,在个人经验和战斗技巧上远远超出散乱无纪的山盗们。
  煌黑之牙的成员以少数精英为主,在女王英明的指挥之下,在所有的山贼中获得到极为突出的战果。但即使如此,煌黑之牙的成员仍然遇到了实力足以与他们针锋相对的敌人。
  “哈哈哈哈哈,燃烧吧,燃烧吧,大家全部被烧死吧。”
  站在山腰之上的女魔法师索尼娅不断施放着火炎魔法,爆裂性的火球从天而降,火光之中,敌军陷入混乱。
  “那个女人,是疯子吗?”
  站在底下的讨伐队一员——拥有‘红狐’之称的女魔法师抬头看着山腰上露着雪白大腿的高帽子魔女。
  同样是魔法师,艾米莉很明白魔女那种连续施法的代价。一般来说,魔法的施放会通过媒介,或是咏唱的方式来进行,其效果简单的可以理解为减少魔力消耗和增大力量。越是优秀的媒介,比如古老的魔杖可以有效的增强魔法效果,减少魔力消耗。但山腰上的魔女,却是用徒手施法这种极端的攻击方法来进行魔法攻击,无咏唱快速施法的代价就是极端的魔法消耗,是一种彻底的攻击方式。
  艾米莉的武器是短杖,一种颇为安定的魔法准备。她伸出手,咏唱魔法,头顶上索尼娅打下的火球在临近艾米莉头顶的时候被魔法罩弹开。‘红狐’高举双手,开始咏唱魔法反击,她有自信在持久站方面击倒对方。
  但就在这时候,一支弓箭从艾米莉身边横穿而过,为了躲避利箭,艾米莉被迫打断了施法。女魔法气愤地回过头,对她的同伴大喊,“卡蒂娜,你在干什么?”
  不过,那个被叫作卡蒂娜的人也没有好气地顶了回去:“罗嗦,艾米莉,我这边也很棘手啊。”
  ‘蓝鹰’的卡蒂娜和艾米莉一样,是个有名的佣兵,但这位擅长使用三叉戟的金发女战士却碰上了麻烦的对手。煌黑之牙的成员,来自于异国的女忍者千影那妖魅般的笑声回荡在黑暗之中,就好像她的名字一样,化为无形的暗影袭击着卡蒂娜。
  ‘当’,金铁相击的声音响起,卡蒂娜勉强挡下黑暗中锁镰的攻击,向后猛退一步。性格激烈的卡蒂娜忍不住怒骂起来,“该死的异国的女人,有本命我们正面较量!”
  “呵呵,现在可是混战哦,你们佣兵什么时候变得和骑士一样了?”
  千影不断魅笑,银铃般的声音回荡在黑暗之中,每一次她现形的时候,就会有一个佣兵死在她那变幻无形的锁镰之下。
  战况的激烈程度远远超出了双方的料想,虽然煌黑女王在组织力上高出一筹,但山贼之间毫无纪律的战术却让山贼联合弱势于讨伐军。毕竟这是黄金马蹄联合西方诸国同盟组织起来的最大规模讨伐,对于迷雾山脉的山贼来说,也是背水一战。
  煌黑的女王持鞭站在山顶之上,观察着整个战况,作为煌黑之牙的顶点。女王虽然在战斗力方面末必比索尼娅等人出色,但其组织能力和个人影响力却是整个山贼团伙的关键。煌黑色的披风在山顶劲风之中,显得格外亮眼。
  望着山顶上的女王,哥顿痛恨地咬着牙,这个恶毒冷酷的女人完全将他们视为弃子。男人绝望地看着一波波涌上来的敌人,他们人数众多,实力高强,无论如何都没有胜算。
  不,正确地说,女王从一开始就是把他们当成牺牲品,他们不可能,也不允许或得胜利。这些人唯一的作用就是吸引敌人,然后……等死。
  哥顿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一旦他们后撤,那么卡普里拉——煌黑之翼最强的女战士就会当场血刃逃兵。不过,现在战场上胶着化的程度远超煌黑女王的预料。本来应该是监察者卡普里拉部队也被迫陷入了埋身战。
  ‘当’,金铁相击的声音响起,女战士用刀背挡开冲对来的敌人奋力一击的同时,轻巧地一个转身,手中的宽刃长刀在夜色下划过一道寒光,连人带甲,将对方整个身体连带锁子甲切成两半!
  相比起女忍者千影那花哨的攻击方式,卡普里拉的战术则颇为朴素,劈砍,挑刺几乎可以涵盖了女战士全部的攻击。但最简单的,往往也是最致命的,剑斗士出身卡普里拉所使用的正是她长年实战经验的结晶,女战士手持宽刃长刀,以双手握举,最大的攻击方式就是劈砍,但这已经足够。
  强调轻便的结果——无甲,双手武器,女战士卡普里拉的战斗方式和魔女索尼娅一样,是一种极端的攻击模式。但无数的讨伐士兵倒在她的寒刃之下,直到她遇上了另一个女战士。‘魔铠的女王’希拉格斯是久负盛名的女佣兵,黑紫色的魔铠之下暴露出来的雪白肉体,在夜色之下格外诱人,她手握锯齿魔刃,在冰冷的寒光之下,宛如冷傲的死亡女神。
  也就是这个对手,让卡普里拉一面倒的战况停止了。而出于战士的本能,卡普里拉同样也将全部的精力放在希拉格斯身上。
  “哈!”
  卡普里拉向前一步,双手高举宽刃刀,从斜上角纵劈而下,这平实无比的招术在女战士的力量和精准度的加成之下,显得威力无比。但希拉格斯也并非等闲,她将双手托举,挡下了女战士的攻击,虽然沉重的力度让希拉格斯单膝弯曲,但她还是勉强抵住了攻击。然后开始反击,锯齿魔刃是希拉格斯的称手武器,其特证就是刃口处那参差不齐的锯口,一旦砍中目标,就会拉大程度的撕毁对方的肉体,可以说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武器。
  而这对于无甲,无盾的卡普里拉来说,一旦被击中,则将是致命的。攻势被崩开之后,一时间女战士无法站稳身形,而希拉格斯的攻击却一击比一击凶猛,卡普里拉被打得不断后退。直至山壁之上,将对方逼得无路可退的时候,希拉格斯看准机会一记横砍。
  不过没有想到,由于无甲作战,一身轻装的卡普里拉关键时间就地一滚,避过了希拉格斯就致命一击。同时还趁着对方砍空的时机,用健实的美腿重重地踢在了希拉格斯赤裸的腹部,两个人就这样再一次拉开距离。
  这场死斗,哥顿都看在眼里,特别是卡普里拉,他必须尽可能地看穿女战士的动作,以应对今后可能遇上的危险——但前提是,能活下来再说。混中之中有一个魔法师模样的男人身处敌阵之中,这也是哥顿一直在意的地方,毕竟一个隐蔽在暗处的魔法师远比看得见的对方更可怕。
  不过这个魔法师应该是个雇佣兵,因为他并不像其它人一样攻势这么积极,而在站在山腰之下,始终让自已处于安全范围之内。对于一个魔法师来说,这是相当明智的选择,但仍然让哥顿十分在意。
  毕竟,现在的战况实在太混乱了,比起为了煌黑女王去送死,还不如想尽办法保存自已。一旦有机会,可以狠狠地报复那个自高自傲的婊子。哥顿抬起头看着山顶上,煌黑披风下的女王,其高傲冷酷的身形宛如死亡的女神。
  那个女王,一定在酝酿着什么阴谋,哥顿很确定。
  这时候,他注意到了一丝微小的变化。他发现女战士——卡普里拉在后退,并不是处于败势的那种后退,而是有预谋地后退。女战士在慢慢退向高坡处,这让希拉格斯有些疑惑,她并没有追上来。
  哥顿突然想到了什么,在山上被煌黑之牙当成奴隶使唤已有一个多月了,他很明白那群蛇蝎女人在想着什么。果然,风水师白羽仙出现在山上,这个妖狐一般的女人手持羽扇,一旦她出现,必定有所阴谋。站在山下,哥顿听不清楚白羽仙在说什么,但随着白羽仙羽扇轻轻挥动,山道开始了晃动。
  哥顿立刻就想起了当时败给煌黑之牙的情况,风水师白羽师最擅长的就是利用地脉之力,而现在也是如此。但这一次不是山崩,而是水崩,水龙的咆吼声震憾着整个山道,早就准备好的水脉从后方喷涌而出,在风水之力的作用下化为一道水龙沿着山脉倾泻而下。
  而早就准备好的卡普里拉以及她的部下都及时跳上了山上的石块,以躲避水流。幸好哥顿一直在注意女战士的行动,在危急之中,他不顾一切地抱住一块较为坚实的山石,才勉强不被水流吞没。哥顿死死地抱住山石,惊恐地看着那奔腾的水龙将沿道的一切生物所吞没。
  其它山贼团的成员,讨伐队的成员,无论是敌人还是已方,全部成为了巨龙的饵食。这才是风水师,白羽仙的真正计量。
  “这,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啊?”
  女魔法师艾米莉站在原地,无助地看着水之巨龙张开巨口,将一切吞食。在山道上,她避无可避。
  ‘蓝鹰’卡蒂娜也查觉到了异样,周围没有可以让人躲避的山石,卡蒂娜咬了咬牙,只见她高高跃起,然后挥手将手中的三叉戟狠狠地刺进山壁上泥土的空隙之中,以三叉戟作为支点挂在半空之中。
  “艾米莉!”
  卡蒂娜喊了一声,女魔法师立刻也跳起了,抱住女战士修长的美腿,几乎就是在下一个瞬间,巨龙从她身下咆吼而去,冲下低地。
  到处都是激流冲打着山石的声音,以及人们绝望的呼叫声,诅咒声,在迷雾山脉的战场上混成一片。哥顿抱着山石,看着山底下的情景,或许是水脉的力量不足,下方底地是敌人的大本营,地势开阔,所以当水龙冲到底地的时候,力量已经大为减弱,事实上并没有给大本营的敌人带来太多的损失,只是将下面的人都淋了个透而已。
  下方底地到处是坑坑挖挖的水滩,以及没到腿跟的积水,讨伐队的成员被先前的一幕惊到了。他们愣在原地,一时之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这些有着兵力和战斗力优势的讨伐团,最梦也不会想到竟然会遇上这样的惨败。
  但恶梦还没有结束,讨伐队的成员并没有意识到,真正的致命一击这才开始。
  煌黑的女王站在山顶之上,以君临之势看着山底下的众人,她冷笑着,在月空之中举起长鞭,一道怒雷凌空击下。
  轰雷从天而降,讨伐队的所有人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天空之中降下死神的闪电,直击而下。借着水势,将电击之力全部散发开来。
  哥顿睁大眼睛看着山底下的一切,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了煌黑之牙的作法,在女王的带领下,这只人数较少的精英部队宛如狰狞的恶魔一样,将一切玩弄于掌中。轰雷过后,讨伐队死伤无数,而没有死亡的人也会因为雷击而麻痹,成为山贼们的俘虏。然后像他一样,被当成奴隶和炮灰去承受着下一场的死亡,这就是煌黑之牙的作风。
  然而,看起来是煌黑之牙的全胜,但所有的人都没有料想到接下来的一幕。
  哥顿抱在山石上,目瞪口呆地看着以胜利之姿站立的女王突然间倒了下去。白羽仙,千影,卡普里拉和索尼娅,煌黑之牙的成员看着女王的倒下,脸中充满了惊讶。
  煌黑之牙,少数精英组成的山贼团体,其成员复杂,来自于世界各处。狐狸一般的风水师白羽仙,目中无人的女忍者千影,想在‘奥鲁希斯’声名远播的魔女索尼娅,沉默的女战士卡普里拉,所有的人,煌黑之牙所有的一切荣誉和团结,都系于女王一个身上。集团力源于女王一人,而她的倒下也意味着煌黑之牙的崩溃。
  强大的煌黑之牙,即将面迎最大的灾难。而征服这些骄傲的女人,这第一步现在开始……
------------------------
A
TOP Posted:2018-05-09 09:39 | 回1樓
liaojau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2576
威望: 453 點
金錢: 433 USD
貢獻: 699 點
註冊: 2015-02-04


  第3章、失去魔法的魔女

  “哈,没有想到你们这些废物竟然活了下来。”
  女忍者千影站在石尖之上,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底下忙碌的众人。
  山贼联合军胜利的迷雾山脉上,各处山贼团的人正在打扫着战场,清点战利品。而本来就人手不多的煌黑之牙,更是让幸存下来的奴隶兵负责清理尸体的苦力,而自已的成员则收获战利品。
  哥顿带领的奴兵还没有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山贼团的成员指派进行清道夫的工作,不禁怨声载道。在煌黑之牙的成员眼里,这些抓捕过来的败残兵和炮灰没有任何区别,而这一次战胜,让煌黑之牙又多了一大批可控差使的炮灰。
  “还是失算了。”
  沉默的女战士走过来,“希尔维娜受伤了,带着伤施法,使得最后的一击轰雷透支了她所有的体力。”
  “没关系,反正这一次胜利之后,我们有很长时间可以用来享受了。”
  女忍者一掠长发。“说到底,还是白羽仙那个女人的失误,竟然让希尔维娜受伤。”
  “哈,我就知道又是你在说我的坏话,千影。”
  女忍者还没有说完,白羽仙就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出来,手握羽扇和罗盘的风水师看起来也有点不快,“你要知道,这一次敌人军势之强,并非以前的敌人可以相比的,乱战之中出点意外,这谁都无法避免。”
  “哼。”
  千影冷笑一笑,“可是我好像只看到白羽仙一个人站在后方,而希尔维娜则站在最前方参战。
  女王受伤的话,你就有机会掌握煌黑之牙了吧?“”不要吵了,你们两个。
  “女战士这时候发话了,”
  希尔维娜受伤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说起来,索尼娅呢?“”没有看到,估计一个人享乐去了。“千影哼了一声,”
  那个女人,一直就是这么独断专行,丝毫没有集团意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白羽仙不怀好意的看了千影一眼。两个东方女人自从进入山贼团之后就一直看不顺眼,这一点,已经上山两个多月的哥顿都看在眼里,而其它人,女战士单体战斗力极强,但性格沉默寡言,处事冷淡。魔女索尼娅则是极为自我主义的类型,所以看似强大的煌黑之牙,其实全都系于一个人身上——煌黑女王希尔维娜。
  这时候,哥顿发现了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当时在战场上看到的随军魔法师。
  这个男人看起来相当狼狈,看起来也被希尔维娜的轰雷所击伤,和其它伤兵一样被人绑在一起。
  “把这些人绑在一起,看起来我们又多了一大批可以用完扔掉的炮灰了。”
  女忍者笑了一笑,转身离开。“你这个家伙。”
  女战士用刀指了指哥顿,她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把这些人全都带到牢里去。”
  哥顿无言地按着她的指示去做,曾经是军人的他很明白,现在需要忍耐。于是他照着女战士的命令,指挥着其它人将俘虏带进了牢里。“可恶,那些臭婊子们,竟然把我们当炮灰一样对待。”
  回到营房的时候,士兵都正围在一起,悄悄抱怨,“让我们去顶住敌人的主力,他们却躲在后面保存实力,实在太可恨了。”
  “没错,而且我看得出来,当时他们是想将我们一起用水冲死的。”
  另一个士兵也忍不住抱怨起来。
  “这样下去,我们迟早有一天会失去利用价值被扔掉。”
  又有男人捶了一下大腿。
  “可是怎么办,那些家伙整天监视着我们,特别是那五个婊子,很棘手啊。
  “士兵争相讨论,”
  随便站出来反抗的话,很容易就被杀死。“这时候,哥顿正好从旁边走过,被他们看到了,士兵们立刻向他挥了挥手:”
  喂,哥顿队长,过来一起喝一口吧。“”哦,你们也还活着呀。“哥顿耸了耸肩,接过扔来的酒。
  本来就是兵队长的哥顿在这群士兵之间极有威信,可以说是暗底下的领导人。
  而这些被煌黑之牙视为奴隶的士兵日渐爆发的情绪也越来越难以控制,但经历过太多事情的哥顿很明白,现在他需要一个机会,仅仅是女王倒下还不够,另外四个女人,也是必须去对付的强大对手。
  “队长,你说我们这么下去该怎么办,不能就这样下去,被这些人榨光吧。
  “士兵们恨恨地说,”
  特别是那几个婊子,伙计们都快要忍受不了了。“”说起来,哥顿队长。最近我同几个山贼团的成员聊了聊,发现他们内部也有很多人对那几个婊子心怀不满。“”就是嘛,只是几个女人而已,竟然站在顶点对别人趾高气扬的。“说到这里,有人嘿嘿淫笑起来,”
  不过说回来,这几个女人都是极品的美女啊,要是能将她们骑在身下的话,嘿嘿……“”哈哈,说得没有错,我也在想呢,什么时候能将这几个女人征服在胯下。让那些高高在下的女人尝尝被人骑的味道,想想就兴奋呢。“立刻就有人附合。
  哥顿看着眼前的士兵,群情激愤,但他很明白,这还不够,他们的实力远远不够。魔女索尼娅的魔法,千影那千变万化的忍术,白羽仙的风水术,以及女战士的刀法,当这些力量集合在一起的时候,绝不是现在的他们能够战胜的。
  哥顿叹了口气,当晚宴结束之后,这些处于底层的士兵们被迫回到那矮小又受人监视的房间之中睡觉。但至少在这次战役之后,他们不必睡地牢房里了。
  晚上,当哥顿准备回去睡觉之前,他来到山道去小便。而正当哥顿掏出阳具,撒尿到一半的时候,冰冷的三叉戟抵在了他的背后。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立刻让他下半身一紧,撒到一半的尿液也缩了回去。
  “大叔,晚间可好哇。”
  一个娇艳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哥顿勉强回过头,才发现身后站着两个年轻的美女。“蓝鹰”卡蒂娜和“红狐”艾蜜莉,前者一脸冷笑,而艾蜜莉则弯着腰,有点小恶魔的样子冲着他笑。哥顿努力回想了半天,才明白这两人正是在战场上看到的两个佣兵。
  “大叔,你的肉棒好大,想必干过很多女人吧?”
  艾蜜莉邪恶地盯着哥顿那还露在外面的肉棒看,似乎很有兴趣,这让哥顿一阵恶寒。
  “你们,想要干什么?”
  哥顿抽了一口凉气,好不容易才挤出这句话来。作为久经沙场的老兵,哥顿行事算得上谨慎,没有想到却失算在这种尴尬的地方。
  “不要戏弄他了,艾蜜莉。”
  卡蒂娜嘲讽的声音传来,“兵队长,我们这次来是找你合作的。”
  “合作?”
  哥顿愣了一愣。
  “其实,你和你的部下早就对煌黑之牙不满吧?”
  卡蒂娜甩了甩长发,“现在,我们给你提供一个机会吧,你难道不想将那些飞扬跋扈的女人踩在脚下吗?
  “哥顿当然想,本来就对女人感兴趣的他当然也想将那些美貌又骄傲的女人骑在身下。但他仍然沉默,继续等待对方的发话。
  “这次战败实在是让人丢脸,无论怎么样说好的雇金是拿不回来了。”
  卡蒂娜继续说,“所以呢,怎么说也要从这些人身上捞一笔回来。”
  “你是指?”
  “魔女索尼娅。”艾蜜莉笑着说,“这次在山上和她进行魔法战的时候,我注意到索尼娅的魔法攻击方式和普通魔法师不同。一般来说,魔法师警惕性比较重,因为魔法力的恢复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们通常会保留一定的魔法力用以防身。但索尼娅不同,她肆无忌惮的施发魔法,而且是以徒手施法这种极端的方式,通常的魔法师绝不会这样做。”
  “哦,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索尼娅有什么不同吗?
  “哥顿忍不住问。”
  她的魔力在煌黑之牙中首屈一指,罕见的魔法才女,非常难以对付。“”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索妮娅的弱点在于……“艾蜜莉得意地拉长声音,”
  那就是自慰高潮之后。“”自慰高潮?“哥顿忍不住吃了一惊,”
  你这是什么意思。“”索尼娅用性魔法的仪式与淫欲的妖精进行了契约,以性的快感为代价获得强大的魔法能力。进一步说,索尼娅强大的魔法力量源于性欲的快感,平时索妮娅必须压抑性快感,而一旦获得性快感,魔力就会显着下降,性高潮的时候,索妮娅的魔力几乎为零。“”即使如此,也不能算作她的弱点。“哥顿摇了摇头,但艾米莉瞪了他一眼。
  “这样说吧,只有淫欲体质的人才能进行这种契约,而获得强大魔法力量的代价,就是她必须抑制自已的快感。然而,性欲的冲动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加强,直到无法忍受。一旦那一刻来临,索尼娅必然无法克制体内的欲望,这时候她会选择一个人躲起来以自慰达到高潮。”
  “高潮就意味着魔力的完全消耗,这也是索尼娅在战斗之中肆无忌惮施放魔法的原因。”
  艾蜜莉决出判断,“所以就在这几天之内,索尼娅一定会忍不住偷偷躲起来自慰。”
  这时候哥顿立刻明白了,为什么清理战场的时候索尼娅没有发现。“哼哼,一个没有魔力的魔女,这可是一个最好不过的猎物,不是吗?”
  女魔法师坏笑起来。
  “说起来,你为什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一直沉默的卡蒂娜忍不住开口问。
  “因为,我以前也想过订立这种契约。”艾米莉脸红了起来,“不过后来想想代价还是太大,所以放弃了。”
  “但问题是,怎么才能找到索尼娅,她又哪一天会是高潮之日呢?”
  这时候哥顿发出疑问。
  “这一点就交给我吧。”
  正当三个人说的时候,一个男子的声音从山道暗处传来。趁着卡蒂娜回过头去的时候,哥顿立刻找机会穿上了裤子。然后他看清楚了,出现的男人是煌黑之牙中的一员,从事侦探工作的比克斯。这是一个削瘦高挑的男子,留着拉稀的胡渣子和皮夹克,看起来典型的无赖汉模样,擅长使用短剑,是杰出的侦查员。“你是什么人?”
  卡蒂娜警觉得将三叉戟指向男子。
  “哟,真是个漂亮的妞儿。”
  比克斯笑了笑,毫不介意地走上前,将短剑拿在手里把玩。“哥顿队长,你什么时候找来这么漂亮的妞儿给我暖床了?”
  “胡闹!”
  卡蒂娜被激怒了,她将武器在空中挥舞一圈之后,做出了攻击的架式,“你是什么人?”
  “住手,卡蒂娜.”这时候哥顿发话了,总算将不雅之处收起来,让他行动自如了不少。他抢先走到卡蒂娜与比克斯之间,“这人是比克斯,煌黑之牙的成员,如果你们想报复煌黑之牙,他会是我们很好的内应。”
  卡蒂娜与艾蜜莉相互看了一眼,比克斯也见状耸了耸肩。这时候两人才退出来。
  “嘛,也罢,兵队长哥顿。”卡蒂娜放下武器,将手插腰,“总之,情报已经给了你,要如何行动是你自已的事情。我们不会插手,不过如果抓到索尼娅和卡普里拉的话,要怎么玩随你,但如果想将她们卖掉可以来找我们,我们可以提供不错的买主。”
  就这样,哥顿与女佣兵之间的约定开始了,而他也得到了煌黑之牙核心成员,魔女索尼娅的珍贵情报。……
  比克斯进入煌黑之牙已经超过三年了,做为主要人员,包括比克斯在内的很多男性成员对“煌黑之牙”内部越来越强势的女权力量感到反感。而新加入的白羽仙,千影等女性强势成员的存在让比克斯等人感到发挥空间被严重减少了,同时关于劫掠的理念也发生分歧,尽管希尔维娜正在努力维持内部稳定。但实际上,以白羽仙,千影等人为首的新生力量已经压过传统力量,让男性成员产生了极大的危机感和愤怒感。毕竟没有多少男人愿意听几个飞扬跋扈的女人命令。
  但是,包括女王在内的女性成员每个人都拥有独特的个人战斗力,冒然挑战统治者的权威极为不智,这也是其它人一直无法下手的原因。而哥顿的到来,让这个危机中的天秤,渐渐产生了倾斜。
  同卡蒂娜她们密会后的第三天,比克斯找到了哥顿,将魔女索尼娅的消息给了他。于是当天晚上,哥顿就带着几个心腹潜入了魔女索尼娅的密室。
  夜色,魔女一个人在她的小屋里。高帽子放在床边,只穿着淡紫色紧身法衣的索尼娅坐在身边,一只手放在自已的阴蒂处,有些犹豫。
  “果然,还是忍受不了,已经很久没有弄过了。”
  索尼娅将手指轻轻地轻触阴蒂,快感像电流一样袭向全身,但与此同时,索尼娅也能感觉到魔力在消失。
  “啊,但是,真是太舒服了。”
  魔女有些痴迷地将手指放在阴蒂上轻轻把弄,将整个人委身在快感之下。
  “接下来的几天,应该没有事的吧?”
  魔女自言自语,慢慢地分开双腿,手指也开始移向双腿的深处,“只要不发生战斗的话,没有魔力也没关系吧?”
  “我,我在想什么呢,我魔女索尼娅怎么能没有魔法力。”
  索尼娅从摇了摇头,手指慢慢从双腿间松开,但没过多久,就又放了回去,“果然,还是忍受不了了。
  “”啊,啊,还是这样舒服啊。“寂静的小屋内,魔女索尼娅慢慢分开双腿,用一只手探索着快感的源头,而同时,嘴巴则轻轻地咬着另一只手的指头,看起来又羞涩又性感。
  “啊,一会儿,只要一会儿就行了。”
  魔女索尼娅躺在床上,一边咬着手指,另一只手则像着了魔一样,在自已欲望的源头不断探索,刺激。美丽性感的身躯在白色的床单上反复转曲,发出灵魂深处的愉悦声。
  “果然,果然还是太久没有高潮了吗,好舒服。魔力在一点点流失……但就是停不下来,我该怎么办……啊,脑子里一片混乱,就这样下去吧。”
  由性魔法契约所带来的后遗症,这种精神性的惩罚换来强大的魔力储备,这是魔尼索尼娅所选择的道路。
  “啊,不行了,太舒服了,这样下去真的会高潮的,这样魔力就真的没有了!
  “索尼娅全身已经沉浸在快感当中,手指快速地套弄着女性的隐私之处。一整个月没有高潮的反动,让索尼娅完全在快感中迷失了自已,美丽地身躯在白色的床单之中翻滚,然后达以到性的高潮。
  正当索尼娅高潮之后,倒在床上喘吸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巨大的声响,然后大门被撞了开来。索尼娅敢紧站起来,冲到门后,才发现五六个男子站在她的面前,而这些人全是煌黑之牙的成团。“比克斯,哥顿?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索尼娅竭力表现出镇静,但心里却在暗暗叫苦,高潮之后,全身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几,根本无法面前这么多人。
  “索尼娅,你这么聪明的人一定知道为什么吧?”
  哥顿站在最前方,“你们一直对我们所做的事情,现在该偿还了!”
  “反乱?哼,趁希尔维娜倒下的时候发动反乱吗?”
  索尼娅冷笑一声,然后举起一只手,手指上闪烁着一颗红色宝石,点点星火在虚空中燃起,“就这么闯入我魔女索尼娅的房间,可别想着轻易就能离开。”“不好!”
  比克斯看到那红色的宝石,不由地后退一步,“忘记她手上还有一颗火魔法戒指了。”
  看到闯入者开始退后,索尼娅立刻接着说,“现在想滚的话还来得及,你们就这么想淋浴在我的火焰之下吗?”
  魔女地一声娇喝,哥顿带来的人立刻动摇起来。
  但事实上,对于索尼娅来说,也已经到了极限。虽然火焰之戒能提升魔力威力,但对于魔力已经所剩无几的索尼娅来说,却根本没有意义。长时间的对峙之中,索尼娅脸颊上流下了一滴汗水。
  而正是这滴汗水,让哥顿意识到了面前的魔女的确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他立马当先冲了上去,将索尼娅一下子撞倒。魔女发出一声悲鸣,指尖上的火焰也立刻消失地无影无踪。没有任何的反击和防御,魔女索尼娅的意识溶于黑暗之中。……
  当魔女索尼娅醒来的时候,自已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中。整个人被绑在椅子上,双手被铁拷拷住,双腿则大大向外开去。索尼娅身上的布料本来就不多,高帽子,淡紫色的高开叉法衣,以及可以覆盖到小腿的高筒靴,这让绑在椅子上的索尼娅显得更美了。
  “嘛,你醒了。”
  哥顿带着比克斯等人淫笑着走到索尼娅面前,“没有想到完美无缺的魔女索尼娅的弱点竟然是自慰。”
  哥顿走到索尼娅的面前,看着因为失算而面露不甘的魔女,“喂喂,别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马上我们就会让你体会到比自慰更高潮的乐趣喔。”
  索尼娅紧紧闭着嘴巴,检查自已的魔力状况,但令人失望地,她发现自已完全施不了任何魔法。
  “我想你一定在想,如果魔力回复了的话,会怎么样吧?”
  哥顿大笑起来,就好像痞子一样一下子拉下索尼娅的法衣。本来这件紧身的法衣就是高开叉,加上露肩装,哥顿轻易就拉下衣服,露出来魔女丰满的双乳。
  失去魔法的索尼娅只能无耐地闭上眼睛,歪过头承受着男人的玩弄。
  “一,一定要忍住,只要有一点点魔力的话。”
  被男人玩弄乳房的索尼娅不断给自已暗示,高明的魔法师之间流传着一种借用微量魔力引发庞大魔力漩涡的方法,索尼娅希望自已能够积蓄到发动魔力漩涡的魔法值,可以利用这一点临时施发强大的魔法,这也是她唯一的希望。
  哥顿站在魔女面前一只手拨弄魔女的乳头,另一边则伸出舌头不断舔吸她的乳头。这种刺激让本来就是敏感体质的魔女很容易再一次感受到快感的来临。索尼娅无助地摇着头,香艳的嘴辱中不断吞吐的甘美的呻吟。
  “果然,以前就听白羽仙说起过,索尼娅其实是个敏感的魔女。”
  比克斯也忍不住了,“喂,哥顿,让兄弟我们也玩玩吧。”
  说完,他就到索尼娅的面前,然后伸出手接过另一个乳头,还有一只手则伸到魔女敞开的双腿之间,拉出内裤,探索起里面温润的内部。而哥顿这时候也没有闲着,一只手把玩魔女乳房的同时,嘴巴则移到魔女香唇上,开始强吻魔女。
  “忍住,一定要忍住,只要有魔力的话,有魔力的话。”
  索尼娅不断对自已暗示,她闭着眼承受着男人的玩弄,美艳的肉体在椅子上颤动着,引来周围的男人一边淫笑。每个人都看着平时骄傲自负的魔女,失去了自身的魔力后的落迫模样。
  “啊,那里,不要啊!”
  忽然间,索尼娅一阵悲鸣,原来比克斯将玩弄的目标定在了索尼娅敏感的阴蒂上,只是轻轻地一触,强烈的快感就像电击一般袭向魔女的全身,刚刚聚合起来的些许魔力立刻就消失了。
  “哈哈,失去你引以为豪的魔力,感觉如何,魔女索尼娅?”
  哥顿得意地大笑,“没有想到,强大的魔女也有今天,一旦感受到快感就会自动发出魔力,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你应该感谢我喔?”
  这时候,另一个甜美的声音传过来。
  女魔法师艾蜜莉笑着走了进来,手中还拿着一个药罐子。
  “你,你是当时那个女魔法师?”
  一看到艾米莉,索尼娅就想了起来。
  “哼,没想到魔女索尼娅还记得我啊。”
  “红,红狐艾米莉,你在佣兵界很有名。”
  魔女强忍住快感说道。
  “不过,魔女索尼娅更有名呢。”
  艾蜜莉小恶魔一样指了指自已,“不过呢,比艾蜜莉有名的法师,我都很讨厌。”
  “你的魔力仍然是让人担心的力量,所以让我再帮你丢失掉一些吧?”
  哥顿说完,打开罐子,原来是淫药。只见他的部下每个人都拿出一支毛笔,涂上淫药之后,就从四面八方围了上去,将淫药以通过笔尖途到索尼娅身上。
  “说起来,强大的魔女索尼娅原来弱点是高潮,真是有意思。这可是个有意思的情报,我一定会止更多人知道的。”
  索尼娅无奈地看着艾蜜莉,如果她的秘密被公之于众的话……
  “啊,不要,啊!”
  无助的魔女只能发出甜美的呻吟声,毛笔的笔尖接触着敏感的身体,那细细的绒毛每一次磨擦身体,都给她带来强烈的快感。脸颊,乳头,阴蒂和女阴,每一处都被到玩弄。
  “说起来,索尼娅的魔力真可怕呢,连我也差一点抵抗不了。”
  艾蜜莉笑嘻嘻地说,“可是现在,索尼娅已经没有一丁点魔力了吧?”
  “你们,你们这些家伙!”
  平时里只要轻轻挥手就可以打倒的人,现在却被他们如此玩弄,自尊心极强的索尼娅实在无法忍受。然而,强烈的快感却一波又一波的袭向她的全身。
  “啊,不,我,我要去了,啊啊啊啊啊。”
  终于,在无数支笔的快感攻击之下,魔女索尼娅又迎来了又一次的高潮。而高潮过后,索尼娅无助地发现,在这一波波的快感之后,她魔力的回复正在钝化。
  还没有来得及细想,哥顿就一下子又将她抱了起来,然后整个人扛在肩上。
  来就是魔法师,加上双手被拷住,魔女只能无助地扭动身子来抗议。“用你得意的魔法来抵抗一下吧?”
  艾蜜莉嘲笑索尼娅。“闭,闭嘴。”
  这时候的索尼娅,全身已经像灌了铅一样无力。这时候,哥顿扛着索尼娅,转过身将美女魔法师美艳性感的屁股展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啊,真是个美丽的屁股啊。”
  哥顿说完,伸出一只手,开始大力地抽打魔女的美臀。清脆的抽打声回荡在房间之中。
  “不要再打了,痛。”
  就好像做错了事一样,魔女不断哀求哥顿,但兵队长的抽打并没有停止,反而越打越响。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魔女那雪白的臀肉不断在哥顿的抽打之中晃动。
  “魔女索尼娅,你和白羽仙她们不同,你从一开始就加入煌黑之牙了。你一定知道其它人的弱点吧?”
  比克斯这么问她。
  魔女摇了摇头。“哎,我以为,魔女小姐是很明事理的。其实你一直没有把自已真正算成煌黑之牙一员吧,你只是利用这个山贼团增加自已的名声罢了,听说现在你非常有名哦。你还忠于煌黑之牙吗?”
  哥顿说道。“还没有等索尼娅回答,哥顿就拿起一只小型的螺旋型圆棒,同时比克斯也拿起一支,然后同时将圆棒伸进了索尼娅的后门和阴道之中,然后开始玩弄。
  “啊,不,不要,这样下去,又要高潮的!”
  被扛在肩上的魔女无助地哀求,失去了魔法的索尼娅与普通女人没有任何不同,在强大的力量面前,完全没有反击的能力。只能任凭对方玩弄。
  索尼娅被扛在肩上,双手被绑,只能无助地摇着头,红色的秀发在空中飞舞。
  而她雪白的肉体,已经因为快感而泛出淫糜的红色,在汗水的应衬下闪闪发光。
  “说吧,其它人的弱点在哪里?”
  哥顿在其间追问,“不然你又要高潮了喔,难道你想永远也不能施法魔法吗?”
  “啊,啊,喔喔,不,不要,我说,我说,啊啊啊啊!”
  在快感的冲击之下,害怕再一次失去魔法的索尼娅狂乱地喊出一个个音节。
  结果,索尼娅又一次到达了高潮。
  高潮过后,无助的魔女趴在哥顿的肩上不断喘息,这时候的兵队长已经获得了他想要的情报。
  “可以,可以放了我吗?”
  魔女虚弱地问。
  “哼哼,真是自私啊,魔女索尼娅,为了自已连同伴也放弃了。”
  哥顿哈哈大笑,“不过,我可没有答应过。说起来,魔女索尼娅的大名还在诸城邦的赏金榜上呢,我在想是不是把你交给那些悬赏你的人。”
  “不,不要,求求你。”
  已经连续高潮的魔女,终于尝到了彻头彻尾的败意,此刻已经提不出反抗的力量来了。
  “那么,就好好地服奉我吧。”
  一直以来的恶气终于吐出来之后,哥顿大笑地将魔女抱到床上,然后让她坐在自已身上,然后将肉棒刺入魔女孩子的蜜穴之中。虚弱地魔女就这样伏在哥顿身上,红色的秀发披散开来,显得美艳异常。
  已经湿了很多次的蜜穴,插入对哥顿来说,是异常的简单。
  “啊,不要,太激烈了,这样的话,又要高潮的啊啊啊。”
  躺在身上的哥顿不顾魔女的哀求,他抱住索尼娅丰满肉感的臀部,从下而上地不断冲击着魔女的蜜穴。接合处随着一次次的抽插,不断有淫液流下。
  “就这样很好啊,就让骄傲的索尼娅被这些笨蛋男人好好地玩弄吧。”
  艾蜜莉在一边非常得意,“我呢,最讨厌魔法才能比我高的女人了,非常索尼娅的才能只比我高一点点啦。”
  “啊,啊啊啊啊,不,不。”
  一边被羞辱,同时索尼娅还必须承受着下体中肉棒所带来的冲击,伏地男人身上无力抵抗的魔女,这时候和其它柔弱的女人没有区别。汗水让她雪白的身体显得晶莹美丽,更平添了一份美感。
  “嘿嘿,看来后面也湿透了。”
  比克斯从后面提枪进入魔女的后庭,然后抱住索尼娅的臀部,开始大力抽插起来。
  “哼哼,这是二穴初体验吧?”
  艾蜜莉得意极了,“其实能做这种契约的女人,索尼娅本质上也是个淫乱的女人吧?这样才配你呢。”
  “不,不是的,我,我只是敏感了点而已,啊,不要再插了,要坏掉的,啊!”
  被两穴齐插的索尼娅发出意识不明的呻吟,甘美的快感不断冲击着索尼娅的神经。
  “这样下去,这样下去!”
  索尼娅不断拒绝着这种强烈的快感,但本来就是敏感体质的魔女来说,这更困难,快感一波又一波,将她的意志渐渐冲垮。
  连续不断的快感,让稍稍有所回复的魔力立刻消耗殆尽,更别说引发魔力漩涡了。再这样下去的话,索尼娅的魔力将一直保持在零的状态,什么也做不了。
  而且更让她害怕的在于,不断冲击的快感让她的魔法回复力开始钝化。如果没有魔力的话,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而已。
  “绝,绝不能再高潮了。”魔女不断对自已说。但是仅仅在下一个瞬间,不断插入的肉棒所激发出的快感却再一次逆流而上,占据了她的身体,这是连理智也抵抗不了的本能反应。
  身体内的两根肉棒越插越快,越插越深,接合处不断有淫水飞溅而出。
  “不,不要再插了,不要插得这么深,啊!”
  “嘿嘿,插这么深你很爽吧?
  “哥顿大笑起来,”
  果然是个淫乱体质的魔女,这才是你的本来形态吧?“”不,不要,啊!“索尼娅发了疯一样,无论怎么努力,这种快感还是一波又一波冲击着她最后的理性。性感带完全被掌握的索尼娅,这时候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力量。
  对于失去魔力的恐怖,让她在快感之间流下的泪水,但随后带来的冲击又让她迷失其中。这时候的索尼娅,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前那个,被无数人悬赏却不放在眼里的魔女形象,只是一个迷失在快感和恐怖中的女人而已。
  “哈哈,已经渐渐地变成浪叫了,没有了魔力的话,你就没有战斗力了吧,就乖乖地服奉我们吧。这么漂亮的女人,不能太浪费了。”
  哥顿的部下这么说。“呵呵,记得要每天都让我们的魔女小姐高潮几次哦,不然她万一魔力回复的话就不好了。”
  艾蜜莉小恶魔一样的地说。“那好办,就让我们天天操,做我们的肉便器吧!”
  男人的狂笑让魔女完全失去了方向,她夹在快感和恐怖之间,不断呻吟。而当哥顿和比克斯将精液尽数射入她的身体之中的时候,生理的本能也让魔女再一次达到了高潮。
  “啊,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女索尼娅甘美的呻吟笑中,一点火星出现在她红色的发际,这是索尼娅最后的魔力……
------------------------
A
TOP Posted:2018-05-09 09:40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