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欲望记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欲望记
安徒天易


級別: 俠客 ( 9 )
發帖: 474
威望: 156 點
金錢: 463 USD
貢獻: 300 點
註冊: 2017-05-16


欲望记



                (一)

  她终于打算在那个成人网站上注册一个用户号了,用什么用户名呢?她想了想,敲下了“XXX兔兔”这个名字,“热兔兔?骚兔兔?管他呢,就是不知道他看不看得出来是我呢”,她想着。
  他是她的前男友,曾经专心的互相爱过,她爱他的聪明,他爱她的身体,意深情浓之时,他曾经抱着她的裸体感叹“你真是浑身上下都是性器官啊”。浑身上下这么好,他还是最喜欢她的奶子,经常抓着她乳房揉啊、亲啊,每天睡觉前不管有没有做爱,都要把她的奶头塞进嘴里吸一通,吸得她全身发软、下体发胀才肯罢休。他管她的奶子叫兔兔,开始是因为奶子很白,和他在一起两年以后,她的那双奶子变得浑圆、饱满,一有人碰她,奶头马上就会有反应,硬硬的涨着,还真有小白兔的意思。
  前男友现在已经是别人的老公了,她也成为了别人的老婆,但是兔兔这个爱称一直还留在心里。她站起来走到镜子前仔细打量自己,胸还是那么大,腰还是那么细,只是眉眼间没有了以前怯怯的神情,多了少妇的风骚。她摸了摸自己的乳房,想起老公昨天晚上命令她,“举着奶子让我好好吃一顿!”,她最喜欢老公这样在床上粗鲁地喝令她了,马上乖乖地地用手挤着胸,媚眼如丝,柔声呢喃着,“好老公,你要吃,我哪里敢不给你吃呢,啊哟……好舒服啊……”,她想着自己和老公两个人搞到发狂的样子,身子开始发酥,下面慢慢的湿了。唉,可
惜啊,老公一大早出差了,一个星期以后才会回来呢,“今天就这么想要了,看你这一个星期怎么过?”她看着自己镜子里的骚样子,忍不住半恨半笑的说了一句。
  她回到桌子前,用户注册已经结束,她开始寻找那个用户名叫大叔的帖子。她注意这个大叔很久了,他说话得体,经常在论坛上和一些女人互动,时而风趣、时而温柔,一派风月高手的样子,她注册用户就是为了他。没多久,她就找到了大叔的一个回帖,他在公开撩另外一个妹子说“最近都好?想得很。”看这口气,两人还挺熟,她忍不住回了一贴,“你想她啥了?”
  没多久,她就收到了论坛上第一封私信,果然是大叔的,打开一看:“我想
上次把她弄高了的时候她浪声浪气叫我亲哥哥的样子呀。你高起来是什么模样?加我!qqxxxxxxxxx”,她忍不住笑了,这么直接!
  她想了想,没有马上回,而是拿着手机决定出去走走,她穿上黑蕾丝的胸罩,套上一件不紧不宽的丝绵连衣裙。要不要穿小内裤呢?不穿了!她心里为自己这样的顽皮大胆惊讶,又有点兴奋。
  她走在街上,9月里凉凉的风透过裙子,爱抚着她的私处,好像男人的呼吸,两片肉唇被唤醒过来,变得柔软、滋润,她暗暗的享受着这种感觉,头忍不住微微仰起来,眼睛半眯,或许是她眼神里的淫荡,路上的好多。男人都注意到了她,眼睛一直向她看过来。
  男人们的眼神让她的心更加肆意起来,她心里开始发热、发痒,下身胀胀的,湿湿的,风给她的快感更加强烈了,她觉得头有点昏,于是找了街边的一个长凳坐了下来。这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街灯初上,四周一切都变得不甚清晰。她默默地坐在城市里这个角落,紧紧的夹住双腿,任欲望狂流一点一点淹没自己的理
智,玲珑有致的身子裹在那袭丝绵裙里,一动也不动! “一个人啊?”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坐下来一个男人,跟她搭话。
                (二)

  他是谁?他是一只鬼,一只白钻级别的色鬼。

  看官们无需惊悚,殊不知在世间行走的人中大约一半其实是鬼,他们外形和
常人无异,起居饮食也看似相同,只是他们的内心魅影重重,稍有诱因便鬼性难
耐。何以至此?说来也很简单:人鬼两界,本是一条冥河相隔,径陌分明,然而
世上悠悠千年岁月,哪有从来不出差池的时候,尤其在万相混乱的盛世,免不了
有几只鬼魂借着各种机缘飘来阳界。为了把那口鬼气保留下去,这些鬼必须尽快
找到人体安居下去,一旦安居,他们必须寻找下一个人,把鬼气一点一点地流传
开来,以免被阳气吞没。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鬼在世间的数量一天天多起
来。

  这些住在人体内的鬼不仅数目多,种类也多,有恶鬼,饿(chi)鬼(huo),钱迷鬼,色鬼,等等。色鬼数量最多,因此发展出一个色鬼等级制度,从低到高,分别分为土钻、黑钻、白钻、金钻。这些等级高下分明,评估体系却有些复杂,看官稍安勿躁,到了最后自然会明白。

  没有人生来就是鬼的,都是在某一个地方、某一个时候遇见了另外一只鬼,
发生了一些事情以后被鬼气入侵了。他也不例外。

  把他变成色鬼的女鬼叫梅姐。他们见面的那年,他22岁,她33岁,他干
瘦,她丰腴,那个地下性爱培训班的教室里灯光昏暗,周围人声噪杂,空气里有
浑浊的体味,他只记得自己盯着她浑圆的翘臀,既兴奋又疑惑:“她就是我的老
师?我能上她吗?”

  教室里的老师和学生配好对以后各自找了地方躺下来,有的人等不及培训班
的组织者做开场白,已经急急地开始互相抚摸起来。他也很兴奋,但还是耐着性
子等着组织者讲完上课规则、宣布开始以后才伸出手去抱身边的梅姐。梅姐“嘤”
了一声,也不说话,任由他的手从胸部一直摸到腰部,从外面摸到里面。她的奶
子很大,皮肤很滑,他的下体开始发硬了。

  “要我帮你拿出来吗?”,这是梅姐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她的声音有点哑,
软软的,好像她的肉体。

  他点点头。

  “男人床上要霸道一点,你想要人家给你拿出来,就要学会命令女人:把我
的鸡巴拿出来。来,跟着我说一遍。”梅姐用她软软的声音这样教他。

  “把我的鸡巴拿出来。”他一字不落的照着说,不知道是不是受梅姐影响,
他觉得自己的声音很好听,有点霸道但是又不过分,他觉得这是她喜欢的。

  她微微笑了一下,伸出手把他的鸡巴掏了出来。鸡巴已经涨大了,红红的一
根,她一只手握住,另外一只手有些惊喜的摩挲着龟头。他知道自己的龟头特别
大,特别硬,他知道她喜欢自己的鸡巴。

  “刚才才教过你,男人要怎么样来着?”梅姐爱抚了一会儿以后突然问,口
气有点娇嗔。

  他心思也快,想了想,说:“让我用鸡巴玩玩你的奶子。”

  她笑了,白白的牙齿,很美。“男人要学会调情,叫声好听的!”

  他想了想,“姐姐,快来用你的大奶子弄弄我的鸡巴!”

  她笑了,让他躺下,趴在他身上开始和他乳交,长长鸡巴在一对大白奶子中
间进进出出,龟头渐渐有点发紫,他手也不停,一直摸着她的奶头和脸,梅姐的
奶头红红的硬着,旁边的奶晕有些发亮,她和他的呼吸都急促起来。

  “姐,你喜欢我的鸡巴吗?”

  “好喜欢。”

  “快替我吃吃。”

  于是她开始吃。他是一个体贴的人,来上课之前特地洗了个澡,鸡巴干干净
净的,梅姐吃得很投入,她用舌头来回舔龟头,在龟头下前方最敏感的那个点软
软热热的抚弄,然后再一趟一趟地吃进嘴里,鸡巴太长,于是她一只手握着鸡巴
上下套动,一只手在他的肛门和蛋蛋之间抚摸着,渐渐的她开始一边吃一边从喉
咙里发出呜咽声,好像一切头发情的母兽,那条舌头仿佛变得很大很宽,大到把
他整个人都卷进去了,他在极度的快感中感到有点害怕。

  梅姐的舌头慢慢缓了下来,几秒钟以后他清醒过来,才发现梅姐已经放开了
鸡巴,满脸潮红的看着他。他有些不知所措,她突然说,“你真的想我教你吗?”

  “想。”

  “一晚上学不全的,至少要三个月。”

  “那就三个月。”

  “你知不知道,你让我教你三个月以后,你会变成一个色鬼。”她看到了他
眼里的笑意,正色道,“别以为这是一件好笑的事情,你以为色鬼很快活吗?其
实好苦,三天不沾女人的淫水,你就会寝食难安。一个月没有,你心里就会鬼哭
狼嚎,恶鬼们会闻声而至,来找你附体。你必须要不断地寻找女人和男人,勾引
他们,把他们也变成色鬼,即使是最爱的人,你为了自己的生存也必须下手。你
做得到吗?”

  他猛然意识到她的每个字都是真的,心里也有了一丝惧意,可是刚才的快感
太强烈了,面前这个的肉体太诱人了,周围的淫声浪语太好听了,他哪里能够止
步。他心中兽性萌动,一把把她按在身下,用大龟头顶着她的仙人洞,洞口早已
经湿透了,被龟头一碰,她的阴道一阵抽搐,她忍不住呻吟出来。

  “说,要不要教我?”,他看着她的骚样子,忍不住逗她。

  她呼呼的喘着气,努力抓住失态前最后一点镇定,“你的鸡巴长得很好,人
又聪明,如果只是为了学床技,根本不用来上这个课。你今天操了我,我怕把持
不住自己,是非要把你变成鬼不可了。你想的话,就使劲插我,姐姐慢慢教你怎
么用你的大龟头刮我的逼,捅我的花心,让你快活到天上去。”

  这等淫话落耳,他哪里把持得住,鸡巴噗嗤一声进去了三寸,她失声叫了起
来,“啊……”,她叫床的声音七分快活、三分痛楚,听得他血脉贲张,开始抽
动,性交时的阴道好像变成一条肉虫,贪婪的蠕动,每一寸都想和他的鸡巴交合。
他的鸡巴在她的阴道里也变成了兽,一条浑身长刺,翻腾狂乱的兽,想喝她滴滴
答答的淫水,吃她的每一寸嫩肉。那天晚上,他干了她半个小时,她高潮了三次,
在他射了以后十秒钟以内,她用口又让他再次喷射了一次,他在最后那五秒钟内
知道了什么叫四肢通透,什么叫灵魂出窍。

  此后三个月里,他们两个人几乎天天做,梅姐教他如何在床上疼爱女人,如
何挑逗、虐待、制服女人,教他各种体位,如何抚弄G点、阴蒂、阴唇、奶头,
他们在床上做,地上做,厨房、洗手间、车里、野外,随时随地,最出格的是在
墓地旁边,两个人同时高潮,喉咙深处发出的吼声如同鬼魂。

  成为了色鬼的他有着鬼的嗅觉,三米之内的女人若流着淫水,在他鼻子里如
同花香。他还有鬼的直觉,每当具有色鬼潜质的女人出现在周围时,他会有豹子
碰到羚羊时的兴奋。今晚,他经过这条街,就感到了这种兴奋,一侧眼,他看到
了她,他知道,他的下一餐出现了。

  她转过头看了看坐在身边他,他长得并不特别出色,甚至有些普通,细长眉
眼间流露着风流之气,眼神却是干净的。她忍不住微微一笑,说,“你不是也一
个人吗?”


                (三)

  她的脸转过来的那一刻,直直的长发随风飘动,他眼前一亮,心中暗暗赞到,
“好一个美少妇!”,她大约30来岁,皮肤很好,用肤如凝脂来形容也不为过,
眉眼弯弯,十分风流,一张肉嘟嘟的嘴唇,似乎随时都在鼓励男人动情。这张俏
脸加上她下身淫水独特的香味,刺激着他的视觉和嗅觉,他内心的色鬼开始嗷嗷
做吼。

  “你好性感啊。”他看住了她的眼睛,平铺直叙的口气,似乎没有任何暗示。

  “真的吗?”她有点儿慌张。在前男友和老公之间,她有过一段风月场上的
荒唐时光,既然有让男人们无法抗拒的美色,又怀着找乐的心,狂蜂浪蝶的场面
也是见过不少的。可是面前这个男人的坦然让她说不出的窘,她那一刻分明觉出
自己是他眼中的盘中美食,他理所当然的坐下,系上餐巾、拿起刀叉、准备开吃
了。

  她的慌张完全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觉得有点好玩,有恶作剧的冲动,他牵
起她的左手,看着她的婚戒问,“你老公没有告诉过你吗?”

  她心中气恼,这人恁地无礼!身子却微微颤抖了一下,从他的手传过来的那
股暖流迅速地包围了她的每一根神经,她心跳加快了。她想把手抽回来,可是自
己的手似乎只是象征性的动了动。

  他低声说,“我抱抱你,别害怕。”他环住了她的肩,握着她的手,两个人
一动也不动的坐了大约五分钟。在这五分钟里,她感觉自己的身子在他的手下越
来越热,脑子里一片空白,周围的噪杂似乎渐渐遥远,街灯初上,城市有点慵懒,
她也开始觉得疲倦。他感到了她的城墙在塌陷,于是拿起她的手,放进嘴里开始
吸允。他微热的舌头细致地爱抚着她的纤纤玉指、她的身子一点一点的暖了,一
寸一寸的软了,一块一块的酥了。女人高涨的情欲哪里会被一个资深色鬼错过,
他知道她的身体今晚必须被满足。

  可是,碰到这样的一个风流人物,他怎肯一夜情便将她放过,他要用一场性
爱的盛宴洗涤她的魂,让自己的鬼气进入她的心,让她也变成色鬼。他用好听的
声音说:“告诉我你的性幻想,我来帮你实现。”

  她并不是邪秽淫乱的女人,只是在这个男人面前,性这件事情好像百无禁忌,
什么都自然合理,他想让她干什么都但说无妨,她说什么自己也不会害羞。她想
了想,说,“我好想看别人做爱,我也想别人看我做。”

  他拖着她的手站起来,她竟然跟着走了几步以后才想起来问,“去哪?”他
说,“我们去一个性爱派对。”

  城市已经换上了撩人的红绿夜装,她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了很多年,可是今晚
每一个角落似乎都新鲜有趣、神秘莫测,每一个窗户里似乎都激情暗涌。她心如
擂鼓,随着他穿过了几条街以后来到一个看似非常普通的酒吧,他带着她径自往
后面走,穿过了好几个过道以后又上了几层楼,楼道里有一个大汉,面无表情的
对他们点点头,打开一扇朱红色的门。

  屋子里很多床,床上很多人,不,是很多身体,男人女人的身体,大约一半
的男人还穿着内裤,少数女人穿着情趣内衣、丁字裤,剩下的都是赤裸裸的身体。
他们三五成群的聊天、调笑,似乎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从来没有见过这等场
合的她有点儿发呆,他很抚慰的搂着她说,“慢慢来,没关系。你先到这边的新
人区坐坐,我陪着你。”她这才看到角落里的一圈沙发上坐着几个男女,着装整
齐,满脸和她一样充满了新奇。

  她暗暗嘘了口气,坐下来以后忍不住拉紧了他的手,虽然他也是个陌生人,
可是在这个地方,他几乎是她的依靠。而他,似乎也完全不在乎她的这种依赖。

  突然有女人的叫床声传来。她顺声看去,不远处的一张床上,有一个男人在
狠狠的操他身下的女人,女人像一头母兽四肢着地跪在床上,两瓣圆圆的屁股高
高翘起,男人在她身体里的的每一次抽擦都让她发出长长的呻吟,一副欲仙欲死
的销魂模样。同一张床上还有两女一男,身边有这样两个人颠鸾倒凤,他们哪里
耐得住,也开始如饥似渴的你侬我侬、上下抚摸。慢慢的,俱乐部里各个角落都
有人开始动兴,肉欲如同一个不断升级的蘑菇云,隆隆作响,胀大了很多鸡巴,
湿润了每一个女人的下体。

  坐在沙发上的一对已经忍不住了,女人跪在地上想给她的男人口交,这时候,
一个侍者走过来,彬彬有礼的说:“不好意思,性交必须去床上,让大家观看,
这是本俱乐部的规矩。”

  看别人做爱和让别人看是她暗藏多年的性幻想,如今幻想突然要变成现实,
她心中竟然是一半兴奋,一半害怕:自己的身体真的好看吗?做爱的样子会不会
滑稽?高潮时的抽搐是不是很丑?她本能的抱紧了自己。

  他看出了她的害怕,把她搂过来,有点霸道的抬起她的脸,说了一句“傻瓜”,
然后开始吻她。他的舌头慢慢探入,开始和她的舌头交配,她无法克制体内奔腾
的欲望,分明的回应着,纠缠着他,轻轻的咬他的唇,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向他
求爱,于是他那条温软细致的舌头慢慢地变得疯狂,他开始毫无顾忌的亲她,亲
她的下巴,锁骨,然后亲到她的耳边,有点儿戏谑的说:“你再看一会儿吧,我
摸摸你,你再舒服也不许大叫啊,否则侍应生就知道了,你就要去上床去给大家
看了哦。”

  她觉得又好笑又感谢他的贴心,找了个姿势装着看俱乐部里的人,把自己的
身子躲在他和沙发之间。俱乐部里这时候激情澎湃,有女人跪在地上给男人吃,
有69互相口交,有3p、4p,淫乐之声不绝于耳。

  他的手很快就摸进了她的裙,触摸之处寸寸肌肤都温软滑腻,令人酥醉,若
他不是风月场的高手,只怕是要把持不住、直入黄龙了,他不徐不疾、温柔而坚
定地向她的隐秘之处进攻,很快他就发现了她原来没有穿小内裤这个秘密,居然
也不惊讶,只是在她耳边笑骂了一句,“小骚货!今晚看我怎么收拾你。”经过
这几个小时的发酵、调情,她的肉欲早已浸润了她的每一个细胞,这一句“骚货”
落在耳里,真是说不出的缠绵受用,她忍不住“嘤”的一声,只想脱口求他爱抚
她。


              (四)终结篇

  她的身子蜷缩在他和沙发之间,他的手在她的下体摩挲爱抚,只觉手下肌肤
温软滑腻,屁股肥美圆硕,纵是他风月老手,也觉得妙不可言,无法自抑。很快,
他的手猛地扑到了她的阴部,开始揉捏她的阴唇。抑制了一个晚上的情欲在她体
内奔腾而出,她禁不住“啊”的喊了出来,刚刚出口,他便用手蒙住了她的嘴,
在她耳边轻声说,“不许叫!”

  她知道他不让她叫出声来,是为了不招侍者注意,否则按照俱乐部规定,他
们就要去床上做给所有人看了。这样被这个陌生男人蒙住嘴、进入身体仿佛有被
强暴的意思,这个念头让她更加兴奋起来,她的淫水汩汩的流出来。他的手在她
的阴道口逗弄着她,还火上浇油的在她耳边戏谑地说,“这么湿,想不想我操你?”
她残存的一点自尊让她不肯点头求欢,于是他的手更加坏了,在一片滑腻粘黏的
蜜液中往前游走,捏住早已充血肿胀的阴蒂,轻轻的弹了几下。亢奋中的她哪里
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她的屁股本能的向他的下体挺过去,寻找着被挤压插入的快
感,口中再也忍不住的求出声,“插我啊,受不了了……”

  他的手分开她的玉蚌,滑入她的身体,然后轻轻松松的找到了她的G点,她
的阴道已经完全兴奋起来了,处处娇嫩温暖,G点也已经充血变大,弹性十足的
等待着爱抚。他的手指灵活熟练,在G点周围不断划着圈圈,然后又不断挤压。
她的下体被这样刺激着,眼前的性爱派对此时已经如火如荼,一个女人在床上被
三个男人围住操得死去活来,大叫“啊……啊……你们操得我的骚逼好爽啊……”。
在身体、视觉、听觉的各种刺激下,她很快就感到丝丝爽极了的快感从那要紧处
点袭来,她的舌头本能的舔住他捂在她嘴上的手。他知道她要高了,一把把已经
坚挺的鸡巴紧紧压住她的屁股,手下毫不留情的继续刺激着,感到背后那只大鸡
巴的她快感一下子爆发了,阴道一阵一阵的痉挛,却没有鸡巴填补,这种极度快
乐时的空虚让她几欲发狂,竟然一张嘴咬住了他的手。

  长长的快感终于结束了。他的手和她的嘴终于彼此放开,她疯狂的转身开始
寻找他的身体,她想抓住那根刚才从后面压住她的鸡巴,想舔它,吃它,把它狠
狠的插入自己的身体。

  他却捉住她的手,提醒她说,“我们去床上做吧。你想不想尝尝被一群男人
女人摸的味道?”

  此时此地此景,纵是贞女烈妇也必淫性大发,更何况被多人抚摸观看本就是
她的性幻想。她粉颊飞晕,确切地说,“好想。”

  他牵着她站起来,走到一张床边上,然后一语不发地把她的裙子褪了下来。
灯光下,她只穿了一个黑色胸罩,并不习惯在众人面前裸体的她本能的抱住了自
己的身体,他不慌不忙的打开了她的胸罩,于是她全裸的身体就这样暴露在他和
周围人的面前。

  她身材窈窕,纤腰不盈一握,胸部和臀部却很丰满,此等婀娜有致的身材,
加之眉目如画,肌肤胜雪,这样的美色不仅惊艳了他,周围男男女女也纷纷转头
看了过来。

  她有点自豪,这样的自信心鼓励着她的淫荡,她拉住他的皮带,三下五下的
脱了他的裤子,当他阳具终于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心里喜不自禁,他的鸡巴很大,
红红的杆身上青筋暴起,龟头很大很硬,她忍不住兴奋地跪下去,贪婪地抓住他
想吃。他却轻轻抓住她的头发制止住她,说,“想吃的话,求我。”

  在他粗大漂亮的鸡巴面前,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所有矜持,媚得跟水儿似的说,
“哥哥,求你给我吃吃你的鸡巴吧。”

  他笑了,心想真是一个好胚子,然后又教她,“你想大家来摸你的话,求他
们啊。”

  她依言转头对周围的人说,“请各位爷们姐们随便摸,我好喜欢。”

  就这样,她开始跪在床上给他口交,粗大的鸡巴在她嘴里进出,她一边舔着
龟头,一边摸着他的根部和蛋蛋,龟头上分泌出了的透明淫液咸咸的,她贪婪的
舔食着。不知什么时候,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挪过来开始摸她,她感觉到很多手
在她身上游走,有人开始把玩她的奶子,然后有人亲她的身子、奶头,她兴奋得
有点发狂,仿佛一头母兽。

  狂欢之中,他突然拿出一个眼罩蒙住了她的眼睛,把她放平在床上。她娇喘
吁吁的想抗议,他很温和的说,“别害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蒙上眼睛
更舒服。”果然如他所言,看不见的恐惧使她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在她身上抚
摸的手仿佛越来越多,她的乳房、颈部、阴部、大腿被同时抚摸,她觉得自己成
为了古希腊时的性奴,被公然放在台子上让人玩弄取乐,这个画面让她骚到丢魂
摄魄。当她觉得不可能更加兴奋时,她的嘴里被塞进一对奶头,另外一个女人把
奶子挤在一起喂进她嘴里。她贪婪的舔着、吸允着,那个女人的呻吟加重了她的
兴奋,她想去抱那个女人的身体,可是有人却把自己的鸡巴塞进她手里,凭着形
状大小她知道这不是刚才他的鸡巴,被肉欲淹没的她脑子酥麻,想都没想就开始
给那个鸡巴套弄起来。

  有人开始舔她的阴唇,热热的软软的舌头开始逼近阴蒂,她在被快感淹没之
前尖叫起来,“哥哥,求你拿鸡巴来操我,我受不了了!你再不给我,我不行了
……哥哥,求你啊。”

  然后她只知道身上的那些手一只一只的停下来、离开了,旁边有人在性交,
听起来是刚才把奶头塞进她嘴里的那个女人在呻吟。在她不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
有人抬高了她的腿,一只火热的鸡巴“噗嗤”一下挺入了她的身体,她被恐惧和
快感同时刺激,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叫。

  她听到他的声音,说“是我。”

  她被期待膨胀了多时的欲望喷涌而出,她抬起胯去就他,嘴里忍不住的胡乱
求他,“好哥哥,亲老公,操我,操s我的骚逼,我好想你的鸡巴,你的龟头刮
得我好爽……啊……来,好哥哥,你插这么深啊……啊……”,百余次抽擦以后,
她再次被极度的快感吞没,全身无法控制抽搐,喉管里发出销魂的呻吟,阴道在
痉挛中包裹着他的阳具反复蠕动。

  他还不肯放过她,又换了几个姿势继续插她,直到她晕晕乎乎的时候,开始
使劲拧她的奶头,她的身体本来兴奋的有些无知无觉,一疼之下,一阵毫无预兆
的高潮再次吞没了她,在她欲死欲仙的娇呼声中,他猛力抽擦了十余下,终于射
了。

  接下来的几天,她和他几乎夜夜都在性爱俱乐部寻欢。她慢慢的越来越习惯
被大家观看、抚摸,然而最后,她让他的鸡巴进入时,她只想和他两个人一起做。

  第六天他把精液射满她全身以后,终于问她:“你不想被两三个鸡巴同时干
吗?”

  她摇摇头。

  “为什么呢?”

  “……”

  他摸着她的头发笑了。他开始和她说自己变成色鬼的故事,告诉她色鬼的苦,
三天不沾淫水,色鬼就会寝食难安。一个月没有,心里就会鬼哭狼嚎,恶鬼们会
闻声而至,凶险异常。色鬼必须要不断地寻找女人和男人,勾引他们,把他们也
变成色鬼,即使是最爱的人,为了自己的生存也必须下手。

  “我就是你的目标,你的下一家,是吗?”她一边擦拭着自己的身子,一边
平静的问。

  他点了点头,说,“你已经被我变成色鬼了,你知道吗?而且,你和我一样,
将是白钻级别的色鬼。”

  他即使不说,她也知道老公出差以后这一个星期里自己灵魂深处的变化,所
以即使乍闻自己已经入了鬼界,她也并不吃惊或者害怕,只是有点儿伤心的想,
“以后的路更加多一些身不由己了”。听到他说“白钻级别的色鬼”,她忍不住
好奇的问,“什么叫白钻级别?”

  他慢悠悠的说,“色鬼数目众多,境界高低差异极大,故分为土钻、黑钻、
白钻、金钻四个层次。你看这俱乐部里,色鬼芸芸,那些只顾自己快活、不顾对
方感受的是土钻,最低级别。那些沉迷于群交的人属于黑钻,他们享受着身体的
极乐,却没有体会到最好的性交还是两个人之间的灵肉结合。而你我虽然享受着
群交,还是更加享受一对一的性爱,因为性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是两个人之间
最深的交流啊。”

  她同意的点点头,又好奇的问,“那什么是金钻呢?”

  他呵呵笑起来,“我还没有到那个级别,不知道,估计是走向虚无的装逼级
别,哈哈。”

    ***   ***   ***   ***   ***

  第七天

  她坐在机场,柔肠百转。

  老公出差一周,飞机再过一个小时就到了。前一天他给她说的关于色鬼的故
事并不让她害怕,短短一周,他带着她走进了一个性爱的新天地,个中快乐太销
魂了,即使是迷津险途,夜叉海鬼似的妖物众多,她也是必赴汤蹈火跟随他去的。
只是她从昨天开始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现在自己已经成为色鬼,该找谁做下一
家、分担这心里的森森色鬼气息呢?老公吗?

  她想着他的单纯,他的善良,他的痴情,自己怎么下得了手?而且如果老公
变成色鬼,也必须出去觅食,她又如何面对那个分裂的世界?她想得自己肝肠寸
断,清泪双流。

  机场广播里传来老公乘坐的航班已经到达的信息。她终于打开手机QQ,找
到性趣论坛上那个大叔的短信,把他的QQ号加入了自己的联系名单。

  滴滴!她低头一看,“美女,约吗?”是大叔。

  她沉吟了片刻,打下了一个字,“约”。

                (完)
TOP Posted:2018-05-08 19:18 | 回樓主
花不败


級別: 騎士 ( 10 )
發帖: 4115
威望: 547 點
金錢: 134 USD
貢獻: 6 點
註冊: 2016-05-13


感谢分享
TOP Posted:2018-05-08 19:24 | 回1樓
吞火艺人


級別: 新手上路 ( 8 )
發帖: 916
威望: 92 點
金錢: 278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1-26


1024
TOP Posted:2018-05-08 19:45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