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 妻子的秘密
手機版 轉到動態網頁 回帖 發布主題
--> 本頁主題: 妻子的秘密
岚色小楼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1551
威望: 140 點
金錢: 953 USD
貢獻: 16760 點
註冊: 2011-12-31


妻子的秘密




    我习惯地把手穿过老婆的颈部,抚着老婆赤裸瘦削的双肩,少女般光滑的皮肤、成熟的身体、淡雅的体香、美丽的脸蛋,总是让我欲望倍增。

    她柔和地靠在我的胸口,一侧的乳房挤压着我的身体,我的手托住她那沉重的巨大乳房,羊脂般的滑腻,我巧妙地挑逗着那里。腿间的巴已经无法控制地勃起,享受着她的小手轻轻的撸动。

  我亲吻着她柔滑的长发,她的小舌头也开始调皮地舔动我的乳头。右手滑过她光滑的后背,在她丰润的臀部轻轻的摩挲,乖巧的老婆也侧过身让我的手尽情地抚弄她的臀部。

    乳头总是人的敏感部位,这不限于女人葡萄般的奶子,男人的奶子也布满了敏感细胞,在情欲的挑逗下也会发硬,也会有欲望的产生,只是没有女人那样敏感罢了。在小茜我老婆的名字的柔软的舌尖的舔弄下,小小的乳头也有一种痒痒的感觉。

    你总是让我欲望膨胀。

    你也是。老公,你的抚摸总是让我失去自我。

    好喜欢你的大屁股、大奶子。

    我也喜欢你的大巴。老婆虽然是个老师,但在床上总会说些淫话。

    为什么喜欢它啊虽然在床上我们一直反复的说这些话,但是却百听不厌,尤其是在妻子那特别女人味再带些嗲味的声音,更加让这气氛变得暧昧。

    喜欢它在里面带来的刺激。

    是这里吗我的手指划过它的股沟,停在她湿漉漉的洞口,轻轻的插了进去。

    啊是这里。妻子舒服的轻声说道。

    这里是什么啊出差半月,妻子的洞已经极度渴望我的进入,即使是轻微的插入也给她极度的快感。我的手指尖触及老婆那亢奋的阴户,有力地拨弄着她发硬的阴核。

    是老婆的骚屄。老婆用颤抖的声音回答着。

    突然我感到这声音极为熟悉,似乎在和老婆的电话中经常听到这样语调的声音。难道我心里不由得产生这样怪异的想法。

    这么多天老公不在家,是不是被人搞过骚屄啊怎么这么松

    老婆的身体似乎由于惊慌而颤抖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她撒娇地说:是啊,谁叫你一走这么久,老婆的骚屄痒死了你的大巴又用不着,只好找人代劳了。

    老婆半真半假的话使我找不到头绪,但是她的颤抖却使我感到在我不在的时候她有红杏出墙的感觉,但既然老婆这么否认也不便追究,只能以后默默地查询了,但是手下的力量却不知不觉的加重了。

    原本喜欢轻巧的老婆,似乎对这样的大力抠挖小屄格外的适应,她享受地扭

    动着身体,并且发出浪的呻吟。淫荡的女人,嘴里再怎么狡辩,诚实的身体永远无法欺骗我。怒火压过了欲火,我虽然知道老婆的不贞,但苦于没有证据却又无法证实,我用力捏着她的大乳房,心里想着在我不在的时候,也有一个男人像我一样享受我私有的泄欲工具,正是火冒三丈,却为了将来获得证据,我不得不克制自己的情绪。

    我把老婆压在身下,把巴对准了那肮脏的洞,狠狠地插入。紧凑的膜把巴紧紧裹住,老婆用力地把我抱住,浪叫着:老公,干死我吧。一边叫一边扭动着她的屁股,迎合着我的抽送,并且富有技巧地用洞夹住我的巴。

比妓女还浪我心里咒骂着,不过却不得不佩服那个和我老婆寻乐的家伙,竟然把我那单纯的老婆教得如此淫荡、这么会讨好男人。从老婆的这些新动作来看,事情也就发生在我这次出差的时间里。

    鸡巴被洞夹得又麻又爽,使我原始的欲望在体内爆发,男人的本能受到了挑战,这一次做爱不仅是单纯的为了快乐,反而变成了一种挑战,挑战身下的女人,挑战那个躲在阴影里和我共享老婆的男人。

    我必须在床上彻底地控制老婆,因为我相信她至少在情感上还有我的存在,但是为什么会出墙或许有着其它的原因,至少我想起了我回来时她那哀怨的表情,当时我还以为我出差时间长了,她劳累导致的埋怨。会不会老婆像一些里一样受到了胁迫,最后由于自己的颓废追求性欲快乐去麻痹自己,而坠入无底的黑暗炼狱

    现在的我除了慢慢查清真相,还得在床上赢得主导地位,但是潜藏的黑暗中的对手更是及其阴险毒辣,他对付老婆的那些似乎有点中的调教手法。我克制着自己的意志,缓慢地推送着自己的巴,按照自己的经验把鸡巴深深的插入骚屄的最深处,龟头紧紧地顶住花心用力耸动。

    底下这般运动,中部当然也不能放弃攻击,我仰起身体,双手按住老婆巨大丰满的乳房,挤压着。阴荡的老婆在我这样的戏弄下,变得更加浪,她放荡地尖叫着,屁股扭动得更加激烈,骚屄夹得更紧。

    龟头在花心的摩擦下变得格外敏感,我可不能就这么投降,于是改变战术,我抽出了自己的巴,对老婆说:老婆,我们换个姿势吧

    这是一个我熟悉而且擅长的姿势,我站在床边,老婆分腿躺在床沿,我抓住老婆纤细的小脚,把鸡巴对准那开合着的骚屄,用力插了进去,一只手则按在老婆的稀松、柔滑的阴毛上缓缓地挤压着,大拇指在挤压中逐渐划向老婆的阴蒂。

    随着鸡巴的抽送,我的手放开了她的脚踝,抓住了她的双手,开始了我的预谋。我开始尽情地用手指拨弄、揉搓着她原本充血勃起的阴蒂,鸡巴则在洞里缓缓的蠕动。

    张茜敏感的阴蒂受到这样的逗弄,那种酸麻、痕痒的感觉从阴蒂蔓延到了全身,可双手被束縳了的她毫无其它解脱方法,除了双腿和屁股的扭动外,只有用嘴来哀求:老公,不要弄那里,老婆受不了了,要被你弄死了

    全身出现的痉挛现象,跟本是无法掩饰的高潮来临的迹像,老婆的身体几乎离开了床垫,我更加得意地搓弄充血发硬的阴蒂,底下的鸡巴更是有力地在湿滑的洞里进出。

    高潮中的张茜也格外兴奋,虽然阴蒂的刺激过于强烈令自己有些受不了,但是在自己受虐的体质下却是明显地感到痛并快乐着。高潮后的她几乎瘫软的躺在 床上,任凭老公的那狂风暴雨般的抽送。

    老婆这副丢盔弃甲的样子,我放开乐捏着她的手的那只手,开始玩弄她那对空虚膨胀的巨乳,手掌贴着乳房的下沿,手指捏着发硬的乳头,巧妙地和另一只玩弄阴蒂的手同时有节奏的行进着。今天对于老婆的态度完全不同于昔日,原来的那些爱怜此刻全然没有,脑海中全是以往电脑里的那些sm场面,而女主角正是自己的老婆。

    突然我抽出了阳具,把它放在老婆的面前说道:老婆,我好累,你帮我舔舔吧

    张茜迷离的眼神看着老公那沾满了自己淫水的大巴,稍微有些迟疑,但是旋即坐起身来,一直手抚着老公的大卵袋,一只手握住老公大鸡巴的根部,张开小嘴伸出粉色的舌头在龟头上舔了起来,自己的淫水是最熟悉的味道。

    宛若妓女般娴熟的举动,使我在痛苦和快乐中沉浮,我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乐,闭着眼,双手把住了她的头,巨大的鸡巴毫无顾忌地插入了她的嘴巴,深深抵在她的喉咙里。尽管我如此,她竟然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相反还用舌头紧紧地缠绕着鸡巴,用喉部摩擦。

    她竟然会传说中的深喉,据说深喉是口交的最高境界了。巴愈来愈深,当我的卵袋碰击她的嘴唇时,她竟然张大了嘴用舌头把卵子含到了口中,喉咙就像阴道一样有力地挤压着龟头,使我无法忍受这种从未有过的享受。龟头的酥痒一直蔓延到了脚底,我终于发出了压抑了许久的浪叫,一股浓烈的精液蓬勃而出。

    烫唿唿的射入了老婆的喉咙,老婆并非厌恶地吐出来,相反大口的吞咽着,并用力吮吸着我跳动的大鸡巴。也许是我产量巨大,老婆来不及吞咽,白浊的精液从嘴角挂下,倘若这时有一部相机把这场面拍下,绝对在网上点击极高。

    泄完的我恢复了平静,冷淡带着怨恨的目光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跪在地上的老婆。但当老婆从我嘴里吐出疲软的阳具,抬眼看我的时候,我旋即变得充满柔情,我不能暴露我的怀疑,我必须调查清楚再兴师问罪。

    老婆擦了一下嘴角的精液,站起了身体笑着说:阿力,你今天好厉害啊,我爱你一生。说完她转身走向卫生间。

    我拍了一下老婆的弹性十足的屁股,回道:我也爱你。

    看着老婆那赤裸的身体、修长的大腿、丰满的屁股、纤细的柳腰、硕大的乳房、瘦削带着骨干的肩头、颐长的颈部、柔顺的长发,再加上白皙光滑的皮肤,是我一直留恋的裸体,可现在这具原本纯洁的裸体却不再归我一人所有。我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在心中叹了口气。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了电话:喂

    电话那边迟疑了一下,接着一个男声问道:请问小刘在吗

    打错了。我干脆的回道,接着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的煞那间,我突然想起了,这奇怪的错误电话后面是否会有什么怪事,会不会是她的那个奸夫打来的我无法再呆在这屋子里了,再等下去我会崩溃的,我必须出去找我的朋友。

    想到这里,我对老婆说:小茜,你先睡吧,他们打电话来说要聚一下。

    嗯,你去吧别开车了,少喝点酒。小茜在卫生间里说道。

    离开家,走在小区的路上,随手拿出手机:钉子,你在干吗

    在家啊有事吗

    出来一起喝酒吧,我在迪威等你。

    我挂掉了手机,随手拉开了停在小区门口出租车的车门。
TOP Posted:2018-05-04 09:42 | 回樓主
萌新瑟瑟发抖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664
威望: 105 點
金錢: 1339 USD
貢獻: 0 點
註冊: 2018-03-17


谢谢分享
TOP Posted:2018-05-04 09:42 | 回1樓
岚色小楼


級別: 禁止發言 ( 8 )
發帖: 1551
威望: 140 點
金錢: 953 USD
貢獻: 16760 點
註冊: 2011-12-31




    迪威酒吧是我们常去的酒吧,那里醇酒、美女,全是英雄所喜。

    我在酒吧的角落选了一个比较幽静的位置,交给了侍应生一张存酒卡,顺便要了盆花生米。

    晶莹透明的伏特加,加上纯净冰凉的冰块,喝在口中有种冰凉的感觉和那浓浓的酒味,但是到了喉咙就如有一股火从小腹往上冒,我喜欢它,就是喜欢它那种火一般的刺激。

    强悍的音乐在骚动的酒吧里旋绕,我有如一头潜在草丛里的猎豹,一边享受着伏特加的刺激,一边感受着震动心脏的音乐,一边寻找着单身的美女。

    我恨老婆的不贞,但是我又喜欢别人老婆的风骚,因为我是男人,是男人就可以嫖、可以花,因为英雄本色。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来这里寻找同样心情不佳的女人,让我们在床上宣泄心中的郁闷,让我们用酒燃烧我们的痛苦。

    钉子来了,他永远是那样夹克加牛仔裤。

    他坐在我的边上举起了杯中的美酒和我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力哥,怎么刚回来就不顾老婆跑这里寻欢了,请你喝酒还不好啊

    有什么事,你就明说,别假惺惺的。

    改天有空帮我在家里装一套监测系统,行吗

    当然行,那要看你装什么的了。

    就上次我在你那里看到的那个最先进的无线摄像头,带声音的,可以通过发射器发到我的电脑上的。

    这个简单,但是你需要一个有网站,我可以用微型摄像头拍摄下来,再发到你的电脑上,实时传送到你的网站,那样不论你在哪里都能看到家里的情况,即使你身边没有电脑你也可以用手机上网观看。

    哦

    倘若你用一个最先进的红外线控制像头,那样在你家里没人的时候他会自动关闭,有人的时候能跟随人的体温自动旋转像头。不过你的电脑必须24小时开着,不然也无法接受。

    不信你看。钉子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按了几下,手机屏幕上就出来了

    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背着摄像头在上网。

    怎么样,够清楚吧

    那我家里装了,你是否也看得到

    当然能,不过必须我知道你的网站,并且知道你的进入密码。

    这样一套多少钱

    这要看摄像头的大小和像素了。

    好一点的呢

    一万二千一套。一般客厅和房间用动态的,卫生间和厨房用针眼式的。

    你去准备一套,我方便的时候叫你帮我装一下。

    吧台上坐着一个黑衣美女,她盘着一个整齐的发髻,一张高贵的脸上有一种特别的妖娆,黑色的长裙酥乳半露,一道深深的乳沟吸引着男人的视线,紧身的裙摆紧紧的裹住臀部,勾画出完美的曲线。她那纤细的玉手握着一只直桶酒杯,宛若握着巨硕的鸡巴。

    我喝着伏特加,眼睛盯着美女,被酒燃烧的躯体有一种亢奋,一种发现猎物的兴奋。我对钉子说:那女人好漂亮啊骚得让人心动。

    呵呵,力哥,那你拿着你的伏特加去燃烧她的欲火啊

    淫荡的女人,我今天要让你知道淫荡的后果。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发泄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平时的猎艳,相反有一种报复的念头,报复不贞的女人。

    我走到了黑衣女人的边上,叫了一扎和女人一样的黑啤,黑色的液体、浓浓的泡沫,一口喝在嘴里有一种和麦尖亲吻的感觉。

    我微微的向黑衣女人浅浅的一笑,举起了刚斟满的杯子,向她轻微的一扬。

    她看了我一眼,微微的点了一下头,响应的举起了杯子。

    你的手好美啊她那修长的手指是那么的细腻白皙,尖尖的指甲上还画着美丽的梅花。我刚才在边上就发现她是那么在意自己的手,有事没事一直在看自己的玉手。

    哦,你一直这样恭维女人的吧她的声音很柔,有一点点嘶哑。的确,

    我很少听到这样女人味十足的声音,我幻想着她在床上浪叫的声音是否也是这么性感。

    你的手的确美丽,这是事实啊既然是美好,为什么不能赞颂吶我叫刘力,朋友都叫我阿力。你呢我的眼神看着她的手,余光却不时扫着她的脸。

    她有着一双猫眼,性感而又妩媚,笔挺的鼻梁,让人感觉一种古典的美,再配上灿烂的微笑,更是让人心猿意马。

    你真会说话,叫我阿兰吧

    认识你很荣幸。我举起了酒杯,一干而净。

    你好像很会喝酒啊

    我是开心了会喝,不开心也会喝,现在是两种情况交杂在一起,那就更能喝了。

    哦。

    是啊,一开始我独自一人,无法融入这疯狂的气氛,有一种孤独的感觉,就不开心了啊。现在认识了我的新朋友阿兰,我就不再孤独,也不再寂寞,整个人就变得开心了,所以说两种感觉混杂在一起就特能喝。来,为我们相识干一杯吧。我说完就把斟满的啤酒杯,举向了阿兰。

    阿兰也拿起了啤酒杯说道:阿力,我只能喝一半。

    行。

    我一干而净,看着阿兰的俏脸。喝酒的女人特美,水汪汪的双眸,红彤彤的脸颊:你一直来这里吗

    嗯,不过也就这么几天的事。

    可惜我这些天去外地了,不然我们早认识了。

    现在认识也不晚啊你怎么把你朋友扔在一边了啊

    哈哈,我重色轻友啊被你的美丽吸引过来的。

    贫嘴。

    这是事实啊

    你大概每次来都和不同的女人说同样的话吧

    你说可能吗

    可能。

    我很少和女的交流,除了让我心动的。

    她避开了我直视的目光:唉男人就会哄我们这些笨女人。

    我喝了一口酒,笑了笑道:女人只用坐着就能吊我这条笨鱼。

    你笨吗

    没碰到你还算聪明,见了你就变笨啦

    不停地喝酒,不停地聊天,我和阿兰都有点醉意了,我们互相搀扶着离开了迪威吧。

    阿兰的腰是那么的柔软,那股沁人的法国香水是那么的淡雅,我忍不住地吻了阿兰的发梢,阿兰似乎更加无力的靠在我的怀中。我看了一眼对面灯火辉煌的宾馆大厅,附着阿兰的耳朵轻轻的说:兰兰,我们去休息一下吧。说完顺便吻了一下阿兰的耳垂。

    一进房间,我一把将阿兰紧紧地抱住,狠狠地吻住了她性感湿润的双唇。阿兰非但没有逃避,相反把双手勾住我的头颈,张开小嘴,用她纤细的舌头缠绕着我的大舌头。

    我们如同久别的情人一样,娴熟地配合着。阿兰的乳房紧紧贴着我的身体,不住地磨蹭着;我的双手一上一下地抚弄着阿兰光滑的后背、丰满的臀部。后背的拉链在我手中轻轻的拉开,阿兰的肌肤是那么的光滑,我贪婪的手在她几乎是完美的背上抚摸。

    我抱起了阿兰,缓缓地挪向中间的大床,阿兰风骚地用双腿勾住了我的腰,用她的阴部摩擦着我发硬的巴。我把阿兰放在床上,轻轻脱下她的裙子,黑色蕾丝镂花的内衣展现在我的面前,黑色的内衣把她洁白的娇躯衬托得更为洁白无瑕。

    我弯下腰吻着她的乳房上沿,轻轻解开兰兰背后的搭扣,拉开胸围,一对浑圆的乳房赫然显现在我的面前,白皙的乳房、褐色的乳头性感地翘立着,随着阿兰的唿吸波动着。

    我用手推起乳房的下沿,舌头悬空舔着兰兰的乳头,鼻子深深的唿吸着她的体香;我的下体也紧紧地压着兰兰的阴部,上下磨蹭着。

    在粉色的灯光下,整个房间充满了欲望的情调,在酒和美色的刺激下,我的脑海只有欲望的发泄。柔软的乳房在手掌中变形,乳头在舌尖下变硬,阿兰的唿吸也变得压抑的混浊。双唇抿住发硬的乳头,舌尖有力地略扫着阿兰敏感的乳头,一只手缓缓的滑过阿兰平坦的下腹,轻轻拉下她紧紧的内裤,高高隆起的阴阜竟然是光滑一片,屄毛也没。

    白虎还是剃毛在疑问中我打开了房间的大灯,骤然间房间一片通明,我藉光终于看清了阿兰的身体。在我经历的美女中,除了我老婆小茜能和阿兰比拟之外,估计也难找几个了,阿兰的肌肤雪白如玉、光滑如缎,双乳大小适中、结实饱满、弹性十足;小腹平坦,腰肢纤软,阴阜高耸,光洁如美玉;双腿微开,大唇厚实,小唇紧闭,红唇若隐若现;阴蒂如滴水珍珠般翘立,耻毛也并非天生无毛,从那黑点的毛看来明显是剃毛后的杰作。

    我缓缓地蹲下身体,双手把阿兰的双腿分开,慢慢地吻向神秘的生命源泉,舌尖轻轻的舔着她的阴蒂。阿兰轻微地颤动着,混浊的白色骚水从微张的骚洞里泌出,稍微有点腥味,尿骚的味道,但是骚水却有着一种淡淡的幽香,两种味道揉合在一起感觉就好似调好的尾酒一样诱人。

    我舌尖滑过阿兰的阴>蒂,从阿兰的会阴处往上舔,卷起一层骚水,手掌同时按住阿兰的隆起的阴阜,拇指按住勃起的阴蒂旋转地揉搓着,另一只手则向上推揉着她的乳房。

    阿兰的身体属于敏感的一类,只是这样一动,阿兰就浑身绷紧,娇喘连连、

    浪语不绝,而且阿兰的浪语不是小茜的那种嗲味,是那种哀求的语调,婉转姣啼:力哥,嗯不要在那里啊不要玩我的豆豆啊

    阿兰的身体反应、浪叫的刺激,使我潜在的虐待心理彻底地释放,我整个嘴贴住阿兰的阴道口,牙齿摩擦着她的阴蒂,还用舌头不停地舔弄着阴唇和阴蒂,并且不住地吮吸,双手也握着阿兰的乳房,用力地揉捏。

    从阿兰的浪叫中我想象到她那欲火焚心的心理,阿兰不停地扭动着自己的屁股,宛若要挣脱我的口舌,嘴里不停发出不完整的浪语。此刻阿兰正处于一种快乐与痛苦交织在一起的感受,私处被肥厚舌头带来的舒服,与阴道的空虚和骚痒,使阿兰的神经快要崩溃。

    阿兰的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双眼紧紧的闭着,唯有口中吐出矛盾的浪语:

    啊不要舔了嗯舒服死了受不了了

    我突然冒出了老婆是否也在别的男人舔弄下如此失态老婆那样矜持的女人

    是否和别人一起时也同样的放荡可恶的女人想到这里,我手中的力量更加重了,滑腻的乳房在手中变形,它们互相摩擦。

    我的巴在膨胀,硬得有点难受,再也无法忍受了,我腾出一只手解开了裤带,脱下裤子,一条大大的鸡巴几乎是从内裤里弹出来的。我的唇离开了阿兰的唇,站了起来,跪在床上,用笔直的鸡巴拍击着她的脸颊,阿兰会意地把手抓住我的鸡巴,头转了过来,伸出红润的小舌在我的马眼上舔弄、顺着马眼绕圈,小手巧妙地抚摸我的阴囊。

    我得意地缓缓躺下,阿兰逐渐坐起来半跪在我的两腿间,双手一只手摸着我的阴囊,一只手摸着我的大腿,双唇若有若无地把鸡巴含住,香舌紧紧地缠绕着龟头,还不时的用她那妖媚的眼睛看着我。

    舒服绝妙的口技使我如入天堂,在享受美女口交的同时,我勾起了一只脚磨蹭着阿兰坠下晃动的乳房,一只手玩弄着阿兰的长发。

    鸡巴在深入,阿兰吞吐的频率在加快,并且加上了吮吸,我感觉我的鸡巴更加发硬、发痒,几乎连脚趾头都发痒,我忍不住发出了男人的叫床声。我仰起身体,双手贴着阿兰的脑袋拉起了她,我的唇再次吻住了她的红唇,舌头再次交织在一起。

    阿兰赤裸的乳房紧紧地贴着我浑厚的胸脯,双腿分开跨在我的腿外侧,让我的鸡巴抵着她淫水泛滥的骚洞口,没有用手,只有配合,坚硬的鸡巴就被温暖的阴道夹住。阿兰的骚洞就有如她的小嘴一样灵巧,有力地挤压着、套弄着,我同样耸动着屁股,两人完美地配合着。

    阿兰挣脱了我的吻,坐起了身体,双手抱着后颈,我半闭着双眼看着阿兰那充斥着情欲的脸,欣赏着她那对跳动的双乳,享受着阴洞的温柔。阿兰时而上下耸动,时而坐低碾磨,阿兰耸动时紧夹鸡巴、碾磨时发硬的花心刮动龟头。

    虽然这样舒服,但是无法发挥我的力量,我要像骑士一样征服这匹发情的牝马,我推开了阿兰,让她像母狗一样跪在床上,我双手扶住阿兰的胯部,鸡巴对准了她张开的阴门,有力地插入。我用力地挺刺着,阿兰的屁股和我的下腹撞击出清脆的声音,就像给阿兰的叫声伴奏一样。

    时而挺刺、时而碾磨、时而左进、时而右出、时而浅入、时而深入。一时间阿兰就被我推上了爱的天堂。高潮后的阿兰再也无力支持身体,撅着屁股,乳房贴着床,任凭我的巴出入。

    我把阿兰翻过身来,分开她的双腿,身体压在她身上,鸡巴再次深入湿滑的洞,用原始的动作调动阿兰本能的欲望。在我的抽送下,阿兰再次渴望达到刺激的高潮,双腿勾住我的腰,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屁股。

    就在阿兰浑身痉挛的时候,她有力地夹住了我的鸡巴,一股暖暖的淫水浇灌在我极度敏感的龟头上。我再也无法忍耐了,奋力做最后的冲刺,鸡巴快速地在牝户里进出,精液从马眼激射而出。

    我无力地趴在阿兰的身上,轻轻的吻着她的粉颈,两人紧紧地拥抱着。
TOP Posted:2018-05-04 10:02 | 回2樓

.:. 草榴社區 -> 成人文學交流區

快速回帖 頂端
內容
HTML 代碼不可用

使用簽名
Wind Code自動轉換

按 Ctrl+Enter 直接提交